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满强跑着离开,赵进转头看向身边的几个人,沉吟了下说道:“各位,今天这事蹊跷的很,能动用亡命之徒来伏击我们,能设计杀人灭口,背后的人一定不简单,石头和大香算是苦主,刘勇在其中有牵扯,他们必须要去衙门才能说清楚,你们几个和此事无关,现在也没什么人证看到我们,都快些回家,等着我的消息。   .  ”

    “那那大哥,我现在就走了啊”别人还没说话,孙大雷先开口说道。

    陈晃双眼一瞪,先前迈了步,却被赵进伸手拦住,开口说道:“大雷快走吧,记得衣服反穿,把脸擦一擦。”

    孙大雷讪讪笑了笑,转头快步离开,赵进看着董冰峰说道:“冰峰,你把沾血的衣服脱下来收起,把身上的血也收拾于净,我要你骑马去衙门报案,就说你看到我见义勇为,诛杀大盗十余名,报案之后你不要急着回去,先去城外周各庄,如果我爹在那里,你就去把今天的事情说一遍然后再回家,如果不在那边,你直接回家就是。”

    董冰峰迟疑了下开口说道:“大哥,我不怕的,我能留下来陪你。”

    “什么不怕,这桩事报案是最要紧的,要不然反而有大麻烦。”赵进的声音一下子严厉起来。

    董冰峰这才明白,连忙抱拳,也急忙的快步离开。

    赵进又对陈晃说道:“这事牵扯太大,你我家里的关系都未必好用,你先回去,出城躲躲,没人会牵扯到你。”

    陈晃把刀插回刀鞘,沉默的看了赵进一会,然后笑着说道:“赵进,够兄弟,够义气。”

    没头没脑的说了这句,陈晃继续说道:“我和你一起杀人,事情我和你一起担着,你也不用担心太多,我知道这次几十条人命,你我父辈的关系未必管用,但你能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做,次次让你担着,咱们还是不是兄弟”

    赵进也笑了,伸手拍拍陈晃的肩膀解释说道:“让你们回去是为了你们少些麻烦,而不是我会有多大麻烦,你以为这几十条人命会是大案吗?“

    “难道不是大案?”

    “死在咱们手上的人只有那十几个手持朴刀的亡命徒,其余的人都是那亡命徒杀的,先咱们可以有个见义勇为的名目,其次,这样的亡命徒必然是江洋大盗,而且还是在徐州附近活动的江洋大盗,在衙门里必然有画影图形和案底,杀了他们,不仅无罪,反而有功。”赵进笑着说道

    陈晃对捕房里抓捕定罪这一套不必赵进少知道太多,听他这么说,顿时恍然大悟,不过还是低声问了句:“万一没有画影图形和案底呢?”

    “那些破烂图画,像谁不像谁还不是父辈的一句话。”赵进悠然说道,陈晃顿时明白过来。

    “王兆靖回家是做个万一防备,孙大雷这人心志不坚,怕临时出乱子,冰峰那里要报案报信,他骑马度快些不耽误事,咱们几个都留下也可以。”听着赵进的解释,陈晃连连点头,最后跟了句“咱们也得学会骑马。”

    鲁大他们已经赶来,赵进瞥了眼一边颤抖不停的大头黄,冷声问道:“去了衙门怎么说,你明白吗?”

    那大头黄浑身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小的被人绑了,外面什么事都不知道,多亏几位爷仗义相救,不然小的全家都完了。”

    对他这个说法,陈晃却不太满意,直接把刀抽出半截,大头黄吓得魂不附体,直接趴在地上磕头,赵进却拦住了陈晃的动作,低声说道:“到了大堂上咱们控制不了,他既然要实话实说,这样最稳妥。”

    “石头,你和鲁大在这里看着,谁也不让进去,一直等到官府来人,明白吗?”石满强郑重点头答应。

    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你算人证,不能离开,等下可能和我一起去大堂上见官,你记住,只说自己来时看到那些人杀人,见义勇为,明白吗?”

    石满强点头记下了,赵进这才离开。

    赵进和陈晃带着大头黄又回答了那条生血战的街道,吉香和刘勇正在那边看着,这条街道虽说不让人进出,可这满地尸体的场面太惊人了,更别说还有一帮战战兢兢的年轻人拿着木棍看守,实在是惹眼的很,觉得这边安静下来,已经有不少人在远远的观看,议论纷纷。

    看到赵进走过来,吉香和刘勇连忙迎上,赵进又把和石满强说过的话和他们两个说了一遍,大家都是慎重答应。

    招募来的人里,来时一共三十九个,现在只剩下十六个,其余的人都跑了个于净,也有不少跟着来到这边,看到这边的杀戮场面之后被吓跑的。

    “刚才跟着鲁大的那几个,每人每月的工钱加到三百文,你们几个一直没走的,每月加到二百文。”赵进笑着喊道。

    尽管血流满地,心中战栗依旧,还不知道等下结果如何,但听到工钱翻倍甚至涨上三倍,大家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

    陈晃和吉香、刘勇他们脸上也有笑容,谁也没有反对给这么多,大家一起跟着出生入死过,都觉得值。

    不过这时候,雷财凑过来在赵进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边说边指点三个人,赵进点点头,指着那三个人笑着说道:“你们三个是跑了又回来的,明天请你们吃顿好的,工钱就不要想加了。”

    那三个被指到的人个个尴尬,可也只能接受,赵进做完这些,笑着对雷财说道:“雷子,我不会给你加工钱,也不会请你好吃的,咱们以后做朋友,做兄弟吧”

    雷财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重重的点头。

    四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想要凑近了看看,却被拿着棍棒的小伙子毫不留情的驱赶,刚才那场血战他们吓得要命,事情一过,呕吐反胃,浑身冷汗,等到这时候,胆气却跟着壮了。

    围观的人不仅有闲汉,还有些人一看就是江湖道上的角色,甚至还有几个财神庙的熟面孔,赵进手下的人毕竟不多,而且他们大多也都是城南出身,对熟人总不好拉下脸驱赶,倒是让不少人凑近了看。

    每个看到这杀戮场的人,都变得脸色煞白,有人扭头就吐出来,更有人被吓得坐在地上。

    看着形状各异的扭曲尸体,满地的五尺朴刀,再看看站在当中满身是血,谈笑风生的赵进,每个人都有油然而生的敬畏,这年轻人居然这么强,居然勇猛到这样的地步。

    更不要说赵进曾来过城南几次,财神庙那边露面也被不少人看到,低声议论赵进的事迹,大家看向他的眼光更是不同。

    董冰峰离开差不多一个多时辰后,在街道另一边的方向响起了大声吆喝和叫骂声“都滚开”“官府办案,都闪到一边去。”

    叫骂声、呼痛声,脚步声、马蹄声交织在一起,乱成一团,那些围观的百姓急忙闪避跑开。

    赵进他们彼此对视,都站直了,这时这条街道的路口出现了几个人,徐州总捕头陈武,捕快赵振堂,还有几名捕快都走了过来。

    拿着棍棒看守的那几个人愣了愣,连忙闪开。

    就连陈武和赵振堂看到这条街道的时候,都止步不前,明显是倒吸一口冷气,抬眼看过来,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尚且如此,更不必说后面跟着的那几位捕快了,能看出过了会才镇定下来。

    来了十几名捕快,白役过百,手里都拿着兵器,现在已经把这条街道周围封锁住了,陈武和赵振堂没有急着过来查看自己儿子的安危,而是很仔细的边走边看,他们身后的捕快们也很仔细的看,还有十几个老成些的白役跟在后面

    有人拿起地上的朴刀,神色慎重的打量,也有人在尸体上翻检搜索。

    “夜豹子,吃人豹子”突然一名捕快大声喊道,捕快们的眼光都朝他看了过去。

    “他脖子上有颗痣,刑房的画影图形上有这个。”那捕快指着地上一个人尸说道。

    另一个捕快突然也弯下腰,拽起一条胳膊说道:“缺了小指,手背有月牙疤,还真是吃人豹子那帮人。”

    这句“还真是”一出口,就被身后一个捕快狠狠踹了脚,险些趴在地上,随即反应过来。

    赵进和陈晃笑着交换了个眼神,眼前生的这一切证明赵进判断的没错,这伙亡命徒肯定不是无名之辈,衙门里必然有他们的案底和图形,而且父辈们已经做好了栽赃的准备。

    不过“吃人豹子”和“夜豹子”赵进还真没听过,看着陈晃和刘勇都是满脸惊愕的样子,他连忙问了句。

    “大哥,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伙大盗手上过百条人命了,萧县曲里铺王大户的灭门案,丰县针眼村的杀人劫财”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原来这吃人豹子是徐州的大盗,行事肆无忌惮,经常夜里冲进村庄里烧杀抢掠,更可怕的是凶恶勇悍,狡猾异常,几个庄子里民壮乡勇不少,还是被他们摸进去行凶,作案之后被追上,居然还能杀退追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