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现在有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咱们要去打回来,墙角有长棍,每人一根,跟上我走”赵进冷声说道,昨日陈晃家里已经送来了上百根木棍,堆放在墙角那边。

    听到要去打架,院子里的年轻人又安静了下,那鲁大二话没说就去拿起一根木棍,还有十几个人脸上反而有兴奋神色,也都过去拿起来,其余的人则迟疑着次第向前,尽管有人很不情愿,但每个人都拿了。

    “跟着我走”赵进招呼一声,这些年轻人鱼贯出了院子。

    因为昨天的例子,外面已经有年龄差不多的人在等待,等着今天报名,看着一帮人杀气腾腾的走出来,连忙让到一边。

    “愿意跟着我去打的,就去院子拿着棍子跟上,回来后不问条件,我直接收你们进来”赵进大喊道,这些来报名的人里,有的后退几步,有的则是兴冲冲的去拿长棍。

    算上赵进七个人,足足六十多号人,手持长棍走在路上,浩浩荡荡的颇为壮观,王兆靖已经把自己穿着的长袍卷起来塞在腰间,快走几步凑近赵进说道:“赵兄,后面这些人看着人多,实际上都是乌合之众,怕是真要动手就散掉了。”

    赵进大步向前,边走边低声说道:“我知道,但正好趁这个机会,把那些只想混吃喝的刷下去,再说了,对方那种杂碎,又能有几个好手。”

    快走归快走,赵进却不走大路,而是绕小路,免得太过张扬,徐州城本就破败,大道上人都不多,更不要说小路上,倒没遇到什么人。

    快要到城南的时候,雷财却迎头赶上来,他气喘吁吁的说道:“勇哥正在集合人手,和大哥你在财神庙门前汇合。”

    赵进点点头,却低声对雷财说道:“你去后面给我盯着,谁冲锋在前,谁临阵脱逃,谁半路就跑了,你都把脸记下来,明白吗?”

    雷财用力的点点头。

    黑虎财神庙门口,刘勇领着二十多个人在那里焦急等待,看到赵进他们过来都吓了一跳,六十多号人拿着木杆子,远看着很有气势。

    不过等走近了,跟着刘勇那些人脸上都露出轻蔑好笑的神色,这些人都是混混泼皮,打架斗殴火并的事情都没少做,可一看对面这些人,分明都是稚气未退的半大孩子,这样的队伍去打架,恐怕直接就散了。

    心里耻笑,但表面上还过得去,毕竟赵进几个人的威风摆在那里,而且陈二狗和刘勇现在是财神庙这一摊的正副头目,大家多少要听吩咐的。

    看到这些人,赵进同样皱起眉头,陈二狗那十个亲信一个都没来,派给刘勇的都是些不挨边的,陈二狗有自己的小算计了,但在这个场合下,赵进自然不会说什么。

    “大哥,一撮毛今天没来,大头黄的住处我知道”刘勇开口说道。

    “你这边留了多少人?”

    “二哥那十个人都留下了,其他能叫来的人他都让我带着。”

    赵进和刘勇问答几句之后,刘勇冲在前面带路,众人都是跟上。

    其实从进入城南这边开始,赵进领来的这些人里已经有中途逃走的了,这么多人赵进他们又走在前面,也顾不上这么多。

    偶尔回头看一眼,能看到跟在后面的人里,除了十几个面露兴奋神色,其他的脸色都很惶恐,他们越走越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他们住在城南的人也不少,多少和这里的泼皮混混打过交道,看着那些人拿着棍棒刀斧走在前面,他们愈的心惊胆怯。

    “大哥,差不多走了十五个了。”孙大雷心细,上前提醒了句,赵进点点头不说话,脚步也没停下,孙大雷摇摇头没有再说,心想大哥这是气昏头了。

    城南这边的百姓和其他几处不同,他们知道什么热闹能看,什么事情要躲远点,现在各条街道上都安安静静,大门紧闭,什么人都没有。

    就这么走过三条街道,刘勇喊声“到了”,其实不用他招呼,大家也知道到达了目的地。

    在一家宅院门前,有十几个拿着刀斧的汉子正在那里等待。

    赵进眼睛眯了下,还没等他说话,刘勇领着那二十几个混混就哄笑起来,一个人开口说道:“大头黄从前号称黄老虎,我看叫黄鼠狼还差不多,这么几个杂碎能于什么。”

    看着对方人少,自然而就有了信心,那边却不含糊,一个反穿羊皮袄的大汉高声骂道:“人少怎么,人少照样日你娘”

    那边十几个大汉用更大的声音哄笑,被反骂回来的那混混立刻挂不住了,吼叫一声,挥舞手里的斧头就冲了上去,他身边那二十几人都是怒骂着跟上。

    刘勇喊都喊不住,咬牙刚要冲锋,却被后面跟来的赵进一把抓住,刘勇本来想要挣脱,回头一看是赵进顿时脸红说道:“大哥,我管不住人。”

    这才几天时间,刘勇年纪又小,上面还有个陈二狗,他怎么可能管得住人,赵进没理会这个,反倒沉声说道:“那不是咱们城里的泼皮,不对劲”

    街道狭窄,距离不远,那二十多个泼皮已经冲到跟前,为那大汉却转了下身,等回头时,手里的短刀已经换成了朴刀,五尺长短,刀柄和刀刃等长的兵器。

    看着对方手里突然有了这个,冲到前面那混混已经慌了,想跑来不及,那大汉手中的朴刀劈头砍下。

    躲无可躲,为那人半边身子直接被砍了下来,赵进这边能看到鲜血狂喷,只看到那大汉手中朴刀又是一翻,边上泼皮的脑袋掉了,鲜血从缺口处狂喷冲天

    场面瞬时变得安静,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所有人都被吓呆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进,赵进转头大吼道:“散开,都闪到路边,快点,快点”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赵进却拿着手中的长矛过去抽打,人一吃疼,顿时反应过来,纷纷朝着两边靠过去,中间闪出一条道路,看到前面鲜血狂喷,他们已经来不及做出正常的反应,这是他们概念之外的东西,甚至连逃跑都忘记了

    那边的大汉哈哈大笑,手中朴刀直刺,又有一个人被刺穿,站在大头黄家门前的大汉手上都换成了朴刀,并排杀了过来,短短时间,已经有七个混混被砍翻。

    “咱们也靠在路边,闪开来”赵进大喊道,其他人都莫名其妙,可听从赵进的命令已经成了习惯,还是照做。

    那边一排排砍过来,先冲上去的那些混混总算反应过来,后面的人都被迸溅的满脸是血,有人惨叫一声,转头就跑,这个还算好的,还有的直接瘫软在地上,下面失禁,臭不可闻。

    看着六七个混混疯掉一样向回跑,手里的刀斧乱挥乱舞,大家顿时明白赵进为什么这么安排,这些吓破胆子的人逃跑,路上的人闪避的稍微慢了,他们肯定会不管不顾的砍杀过去,今天跟着过来的那伙年轻人肯定来不及躲避,到时候就是自相残杀,当场大乱。

    闪在两边的年轻人们战战兢兢,整个人都绷紧了,等那六七个混混跑过,又有十几个人丢掉手中的长棍,抱头就跑,还有的人站在那里也是失禁,吓得没反应了。

    “兄弟们,怕不怕”赵进重回路中央,端平长矛喝道。

    陈晃、王兆靖、石满强、吉香、董冰峰、孙大雷、刘勇依次站到他身后,齐声答道:“不怕”

    “陈晃和我并肩,王兆靖护我左翼,冰峰护陈晃右翼,其他人在后跟随,咱们冲过去”赵进大声说道。

    街道狭窄,但八个人的队形转换还是容易,很快就是排好。

    后面那些年轻人还在战战兢兢,倒是鲁大侧头看了看,身后拎起了木棍,他这么一动作,也有几个人跟着这么做。

    那边一共十四名大汉,拿着朴刀大步走来,地上瘫软的人都毫不留情的戳死,为的那个哈哈大笑说道:“这几个小崽子倒是不怕”

    “弄得还像个样子,可惜了这上好兵器。”

    “一个个细皮嫩肉,当兔子倒是不错。”

    说着污言秽语,哄笑着走过来,赵进深吸一口气,大喝道:“跟我冲”

    话音未落,赵进握紧长矛,朝着那些大汉冲了过去,陈晃握刀侧身,也是大踏步并肩冲上。

    他们一冲出,对面走来的大汉神色就变了,为三个摆动朴刀,一人大骂道:“硬点子,大伙小心”

    赵进清楚记得二叔赵振兴的教诲,沙场上冲锋,要有一往无前之意,要准,要快

    面前就是敌人,赵进大步如飞,矛尖却始终指向敌人的胸前,正当面那大汉已经急了,双手举起朴刀迎头劈下,他是要做出同归于尽的架势来,逼的赵进变招。

    赵进没有变,跨过地上的尸体,让自己不要因为地面的血迹打滑,赵进腰身拱起,人到跟前,猛地刺出。

    面对面接敌,直刺永远比劈砍更快,赵进和陈晃都在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