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第1卷第九十八章金银耀目

    刘勇感激的看了眼赵进,脸色激动的通红,他就是吃这口饭的,今天他等于从最基层一下子到了高层,算是一步登天,昨天他根本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改变。

    “你混好了,可要多照顾我们,我爹那摊子不要交地皮钱了。”吉香也笑着说话,刘勇用力点头。

    就在这时候,王兆靖笑着提醒道:“小勇,做这个陈二狗的副手要仔细,多替大哥这边盯着,别让他蒙骗了咱们。

    听到这个,刘勇身子一震,赵进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想这王兆靖果然聪慧,而且人情精熟,他本来就是这个用意,只不过这些话由他说却比自己说合适。

    “请大哥放心!”刘勇郑重的回答,赵进招呼大家向里走,却落在后面和刘勇叮嘱说道:“你留心就是,还是要把陈二狗当管事大哥对待,有什么拿不准的就来问我。”

    刘勇又是郑重答应,现在财神庙里也没有什么人,陈二狗这位新任“头领大哥”熟门熟路的烧水沏茶,忙个不停。

    大家每日练武比武,其实日子过得很枯燥,对这个“赌场”好奇的很,几个人进去观看,王兆靖却和赵进站在院子里闲聊。

    等大家都走的远些,王兆靖脸上带着迷惑问道:“赵兄,赵兄这些年比武时大家在一起,比武之外的时间似乎都在振兴叔父那边学武,可看今天赵兄的举止做派,分明是老江湖人才有的气质,这个怎么学来的?”

    “你一路读书学武,你又知道什么江湖人?”赵进笑着反问说道。

    他之所以懂得这么多江湖做派,那一世在学校里的拉帮结伙好勇斗狠,各种媒体的耳濡目染,有过经验,看得多了,自然做出来气势十足。赵进当然不会把这些都讲出来,只是反问一句。

    听到这话,王兆靖不服气的说道:“赵兄不要瞧不起人,小弟这次回来,看到运河上的漕丁讲话做事,都是有一定章法,听家父说,那就是所谓的江湖人物,虽然赵兄所做不同,但气势做派上却很相同。”

    “你别忘了我爹是做什么的,耳濡目染,学也学会了。”赵进笑着含糊了句。

    王兆靖恍然大悟,随即小声说道:“赵兄,你志向远大,不应该在这样的腌膦小事上多花精神,如果脏污了名声,那就因小失大了。”

    刚说到这里,就听到里面陈二狗开口吆喝说道:“进少爷,各位,水烧开了,请进来喝茶。”

    赵进对王兆靖笑了笑,一起迈步走进屋子。

    赌场内侧的小屋简单收拾了下,陈二狗居然弄出十个很像样的瓷杯来,正在那里倒茶,看茶壶瓷杯样式根本不配,估计是赃物或者赌场抵押之类来路不正的东西。

    那里屋火炕就占了一半,能供站立的地方不多,九个人塞在里面就有点拥挤,陈二狗连声招呼冇大家坐下,众人彼此看了看,却推着赵进在炕边坐了,其他人都是站着,有椅子也不理会。

    陈二狗一杯杯分了茶,又去了这屋子角落,身后扣起两块地砖,下面却有个小木箱,陈二狗捧着小木箱到赵进跟前说道:“进少爷,这赌场里日常放着六十两银子,备着供奉和赔付,这些请进少爷收下!”

    说完打开箱子,里面放着各种成色的碎银,还有几串铜钱。

    看到这些钱财,大家的呼吸都粗重了些,也只有孙大雷神色淡定,他们这一帮人,家境富裕甚至豪富的人都不少,不过除了孙大雷之外,其余几家的家教都非常严,日常零花钱都给的不多,一看到这六十两,难免激动。

    赵进接过木箱,直接倒在了炕上,伸手大概一划,对半分开,开口说道:“这赌场还要营业,这一摊你还有好多事要做,给你留一半。”

    “这这怎么使得?”陈二狗紧张的说道,他可不信赵进这么精明的人物会白帮他的忙。

    “有什么使不得,我想要你把这局面长久维持下去,又不是做这一天就不做了!”赵进坦然说道。

    陈二狗连连点头,赵进沉吟了下又说道:“你也不用这么小心,你才是这里的大哥,事事问我,你自己也做不下去,应付不过去了再来找我帮忙。”

    站着的一干人都觉得自己插不进话去,听着赵进侃侃而谈的安排,他们个个觉得自己和赵进差了很多,但一想到这番局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就忍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对于王兆靖、陈升、孙大雷、董冰峰几个人来说,这小小一份,对他们来说实在微不足道,但这些并不是家里给的,而是自己赚的,这个意义非同寻常,所以格外激动。

    陈二狗那边脸色轻松了点,也带着些许兴奋,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些是赵进给的,自己今后要事事听从,可也想多点自主,赵进的话正合心意。

    “请进少爷放心,小的一定不敢忘了根本,今后小的还要多都仰仗少爷您的帮忙。”陈二狗心里明白,目前他能依靠的实力只有眼前这八个年轻人,没他们出头,那一撮毛和大头黄,甚至这两个人下面的头目都能随时吞了他。

    赵进手里拿着一块碎银,轻轻叩打炕沿,沉吟着又说道:“你这几天要做的事情是弄明白账目,这铜头有什么进项,每月收入多少银子,要供奉出去多少,你都要搞清楚,这个是最要紧的,给你两天时间,我就要答复,到时候再跟你细谈,明白吗?”

    这完全是下达命令的语气,但屋里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陈二狗连忙躬身答应。

    “下午赌场就开张,你手里那几个人都不要让他们向外跑,这几天也要多找些人在这里,防备着有人不死心。”

    赵进说完之后看了伙伴们一眼,笑着说道:“大家还有什么要嘱咐的?”

    “赵兄,我有几句想说。”王兆靖笑着说道,赵进点点头,王兆靖对那陈二狗说道:“遇事赵兄会领着大家给你帮忙,不过你在这里,尽量少提赵兄和我们。”

    看到赵进点头,陈二狗才连忙答应,王兆靖想得很稳妥,他们八人除了刘勇之外,最差的也是良家子弟,有身份的更多,如果总是被江湖人提起,官府和长辈听到了会不方便,特别是王兆靖,他已经有了秀才功名,被人说有辱斯文可是大麻烦。

    陈二狗听得很仔细,到这时以为这些小爷们说完,还没开口客气,赵进突然微笑着说道:“陈二哥,铜头死在他相好家里,他相好肯定吓坏了,免不得胡言乱语,早点送她回乡下老家吧!”

    听到这话,陈二狗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连忙点头。

    说完这些,赵进把银子包起来,起身笑着说道:“时候不早,大家跟我回去吧!”

    陈二狗出门相送,出远门的时候,赵进回头拍了拍刘勇的肩膀,笑着说道:“等下记得去那个院子。”

    赵进离开,财神庙院门口那里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就是刚才那几十个人里的,应该是各路的头目过来拜见新的大哥。

    他们当然知道谁让陈二狗坐上了这个位置,看到赵进他们出来,各个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等看到赵进拍刘勇肩膀,亲热的说了几句,大家都若有所思。冇

    出来的虽然早,但折腾这么久,等从城南回到那院子,大家也到要散伙回去吃饭的时候,没走出多远,石满强和吉香就和赵进告辞,想要顺路回家。

    “你们两个先回去打声招呼,就说中午我有急事。”赵进却不放他们走,听到他这么说,石满强和吉香连忙答应。

    等到了院子,赵进让石满强和吉香进去等着,然后又说道:“各位回家打个招呼,一刻后来这里商议,一定要来。

    说完后,大家四散回家。

    回到家之后,现父亲赵振堂还没到家,赵进直接和何翠花打了招呼,说中午就不在家里吃了。

    赵进自然被母亲何翠花好一顿训斥,不过何翠花也知道赵进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训一顿出出气也就罢了,木淑兰本来想跟着出来又被赵进拒绝,女孩可是郁闷的很。

    顺手拿了刚出锅的饼,夹着两块咸菜,赵进直接跑到那个院子。

    他刚到那边,现孙大雷已经到了,他自己在家,生活自由的很,直接就没有回家,反倒去附近的酒馆让人送来了饭菜,两个食盒,丰盛的很。

    本来赵进想让石满强和吉香吃这里存的点心,这下不用了,孙大雷更是热情的招呼一起过来吃。

    四个人吃到一半,王兆靖、董冰峰和陈升都回来了,他们有的在家吃了午饭,有的带了饭过来,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饭,议论上午的威风胜利,大家都高兴的很。

    吃饭之后,食盒放在院门口,等下饭馆的伙计会来收,刚放下食盒,刘勇却拎着个包袱来了,这包袱可是不轻,刘勇额头已经有了汗水。

    赵进连忙上前把包袱接过来,入手一沉,居然二三十斤的份量,刘勇从城南一路拿过来,难怪这么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