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的安排妥当,众人都是赞同,刘勇这才沉住气,指着边上那矮个瘦子说道:“大哥,这个就是滚地雷雷子,当年和大哥你动手那个,以后传信就让他来做,雷子,快给大哥问好。 ”

    那个出言挑衅的矮个子很壮实,赵进现在还有印象,现在却大变样了,看着双目无神,脸色蜡黄,瘦小枯干的样子,比饥民强不了多少,神色也没了从前的活泼,很是畏缩。

    赵进正在想,那雷子已经跪了下来,磕头说道:“小的雷财,见过大哥。”

    自己兄弟们在一起,最郑重的也不过是抱拳作揖,这雷财和大家也有一面之缘,没想到骨头这么软,赵进表情还好,其他人脸上不自主的流露出鄙夷神色。

    “雷子不容易,三年前跟着爹妈回乡,半路上全家人感染了疫病,死的只剩他一个,回城后没个着落,年纪又小,连个活计都找不到,只有我一直贴补,可我这里也不富裕,他活的太难,总算天可怜见,熬到了这个时候,今后日子就好过了。”刘勇边上感慨说道。

    尽管几句话说完,可赵进却能听出来,这雷财这几年恐怕一直在挣扎求生,他们伙伴们衣食无忧,感觉不到徐州城的穷苦和破败,今天却看到了直观的例子。

    赵进上前一步,伸手把雷财拽了起来,捶他的胸口一下,笑着说道:“当年你招惹我的时候可没这么孬种,直起腰,在自己人面前用不着这样。”

    雷财没想到赵进这个态度,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赵进笑着拍拍他,然后掏出银子递给刘勇说道:“给雷子换身衣服,吃点好的,既然自己人做事,那吃用花销上都别亏待,钱不够找我来要。”

    刘勇用力点点头,答应说道:“我这里够,我这里够。

    愣愣站在边上的雷财突然跪下,在那里大哭出声,刘勇靠过去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拍着肩膀。

    等刘勇带着雷财离开,大家心情都有些沉重,锁上院门出来,赵进笑着叮嘱了句:“现在做这些,免不得打打杀杀的,而且会被人觉得是歪门邪道,咱们各家的长辈都是消息灵通的,你们回去也没必要隐瞒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如果觉得怕被责骂,就朝着我身上推。”

    大家哄笑,纷纷答应,这一件件事做下来,其实最麻烦的是杀人那次,不过各家家长也都有些和寻常人家想的不一样,所以大家还能聚在一起,但赵进也担心一件事,如果各家怕孩子惹祸,不让孩子出门,对于赵进来说可是大损失,这些朋友现在各有长处,都能帮上很大的忙。

    赵进和朋友们收拾完毕,约了明日这里见面,然后散掉,他父亲赵振堂却还没到回家的时候,正在捕房里闲坐。冇

    徐州城案子不少,但在编捕快们却不怎么忙,因为小事都有下面的白役做公的去忙碌,他们抓总就可以,

    身兼刽子手的赵振堂在捕队的地位不低,除了总捕头陈武之外,别人没资格下令,所以想忙就忙,不想忙就清闲。

    捕房里三两成堆的闲聊,赵振堂却坐在角落里喝茶,旁边炉子上滚着水,随时冲泡,正悠闲的时候,看到前面捕快们纷纷站起打招呼,却是总捕头陈武过来了。

    陈武和陈升看着就跟一个模子出来似的,都是胖大汉子,白净的很,走到赵振堂跟前,赵振堂也要站起,却被陈武摆摆手示意不必。

    后面有捕快讨好的搬了凳子过来,陈武坐下后,示意其他人离远点,捕快们都是笑着散开,转头都小声议论:“赵大刀和陈头的关系越来越近了,这儿子关系好,老子的关系也跟着亲近,,。”

    “你还有心思喝茶?”陈武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道。

    赵振堂在陈武面前放了个茶碗,倒满茶水后,笑着说道:“为啥没心思,现在天下太平,城内也没什么案子。”

    陈武端起茶碗吹了吹,没好气的说道:“少打马虎眼,你那小子快要翻天了,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居然吞了铜头那一片的产业,惹的刑房老李和我好一顿抱怨。”

    “他抱怨什么,我儿子已经多给他一成了,上午还和我拍胸脯,说有事尽管找他。”赵振堂笑着说道。

    陈武摇摇头,神色放严肃了些,开口说道:“还不是你教的,老赵,铜头算不得什么,不过城南一滩浑水,各处牵扯不清,吞了铜头,方方面面都会找麻烦,你就这么放心吗?”

    赵振堂也坐正身体,沉声说道:“陈头,我说这些我没教过他,我也没让他干什么,你信不信?”

    看到赵振堂说的认真,陈武一愣,赵振堂继续说道:“城南那边跟六房和卫所的人关系近,一向不怎么理会我们捕房,收拾收拾也应该,不过要紧处不在这个,现在世道越来越不安宁,咱们才这个年纪,还要在捕房里做好多年,他们一时间接不了这个位置,我觉得与其让他们憋在家里,不如让他们去世面上滚滚看看,算是个历练。”

    陈武本来已经把茶杯端了起来,听到赵振堂这番话后,手在半空中停住,眯着眼睛看了会,才笑着开口说道:“这些话是你说的,还是你死去的那个兄弟说的?”

    没等赵振堂回答,陈武抿了口茶,放下茶杯说道:“历练归历练,总要有个身份,除了王家那个小少爷和董家那孩子,其他人都要补个白役做公的身份!”

    赵振堂笑着给陈武重新斟满了茶,两个人都没继续说话

    晚上到家,赵进看到自己母亲满脸担心,知道是因为没有回来吃午饭,而木淑兰则笑眯眯的帮着做饭做菜,早晨的小脾气已经不见。

    赵振堂按时回家吃晚饭,赵进一直想着自己父亲会说些什么,没想到赵振堂就和什么都没生一样,一切照常,只是在吃完晚饭的时候说了句:“一定要小心点,这事没完。

    临睡前,赵进注意到赵振堂把空碗放在院门和屋门后,一推门就会有响动,从前放在外面的鬼头刀也被拿进屋子里来,赵进知道这是在戒备夜袭,难道那帮江湖人敢袭击官差?

    虽说那些评话故事里,江湖豪侠高来高走,杀官好似杀狗,可实际上,江湖人根本不敢招惹和衙门有关的人,正因为有这个自信,赵进才放心大胆住在家里,觉得不会给家里带来麻烦,现在看,自己把事情想的简单了。

    赵进把短刀放在枕头下,这一夜他都没有睡好,不过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什么事都没有生。

    照旧晨跑锻炼,王兆靖已经习惯和赵进一起晨跑,赵进提醒他要小心谨慎,没想到一向考虑周全的王兆靖却不在乎这个。

    “且不说我家护院和壮丁齐全,那些城狐社鼠真敢招惹到我家,家父一封信出去,不光知州衙门那边要大力追查,就算南京那边都要拍人过来,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听了这番话,再想想自家的情况,赵进现自己也不必太担心。

    原来吃饭时一家三口,现在多了一个木淑兰,可大家都觉得很自然,好像木淑兰天生就是自家冇人一样。

    饭吃到一半,突然外面门被敲得山响,昨夜担心一夜,听到这动静,赵进顿时站了起来,相比于他的敏感,赵振堂反倒镇静许多,开口说道:“有赵三去开门,你折腾什么。

    话里带着责备,赵进悻悻的坐下,不多时,听到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推开,却是一名跟着赵振堂的白役差人,脸上有汗,气喘吁吁的说道:“堂爷,城外周各庄有大案,庄子里的人今早进城报官,说最少有五十条人命,陈头已经去了衙门,派小的们叫各位爷过去。”

    最少死了五十人?赵进一惊,赵振堂脸色更是难看,站起来骂道:“这才几天安生日子。”

    念叨一句回屋去拿刀,出来之后开口说道:“这两天不用等我吃饭了。”

    何翠花点点头,叮嘱说道:“你小心点。

    赵振堂却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对赵进说了次:“你小心点!”然后大步跟着那白役差人离开了家。

    到底因为什么死了那么多,就算宗族械斗都不会有这么多人命,这几年听自己父亲说多了案子,赵进也了解一些,但是死就这么多,那伤者肯定更多,伤亡数量必然过百,到底谁和谁动手能打出这个伤亡?

    琢磨归琢磨,吃完饭,赵进还是自己出了门,木淑兰乖巧的只是道别,而没继续提跟着过去的事情。

    这次赵进先去了二叔的那个宅院,先翻出厚厚的一叠记录看了遍,有很多内容他重新写过,当年一来认识不足,二来字太难看,现在很难辨认。

    翻看添加这份记录本子,保持自己的记忆,赵进把这个看成和练武一样的大事,从来不敢放松懈怠,大概浏览一遍,赵进拿了几十两银子出门,直接去了城西货场那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