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来到货场的时候,孩子们围了不少,可十五岁以上合乎招募标准的人比昨天也就多了十几个,倒是石满强和吉香都把父亲叫来了。

    石铁匠和老烧鸡见到赵进,态度要比自己儿子恭敬很多,都是上前深深作揖为礼。

    赵进和他们客气几句,就一起进了昨日选定的院子,这两位其实气色穿着比赵进初见的时候要好很多,说白了也是托赵进的福,搭上了衙门和卫所的关系,连带着几家商户也熟络起来,多了顾客,而且还没什么人赊账,生意当然变好了不少。

    领着他们看了看院子里外,赵进把自己的要求仔细讲述,石父和吉父两个人很快就合计出来了价钱,他们跟赵进打过几次交道,也知道赵进做事实在,不会占他们便宜,也不会和他们客气,直接报出合适的价钱。

    赵进大概一盘算,直接交付了定金银子,要求越快越好

    院子打通,屋子里要加上床铺卧具,规划住宿生活的区域,训练的演武场,还有饭食在那里做,怎么运来,都很详细的说明。

    王兆靖和陈升等人也都次第来到,他们静静的看着赵进安排,看了一会,王兆靖笑着对陈升低声说道:“大升,赵兄好像无所不能啊,什么事都做得这么有章法。”

    陈升在那里擦拭着刀身,头也不抬的说道:“我有时候总觉得他不是个十五岁的,倒像是个五十岁的,他做事的样子跟我爷爷好像。”

    大家哈哈笑起来,觉得有趣。

    不过大家的话题很快就变成了城外周各庄的五十条人命,陈升的父亲陈武也是早早得到消息,去衙门里召集人手出城了。

    那周各庄是个大庄子,从前是山东济宁州商人落脚的地方,各色人等聚集不少,虽说现在荒废了,可依旧是徐州辖地的大庄之一,谁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按照陈升的说法,这样的大案,城内的捕快和白役都要出动,搞不好徐州卫和徐州左卫也要派人协助。

    正说着,叶文书和那两位差人已经来到,和昨天那种不高兴的态度比起来,今天客气了很多。

    几乎是前后脚,这三位衙门里的人一到,鲁大和他的父亲也来了,如果不是鲁大自己介绍,大家还真不相信这是亲生父子,因为鲁大比他父亲高出一个半头,身架更大,仔细看才能现眉眼间有相似的地方。

    鲁大的父亲颇为瘦小,来时满脸怀疑和担心,等看到那三位公人之后立刻惶恐起来,怀疑却没了,只是念叨着:“这孩子交了好运气,能跟各位老爷少爷做活,从小算命的说他有大福,可到现在只有个大胃口,,”

    昨日签了文书的十二个人也都来了,有的带着父母,有的自己前来,看过这场面之后也都没了怀疑,放心留下。

    赵进直接把人安排到石满强的父亲手下,现在这个院子要整修,不少杂物什么的都要搬动,正好需要人手帮忙。

    让赵进感觉奇怪的是,尽管有了这么多例子,外面桌子也已经摆开,铜钱放在桌面上,可外面那些人依旧在观望,没什么热切报名的意思。

    他这边不着急,叶文书和两个同伴却急了,一个人就是上百几十文钱,没人就没有,他们三个站起来吆喝招揽,可围观的人反而站的远了,但也不离开。

    大家都有点挫败感,赵进心里也犯嘀咕,心想难道自己的法子出了问题?不过表面上依旧镇定,只是笑着说道:“不急。”

    到了午饭前,昨日见过的那个滚地雷雷财跑来了,带来刘勇的消息,说赌场开张,一切正常,不过生意不如从前,附近的私娼窝子已经开始交钱,其他的却没见动静,雷财还说,管着赌场的一撮毛说是碎掉的那只手疼得实在受不了,请假回去歇着了,放心的管账先生找不到,刘勇想麻烦赵进找一个。

    看着像一切走向正轨的意思,至于管账先生,孙大雷那边已经说要想办法。

    说完这件事,吉香的父亲带着送饭的人来了,两个人挑着担子,每担两个大木桶,木桶上用棉垫子蒙着,直接放在了院门口。

    放下桶掀开来,两个桶里面放着粗细两掺的面饼子,两个桶放着盆子装的菜肴,菜肴热气腾腾,虽说都是萝卜白菜之类的大路菜,可菜汤上油花飘着不少,香气扑鼻很是诱人。

    在这些大路菜上面还放着几个盘子,盘子里却是撕下的鸡鸭肉和切片的猪羊肉,都见不到骨头。

    “进少爷,年轻人饭量大,又是在招人开始,宁可剩下也别不够,我多做了不少,至于菜骨头都炖在汤里面,这些肉是给各位爷享用的。”吉香的父亲笑着说道。

    这也是费心巴结,赵进笑着说道:“吉叔不用这样,关键是让他们吃饱,这肉以后也要给他们分下去的。”

    “给伙计吃这么好?进少爷,能想着把骨头炖进去,这都是难得的恩典了!”吉香的父亲惊讶的提醒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却没有继续争论,只是先对那边的叶文书和两位差人说道:“等下请三位去馆子用中饭,我先安排了这边。”

    叶文书那边拿钱办事,态度客气了好多,都在那里笑着点头,赵进扬声说道:“里面灰尘大,都出来吃饭吧!”

    那鲁大第一个跑了出来,看到热气腾腾的干粮和炖菜,眼睛都出光了。

    “每人一碗炖菜,一个干粮,吃完再去领,一个个来,在我这里一切都要排队,不要去抢!”赵进开口说道。

    他在那里喊话,这十二个人根本不听,除了那鲁大慢了步之外,其他人都挤到了下面去,差点把一个木桶都要碰翻

    赵进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拎起长矛走了过去,挥起就抽,长矛呼啸着抽下,几个被打中的都直接被抽翻在地上,疼的乱叫,抽完之后,各个都吓得退到边上。

    因为这些就是在院门口,这一幕被围观的人也看在眼里,被吓得又躲的远了几步。

    叶文书皱着眉头来回看看,低声对同伴说道:“赵家这小子真不懂事,想教训人等等不行吗?等招满了人再说,现在倒好,把人都要吓走了。”

    他这话声音放得低,别人也都没有听到,赵进看着面露畏缩的十二个人冷冷说道:“我的话就是规矩,说了要听,不听就要挨罚,明白了吗?”

    声音平淡,但刚才都吃到了苦头,谁也不敢违背,都在那里点头答应,赵进一指鲁大,开口说道:“他第一个,你们依次排队,下次再这么乱挤,每个人打十鞭子。”

    这次可都听话的上前排队,吉香父亲那边早就预备好了碗筷,每个人分到手里,然后开始放饭菜。

    “你们十二个先来,所以值得犒赏,每个人给两块肉!”赵进又开口说道,分饭菜的伙计回头看了看,得到确认后才摇头动手,估计心里也觉得赵进败家。

    挨打虽然疼,可两块肉却是了不起的奖赏,就算中等人家也就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吃肉,何况这些人出身贫苦。

    热气腾腾的两掺饼子,飘着油花的炖菜,两块肉到手,每个人脸上都有不可思议的表情,吃到第一口之后才确信无疑。

    每个人都风卷残云的大口吞咽,吃得最快的就是鲁大,这胃口果然名不虚传,别人吃了一半,他这里已经吃完了,端着空碗过去领饭,伙计连忙给他打上,等其他人吃完来领,鲁大已经领第三份了。

    领第三份的时候,分饭菜的伙计回头看看赵进,赵进点头,那伙计摇头继续打饭,心想就算最慈悲的东家也没有让伙计这么放量吃的。

    鲁大足足吃了四份才停住,其他人也都吃了两份,几个木桶都被扫的干干净净,也是吉香的父亲事先有个预计,知道赵进订的饭菜少了,自作主张的多做了许多,却没想到也都被吃了干净。

    叶文书又在那里摇头,每天这么吃,就算泼天的家业也会吃个干净,而且还不知道场面,刚才那乱打,肯定把人都给吓走了,叶文书把笔墨纸砚重新包起来,准备一起去吃午饭。

    还没系好,却有两个人畏畏缩缩的走过来,小心问道:“报名是在这里吗?”

    叶文书停下动作,这一个可就是十文钱,他马上笑着说道:“就是在这里!”

    报名的人突然多了,年龄合适的人全都围了过来,连年纪小的都凑进来询问,那叶文书眉开眼笑的一一应答。

    赵进看了眼那十二个连打饱嗝的年轻人,笑着说道:“去那边帮忙,按照刚才的规矩,让他们排队,一个个来,把年龄不够的都赶出去。”

    有了刚才那个抽打教训后,一听赵进的命令,谁也不敢怠慢,连忙跑过去忙碌。

    十二个人过去,连骂带打,很快就维持好了秩序,让人在叶文书面前排出趟长队,年龄不够的也被他们赶了出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