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笑着摆摆手说道:“去把衣服上的血迹收拾收拾,把桌子椅子摆出去,下午还要招人进来。 ”

    那十六位新晋家丁明显于劲很高,听到赵进的吩咐,都齐齐答应了声,各自去忙碌了。

    血腥拼杀,一路回返,有淘汰掉不符合要求的人,从早忙到现在就没有停下,赵进找了块石头走下,还是忍不住笑,边上的陈晃纳闷的问道:“赵兄,你笑什么?”

    “我笑他们想当奴仆,不愿意当伙计。”赵进解释说道。

    没曾想这句话说出后,其他几个人满脸诧异,石满强开口说道:“大哥,当然不愿意当伙计了,伙计那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根本不长远,投身大户为奴,这才是一辈子的妥当事。”

    赵进愕然,随即转开话题说道:“大香和石头一起先回家,让你家按照新的人数准备今晚的晚饭,然后你们两个要把父母家人都带过来,事情还不算完全了结,一定要谨慎为先,小勇你陪着他们俩,真要遇到麻烦,直接向回跑,不要硬拼。”

    本来大家都已经轻松下来,听赵进说得慎重,这才重新紧张对待,看着他们三个出了门,刘勇基本不提自家长辈,偶尔问起也闪烁其词,别人也不会多说,赵进站起来,他还是忍不住笑。

    本以为奴仆低贱,伙计身份自由,所以才定的这个规矩,却没想到大家的观念居然是这样。

    对赵进自己来说,依附于自己的奴仆当然比雇佣来的伙计更加可靠,但事先以为没人会愿意,真是没想到,赵进的大笑一来是大战之后的轻松,二来却是自嘲,还是用从前的经历和概念来套如今,果然闹了个别人注意不到的笑话

    折腾了这么久,午饭时间已经过了,赵进和陈晃都有些饿,那十六名家丁肚子也咕咕作响。

    吉香那边要过来还要等一会,赵进摸摸身上,只有不到三两的碎银子,他准备和陈晃凑一点,先去买点吃的回来。

    还没等和陈晃开口,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人恭敬无比问道:“请问进爷在这边吗?”

    赵进和陈晃对视一眼,都听出来是陈二狗的声音,从前叫“进少爷”“公子爷”,现在却叫“进爷”,称呼变了。

    打开院门一看,门口站着九个人,陈二狗站在前面,后面八个人都是饭馆伙计和大厨的打扮,拿着食盒餐具厨具,最后面那两个人还牵着两头羊。

    “进爷一吩咐,小人就去操办,去云山楼那边点了四凉十热,又蒸了两只鹅,这才给您送来,杀羊烙饼的材料和人手都已经预备全了,晚上就可以操办。”陈二狗腰一直是弯的,满脸谄媚的笑容,甚至不敢和赵进对视。

    赵进笑了笑说道:“让你破费了,这些东西送进来吧”

    说完这句在,赵进回头对院子里喊道:“好吃的来了,快出来帮忙。”

    里面响亮应答,鲁大跑在最前面直接冲了出来,这十六个家丁像是抢一样吧食盒什么的都拿了过来。

    “老爷,您先吃”他们在院子里就地摆开,总还记得尊卑,先喊赵进吃饭,赵进笑着摆摆手说道:“你们先吃就是。”

    话是这么说,那先前问话的李五却每样菜夹了点出来,又把于粮拿出几个,单独预备着。

    做家丁和做伙计果然不一样,赵进对陈二狗招呼了声,和陈晃一起回去吃饭。

    没曾想陈二狗赔笑弯腰的跟了进来,连声说道:“二位爷吃着,小人有几件事禀报。”

    “二哥,你这”赵进皱眉说了句,没曾想这话说出,陈二狗“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惶恐无比的说道:“进爷,这二哥的称呼万万当不起,您以后就叫小的二狗,小人就觉得脸上有光了。”

    赵进撕了块饼在肉汤里泡了下放入口中,徐州城北就是云龙山,龙字犯禁,所以叫云山的处所不少,这云山楼也是徐州城内有名号的地方,户部分司和官仓的人常去那边吃酒,所以这肉汤的味道相当不错。

    鲁大那十几个人已经是风卷残云的开吃,赵进吃了一口也觉得肚饿,索性把手里那块饼就着炖肉吃完,陈晃也在那里闷不做声的吃,两个人都没理会边上站着的陈二狗,陈二狗于笑着站在一边。

    赵进吃完后搓搓手,沉声说道:“二狗,现在财神庙那局面已经稳下来了,接下来就要做大,你可要好好经营。”

    陈二狗身子颤了颤,腰身更弯,恭敬的说道:“进爷,小人这次来就要说这件事,财神庙那一番局面是进爷您的,小人不过是替您看守,具体的章程规矩还要您来做主。”

    赵进笑着摇摇头,陈二狗被他推上去之后,就有了自己的小算盘,今天这件事陈二狗应该不知情,但他派给刘勇的人全都是刘勇掌握控制不了的,估计也是存着让刘勇丢脸的心思,刘勇是他的副手,又是赵进的朋友,如果强势有威望,那就轮不到他自己做什么了,所以有这样的打压计划。

    但赵进也能想到陈二狗为什么这么谦卑敬畏,大头黄家门前的那场血战,现在城南应该到处传扬,十几名江洋大盗,横行徐州的亡命徒,被赵进他们杀了个于净,这样的狠辣手段足以把人吓破胆,什么小心思都会被震慑的烟消云散。

    听到这个时候,陈二狗肯定会明白自己比赵进他们到底差了多少,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力量,哪里还敢打什么小算盘,只有过来表示恭敬。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赵进也懒得去虚文客套,开门见山的说道:“你能说出看守这两个字,说明你还知道本分,原来铜头那一摊的帐要搞清楚,每个月的进项扣掉花销后要给我七成。”

    每月要交上七成净利,陈二狗脸上露出肉疼的表情,但他却不敢不答应,只是笑着点头说道:“请进爷放心,每月这个时候都给您送来。”

    “遇到难事,我会给你出头,别的不要多想。”赵进又说了句,听到这个承诺,陈二狗脸色稍微好看了点。

    赵进摆摆手,陈二狗也不敢在这里多呆,恭敬行礼之后连忙退了出去。

    人一走,陈晃关上院门回来,盯着赵进说道:“你的威风可真不小,那陈二狗吓得跟陈二老鼠一样。”

    “上午那一场血战,咱们兄弟的威风都出来了,可不只是我。”赵进笑着回答。

    “不一样,你是咱们大伙的头”陈晃正色回答。

    两个人刚要继续吃,院门却又被拍响,陈晃站起说道:“石头他们可能回来了。”

    打开门一看,门口却是离开没多久的叶文书和那两个差人,他们态度和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那时还有些脾气,现在满脸全是谄媚惶恐的笑容,在门口点头哈腰的说道:“进少爷,我们几个回到衙门里做完了事,紧着回来这边,看看有没有人报名什么的。”

    这三位回到衙门后肯定听说了赵进几个人上午到底于了什么,那里还敢怠慢,管他衙门里还有没有活计要忙,急忙赶过来,生怕得罪了赵家这个杀神。

    他们几个的态度变化赵进也能猜到原因,但也懒得揭破,笑着说道:“来的正好,有的人已经被我辞了,留下来的转成我的家奴,每人给三两安家投靠的银子,给他们重新做一份契约文书吧”

    “进少爷英明,还是收进来做家奴放心,那伙计太不稳了,下午招来的这些人也按照这个规矩办?”那叶文书奉承一句,又问了问,赵进点点头。

    看着赵进态度没什么变化,他们三个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身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实在吓坏了。

    “赵大刀做刽子手杀头,那血气杀气估计都集在他这儿子身上了,吃人豹子那样的悍匪,居然全给他宰了”

    “小声点,都是你小子多事,急着回去喝酒。”

    三个人小声议论着走到桌子那里,站着就吆喝起来:“赵家的商行找下人了,赵家可是咱们徐州城有名的仁义人家,能进去做事,那可是几辈子修不来的福气。”

    在院子里的赵进听到,满脸都是苦笑,陈晃把嘴里的东西咽下,沉声说道:“他们都怕了,怕的好,咱们兄弟年纪还是小,镇不住人,现在谁还敢不服

    怕的人不只是陈二狗和叶文书他们,叶文书他们卖力的吆喝了半个时辰之后,报名的人没有,上午离开的那些人却诚惶诚恐的回来了。

    很多人是见识了杀场血腥,的确是怕了,但也有几个却琢磨着赚便宜,心想这赵进浑身是血的肯定似乎犯案了,自家这一走,一来不会有牵扯,二来那一百文落在手里了。

    没曾想在家呆了没多久,赵进城南大开杀戒的消息就传了过来,听到这消息后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心想自家上午还得罪了人,这不是自招祸患吗?怎么就敢得罪这样的杀神。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