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沉吟片刻,开始讲述,赵进自然不知道什么文言,都是用白话讲出,叶文书脸上带着笑容,眼神中却有掩饰不住的鄙夷,王兆靖听得很仔细,脸上也有淡淡笑容。

    听着听着,叶文书和王兆靖的脸上都变得无比震惊,陈宏也听得专注无比。

    虽然是用白话,可赵进所说环环相扣,周密无比,东家和伙计都是权责分明,谁该做什么,谁得到什么,规矩如何,违犯如何都明明白白,让人挑不出一点漏洞,叶文书下笔飞快的记录,唯恐漏掉一点。

    拟定合同文书对赵进来说再简单不过,从前他不知道见过多少实例,现在这个还是他有意简化的。赵进很快说完,叶文书却没有说话,他小心将墨迹吹干,仔细的又诵读一遍,闭眼沉默了会才长出了口气,睁眼感慨说道:“了不起,这份文书我要留一份,今后再有类似的雇佣文书,按照这个写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说完后就要抄录第二份,刚要动手,王兆靖却笑着制止,解释说道:“公门文书,含糊不得,还是用文言,稍等片刻,小生整理一下。”

    也不等这叶文书说话,王兆靖自己磨墨提笔,笔走龙蛇,开始飞写起来。

    对王兆靖的表态,叶文书觉得受到冒犯,脸一沉就要作,赵进连忙凑到叶文书耳边说道:“叶叔这是王友山大人家的公子……”

    一听这个身份,叶文书一愣,立刻不出声了,王友山的清贵不必说,王家公子少年神童,读书种子的事迹也是好多人传扬,而且早早的有了个秀才功名,这可不是叶文书这等破落文人能比的。

    凑过去一看,叶文书脸上的尴尬已经变成了敬佩,情不自禁的赞叹说道:“好字,好文采,就算太尊身边的王师爷也未必能写出来。”

    家学渊源,王兆靖在文事上的造诣比徐州城大部分的文人士子要强,将白话整理成官方合用的词句当真是小菜一碟,而且字写得格外好。

    “王公子这幅字可不能给出去,在下要拿回去裱起来,留着当字帖用。”叶文书笑着奉承了句,然后提笔开始抄录。

    叶文书写了几句又抬头看了眼赵进,这才继续,叶文书想到一件事,他知道总捕头陈武的儿子跟赵进一起玩,却没想到王友山的公子也跟赵进在一起,而且看着是以赵进为,这小子真不简单。

    没多久契约写好,递给那鲁大,鲁大也不认字,只是粗声又问了次“能不能吃饱”,得到肯定答复之后,痛快的在上面按了手印画押。

    周围围观的人们已经顾不上哄笑,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这边,大家都在想,难道赵进他们真要雇佣鲁大这样的赔钱货

    等鲁大按手印画押之后,赵进也签上自己的名字,虽说这些年没有专业训练,但记录多了,写出来也有个样子。

    这些做完,赵进对陈宏点点头,陈宏飞快的点出一百文铜钱推到前面,赵进笑着说道:“先拿一百文钱回去!”

    “给我的吗我真拿了”看着赵进连续点头,鲁大伸手把这一百文钱抓过去塞在怀里,他手脚都很大,别人要抓几次,他两次就抓完。

    赵进笑着说道:“明天还是这个时候过来,你爹娘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带过来看看

    "o

    鲁大愣愣的点头,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去买肉包子,我要吃个饱。”

    “赵大哥,就这么给他一百文不怕他拿了不回来”陈宏边上说道,赵进笑着说道:“签了契约文书,那就有规矩约束,而且在这徐州城内,谁敢骗咱们的银钱”

    说话间扫视一圈,围观的人都下意识的缩了下,刚才还有人笑赵进傻,听赵进扬声说出这番话,大家才反应过来,这位小爷的可怕。

    正说着,又有两个人走过来,也想应募,说了那么多,铜钱才是最实在的,看着那鲁大揣着铜钱走了,大家开始觉得这件事不是骗人。

    人零零散散的过来,叶文书开始忙碌,一直到太阳偏西,场中适龄的人都过来应募了,一共也才招到十二个有的人没得到父母的同意,有的人流里流气,看着好像江湖混混的样子,这些赵进一概不要。

    “劳烦叶叔晚上多抄录几份,明天这里还用得着,抄录辛苦,一份文书就算叶叔十文钱吧!”临走时,赵进叮嘱那叶文书几句,然后点出一百二十文钱递了过去。

    多劳多得,细水长流,给一次是不够的,顺便还给了那两个公差每人三十文,也是皆大欢喜。

    赵进招呼着同伴们搬桌椅回那个货栈,收拾完毕后,赵进对陈异说道:“你家烧炭,木杆木棍的一定不少,和我这长矛一样粗细的好木棍,拿几十根过来。”

    话没说完,陈宏凑过来说道:“赵大哥,我家炭场买这些都要花钱的,白拿会被爹娘骂!”

    陈异脸色一变,赵进却笑着开口问道:“要多少钱”

    “每根五文!”陈宏回答的很利索。

    “好,拿来我就给钱,你可要拿好木杆来。”赵进笑着答应了,陈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赵进转身去找石满强,却听到身后陈舁低声骂“那些东西要什么钱,你来这里丢我的人吗”“家里零花钱给的太少……”还能听到陈宏不服气的顶嘴。

    “二宏倒是个做生意的料!”赵进笑着说道,然后对石满强说道:“石头,你爹那边跟工匠们都熟悉,你帮我安排下,这院子和相邻院子的院墙都打通了,地面都要平整,屋子里要做些床铺,先按照五十人的规制来,按价付钱,你记得说明白了。”

    一边说,一边比划,石满强也算家学渊源,赵进说完他大概就有了个计划。

    安排完这边,赵进又和吉香说道:“这几十人的饭食要劳烦你父亲帮忙,明天先按照十六个人的置办,细粮和粗粮都要有,菜蔬要三样,你不用和我客气,大家赚钱不容易,一切都按照市价来,别亏待了咱们自己人。”

    听赵进安排,大家都情不自禁的跟在他后面,说完这个赵进又转向孙大雷说道:“这几个院子和货场,我占你个便宜,按照原价给我,用咱们自己的银子来付,明天把契约拿来,咱们去衙门公证下办个手续。”

    孙大雷笑着说道:“是我占大伙的便宜,这院子和货场的价钱跌了不少,大哥你还要按照原价买,九折,九折。”

    大家神情都没什么变化,只有陈异冷冷的看了孙大雷一眼,这些年价钱跌下太多,九折卖出去,都要比市价高不少,这孙大雷算计的太多,这没用处的货场和货栈宅院,换别人就白送了。

    陈宏一直跟在后面,赵进每安排一件事,他就默默心算,等赵进说完,陈宏忍不住开口说道:“赵大哥,你这一下子就要花出去一百二十多两,太多了吧,咱们存银不多,以后还要花呢!”

    算计归算计,陈宏现在已经把自己放在账房的位置上了,处处替赵进着想。

    “只有花出去,才能赚回来。”赵进笑着说了句。

    话虽简单,陈宏却停住脚步琢磨了会。

    赵进停下脚步,指着破旧不堪的货栈宅院说道:“兄弟们,这就是咱们的基业,地方虽然小看着虽然旧,却是咱们自己的,咱们以后或许能做到很大很大,但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

    听到这句话,大家下意识的向院墙看过去,那里堆着杂物,夕阳照射过来,整个院子都好像笼罩在金色之中,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一切收拾停当,就要锁门离开的时候,刘勇匆忙赶过来,身边跟着一个矮个瘦子。

    “一撮毛今天来财神庙管账了,态度恭敬的很,但大头黄说腿伤没有养好,要在家养病。”刘勇开门见山的说那边的状况。

    “今天陈二哥派人去杀猪李和严黑脸那边打招呼,两边都不见人,也没给什么好脸色。”说到这里,刘勇还特意解释说道:“城内的规矩,这等新任大哥上龘任,都要给其他两家下个帖子,然后其他两家回帖客气,那两边这么做,是不认陈二哥这边了。”

    赵进点点头,这在他意料之中,这么突然上位等于坏了规矩,肯定会让江湖道上的这些人同仇敌忾。

    “小勇,你给我盯好了,一有什么变动就过来通知,还是那句老话,关键是你自己保重,财神庙那一摊不要了也不可惜。”

    听到赵进的话,刘勇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开口问道:“大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一撮毛靠着财神庙的赌场,所以他不得不臣服,大头黄相对独立,所以表现的激烈些,这两个人都不可靠,这些话你和陈二狗都说清楚,让他盯紧。”赵进沉声说道。他这边说完,陈舁却皱眉插话道:“既然不知好歹,不如我们提前下手。”

    “等,他们肯定会忍不住动手,到时候他们身后的人就会冒头,那时才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