下一章          上一章

 

    衙门里的消息出来的同样快,什么吃人豹子一伙亡命大盗趁着公差出城办案,城内空虚,意图入城作案,却没想到有白役公人赵进见义勇为,格杀盗匪,立下大功。

    这个消息一出,那些回家的人什么侥幸心思都没了,想了想唯有退钱回来求饶,有的人一个人还不敢来,爹娘战战兢兢的陪着。

    他们甚至连那报名的桌子处都不敢靠近,远远的就跪下磕头,双手举着银钱,口中连说该死。

    赵进没跟他们计较,只是收了铜钱后打他们离开,他这种淡然的态度让这些诚惶诚恐的小伙子和家人都松了口气,可转身离开的时候又觉得后悔,前几天看这赵进不过匹夫之勇,可今天这事证明赵进的勇悍可并不是一时血气,那是真正的强大,能跟着这样的人打拼,一定前途远大,事先跑回来的那些人还好说,一路上跟着赵进,临到回来才退出的那些才觉得后悔,觉得一个无比宝贵的机会溜走了。

    相对于他们的患得患失,那些还没报名的年轻人反应不一,有的人想了想转身离开,有的人沉思之后毅然上前,有的人则一开始就兴奋异常。

    这次招募之前直接说明,招来做赵进的家奴,而不是先前说的徐安商行的伙计,大家听到这个之后都错愕了下,有几个没什么迟疑就报名,有的则是转身离开。

    “一旦错过,后悔可就来不及了,要不是我年纪打了,我都想给进少爷做事……”叶文书几个人卖力的兜揽。

    不过当伙计是给人于活,当家奴等于成为别家的人,这个还要和家人商量后才能做决定的。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不少先前离开的人又是回来,在叶文书那里报上了名

    吉香和石满强的家人带着家里不多的细软过来了,他们脸上都有惶恐和惊惧的神情,看到赵进后姿态又放得很低,赵进只能温和的劝慰,知道上午那场战斗,有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

    这片货场和货栈差不多都被孙家买下了,地方大的很,简单收拾就能住人,吉父和石父两个人倒还镇定,把家小安顿了之后,就开始出来忙碌上午没做完的活。

    赵进则是把那十六名家丁召集起来,现在局面差不多安定,要开始操练这些人了。

    家丁们都有点诧异,本以为上午跟着冲杀,又转成了家丁,赵进老爷应该放他们休息,多犒赏几顿,没想到一刻不得闲。

    “你们看着我做,我喊什么就会做什么,你们看清楚了,等下我喊什么,你们就照做。”赵进站在院子里说道。

    家丁们连连点头,赵进严肃的说道:“以后我让你们于什么,你们只需要站直了回答是,,明白吗?”

    “知道了,老爷”“是”回答的参差不齐,坐在后面看的陈晃几个人一阵笑,赵进回头说道:“你们几个也要看仔细了,以后你们也要做同样的事情

    本来几个人还想笑,可看到赵进说得严肃,大家连忙板起脸点头。

    “立正”“稍息”“向右转”“向左转”“对齐……”赵进每一个口令出,都会自己照做。

    这并不是什么军事训练,实际上就是他在学校体育课上学到的队列练习,当年站队齐步走的时候,赵进也觉得无趣无用,后来病床上和朋友闲聊的时候,朋友给他解释,说这些训练是军事训练的留存,培养人的纪律性和集体意识,这些学生们的活动在近现代的时候,就是士兵的操练内容,至于那些体育运动,则是强化军队体能的基础技术。

    招募这些人来就是为了打架作战,怎么能让这些人成为可用的队伍,而不是一群单凭血气之勇的莽汉,赵进想到了这些手段,实际上,这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方法。

    “鲁大立正,其他人从高到低排列”赵进解释完之后,令说道。

    家丁们没有立刻反应,彼此看了看,才慌忙开始活动,他们只觉得有趣,彼此比比个子高矮,然后才排列战队,不住的哄笑。

    赵进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一边拿起一根木棍,在手里抖了抖,家丁们正在那里排的高兴,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一幕,有两个人在那里推搡着不住纠缠,赵进举起木棍直接抽了下去,那两个人痛叫出声,看到赵进冷冷的表情,不敢说话,连忙站好。

    “训练时候,我的话就是命令,不听就要受罚挨打,出去打架的时候,不听我的命令,我就要你们的命”赵进冷冷说道。

    如果昨天说这番话,和赵进同龄的家丁们肯定会不以为然,但经历了上午的战斗,赵进说出这话,他们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连忙站直。

    “向右看齐”赵进又喊道,喊完这句话后就一愣,战成一排的十六个人有的向右看,有的向左看,乱糟糟的不成样子。

    身后刘勇忍不住笑了声,随即捂住嘴不敢出声,赵进眉头皱起,家丁们并不是在捣乱,从他们的惶恐表情上就能看出来,可这样的乱七八糟是怎么回事

    “向右转”赵进又喊道,十六个家丁,只有六个人向右,还有七个人向左,剩下三个明显分不清,好几对彼此撞到了脑门。

    后面陈晃几个本来颇为专注的观看,看到这场面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几个人笑的前仰后合。

    赵进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到最后也忍不住摇头笑了出来,等后面笑声停住,赵进开口问道:“你们几个分得清左右吗?”

    问了这句后,索性开口命令说道:“举起你们的右手。”

    和刚才向右转的情况差不多,十六个人有的举左手,有的举右手,还有的左右都看看。

    还真是分不清左右,赵进大步走过去,正当面的人吓得向后一缩,还以为赵进要动手打人,赵进却伸手把他右臂的袖口和右腿裤脚都向上挽起来,一连做了十六个人后,然后后退几步说道:“没我的命令,以后训练时就要这个样子,挽起来的那边就是右边,明白了吗?”

    接下来的训练稍好一点,不过依旧乱糟糟的,即便有了左右的标记,但反应却是根深蒂固的,家丁们都要先看看手臂才反应,队列,齐步走,勉强练了起来。

    夕阳已经被城墙遮住,叶文书三个人进来禀报,他们的态度客气的很,就好像面对上官一样,下午报名的人居然也有二十一个,本以为出了上午的事情,又说收做家奴,报名人数会少很多。

    赵进大概浏览了契约文书,直接掏出三两银子给了过去,那叶文书没有立刻收下,反倒摇着手说道:“这怎么使得,不过随手帮忙而已,怎么能让进少爷怎么破费。”

    “这是辛苦钱,该拿就拿。”赵进很客气,叶文书双手把钱接过,昨天他觉得这笔钱是赚便宜,现在却好像是赏赐,态度完全不同了。

    赵进送走了这三人后,回来开口说道:“今晚杀羊烙饼,好好犒劳你们。

    这十六名家丁被训练的满头大汗,脸色苦,听到这句话后都是欢呼起来,赵进老爷严归严,却大方的很。

    “天黑之后,每个时辰都要有人值夜巡守,三人一组,石头、大香和小勇,你们三个每人带一组,也要轮流,一有事就大喊示警,其他人赶过来帮忙,我知道你们累,但绝不能懈怠,明白吗?”赵进又嘱咐说道。

    家人都搬到这边来了,大家自然知道情况的严重,都是答应。

    天色不早,赵进和陈晃一起离开了这边,刚出院子却看到货场路口的地方有十名公人打扮的汉子正在等待,看到他们两个,这十个人快步走过来。

    都是熟面孔,是跟着赵振堂和陈武做事的白役公人,到跟前后笑着打了声招呼:“上面吩咐我们护着二位少爷回家。”

    这也是父辈万全的考虑,赵进和陈晃道谢一声,然后走到中间。

    赵进等人杀光亡命大盗的消息衙门中人知道的最清楚,这十个人的态度也恭敬的很,围在周围不时敬畏的看几眼过来。

    “赵进,搞那么多花式做什么,直接教他们粗浅武艺更有效,这十六个家丁里面,最起码有五个是有底子的,传授武艺,很快就能用上。”陈晃建议说道、

    赵进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什么是花式,他笑着说道:“不要小瞧这些花式,这可是基础,把这些做好了,才会更有用。”

    听到这话,陈晃也没有争执,只是点点头默默走路。

    走进城北两家区域的时候,赵进才想起一件事,从城南回来,他和陈晃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掉,也就是说,两个人一身是血,现在血迹已经于透了,紫黑一片,难看的很。

    两家的女性长辈还未必知道城南的事情,让她们看到,肯定会大惊小怪,担心异常。索性两个人拐到平时练武的那个院子,翻出两件旧衣换上。

    左右不分这个是史实,欧洲近代练兵和中国引入西法,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