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喊出财神庙着火后没过多久,院子里的动静大起来,能听到屋门打开的声音,一个人喊道:“谁在外面,怎么回事?”

    “我是小伟,孙五哥,财神庙那边着火了,六哥让我过来喊大哥。 ”刘勇倒是有急智,说的似模似样。

    “什么?着火了,是不是有人放的!”另一个声音粗声说道。

    “吆喝这么大声,快去叫大哥起来。”先前那孙五哥低声呵斥。

    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赵进把手中长矛放平,将在那里大声喊话的刘勇拨到一边。

    刘勇那边依旧在扯着嗓子喊,居然还带上了哭腔,但却已经把斧头拿在了手中,王兆靖和陈昇也放缓呼吸举起武器。

    通过门缝依稀能看到院内有灯火闪烁,脚步声越来越近,能听到里面那人不耐烦的在里面骂道:“别嚎了,大半夜的嚎丧给谁听,瞧你这个德性,吓得声音都变调了。”

    赵进深吸一口气,缓缓拉开了架势,刘勇声音放低了些,依旧情真意切的喊道:“兄弟们晚上睡在那里,突然间就闻到烟火味..”

    里面门闩已经被抽了下来,大门向内打开,一名汉子粗着嗓子说道:“是你们这帮小子玩火,还是..”

    话说了一半就愕然停住,他现门外没有人,黑暗中依稀能看到面前有一点寒光闪耀,然后这点寒光好似流星,激射而来。

    “噗”的一声响,尽管是在黑暗中,可赵进的长矛还是准确的刺中这人的咽喉,矛刃横在喉间,张嘴要喊却喊不出来,伸手想要过去撕扯却使不上力,赵进猛地回收,这人喉咙飚出一丝血线,扭曲着倒在了地上。

    “老五,你怎么了!”院子里有人大喊,赵进脚步不停,一步迈入门槛,双臂一摆,甚至没有看目标在那里,凭着声音反手又是一枪刺去!

    听声辨位,在这安静黑夜里格外清楚,一枪刺下,赵进就知道刺中,随即就听到了刺耳的惨叫,赵进抽矛转身,对面一个人正捂着胸腹间的位置在那里大喊后退。

    退的再快,怎么能有正面的冲刺快,顷刻间赵进已经平矛在手,又是急刺而出,刚才刺歪了,这次却躲不过,又是正中咽喉。

    喊声戛然而止,这人伸手捂住咽喉,“嗬嗬”叫着扑倒在地上。

    赵进大踏步的转过了影壁,院子不大,看起来倒还整洁,一直黑暗中模糊作战,现在却看到了灯火,眼睛一时不太适应。

    披着单衣的程铜头手里提着一个灯笼,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

    赵进眼睛眯了下,陈昇和王兆靖也从影壁后面转了出来,而刘勇按照事先的吩咐守在门外。

    看到面前几个人身材高大,手持利刃,而且身手都极为出色,自己的两名手下一个照面就已经躺在地上。

    “几..几位,若是求财,所有金银都拿去,不够程某带着各位回去取。”到底是场面上混的角色,程铜头开始结巴,很快就说话流利起来。

    “要是从前有仇,能不能给个明白..”话没说完,赵进直接冲了过来,院门和影壁之间不远,可影壁到屋门这边有段距离,这程铜头还有反应的时间,把手中的灯笼直接甩出去,侧身闪躲,伸手去摸靴子。

    赵进冲的快,长矛刺杀讲究的是一往无前,这一扑就是扑空,他刚停住身形,借着地上已经烧起来的灯笼光芒,看到程铜头手里已经拿了一把短刀,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院子狭窄,三对一的局面,程铜头知道自己必死,居然有了拼命的心思,他和赵进距离两步,而王兆靖和陈昇已经追不上来。

    在这个危急时刻,赵进反而无比冷静,他来不及变换姿势,再行刺杀,顺势身子一扭,双臂横摆,长矛末端的铁头重重的砸在程铜头的小腹,这一下力量同样不小,击打的地方又是敏感处,程铜头的冲击顿时停顿,身子下意识的弯了下去。

    弯腰直起不过短短瞬间,陈昇在侧面滑步前冲,长刀直刺入程铜头的肋部,没入一尺,双手一拧。

    这一拧,程铜头内脏破碎,连喊都来不及喊,一口血喷了出来,赵进手中长矛矛杆抬起,用那尾端铁头直接打在程铜头的喉结上,这一下,程铜头连喊都喊不出了,陈昇抽刀,程铜头直接翻倒。

    灯笼快要完全烧掉,程铜头伸出手想要抓到什么,赵进弯下腰凑近,把自己脸上的黑布扯下然后又戴上。

    喉结破碎的程铜头认出了赵进,痛苦无比的脸上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随即这表情僵在了脸上,他没了呼吸。

    灯笼熄灭,整个院子又陷入了安静中,实际上整个街道都安静无比,很多人已经被惊醒,这院子里的厮杀和惨叫很多人也听得清楚,可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被波及到,谁都以为这是江湖人寻仇,甚至是他们自己人火并,何必沾上。

    屋子里传出了短促的哭泣声,但随即又被压住,听着是个女人的声音,赵进想了想,刚才自己弯腰俯身这个角度,不可能有人看到自己的脸,他这才估计粗着嗓子说道:“别出来,别出声,就没你的事,不然的话,灭你满门!”

    这话说完,屋中一点声音也没了,赵进冲着身后两人摆摆手,低声说道:“喊小勇进来。”

    王兆靖立刻出去喊人,刘勇进来,王兆靖却留在外面,赵进在刘勇耳边低声说道:“用你的斧子把这几个死人的伤口都剁烂掉,剁的深些!”

    刘勇先是一愣,随即点头,拿着斧头走到那三具尸体跟前,挥斧砍了下去,陈昇看得迷惑不解,不过却没有出声。

    第一个人伤口只在咽喉,一斧劈下,脖子就断了半边,第二个人也是一斧劈到脖子,刘勇刚要去劈程铜头,赵进却用长矛点着那人胸腹间的伤口示意他漏了,让他继续砍下,程铜头则是因为受伤不少,半边身子都被剁烂了。

    大家出来后都松了口气,刚要说话,就被赵进用手势制止,低声说了句:“走。”

    这四个人下意识的让赵进先走,赵进却不动,大家正错愕,听到赵进低声催促道:“你们先走,我最后!”

    陈昇和王兆靖都看了赵进一眼,才快步前进,刘勇还抱拳一下,这才走过去。

    四个人顺着来路沉默离开,四个人本来还在快走,情不自禁的越走越快,到最后小跑起来。

    大家就这么一路奔跑,越跑越快,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虽说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半路上还是被绊倒了好几回,一直到听到远方有巡夜的更夫出现,赵进才示意大家停下脚步躲避。

    有了这次停下之后,大家的心情才平静不少,缓过气继续前进,大家反倒觉得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身体也酸痛无比,深夜偷袭,冲锋杀敌,现在完胜而归,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断掉,一下子放松下来,各种反应都泛上来了。

    远远看着钟楼的轮廓,大家知道已经从城南走出来了,进入城北最起码路要好走不少。

    “..回去又要擦刀磨刀了..”陈昇在队伍前念叨了一句,他刚刚杀过人,声音却平静的很,万事果然只是开头难,他这就已经适应不少。

    没走两步,陈昇却转过了头,笑着说道:“赵进,我记得你比我年纪要大,他们都叫你赵兄、赵大哥的,我整天叫你名字太无礼了。”

    “小声些,别惊动了别人!”赵进低声说了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