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也是苦笑,他可听说不少寒窗十年,一事无成的故事,身边这位则是满不在乎,人的天资悟性的确不平等。

    “赵兄,说句冒昧的话,城内官府差人和那些江湖泼皮蛇鼠一窝,咱们灭了铜头那边,衙门里肯定有人会动作,赵兄千万小心,如果需要,小弟会请家父出面,家父在衙门里还有不少人面。”

    “不必担心,铜头的靠山也是求财,我已经答应比从前多给他们一成,他们肯定会愿意。”

    “给一成,那咱们会不会亏?”

    “铜头自己截流克扣,下面的那些人隐瞒不报,进项上不知道有多少花头,等咱们查清了肯定收入大增,到时候还按照老数目加一成,咱们怎么会亏。”

    王兆靖听得心悦诚服,闷不做声的跟着跑起来。

    吃完早饭,还没等赵进说话,木淑兰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等着一起出,赵进无奈苦笑着劝女孩留下。

    他现在外面做得是动刀动枪的勾当,带着女孩是在顾不过来,可当着母亲何翠花的面,这些话却不能说,结果木淑兰大脾气,摔了门帘子进屋不出来了,赵进还被何翠花一阵训斥,说有什么事要让着木淑兰。

    来到院子这边,赵进看到石满强和吉香已经到了,他两个人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容,远远的看到赵进,就躬身施礼

    他们的情绪赵进能够猜到,也能够理解,石满强和吉香这几年跟着练武比武,心气不自觉的跟着高起来,可心气变高,每日还是回去帮着家里干活,随着年龄的变大,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将来,这个将来不会和现在有什么改变。

    可赵进这几天所作的,却让他两个看到了新的未来和希望,能赚到更多的银钱,家里就不会强迫他们回去帮工,他们就可以跟着赵进做事,对他们来说,真是有脱离牢笼,海阔天空的感觉。

    “今天你们两个就签了契约文书,把这个和预支的工钱一起带回去给你们爹娘看,让老人家也放心。”赵进体贴的说道,石满强两个连连点头。

    没过多久人都到齐了,赵进没管别人,只是单独问陈升说道:“你爹回去没和你说什么吗?”

    “没说,他就说让我小心点。”陈升大大咧咧说道。

    刚说完这句话,路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陈舁的弟弟陈宏,陈宏和身形胖大高壮的陈升不同,陈宏身材中等,白净模样,看着跟读书人家的孩子差不多,远远的就笑着打招呼。

    “我家二宏正学着做生意,我让他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陈升笑着说道。

    那边陈宏过来后,挨个客气的打了招呼,然后又走到赵进跟前,笑着说道:“赵大哥,昨天听我哥哥说你要开店铺招伙计,有一件事不知道赵大哥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店铺里雇伙计,学徒三年是只管饭不给工钱的,赵冇大哥还每年给一千多文,这个太耗费丁。”

    这个说法赵进还是第一次听说,边上的孙大雷挠挠头汗颜说道:“我说昨天听着不对劲,原来是这么回事。”

    孙大雷家也是做生意的,他却没什么概念,也难怪他汗颜羞愧,赵进沉吟了下说道:“咱们这个主要是雇人去打架,而且还要训练勤苦,所以银钱上要松快些。”

    陈宏笑着点点头,他今年也才十三岁,还不知道顺着别人说话,听到赵进否决他的建议,总觉得不太服气,眼珠转了转继续说道:“赵大哥,要不这样,每月一百文钱不变,不过要三个月一,谁办事不出力,这笔钱就扣下来给别人,这样的话,伙计们不敢偷奸耍滑。”

    “这个主意不错!”赵进一想就明白了,既然这个时代管饭不给钱是常态,而自己这边已经许诺要给钱,陈宏的主意就是把这笔钱变成奖金,用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等真正训练出来,再变成每月一就很合适了。

    看到赵进是真心夸奖,陈宏眼睛都笑没了,赵进看着面前的陈宏想了想,笑着问道:“二宏,我这店铺还缺个管帐的,你愿意来帮忙吗?”

    他这边话音未落,陈宏已经连声说道:“愿意,愿意。

    “二宏在家就是帮忙,账目和生意上的事情轮不到他说话,着急的很,赵兄你这里既然要开店,他可是正好。”陈升笑着打趣说道,一干人轰笑。

    这次中午没有在院子里练武,大家一起去了货场那边,货场边上废弃的仓库和货栈早就被孙大雷家低价盘了下来,孙大雷这次也拿来了钥匙。

    赶到货场的时候已经不早,本以为会有很多人在这里热切等待,没曾想十五六岁年纪的只有不到二十个,都在那里东张西望。

    赵进皱着眉头看了会,然后对陈宏说道:“看来第一个月的钱不能省了!”

    那边孙大雷打开一家货栈的院门,赵进却喊住石满强说道:“石头,你拿着十两银子和二宏去兑些成色好的铜钱,快去快回。”

    石满强和陈宏连忙去了,其他人都进了那货栈,这货栈里面处处门窗紧闭,里面也都是空荡荡的,但还有两套废弃的桌椅,已经破败的不像样子,赵进和大家掸去尘土,把桌子搬到了货场上。

    等这些准备完毕,赵进拍拍桌子说道:“万事俱备,就等铜钱了。”

    货场上的大小孩童们早就注意到了这边,可远远看着不敢过来,不像是昨天那么热情,大家都很奇怪,吉香先开口说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去问问?”

    吉香倒是有个自来熟的本事,没多久就跑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却带着点自豪,回来后就压低声音说道:“他们都怕咱,现在外面都在传,说昨天赵大哥领着咱们大家和程铜头那边大战,财神庙那边血流成河,咱们每个人都杀了几个人什么的。”

    大家先是愕然,随即嘿嘿笑了出来,对于他们这些练武的少年来说,能报出名头能吓住人,都很有成就感。

    赵进也是苦笑,心想怪不得来的人这么少,怪不得大家都不敢靠前,他在桌面上拍了拍,笑着说道:“兄弟们,咱们要学学江湖卖艺了。”

    货场上玩耍的孩童们都看过赵进他们比武,有的人甚至看了一年两年,平时觉得赵进他们是英雄豪杰,身手好,点子多,大家又是崇拜,又是亲近,可这几天各种消息流传,都说他们几个先杀了云山寺的和尚,然后又把财神庙那伙泼皮杀了个血流成河。

    打人打出血对他们来说已经算可怕无比,何况是杀人,连出门玩之前,家里长辈都叮嘱着要小心,有的孩子直接就被关在了家里,能来的都是胆大的了,远远看着赵进他们谁也不敢靠近。

    正在这时候,却突然看到那个第二能打的陈升走出来,手里居然拿着真刀,边上一个人笑嘻嘻的丢起一根萝h,只看到刀光闪动,那萝h已经被切成几段,这时那出身徐州卫经常骑马过来的董冰峰抖动长矛,把半空中的萝h刺穿在矛尖上。

    也有几段萝卜没被刺中,眼看就要落地的时候,剑光一闪,都被刺穿在了剑上。

    又有一根萝卜被丢到半空,听到爆喝一声,巨锤猛地砸上,萝卜被打的粉碎。

    害怕归害怕,冇货场上玩的孩童们都好奇的走了过去,那边陈升已经摆正架势开始舞刀,刀光闪闪,龙腾蛇舞,威武异常。

    越来越多的孩童们围了上去,甚至连过路的大人都停留观看。

    “还多亏有个卖萝卜的过来!”赵进笑着对身边的吉香说道,这时能看到那边石满强拎着一个包袱朝这边走来。

    陈升一路刀练完,董冰峰手持长矛入场,他没来货场之前学得武技很花哨,此时正好用上,围观看热闹的人那里分得清杀人和卖弄的区别,他们只知道好看不好看,还有人大声讲好。

    石满强把包袱放在桌子上,赵进解开包袱,一串串成色不错的铜钱立刻摊满了整个桌面。

    “突然去换,谁家也没有这么多新钱,只能选成色差不多的了,倒是让那家占了差不多一两的便宜。”陈宏脸色悻悻的说道,显然觉得自己没有办好这件事。

    赵进笑着说道:“咱们也是急用,顾不得那么多了,你做的不错!”

    被他这一夸奖,陈宏脸色好看了不少,赵进抬头看看天色,然后又看向路口的方向,时间正好,看到一位身着长衫的中年人在两位青衣公人的陪伴下,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赵进连忙迎上去,到跟前先深深作揖,开口说道:“小侄赵进,麻烦各位叔伯跑这一趟了。”

    那两个青衣公人一看就是做公的白役打扮,各自拎着个包袱,中年人身上的长衫也是青衣,青色下等,说明这三位在衙门的地位并不高,他们来时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想必是觉得自己被指使来帮小孩子的忙,觉得跌了面子,可赵振堂那边的请求又不好不应。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