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怎么这给钱不好用,看到吃饭反倒吸引人了?”董冰峰话不多,可这次也是纳闷的很。

    赵进笑着说道:“多少人一天吃两顿饭,没有农活的时候一天一顿饭都是有的,和咱们年纪一样大的正在长身体,吃多少都不够,看着能管饱吃饭当然动心。”

    吉香和石满强也是能三顿吃饱,他们家境比赵进这些人远远不如,可比起寻常民户来又强出不少,在这样的环境下,当然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叶文书等人越忙越高兴,一份文书就是十文,而且这个昨晚抄了不少出来,现场添上名字就行了,省事的很,连预先说好的饭馆吃饭都顾不得了,还是安排人去外面买来的。

    人都有从众的心思,本来你也迟疑我也犹豫,现在看到这么多人排队,很多原本没心思的也跟着上前。”吉叔,晚饭抓紧准备起来,不要替我省钱,一定要让他们吃饱。”赵进看着人多,连忙又支给吉香父亲十两银子。

    吉香父亲笑得嘴都合不拢,这可是大生意,而且付现钱,急忙回去忙碌,临走前又被赵进叫住叮嘱了句:“所有用过的碗筷刷完之后一定要用开水煮一遍,柴火我可以出钱,一定要记住。“

    尽管大家都不理解,可看赵进说得郑重,吉香的父亲也连忙答应了。

    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赵进要尽可能的消毒卫生。

    排队越来越长,总有些人想要插队取巧,有赵进远远盯着,那十二个人不敢有丝毫怠慢,直接把人拽出来。

    大家都看到那鲁大拽出一个人来,年轻人火气旺,被拽出来之后直接开骂,还有要动手的意思,没曾想被鲁大直接推了出去,连退了七八步直接坐在地上,起身后灰溜溜的走了。

    “鲁大力气倒是不小,吃那么多倒也值得”陈晃笑呵呵的说道。

    给赵进这边做事要吃苦训练,要出去打架,还要父母同意,报名的人虽然多,被这三个条件一卡,合格的却不多,有的人还在询问缺不缺跑腿伺候的小厮,这些人当然选不上。

    等没什么人过来了,今天合格的也就是二十七个人,签定文书,嘱咐他们明天早晨来报名,赵进又对石满强和吉香说道:“你们认识的人不少已经做活谋生,我这里待遇更好,肯定有愿意来的人,所以你们去找,你们要抓紧。

    同样的话又对董冰峰叮嘱了句,这三个连忙答应下来,孙大雷拿来了这宅院和货场的地契,一共要七十两银子,赵进先给了十两作为定金,说以后的慢慢付齐,孙大雷于脆答应。

    那边叶文书整理完今天的契约,来赵进这边拿钱,赵进直接给了五百文钱的整数,让他们三个去分配,叶文书谢过之后却没走,笑嘻嘻的说道:“小进,你爹已经吩咐过货栈的事情,今天回去我就给你在户房做完手续,不过这货栈总要有个名字,你想好叫什么了吗?”

    赵进略一沉吟,笑着回答说道:“那就麻烦叶叔了,这店就叫徐安商行。

    徐安?叶文书念叨了句,口不对心的称赞道:“好名字”

    包括鲁大在内的十二个人已经带了行李过来,今晚将货栈简单打扫之后直接住下。

    一切都是草创,赵进并没有要求太多细节,只是安排他们明日将这里好好打扫,然后和朋友们散掉回家。

    赵进到家之后直接开饭,何翠花说赵振堂派人送信回来,说要连夜办案,就不回来吃饭了。

    何翠花吃饭的时候多絮叨了几句,说现在徐州城乱糟糟的,听报信那白役说,公差都去了周各庄,同知和推官也都过去了,直接在那庄子里设了大堂,就地问案,市面这么乱,赵进居然连午饭都不回来吃了。

    赵进笑着应付,木淑兰乖巧的在一旁帮腔,不多时把何翠花也逗的开心起来,笑着说道:“小兰你这还没过门呢,已经帮着小进说话了。”

    弄得木淑兰一个大红脸,直接跑回屋里,何翠花看着女孩的背影,笑吟吟的对赵进说道:“等年中选个好日子给你们俩成亲。”

    “娘,这太早了吧”

    “早什么,早点成家你也能收收心。”

    晚饭的对话很愉快,睡觉前赵进却不敢放松,学着自己父亲的安排,把院子和屋子的出入口都放置了空碗,然后把长矛拿进屋子里,刀放在枕头下,这才入睡。

    在这么警觉的状态下,自然不可能睡好,不过一夜无事,赵进起床晨跑,现处处没什么异样。

    王兆靖跟上来的时候,笑着问道:“赵兄,你那徐安二字是什么意思?”

    “既然咱们在徐州,自然是保徐州一方平安的意思。”赵进笑着答道。

    王兆靖怔住,跑了两步后才说道:“赵兄好大的气魄。”

    晨跑早饭然后出门,赵进觉得日子又平淡下去了,突袭拐子窝,夜袭程铜头,镇服财神庙,明明几天前的事情,却让人感觉到很遥远。

    边想边走,才拐过家门前的那条街道,却看到吉香迎面跑来。

    这么早,吉香来这边于什么?赵进随即就看清了吉香的模样,鼻青脸肿,身上全是尘土,衣服都被擦破了好几处。

    “怎么了?”

    “大哥,十几个泼皮今早冲进我家,把我家砸了个遍,连给那边准备的饭菜也都掀翻了,我爹也被打伤了,我连拿兵器都来不及,被那帮人拳打脚踢了一顿,临走的时候还说,黄爷的小腿流血,就要让你家破财,不服就去城南试试”

    吉香沙哑着嗓子说道,赵进眉头顿时皱起,吉香继续说道:“我爹去其他家凑齐饭菜,一定准时送过”

    “这是小事,我问你,那些人居然没拿兵器?下手很有分寸?”赵进急忙问道。

    被这么一问,吉香也愣住,他终于反应过来,以他们那天做的事情,对方如果寻仇,肯定不会是挨打砸店那么简单,手脚被废掉,房子被点火都有这个可能,当时挨打觉得气氛,细想下对方还是留手了。

    看着吉香点头,赵进沉吟了下,冷笑说道:“这事的关键就在最后那句话上,看来是想让我们去城南寻仇。”

    “大哥,你说怎么办?”

    “你去把大家都交齐,咱们货场那边碰头”

    赵进快步向货场那边走去,走过两条街道,却又看到了石满强跑过来,赵进心里“咯噔”一下,仔细看石满强的模样,现他嘴角有点瘀伤之外,没有其他什么问题。

    还没等他问话,石满强怒气冲冲的说道:“大哥,今早大头黄的人想要砸我家店铺,被我爹和伙计们赶出去了,那帮人还在叫,说不服去城南大头黄那边见真章。”

    石家铁匠铺里铁匠师傅不少,经常打铁都是壮汉,而且不缺家什,那些泼皮去还真占不了便宜。

    “先去货场”赵进沉着脸说道。

    到货场的时候,吉香的父亲已经带着两人送饭来了,烧饼包子和咸菜,数量倒是足够,那帮人正在大口吃的香甜,赵进却看到吉香的父亲脸上青肿,手上还用布条扎着,显然是包住伤口。

    “吉叔,被砸的东西你算个数目,今早被打翻的饭菜你也算个数目,还要看郎中治伤的钱也算个数目,我一并给你。”赵进沉声说道。

    吉香的父亲听到这话,连忙躬身说道:“这怎么使得,哪能让进少爷你破费。”

    语气很是惶恐,赵进摇头说道:“吉叔,我和大香是兄弟,您是我的长辈,这么和我客气我当不起,而且一定要赔,谁做的这个事情我要让他翻倍的赔

    听到赵进这么说,吉香的父亲愣了愣,伸手擦拭眼角,然后才点头说道:“就依进少爷,大香他交了好朋友啊”

    有吉香东奔西走的叫人,人很快就到齐,看到吉香父子两个的惨状,还有石满强的瘀伤,众人都怒了。

    “他娘的,现在就去城南砍了那个大头黄。”陈晃怒喝说道。

    “敢这么明目张胆说出来,未必是大头黄。”王兆靖冷静的分析。

    赵进摆摆手沉声说道:“不管是不是大头黄,咱们都要去,去了可能是陷阱,不去就镇不住财神庙那边。

    吉香听到这个,咬咬牙说道:“大哥,小弟这点事算不得什么,如果是陷阱,去了有麻烦,咱们不去就是,以后找回来。”

    大家都是看向赵进,赵进冷笑一声说道:“去,为什么不去,我就不信徐州城这些土鸡瓦狗能挡住咱们兄弟几个,冰峰,你现在骑马去城南通知刘勇,让他把能带的人都带上。“

    董冰峰答应了声上马离去,赵进环视一圈说道:“没人能欺负我们兄弟,大家准备好兵器出”

    大家响亮应答一声,孙大雷不太情愿,但也没出声反对。

    这两天应募的人都已经来齐了,正在院子里呆着,东一堆西一堆的聊天说笑,轻松自在的很。

    赵进安排完外面,大步走了进去,这些人都见识过赵进昨天的威风,一看他走进去,立刻安静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