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才开口,赵振堂又笑了,打趣说道:“什么主使的人,你杀的血流成河,这主使的人也会被吓着的。 ”

    说完这句,赵振堂脸色变得严肃,盯着赵进说道:“你做事比大人都要稳妥周全,你二叔又叮嘱我多让你自己做主,我由着你来,但你不能做伤天害理,丧尽良心的事情,明白吗?”

    赵进下意识的点点头,赵振堂拍拍他的肩膀,自顾自的又去忙碌了。

    一时间赵进有些茫然,目光和街道上几名白役对上,那几个人弯腰赔笑,这才让赵进回过味来,他点点头向着陈晃他们走去,赵进突然感觉到自己被父母抛弃了,随即终于明白过来,父亲赵振堂那一番话,是认为自己能够自立,自己处理自己的一切,而不是需要父母庇护的孩子。

    赵进自失的笑了,一家人还是一家人,只不过现在自己自立了。

    “还在那里傻站着于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情了,滚回家等消息去。”赵进正在琢磨,猛听到赵振堂的喝斥,下意识的连忙答应,随即苦笑,这可是什么都不管的态度。

    赵进几个人彼此看看,叫上跟着来的人,一起离开了这条街道。

    街道上的尸体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这里的住户正从外面取土盖住满地的血污。

    拐出这条街道,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噗通”几声,赵进回头看过去,现后面的十几个人里有一半瘫坐在地上,其余的除了鲁大之外,都用双手扶着膝盖,或者蹲下去,各个大口喘气,有人还不住的说道:“真是吓死人了。

    刚才事情太急,来到这边就开打,看着赵进他们进行血腥厮杀,然后公差来到,这些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和害怕,现在才算反应过来。

    看到他们的狼狈样子,赵进没有训丨斥,就是笑着等待,吉香念叨了句“真是孬种”。

    “他们可不是孬种,经历过这次的血腥场面,下次就不会逃跑瘫坐,就会冲上去打了。”赵进笑着说道。

    没有停下多久,这伙年轻人都很快恢复,站起来继续赶路,如果细看的话,会现他们每个人都沉稳不少。

    “今晚给你们杀一头羊,白面烙饼,让你们吃个饱”赵进扬声说道,随即一阵欢呼。

    没走多远,刘勇就和赵进告辞,说要回黑虎财神庙那边,赵进却没答应,只是说道:“你和石头、大香今天都去徐安商行那边住着,现在还不能说万事大吉,小心为妙。”

    说到徐安商行,大家都愣了下才做出反应,刘勇连忙答应,赵进顿了顿笑着说道:“你过去和陈二狗说,找个厨子,带好做饭的家什,买一只羊,备齐了白面,今晚徐安商行那边的饭食他来解决。”

    距离不远,刘勇没过多久就回来,笑着说道:“陈二狗答应了,他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估计是吓坏了。”

    “肯定吓坏了,以为是打群架,没想到是大厮杀。”赵进笑着说了句。

    一路慢悠悠的走回去,沿路的人看到赵进他们身上的血衣,都惊慌的躲避,赵进他们也懒得说明。

    半路上倒是有六个中途逃跑的凑了回来,陈晃没什么好脸色,可看到赵进让他们跟着,也就没说难听话,不过这几个中途逃跑的人看到浑身是血,士气高昂的同伴,都有些抬不起头的感觉,甚至不敢走在队伍中,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

    等回到城西货场那里,场中玩耍的孩童们本来要围过来凑热闹,不知道谁看到赵进他们身上的血污,又远远的散开。

    还有二十多个十五六岁的壮小伙,看着像是应募的样子,他们这些人里有一半是长辈跟着来的,本来也要向前凑,可看到赵进他们的模样,也不敢靠前

    走到那货栈门前,却看到叶文书走出来,这叶文书脸色不太好看,开口就说道:“衙门还有公事,进小哥如果有别的安排,最好提前打个招呼”

    说了几句话,却注意到赵进几个人身上的血污,尽管那血迹已经快成紫黑色,但衙门里出身的人当然认识这是什么。

    叶文书皱眉上下打量几眼,回头招呼那两个公人出来,然后又说道:“衙门还有事,先走了。”

    三个人径直离开,那两个公人还不住的回头张望,赵进摇头笑了笑,和众人一起走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赵进哑然失笑,院子里居然还有十个人,那些人一路跑回来了

    看着赵进他们浑身是血的回来,这十个年轻人都有点畏缩,赵进扫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才来第一天,胆子小要跑我不怪你们,可跑了以后不顾着大伙,不去找人帮忙,甚至不想着同伴怎么样,就知道跑回来缩头,这样废物,我要你们有什么用,我不要你们了,现在就出去,明天把那一百文钱退回来。

    那十个人本来想解释几句,听到赵进这么说,愣了愣之后也只得向外走去,还有人嘟囔着说道:“张狂什么,说不定明天就进大牢了。”

    声音不算小,正好被陈晃听到,陈晃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向前就要动手,刚走出一步,就被赵进抓住,笑着说道:“犯不上。”

    门口已经有好奇的孩子在探头探脑,赵进关上了院门,看着院子里招募来的人,一直跟着没跑的,半路回来的,一共有二十三人。

    赵进看了看这些人,抬高了声音说道:“今天你们跟着去了,知道来我这徐安商行会遇到什么局面,我知道你们心里害怕,或许还有后悔,我现在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想走的可以走,那契约作废,也不用退回预支的一百文钱。”

    听到这番话,鲁大站着没动,可其他人的目光都有点闪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有七个人走了出来。

    “东家,打架我不怕,可这见血杀人,我真是”有人结结巴巴的解释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转身打开了院门,开口说道:“我明白你们的想法,回去和家里人报个平安,希望以后还有打交道的机会。”

    院子里的人都看过赵进战斗时的勇猛,解释的时候都战战兢兢,没曾想赵进这么和气,愣了愣之后也没有说话,次第出了院子,赵进又把院门关上,出了院子的那些人看着关闭的院门都了会呆,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大哥”看着招来的人越来越少,刘勇忍不住要开口,赵进却挥手制止,陈晃索性不说话了,找个角落坐下,自顾自的擦拭长刀。

    赵进走到剩下的十六个人跟前,一个个的看过去,这些人神色也都有点忐忑和动摇,不过每个人都站着没动,还有几个人脸上居然带着点兴奋和期盼,赵进仔细分辨,现正式跟着鲁大冲出去的那几个。

    “在我这里,吃得饱,每月都能拿到足额的工钱,受伤看病都由我这边管着,不过今天这样的场面你们以后还要遇到,而且从明天开始,你们会辛苦训练,没有一点空闲,我最后说一次,后悔还来得及。”赵进朗声说道。

    这队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次没有一个人离开,赵进微笑着点点头。

    刚要让他们散开休息,一个人大着胆子说道:“东家,能吃饱能拿工钱,这个是东家的恩德,可以后要经历今天这样的场面,当个伙计太不值了。”

    赵进眉头皱起,招募来的这些人还真是得寸进尺,之所以和和气气的让他们离开,就是先把一些胆小无用的孬种赶走,估计这和气和让步被人以为是懦弱和糊涂。

    “你觉得什么值?”赵进反问道,声音却有点冷。

    说话这人咽了口口水,有点胆怯的说道:“怎么也要做个奴仆才是,卖身银子虽然高”

    “混账,哪有你这般说话的”坐在一边的陈晃猛地站起,怒声喝道。

    说话那人一缩头,顿时不敢出声了,赵进冲陈晃摆摆手,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说卖身为奴吗?”

    那人战战兢兢的回答说道:“成了奴仆,为自家人卖命也是应该”

    他的话没说完,赵进猛地哈哈大笑,整个院子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赵进为什么突然大笑,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里没有什么好笑的。

    刘勇神色却紧张起来,小声对边上的同伴说道:“杀人太多,可能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没准失心疯了。”

    大家刚紧张,赵进笑着问那个人:“李五,你想当我的家奴,你们也想吗

    李五还以为要问什么,听到这个才松了口气,连连点头,周围的人也都是不住点头,赵进又是笑了出来,大家都是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他笑什么。

    “好,今天就给你们换了契约,你们就都是我的家奴了,家奴这个名字太难听,你们都是我的家丁了。”赵进下了决定。

    他这话一说,对面十六个人脸上都露出笑容,更有人说道:“老爷你做事大方明白,今天又是这样的勇猛,还替小人们着想,给你当牛做马,是小人们的福气。”

    奉承话一说,其他人又都跟着点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