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对面的刀还未劈下,赵进的长矛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去势如电,直接贯穿,急抽回

    那大汉胸口血箭飚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陈晃的刀同样刺中,贯穿敌人胸腹之后顺势一翻,被刺中那人的内脏都被搅烂,疼的连刀都拿不住,吼叫着倒在地上,刀抽出,他的气也断了。

    站在中间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赵进和陈晃已经从他身边冲过。一抹寒光从他掠过他的咽喉,他丢掉朴刀,捂着咽喉跪倒在地,还没来得及反应,当头一把双刃斧猛砸下来。

    这伙大汉太轻敌了,这也难怪,连刘勇带着的那些泼皮都瞧不起,更不要说第一次打交道的他们,可后悔已经晚了。

    赵进长矛抽回,上身摆动,又是刺出,后面那排的大汉还来不及拉开架势,就被他的长矛直接扎中了咽喉,又是了账,陈晃的刀挥起,和迎上的敌人朴刀对碰,借势一缩一伸,直接在那人的脖颈上抹了下,半边脖子都被切开,鲜血撒了身边同伴一脸,赵进长矛一摆一抽,重重抽在这人脖子,听到“咔嚓”一声,脖子呈一个奇怪的角度弯折,倒地毙命。

    一见面已经杀了六个,站在后排的那些大汉好像看到妖魔鬼怪,急忙后退,赵进他们猛冲的势头也已经用尽,短暂调整,双方总算拉开了距离。

    “他他们杀了虎哥,宰了他们报仇”那伙汉子看到同伴的尸体和鲜血,各个眼红,怒吼着挥刀冲上,

    刚才这伙刀客三人并排,在街道上颇为拥挤,施展不开,这次他们两人一组,却把朴刀平举,居然也是用刺的姿势,直冲上来。

    “冰峰和我并肩,陈晃替换策应”赵进又是大吼,他们一起出生入死过,却没怎么配合,但伙伴们已经习惯了听从赵进的指挥,在这生死之际,更是下意识的行动。陈晃和董冰峰手忙脚乱的调换了位置。

    本来拉开的距离就不远,这调换位置的间隙,双方已经接近到五步,赵进大喊:“冰峰,端平长矛,跟我冲锋”

    说完赵进大步冲上,董冰峰稍一停顿,大喊着跟上

    他们两个人都是习练长矛,这冲锋刺杀不知道练了多少次。

    朴刀是长兵器,但却不如长矛长,对冲之下,长矛一定可以先刺到对方,迎面冲来的两名大汉却觉得自己有一股悍勇,对面稚气未退的孩子一定会退缩,一定会手忙脚乱。

    五步距离,顷刻而过,赵进和董冰峰都是坚定无比,赵进心似钢铁,而董冰峰已经顾不得惊惧害怕,他在下意识的跟随

    这两个小子不怕死吗?那两名大汉终于受不了了,在碰撞前的瞬间想要转身躲避,可这么近的距离,怎么可能,赵进的长矛直接刺进了对面那人的肋部,而董冰峰则刺中了那个人的后腰。

    这两个伤口同样致命,惊天的一声惨叫,这两人都活不成了。

    可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赵进的长矛却卡在尸体的肋骨中拔不出来,拽了两下,对面的一名敌人已经看出便宜,怒骂一声,挥刀就要冲上,在这时刻,已经不能躲不能退,赵进丢掉长矛,猛地冲了过去,就那么硬撞倒对方的怀中

    被撞进怀中的那人踉跄了两步,怒骂着就要用刀柄砸下去,刚要动作,却觉得胸腹间巨痛,浑身力气顺着巨痛的位置流失,低头一看,赵进正从他身体里抽出短刀。

    这一下却拉近了距离,边上的汉子暴怒着举起了刀,口中不知道骂着什么,赵进已经躲不开了,难道要横死当场,在这个瞬间,赵进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冰凉僵住。

    “呼”的一声,一样东西从后面飞来,那汉子还没反应,肩膀上却被什么东西砸了下,身子一歪,还没等他双臂落下,陈晃已经把赵进撞开,手中长刀直接切入了这汉子的咽喉。

    砸中那汉子的东西落地,一看却是刘勇的那把斧头,赵进吐了口气,浑身都是冷汗,现在却顾不得别的,弯腰捡起一把朴刀,他已经落在了几个人身后

    谁能想到在这狭窄街道上能有如此血腥惨烈的战斗,谁能想到这么短短时间,被八个十几岁的少年冲杀到这样的地步。

    剩下的那四个汉子的仇恨和疯狂已经被恐惧替代,眼看着这些满脸是血的杀神还不肯罢休,他们的勇气崩溃了,惨叫几声,转身就跑,董冰峰已经冲起来了,他面对的那人被他直接刺了个对穿,另外三个手里兵器都不要了,丢在地上拔腿就跑,趁着董冰峰拔枪的功夫,陈晃和王兆靖已经赶到了前面,背后杀人最为简单,一刀一剑又是两个了账。

    另外那个奔跑的时候已经失禁,下半身被湿透,臭气熏天,边哭边跑,精神可能都崩溃了,王兆靖和陈晃迟疑了下,距离被拉开,他们一慢,身边却有人急跑了过去,大家一看,却是拿着朴刀的赵进,赵进脚步极快,竟然不肯罢休。

    赵进在刚才从生死边缘打了个转,他从没有这么紧张和害怕过,情绪平复,剩下的就是愤怒和杀意,这些刀客太过亡命,一个人都不能留,一定要杀光,他拿着朴刀跑的极快,前面那人渐渐被赵进赶上。

    没几步,两个人跑出了这片街道,那刀客突然扯着嗓子哭喊道:“救我,救命啊”

    看着街道路口居然也有几十名泼皮混混在那里,各个手里拿着家什,赵进已经打了性子,那里管得了这么多,前面逃命那刀客哭喊求饶岔了气,脚步磕绊,自己摔倒在地上,赵进上前一刀劈下

    脑袋滚出好远,那刀客满腔的血喷洒而出,染红了好大一片地面。

    赵进这才停下脚步,盯着面前那几十名道上的混混。

    斩喷血,那边站着的几十个人就下意识的向后躲避,等赵进看过来,他们又是情不自禁的后退。

    现在的赵进浑身是血,脸上也全是血污,手里拿着一杆朴刀,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杀神。

    “富爷富爷请的人都死了。”有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这时陈晃他们也从身后的街道里冲了出来,后面还有六个人拿着长杆子跟出来了,鲁大走在最前面,手中木棍颤抖不停,其他几个人脸色煞白。

    “大哥”大家七嘴八舌喊了几声,赵进回头看了眼,咧嘴笑了,看他这么一笑,陈晃先忍不住跟着笑,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跟着笑出声来。

    在他们的笑声中,那几十个混混不住的散开,有些人后背都已经靠上了院墙,无处可退。

    “兄弟们,咱们继续杀,把这些杂碎一并洗了”赵进举刀说道。

    听到他的话,赵进的朋友们都觉得豪气充盈,跟着大喊道:“好”

    话音未落,也不知道谁喊了声“妈呀”,那几十个混混一哄而散,丢掉手里的家什,没命的抱头鼠窜,有的人自己摔倒在地上,就被无数只脚踩踏过去,顷刻之间,这街道上除了满地的短刀斧头和棍棒之外,除了浑身是血,笔直站立的赵进一于人之外,空空荡荡。

    胜了,赵进心里想到,随即身子软了下,他连忙用刀撑住,但赵进很快恢复了正常,他并不是脱力,而是在激战血战之后有些放松。

    赵进的同伴们表现的和他差不多,孙大雷哭丧着脸说道:“好好一身衣服,又穿不得了”

    “回去加点碱面洗洗怎么就不能穿,就你瞎讲究。”陈晃边上不屑的说道

    “你不知道,这血气在身上不吉利。”他两个在那里旁若无人的争辩起来,赵进和其他人笑着热闹,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极为畅快。

    正在笑,却听到棍棒落地的声音,转头过去一看,现跟上来的鲁大几个人棍棒都掉在地上,各个惊呆了的模样。

    “娘啊,吓死俺了。”鲁大嘟囔了句,他身后有两个已经坐在了地上,浑身止不住的抖不停。

    “你们几个不错,很有胆量。”赵进夸了句,这鲁大虽然能吃,而且人很憨实,但胜在力大胆壮听话,的确不错。

    有人坐在地上,赵进倒是看到了他们身后的人,愣了愣夸奖说道:“雷子不错,是好兄弟。”

    刚才几个胆大的跟着冲过来,那雷财也跟着过来,不过他个子矮又瘦小,没人看得见,前面人坐倒赵进才看到他。

    刘勇冲着雷财激动的挥拳示意,他介绍来的人这般勇敢,让他在朋友面前格外光彩。

    “雷子,你现在领着小勇的一个人去财神庙,让陈二狗带着人手过来收拾这边。”赵进吩咐说道,雷财愣了愣,连忙答应下来,脸已经涨的通红,他知道自己被信任了。

    刘勇带来的人不是死就是跑,他只能先回到街道里面找人,赵进笑着又对鲁大和他后面的几个人说道:“我知道你叫鲁大,其余几个再报一次名字给我听。”

    一句话说出来,后面那些人没有反应,仔细看过去,各个神色呆滞的站在那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