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赵进这么客客气气的抱拳行礼,他们三个脸上才有了点笑容,那中年人说道:“自家人帮忙,不用这么客气。

    赵进笑着起身,却一直把自己放在晚辈的立场上,这才知道这长衫中年姓叶,是知州衙门户房的白身文书,也就是衙门吏员的帮手,另外两位则是户房的白身差人。

    那边早就从院子里搬出了几张还能用的椅子,请这三位坐下。

    看到衙门里的公人出现,这里原来热闹的气氛变得有点冷,这时赵进站到桌子上,大声说道:“各位兄弟朋友,我这里招收伙计的事情大家想必都知道了,不说虚的,凡是符合我要求被录用的,先支付一个月的工钱一百文。”

    说完这个,赵进指了指边上的桌子,上面堆满了成色不错的铜钱,在日照下闪闪光,说一千道一万,现钱最能证明诚意,那些十五六岁,想要过来应募的人神情都变得认真起来,就连外围看热闹的路人也都专注不少。

    “管吃管住,每月工钱一百文,这些咱们要写进契约文书里的,还可以写明,如果这几个条件我有违背,这文书立刻作废。”

    听到他这么说,陈宏满脸的不可思议,有些着急拽着陈升衣角说道:“哥,赵大哥这太败家了,雇伙计只要管饭就行,东家周转不过来,大家苦两天也是理所当然,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他做事从来没错过,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你听着就是了!”陈升呵斥了一句,他对赵进可是有信心的很。

    坐在椅子上那位叶文书也是满脸惊讶,随即对身边两位同伴小声笑道:“这么能败家,赵大刀赚了多少红差银子也经不住败坏,杀人太多作孽了啊!”

    他们说的声音不大,只有靠近的王兆靖听到,王兆靖只是冷冷扫了眼,没有多说。

    赵进继续站在桌子上吆喝:“是不是觉得我说的离谱,咱们今天请了衙门里的几位大人过来公证,今天签了文书,按了手印,拿到衙门里盖印,有王法做担保,谁还敢违背吗?”

    下面一阵骚动,大家都朝前靠了靠,赵进所说的确匪夷所思,没听说过这么搞的,大家本来不信,可一听到这契约文书有官府作保,大家却觉得靠谱了。

    尽管平时惧怕厌恶官府,但大家对官府的信用还是有一种敬畏和信任。

    赵进的话还没有说完,继续吆喝着说道:“有些难听话还要说在前面,地面不安静,常有泼皮无赖骚扰,吃了我的饭,拿了我的工钱,就要听我的话去训练去打,不守我规矩的要受罚挨打,没胆子吃苦,没胆子打架,守不住规矩的,就不要来我这里,免得到时候丢人现眼。”

    他说完这个,不知道下面谁接口说道:“打架还能吃饱拿钱,有这好事谁不愿意干!”

    下面哄堂大笑,徐州民风剽悍,就算孩童少年也好武好斗,一听赵进着重说打架,打架反倒来了劲头。

    “都说明白了,想要报名的就上前来。”赵进说完这个,就从桌子上跳下。

    围观的一干人彼此看看,却没人迈步走过来,赵进没顾得上他们,只是笑嘻嘻的对那叶文书说道:“叶叔叔,这契约文书要麻烦您这边多写几句,规矩说明白些。”

    刚才赵进说了不少规矩,一条条都写下来可麻烦的很,那叶文书眉头顿时皱起来,咳了声低声说道:“小进啊,这些人都不认得字,咱们随便写几句就行,他们谁还能弄明白,到时候签了文书,谁要敢折腾直接抓进去打。”

    衙门里的这些小吏帮闲手段最黑,这叶文书倒也是帮忙的心思,反正大家都不识字,随便写几句,等双方画押之后,伙计还不是任由东家揉搓,省了那些管饭给钱的事情了。

    赵进脸上带着笑容,但却坚持自己的说法:“劳烦叶叔叔按照小侄说的写,小侄第一次办事总要规矩严,让人信,要不然下次谁还信。”

    听到这话,叶文书觉得赵进是在讥讽自己,脸色顿时阴下来,赵进却不含糊,伸手在怀里就摸出五两银子,直接塞进叶文书手中,笑着说道:“辛苦叶叔,等这件事办完了,小侄还有谢礼。”

    赵进顺手还给那两个差人每人一两,那两个人立刻眉开眼笑,本以为是陪着孩子玩,没想到这“孩子”这么懂做。

    那叶文书掂了掂银子份量.也是笑容满面的说道:“你这个孩子做事倒是仔细,也罢,我这人做事也是认真的,这几天拼着手腕断掉,也要给写的周全。”

    赵进连忙客客气气的谢过,这才站到一边,那叶文书已经打开包袱,将带着的笔墨纸砚一一拿出,他边上那两位公人索性站起来吆喝:“这种难得的好事,你们还在迟疑什么,我们要是年轻个十几岁,早就抢着来了。”

    就算这么折腾,围观的人们还是迟疑不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肯走过来报名。

    “赵兄,要不要想想别的法子?”王兆靖忍不住低声说道,赵进摇摇头回答说道:“急不得,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来。”

    赵进要训练这些应募的人去作战打架,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到时候肯定没什么上前的勇气。

    就这么过了差不多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赵进安排吉香去弄了一壶热茶和点心给叶文书他们三人享用,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真能吃饱吗?”突然人群中有一个人大声问道。

    顺着声音出的方向看过去,却是一个和陈升差不多高的人问话,这人的年纪看起来也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作为赵进他们的同龄人,能和陈升差不多高已经很少见,吃得饱吃得好,还要打熬身体,才能长出这样的个子,但也有些人家孩子天生个头大。

    问话的这位看起来应该是天生如此,他没有陈异那么胖大.整个人瘦得很,好像被骨架撑起来一样,面相很凶恶,所谓豹头环眼的样子,不过这摸样被脸上的菜色冲淡不少。

    货场上众人看到是这个人话,齐齐哄笑起来,只有赵进他们在纳闷,不过听到有人问,赵进还是斩钉截铁的回答说道:“当然能管饱!以后还有肉吃!”

    听到这个,刚才哄笑的众人看看赵进,又看看那个瘦高的凶人,笑声更大了。

    那人推开人群大步走了过来,边走边喊道:“只要能让吃饱,俺不要钱都成。”

    “你叫什么名字?”

    “鲁大!”

    “住在那里?”

    “城南柴火场。”

    “你爹娘愿意你来吗?”

    “愿意,能让俺吃饱,他们肯定愿意!”

    “能吃苦能打架吗?”

    “只要能吃饱,,”

    赵进问了几个问题,现这鲁大似乎对“吃饱”很执着,人有点憨,却不怎么凶恶,大家都觉得有趣,问答中大家都在笑。

    这样的人很适合,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坏毛病,赵进倒是对鲁大很满意,刚要让他来签契约文书,却被吉香拽了拽衣角,转头一看,吉香脸色焦急的凑过来低声说道:“大哥,刚才我去打听了打听,这鲁大要不得!”

    吉香心思细,听到人群哄笑就觉得不对,过去一问才知道这鲁大前年跟着家里人搬进徐州城,父母给一个大户人家做帮工,本来想让鲁大一起进去做活,可这鲁大太能吃了,一顿吃的差不多赶得上一个半大人,这样的耗费那大户家管事当然不愿意承担。

    而且因为这胃口,徐州各处都不愿意找这个鲁大做活,觉得赔钱浪费,所以这鲁大只能呆在家里,他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弟弟妹妹身材饭量都正常的很,鲁大不能和弟弟妹妹抢东西吃,只能每天半饱熬着,只有在城内大户人家办红白事的时候才去跟着混个肚饱。

    之所以货场的孩子知道他,是因为这鲁大这半个月才知道货场这里有比武能赢到吃的,没想来了几次,赵进他们都是各种事没露面,一直没赶上,今天却碰到了这个局面。

    “,,大哥,不能要他,他一个人吃的足够咱们雇三个了.,”吉香有点着急的说道,赵进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能吃不要紧,能打就行!”

    他们两个说话,那鲁大却有点惶恐,他也知道别人为什么不要自己,看着赵进回头,鲁大连忙说道:“俺可以少吃点,不过三天吃饱一次总行吧?”

    赵进笑了,开口说道:“既然我说了,我就保你顿顿吃饱,过来签了这个文书,记得回去要和你爹娘说明白,他们放人我这里才收,明白吗?”

    “俺爹俺娘肯定答应,他们就想让我出去找个活,自己养活自己。”鲁大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定了这一个,赵进转向叶文书说道:“叶叔,我来说,你来写,一式两份。”

    “你懂,,”叶文书本想说你一个半大孩子,这等契约文书知道什么,一想怀里的银子,索性住口不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