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第1卷第九十七章官面

    话刚说完,赵进手中长矛一提,直接抽了下去,一撮毛正在前面说的高兴,被这矛杆重重的抽到肩膀上,猝不及防,直接趴在地上,刚要抬头,矛尖已经插在他脖子边的地上,立刻不敢动。

    “在官差面前,手持利器,当街行凶,你们是要谋反吗?”一名手持铁尺的青衣公人大喝说道。

    “识相的就放下武器,去衙门说个明白,不然等到大队人马过来,那可就是格杀勿论了!”另一人跟着大喊。

    这套说辞说得很溜,如果用来糊弄不懂行的还真能吓住几个,他们这一做声势,除了赵进和陈升之外,其他人包括王兆靖的神色都变了。

    赵进手上长矛依旧逼住地上的一撮毛,却笑着看看身边的陈升,陈升脸上全是笑意,两人对视,都是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

    他两个如此旁若无人,那三名青衣公人都是大怒,心想两个半大孩子还这样猖狂,可对面这八个半大孩子且不说身材都高壮,手中兵器也都是沙场家什,看着凶悍的很,他们也不敢硬上。

    那名挂着锁链的大汉看了看边上,大声说道:“还不敲锣示警,这几个一定是江洋大盗……

    “捕房二十八个捕快,你们是跟谁的?”赵进打断了他们的话。

    一听“捕房二十八个捕快”,那三个大汉都愣住了,寻常人可没这个见识,只要能进出官府的,大家都以为是差役捕快,甚至很多人连“捕房”这个词都不知道。

    城内上千做公的白役,都说是衙门里的捕快差人,谁知道谁拿朝廷的饷银,谁是狐假虎威,更不要说捕房在编捕快的准确数目了。

    能说出这话,和衙门恐怕关系不浅,三个人还没说话,赵进又笑着说道:“连我都不认识,你们在这里威风什么,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吗?”

    在编捕快比起白役做公的地位不知道高出多少,赵进有自己父亲的关系,那里还会在乎面前这几个。

    “你……”这下别说威风了,那三个青衣汉子反倒摸不清这边深浅。

    这边刚说了一个字,那边陈升却不耐烦了,直接出声喝道:“滚!不然扒了你们这身皮。”

    刚才威风凛凛的来,现在却被训的抬不起头,面子上实在过不去,腰间挂着锁链的那个已经知道不好,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报个名号……”

    “我爹陈武!”陈升干脆说道。

    一报出衙门总捕头的名号,这三个汉子立刻呆了,张嘴闭上,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片刻之后一句话不说,三个人转头就走,走得越来越快,到了路口那里直接拔腿飞奔。

    趴在地上的一撮毛满脸死灰,大头黄则是木然,院外这些角色一个个的都是呆若木鸡,这几个做公的差人在他们面前从来都是威风八面,看着像是天上的人物,没想到冇今天却好像老鼠见猫,处处吃瘪。

    这些江湖泼皮混混很多是没听过陈武的名号,徐州的总捕头对他们来说那真是常识之外的人物了。

    他们没听过,一撮毛和大头黄却听过,而且这两个人还能看出,陈升处处听从赵进,赵进到底是什么背景,让他们心里畏惧非常。

    “石头、大香,按住这个一撮毛!”赵进开口说道。

    石满强和吉香立刻动手,把一撮毛牢牢按在地上,这人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石满强和吉香的力气极大,他动弹不了分毫。

    “小勇,砸烂他左手!”赵进又冷冷说道。

    刘勇一愣,随即抽出腰间的短斧,走到跟前用斧背狠狠砸下,一撮毛想要挣扎却躲不开,砸中后手掌血肉模糊,在那里大声惨叫。

    场中众人都是色变,赵进声音变得更冷,开口说道:“我刚才和你们二位说什么来着,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铜……铜头大哥既然死了,咱们需要个人管事,陈二狗,不,陈二哥威望高,做事妥当,我愿意听陈二哥的!”一撮毛声音都已经疼的变调,可还是大喊着说道。

    “我听陈二哥的,陈二哥应该接铜头大哥的位置。”大头黄也慌忙说道。

    “还有谁不服吗?”赵进扬声问,目光扫过周围,没人敢接话,甚至没人敢和赵进目光对视。

    看着无人出声反对,赵进才转身笑着说道:“陈二哥,大家都心服口服,就让他们磕头参见新大哥吧!”

    陈二狗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从未想到赵进有这样的雷霆手段,短短时间已经镇服全场,可想到几年前赵进对他恩威并施的那些举动,又觉得眼前这些理所应当。

    被赵进又提醒一句,陈二狗打了个激灵,连忙走上前,努力做出一副庄严模样,而陈二狗手下的那七个人则个个兴奋异常,平时他们在铜头手下属于被欺负被瞧不起的那一帮,铜头暴毙的消息传来,他们也指望境遇会有什么改变,却没想到这么快扬眉吐气。

    在赵进一干人的注视下,由一撮毛和大头黄领着磕头,正式拜陈二狗为大哥。

    这仪式结束的很快,做完之后,陈二狗显得很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下意识的看向赵进,赵进也不含糊,向前一步大声说道:“我是赵进,就是前几天杀了六个和尚的赵进。”

    一报出这个名字,下面有了惊呼声,街头斗殴也就是打人伤人,出现人命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赵进他们一下子就是杀了六个,这赫赫战绩早就传遍了整个徐州城,只不过大家对不上号而已,一想到就是面前这几个稚气未消的半大少年,各个震惊。

    “这不就是那晚来过这里的?”

    “那不是石家铁匠铺的那个小子,另一个老烧鸡的儿子

    “我还听说这赵进号称同年徐州无敌的!”

    议论声响起,赵进的事迹在市井江湖中也有不少,大家开始低声议论。

    赵进顿了顿矛杆,下面立刻安静了赵进继续说道:“以前铜头管的,陈二狗都管,铜头拿的,陈二狗都拿,谁不听话,就想想那六个和尚的下场。”

    云山寺的僧兵素来以武勇著称,吃得饱,装备好,还有武师专门操练,他们的战力比城里的江湖混混要强出不少,更不要说云山寺的僧兵里有不少亡命之徒,勇悍上也远远胜过这些泼皮,但这样的角色还是死在赵进他们手里,这威胁的确很有力。

    突然间下面有人脸色白了,低声说了几句,听到的人脸色也是白,几个距离近的婆子听到,身子甚至都在抖,一阵骚动,赵进冷冷看过去,顿时安静,莫名的比刚才多了不少敬畏。

    大家距离不远,到最后赵进其实能隐约听清他们的议论,“……大哥昨夜死了,今天他们就过来,这真是巧……”,这个猜测稍微聪明的人就能联想到,只不过这改变不了什么,会让他们更加惊惧敬畏。

    到这个时候,陈二狗总算恢复了不少镇定,开口说道:“规矩定了,就按照规矩去做,大家散了吧,都回去忙自己的,财神庙下午继续开业,你们抓紧把消息散出去。”

    相关的人听了连忙答应,还有的人想要上前讨好套近乎,可看到赵进他们围在那边,也不敢上前搭话,也都慢慢散了,冇那一撮毛和大头黄也被各自的人扶着,垂头丧气的离开

    等人走的差不多,陈二狗却急忙对他的手下说道:“柱子,你领着兄弟们去铜头家里搜一搜,什么都不要放过,公账上的银子都在他那里放着,私财也都拿过来,快去!”

    那个柱子正兴奋,听到这个吩咐,答应了声连忙带人跑了过去。

    看着赵进注视过来,陈二狗连忙解释说道:“公账私财都是铜头一个人把着,大家都说他克扣不少,他媳妇早些年带着孩子跑了,家里就他一个人,大家私下传那些东西都藏在他家宅院那里,小的也不想便宜了别人……”

    赵进对这个无所谓,今天用雷霆手段把陈二狗扶上位,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这里他也不想久留,听了解释后点点头说道:“有什么难处就去找我,明早记得去我那个院子等着,有事要交待给你。”

    说完转身要走,众人跟上,看到这个陈二狗却急了,顾不得敬畏,伸手抓住赵进说道:“进少爷,你可不能走,小的还有好多事要请您拿主意,先去里面坐坐,听小的讲讲。

    赵进沉吟了下,点点头答应,笑着招呼说道:“兄弟们也辛苦了,进去歇歇!”

    大家轰然答应,今天跟着赵进过来,从头到尾都是威风之极,完全压住了这些江湖人,正是兴奋,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多感受下别人的敬畏目光,都愿意留下。

    “小的先进去烧水泡茶!”陈二狗慌不迭的说了句,先向里面跑去。

    这下子院子外只剩下了赵进他们八个人,一直绷着的戒备总算放松下来,刘勇在那里用力一挥斧头,开口说道:“痛快!跟着大哥做事就是痛快!”

    “那陈二哥成了老大,小勇你可就是老二!”孙大雷打趣说道,众人跟着哄笑。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