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二狗和赵进他们一前一后的走入场中,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陈二狗一出现,立刻有七八个年轻人冲过来打招呼,恭敬客气的叫“二哥”为一个老成些的还快走几步,到跟前想要低声说话,看到陈二狗身边的刘勇和身后一干人就闭口不言。

    “都是自家兄弟,有话你就说。”

    “二哥,铜头大哥昨晚死在他相好那里,孙五哥和老张都死了,那相好的躲在屋子里倒是没事,听说死相很惨,身子都给斧头剁烂了。”这人说的很小声,脸色也不对。

    陈二狗身子又是一颤,不过早就有了准备,很快就镇定下来,压着声音问道:“一撮毛和大头黄来了吗”

    “来了,就在铜头大哥里面那屋子里,已经商议了小半个时辰。”

    听到这个陈二狗回头看了眼,现赵进一帮人在谈笑风生,他心思顿时安定不少,当下沉声说道:“我也进去。”

    报信这位一愣,不能置信的看了眼陈二狗,左右看了看,咬咬牙低声说道:“二哥你要真想去争,兄弟们就跟着二哥拼了这次,不过,我愿意跟着,后面那几个不好说啊!”

    陈二狗脸上露出了笑容,拍拍这人的肩膀说道:“柱子,哥哥记你这个人情,过了今天,咱们兄弟的好日子没准就来了,你等着瞧吧!”那被叫做“柱子”的人一愣,就看着自家陈二哥和身后那几个身材高大,脸上却又稚气的人一起向着院子里走去。

    黑虎庙院门前的人群向着两边闪开,各个脸色不善的看着陈二狗这队人,赵进他们虽然拿着制式的兵器,但长相显得稚嫩,嘴唇长着淡淡胡须,更显得年纪不大,开始还有些戒备,后来则露出了轻视的表情。

    “二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带着一帮大孩子玩”

    “别这么说,二狗能有今天也是靠着欺负孩子来的……”有人打趣,有人恶形恶状的大笑,陈二狗脸色青白不定,尴尬异常,聚在这里的人基本上的不认识赵进几个根本不怎么在乎。

    倒是先前喊二哥的那几个年轻人,却挤过人群跟在了陈二狗的后面,和周围的人怒目而视,但因为人单力薄,不敢出声争吵。”

    陈二哥,你身边兄弟不多,不过都很靠得住啊!”赵进在后面笑着说道。

    陈二狗笑着回头,这时他脸上的畏缩和激动都消失不少,陈二狗颇有些自豪的说道:“小的吃了那个教训之后,做人办事都十分小心,选的人也尽量选那种不惹事不怕事能办事的,都是好兄弟。”赵进点点头笑着说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陈二哥你能管好这一片了。”

    他们恍若无人的谈笑风生,这态度让周围那些人更加愤怒,冷嘲热讽的声音更大。

    先前这些人以为陈二狗领着半大孩子们走进人堆里,却没想到竟然朝着院子里走过去,这么一来,两侧的冷嘲热讽变成了骂声o

    “毛爷和黄爷正在里面商议大事,二狗你进去干什么”

    “铜头大哥死了,你不去管好你手底下那些,反倒带着孩子来胡闹,这是脑子有洞吗”

    怒骂声声,陈二狗到这个时候反而镇定了,回头和赵进笑着说道:“好叫进少爷知道,这一撮毛左脸有几根三寸长的黑毛,他说那是福气,一直不剪去,他替铜头看着这赌场,这大头黄长着大脑袋,手里十几个厮杀汉,赌场外的生意他管着几个。”

    “你做什么”赵进好奇的问道。

    其实二十几步的距离,马上就要到院门了,九个看着凶悍的大汉已经拦在门前,陈二狗有些害怕,脚步慢了慢,可看到赵进谈笑风生,他的胆子也跟着壮了不少。

    “小的就是去周围收个地皮钱,这里穷的很,也收不上什么钱。”陈二狗说完这句就停下脚步,再走两步,就要到院门了。

    黑虎财神庙院门前有九名大汉站在那里,手上拿着铁尺短刀,恶狠狠的盯着赵进他们几个。

    “陈二狗,你眼睛瞎了还是脑袋坏了,现在里面的事情是你能搀和的吗”一名大汉冷声说道。

    还没等这边回话,另一个人骂道:“不想死就跪在门前,等里面二位爷出来后好好请罪。”

    “凭什么我们不能进!”陈二狗那名手下柱子怒喝。

    听到他的喊声,门前几名大汉都露出冷笑,一个人更是吐了。吐沫在地上,指着这个柱子说道:“就凭你那个半掩门的娘,你就不能进!”

    门前大汉,周围看热闹的一干人都是哄堂大笑,那柱子顿时涨红了脸,刚要冲上,却被孙大雷一把拽住。

    比起身形力量,孙大雷远远过这人,看到有人出手制止,院门前一干人更觉得陈二狗他们胆怯,有人龘大笑着嘲弄说道:“瞧你们那怂包样子,滚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赵进让孙大雷拽住人之后,笑着对身边的陈异说道:“大异,拦在门口正中那个人,你能不能砍掉他髻又不伤他头皮”

    “能!”陈异笑着点头,话音未落,他一步跨出,长刀出鞘,寒光闪现!

    陈异收刀的时候,场中大笑声还未停歇,然后戛然而止,因为大家都看到拦在门当中的那个汉子头上已经秃了一小块,其余的头披散下来,这一刀怎么这么准

    那汉子只觉得头顶凉,伸手一摸,吓得尖声,他身边的那个当即扬起手臂,动作做到半截,赵进手中的长矛已经刺出,却没有刺向这人的身体,只是刺进了这人两腿之间。

    这是干什么,那人动作一僵,还没等他反应,赵进双臂一压一抬,长矛重重的抽在他胯下要害处,这人从嗓子眼里憋出一声尖叫,丢掉家什,捂着下面蜷缩成了个虾米。

    另一侧有人痛声,看到一名大汉正捂着手腕,兵器已经掉在地上,他捂着的地方正渗出血来,而王兆靖风度翩翩的拔剑插回剑鞘。

    “都滚开,下次就要命了!”赵进冷冷说道。

    满场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这些半大孩子居然这么强,院门前那几个大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人拿着短刀冲了过来,被一帮半大孩子欺负,他们不甘心。

    一个胖大的身形已经拦住了他,正是孙大雷,孙大雷不管不顾挥双刃斧就砸了过去,冲过来那人只能抵挡,不然的话,恐怕脑袋都要被砸碎了。

    可孙大雷的力量不是他能比的,更何况孙大雷拿着重斧,而且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孙大雷的度也不慢。

    只听到“咔嚓”一声,冲过来那人短刀落地,胳膊呈一个诡异的角度,随即大声惨叫起来,孙大雷倒是没有手软,一脚把这人踹了出去,开口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

    孙大雷知道自己被伙伴们认为胆小怕事,正抓紧机会表现,刚才那人就成了倒霉鬼,这还是他心善,用斧面拍了过去,如果直接劈砍,恐怕半边身子就砍下去了。

    这下子不用再说,院门前的那些人散了个干干净净,周围的那些人除了偶尔小声议论,也不敢出声,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陈二狗一行人走了进去。

    财神庙门前也有两个人,不过两个人已经看到院门前的战斗,只在那里目瞪口呆,没有半点拦阻的心思。

    “柱子,你领兄弟们在院子里,我和进少爷他们进去就行。”陈二狗到这个时候反倒冷静下来,对那个柱子吩咐了句,然后上前掀开帘子,弯腰弓身说道:“进少爷请!"

    赵进也不客气,大步走了进去,回头笑着说道:“陈二哥将来要主事的,就第二个进来吧!”他这话其实是说给陈异和王兆靖几个听,陈二狗这样的小头目比起他们两个人,甚至比起董冰峰和孙大雷来,身份都差得很远,所以赵进要单独说这么一句。

    这财神庙的内部,赵进只来过一次,只记得是个喧闹拥挤,乌烟瘴气的地方,这次来现里面应该整修过,地方变得宽敞,赌桌也变成了五张,应该是将正堂和一间偏房打通,看起来生意应该不错。

    而上次来,程铜头就在一边的小屋里带着,那个小屋倒还在,赌场里没有一个人,只能听到那小屋里传来争吵。

    “一撮毛,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你和杀猪李那帮人暗地勾结不是一天,凭什么说我动手……”

    “放屁,你小子整天想要拿分盐的买卖,不是几天前才和严黑脸拜的把子吗”

    两个人污言秽语,吵的正欢,根本没有人管程铜头的身后事,也听不见外面已经进来人了,这二位谈事摊牌,彼此都不怎么相信,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进来,而外面看守护卫的那帮被赵进这一队的威风震慑,连示警都不敢。

    赵进看向陈二狗笑着说道:“程铜头的确做得烂,下面几个头面人物都都有二心,他居然还有胆子勾结云山寺,和我们过不去,真是脑子坏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