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眼睛适应了门前街道的黑暗,却猛然察觉身侧不远处有人,立刻紧张的端平了长矛。

    “大哥,是我。”不远处墙角一个人站起来,听声音却是刘勇。

    赵进笑着低声说道:“你来得这么早?”

    问出这句话,赵进突然反应过来,开口说道:“难不成你刚才睡在这边?”

    “没敢睡,怕来晚了,也怕睡不起,耽误大哥的事情。”刘勇同样压低声音说道。

    因为黑暗,赵进看不清刘勇的表情,赵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是沉声说道:“小勇,你做的,我会记住不忘。”

    说的郑重正式,还没等刘勇回答,就听到街口那边有脚步声响起,他们也只能隐约看个轮廓,不过看身材却像是王兆靖,这时候也不会有别人出现在这里,两个人连忙快步迎上去。

    “赵兄?”声音很轻,在这安静夜里却能听得清楚,正是王兆靖。

    赵进他们连忙走到街口,看到王兆靖穿着一身深色的紧身短袍,手里握着长剑。

    夜色黑暗看不太清楚表情,大家又特意把声音放低,可简单说了两句,赵进还是能感觉到王兆靖的激动。

    “大昇还没来吗?”王兆靖低声问道。

    “凌晨起床可不容易,陈昇未必能准时起来,咱们等他一会。”赵进说道。

    王兆靖笑了两声,开口说道:“小弟让值夜的下人盯着,到四更天的时候叫醒我,这才没有误事。”

    赵进愣了愣问道:“你家人不管?”

    “家父说我已经成年,想做什么自己做主,小弟现在一个人单独住一个宅院。”王兆靖笑着回答。

    简单说了几句,大家都沉默下来,三个人从没在这个时候出来过,都感觉到很新奇,安静黑暗的街道,四周空无一人,适应了黑暗后,大家都好奇的张望观察。

    赵进从前经常熬夜,可那个时代的夜晚被各色灯光充斥,光亮的很,而现在除了天上的星月光芒之外,夜里根本没什么别的光源,这一晚连月光都不怎么明亮,周围更是漆黑,即便眼睛适应了黑暗,但稍微远点的地方还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过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陈昇还是没有出现,赵进想了想,转头询问说道:“王兄弟,就咱们三个你去不去?”

    “咱们三个过去,有把握吗?那边不是也有三个人?”王兆靖没有拒绝,却审慎的反问。

    “单凭武技我们肯定占上风,小勇也不会吃亏,何况我们手里的兵器乃是沙场杀人的利器,他们最多有短刀斧头,而且我们是黑夜突袭,这几项算起来,有八成的把握!”赵进开口说道。

    王兆靖笑了笑,赞叹了句:“赵兄遇事计算慎密,真有名将之风,既然已经出来,就没有回去的道理,小弟去!”

    “好..”赵进刚要说话,却听到在街道另一边有跑步的声音响起,因为这跑步声音,两边的狗都叫的很大声,安静的街道立刻喧闹起来。

    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肯定没有别人,赵进脸上露出笑容,王兆靖低声说道:“大昇来了。”

    刘勇压低了声音喊道:“这边,这边。”

    那边脚步声停住,然后朝着这边赶来,果然是陈昇,看到赵进几个,陈昇长出了口气说道:“睡得太沉,要不是二宏喊我,估计还要晚。”

    声音开始很大,不过马上就压低了。

    “出,再不走,这里所有人都要被狗叫起来了。”赵进笑着说了句,大家一起加快了脚步。

    刘勇在前面带路,不过能看得出他夜路走得也不熟,磕磕绊绊。

    在这安静夜里,四个人走过街道,动不动就会惊动路边人家养的狗,然后整个一片街道养的狗都跟着闹腾起来。

    除了狗叫之外还有别的麻烦,徐州城内虽然破败,但也有巡夜的衙役和更夫,尽管他们巡逻的并不尽心。

    好在深夜安静,赵进他们又做的足够小心,尽可能的不走大路,听到前面有动静的时候先在角落里躲一躲,在这夜路上,赵进现不仅仅是自己这些人在隐秘行动,在小路上两次遇到了其他人。

    但这些偶遇的路人在赵进他们躲避之前就急忙跑开,刘勇对这些勾当比较了解,低声解释说道:“是夜半摸门的贼,他们都小心的很。”

    四个人一路上小心翼翼,还是很顺利的到了目的地,归根到底,深夜凌晨,街上根本不会有什么人。

    进入城南的区域,走在路上连狗叫都听不到了,一路沉闷,赵进为了放松大家的心情,笑着问道:“怎么这里没什么狗叫?”

    “这里都是穷人家,也没什么东西给贼偷,再说了,有条狗早就宰了打牙祭添点荤腥,谁还留着。”刘勇笑着说道,大家都在低声笑,徐州这边吃狗肉颇有传统,大家自然知道这个。

    拐过两条街道后,刘勇停住脚步,小声说道:“对面向里走第三个门就是程铜头的相好家。”

    “院子里有狗吗?”赵进低声问道,刘勇愣了下,低声说道:“这个我不知道,这院子从来没有来过。”

    没等其他人出声,赵进又笑着说道:“有狗的话一并杀了,这是小事。”

    大家看看手中的兵器,都在那里点头。

    程铜头的相好是个年轻寡妇,这里平时只有这寡妇一个人住,这种人家即便傍上了程铜头也不见得光鲜多少,和这条街道的其他人家相比,院墙齐整些,可也只有一人多高,大门完整没有窟窿,仅此而已。

    “没有养狗,要是有的话早就叫了。”刘勇低声说道,赵进点点头低声说道:“有铜头罩着,也没有小贼不长眼上门。”

    来到门前,四个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赵进先开口说道:“大伙先蒙上脸。”

    大家取出事先预备好的黑布将面孔遮蔽住,是剩下眼睛留在外面,等着一切做完,陈昇看看不高的院墙,低声说道:“墙不高,咱们翻过去?”

    赵进沉吟下,开口说道:“进去肯定有动静,如果惊动了里面的人,让他们有了防备,就是敌暗我明,这黑灯瞎火的会有危险。”

    说完这些,赵进转头对刘勇说道:“你等下装作程铜头手下和你年纪差不多的,拍门喊人,捏着鼻子喊,就说财神庙着火了,让铜头哥快些过去看看。”

    刘勇点点头,赵进又开口说道:“那财神庙是程铜头的根本,只要出事肯定会去看,到时候不管谁来开门,都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四个字一说,其他三人都情不自禁的颤了下,赵进深吸一口气说道:“小勇拍门去喊,喊完就闪开,我来打头阵!”

    尽管是在黑暗中,可听到赵进的安排,王兆靖和陈昇都看了赵进一眼。

    赵进对刘勇示意一声,刘勇走上前去,捏着鼻子大声拍门,“砰砰砰”的拍门声在安静的夜里颇为响亮。

    “喊,铜头大哥,不好了!”赵进低声提醒说道,刘勇立刻照做。

    捏着鼻子大喊,刘勇还特意变了调子,声音尖细异常,就算是熟人也听不出是他的声音。

    这么拍门大喊,整条街道都被惊动了,各家院子里都有些动静,但却没有人出来看,听到“铜头大哥”四个字谁也不会招惹这个麻烦。

    听着周围骚动,大家都有点紧张,可看到赵进镇定才跟着平静下来。

    门后的院子里也有了动静,刘勇连喊了几声“不好了”之后,又尖着嗓子喊道:“大哥,财神庙着火了!”

    这声喊了两次,这条街道反倒安静了下去,财神庙那边是铜头的地盘,这是他自家事,大家还是别多管闲事的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