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作者说:“三更到,求月票。 ”

    陈二狗连忙赔笑,上前解释说道:“这杀猪李,是住在北门那边的屠户,手里养着七八个杀猪的伙计,打架的时候都能拿刀出来火拼,那边的刮地皮和私娼半掩门什么的就是他经手,这严黑脸是杨柳巷的大户,城里的花子乞丐都要给他交钱,听说城南分盐,最大就是他了。”

    赵进点点头,这些见闻陈二狗不说他还真不知道,忍不住又问道:“严黑脸和杀猪李比铜头怎么样,咱们徐州城还有什么这样的江湖人物?”

    “杀猪李和铜头差不多,严黑脸比他们大,徐州城南最有名号就是这三个,城东城西……”陈二狗越说越觉得自己紧张,赵进他们好整以暇,可他却说不下去,其实小屋里的争吵还在继续,根本没人觉外面的情况。

    看着陈二狗紧张,赵进笑着说道:“等做完事再听你讲

    说完向前走了几步,赵进伸出长矛挑起了帘子,帘子一挑开,屋子里的争吵立刻停止,两名中年汉子愕然转头看出来。

    一撮毛是个胖子,那撮黑毛十分显眼,而大头黄很是壮硕,额头极为显眼,整个人看着颇为凶悍。

    他们第一眼就看到了陈二狗,那大头黄眉头一皱就说到:“你他娘的来干什么,滚出去!”

    陈二狗下意识的向后一缩,却被赵进挡住,赵进一边挑着门帘,一边笑着对陈升说道:“大升,我还是不信你的刀法,你能把那张桌子劈成两芈吗?”

    赵进说得就是大头黄和一撮毛中间的那张木桌,陈升脸上也有笑容,点头说道:“能!”

    陈升这次没有冲锋,只是大步朝着那小屋走过去,他的步伐和动作带着种节奏,手臂摆动,抽刀出鞘,丢出刀鞘,双手握刀,进入小屋之后,长刀举起,疾劈而下。

    一撮毛和大头黄看着陈升大步走来,都没有反应过来,等看到陈升抽刀出鞘,这才慌不迭的朝着两边闪去,看着他手起刀落,那张厚木方桌的桌面被一砍两段。

    “怎么样?”劈完之后,陈升没有理会边上的两个人,笑着回头问道。

    赵进拿着长矛走入房中,点头说道:“你的力量和招式结合的越来越好,这桌子劈开虽然不难,难得的是像你这么干脆利索。”

    缩在两旁的一撮毛和大头黄下意识的去看那桌子,虽然不是什么好材料做的,可也是两指厚的木板,就这么被干脆劈开,这要是砍在人身上,怕是骨头都挡不住……

    两个半大孩子就这么闯进来谈笑风生,屋外还有陈二狗和几个,财神庙院外明明有不少人守着,这些半大孩子和陈二狗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局面诡异的很,可一撮毛和大头黄就是不敢作。

    “刺啦”一声响,门帘已经被笔直的切开,天气还没有太暖,门框上挂着厚厚的棉布帘子,这冇样的棉布帘子用刀切尚且都未必能切的利索,现在却被人一切两断。

    王兆靖手中剑抖了个剑花,潇洒的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赵兄,小弟的剑技也锤炼这么多年,同样也可以试试的

    “就是,我这一斧子砸下去,更有威风。”孙大雷现在抓紧时间表现。

    赵进笑笑没有接话,王兆靖剑技的确不错,但他能做到刚才那个,和剑的锋利有很大关系,精巧和杀意表现的很足,威慑却差点,而孙大雷的双刃斧砸下,估计木屑飞溅,出死伤就没必要了。

    屋子不大,王兆靖进来后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他笑着扫视一圈,回头让陈二狗进入,转身走了出去。

    赵进转头问道:“陈二哥,铜头一死,剩下这两个就是说话最管用的吗?”

    陈二狗看了看一撮毛和大头黄,连忙点头说道:“他们两个各管一摊,铜头大哥下面就是他们了。”

    赵进点点头,转过来笑着说道:“二位,以后你们归陈二哥管了,怎么样?”

    陈升的长刀还未入鞘,正虎视眈眈的看着那边两个人,一撮毛和大头黄也算街面上混出来的角色,现在已经镇定不少,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行或不行,请二位给个回答?”赵进催促了句,那大头黄盯了赵进一眼,却转头对陈二狗咬牙说道:“二狗你个杂碎,居然勾结外……”

    话说了一半,赵进手中的长矛如毒蛇吐信,猛地刺出,直接贯穿大头黄的小腿,然后又是抽回,赵进脸色森冷的继续说道:“给脸不要脸,行或不行,我等你们回答!”

    那大头黄根本没反应过来,长矛抽出,他才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蹲下来捂住了腿,边上的一撮毛吓得一颤,手下意识的朝着怀里伸去,才刚要动作,陈升的刀尖已经顶在了眼前,顿时不敢动了。

    小腿上开了个窟窿,血止不住的流淌,大头黄嘶声惨叫不停,手上却急忙撕开上衣的下摆,直接把那伤口扎住止血

    “不要叫了,你外面那些废物,我们兄弟不怕。”赵进长矛向前一探,吓得那两人又是一缩。

    大头黄的惨叫的确有喊人进来的意思,没想到赵进根本不在乎,听到赵金这句话,大头黄停住喊声,咬牙说道:“既然这位爷让二狗来管,我大头黄不敢有什么话。”

    赵进点点头,又看向边上的一撮毛,陈升的刀都已经快要架在他脖子上了,一撮毛也干笑着说道:“我也一样,让二狗来管就是。”

    “既然这么说,以后这称呼也要改了,直接叫陈二爷吧!”赵进又是说道。

    被逼住的那两人都阴着脸点点头,心想先过了眼前这一关,过后什么都不一定。

    赵进扫视他们一眼,脸上又有笑容浮现,开口说道:“你们二位出去,跟外面各路人都说说,以后这里是谁做主。

    这些半大孩子还真不好糊弄,一撮毛和大头黄对视了眼,只能沉默着点头。

    从进来到现在,陈二狗一直没什么说话的机会,他实际上已经目瞪口呆,看着赵进在那里说话。

    不光他目瞪口呆,连屋外的王兆靖也颇为惊讶,低声和身边的同伴说道:“赵兄这做派还真有草莽气,平时根本看不出啊!”

    说话间,一撮毛和瘸着腿的大头黄走了出来,赵进他们跟在后面招呼说道:“大伙护送这二位去院门口,和那边的人说说,今后到底是谁做主!”

    大家立刻会意,把一撮毛和大头黄围了起来,一起推门走出去。

    刚才大头黄的惨叫还是把人惊动了,他院子外的手下想要冲进来,可院子里陈二狗的手下却拦住他们不让进,双方正在相持,冲突一触即。

    正要动手的时候,所有人都出来了,院子外的人看到自家头目还活着,也都没了争竞的心思,这伙江湖人物,混混泼皮,让他们去斗殴厮打还行,可真要把性命丢进去却没几个愿意的,而刚才赵进他们八个展示的,正是杀人的本领。

    尽管大家也看到大头黄的小腿新伤渗血,也看到两位头目的脸色都很难看,可大家都没动作,心里甚至有松口气的感觉,想着既然没死,大家也没必要真拼了。

    走到院子外,在门前让出好大一片地方,赵进扫视一圈,又回头对一撮毛和大头黄说道:“二位,冇你们和大家说说,今后一切都由陈二哥做主。”

    赵进神色淡然,可他所对的两个人双眼都要喷出火来,表情扭曲,根本就不想说,在他们边上的陈升冷哼了声,把已经入鞘的刀又抽出半截。

    这声音让一撮毛和大头黄两人顿时泄气,想想刚才那一刀两断的木桌,都没了强顶的勇气,两人彼此看看,都是要放弃了。

    正在这时,却听到外面有人不耐烦的喊道:“这么多人聚着干什么,都他娘的闪开。”

    话说的很不客气,可这些泼皮却闪开一条道来,有三名带方帽穿青衣的汉子大步走了进来,这三名汉子身材倒说不上健硕,两人拿着铁尺,一人腰间挂着锁链,居然是衙门公人的打扮。

    “钱爷,张爷,刘爷,你们三位可来了。”本来垂头丧气的一撮毛顿时兴奋无比,开口大喊。

    赵进眉头一皱,那一撮毛继续喊道:“三位爷,这些不知道那里冒出的小子来这里乱折腾,说让一个没辈分的小子管事,小人觉得不合规矩争辩几句,他们还出手伤人,三位爷要给小人做主啊!”

    话还没说完,挂着锁链的那个青衣汉子顿时变了脸色,怒喝说道:“铜头一死,按规矩就是你来管事,谁还敢乱掺和,想找死吗?”

    “一撮毛你个杂碎,居然预备了这手,找做公的帮忙!”说这话的不是赵进这边,反而是大头黄在那里怒骂出声。

    一撮毛向前走了两步,神情已经得意非常,笑着说道:“大头黄,你识相点好,不然进了大牢里可可是生不如死。

    说完这个,一撮毛指着赵进他们喊道:“三位爷,这几个小子手持利器,很可能和铜头大哥的死有关,要详查啊!”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