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院子里的人听到这句话都是身体一震,杀人夺命对这些十四五岁的少年来说还是太震撼了,不过大家彼此看看,突然觉得杀人也就是这么回事,昨天已经杀了,还有什么可震撼的。

    “我要为兄弟们抓一方势力,打一个基础,先走出第一步,兄弟们愿意帮我吗?”赵进笑着开口问道。

    他问的随意,其他人神色却郑重起来,陈昇把刀猛地插在地上,粗声说道:“帮!”

    “帮!”“帮!”你一言我一语,还是孙大雷说这话慢了点,等到大家都看过来,这才迟迟疑疑的说道:“帮!”

    陈昇冷冷瞥了一眼,却没有出声,赵进点点头说道:“好,大家继续练武,听我安排就是。”

    一直到午饭时候,大家都没办法静心练武,赵进的打算实在太让他们震撼和兴奋了。

    就在这样的期待中,这一天结束,刘勇没有回来,赵进笑着和大家说道:“咱们回去好好吃,好好睡,保持体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石满强和吉香每天都要在家里帮忙,下午快要散场的时候才过来看了眼,赵进安排吉香去城南那边看看,不用去找刘勇,只要看到刘勇出现就行,不管看到看不到,明天早晨过来打个招呼。

    第二天一切如常,赵进带着木淑兰来院子里练武,人早早的聚齐,孙大雷又带了不少好吃的过来,看到这些好吃的,赵进笑着说道:“这些日子事情太忙,咱们都没去那货场上比武,估计那边的人已经散了不少。”

    “怎么会,这四里八乡的,也只有那里有地方供孩子们玩,散不了。”陈昇笑着接口说道。

    吉香早早来到,和赵进说昨日见到了刘勇,看不出和平常有什么两样的。

    这一天又是平淡过去,赵进领着木淑兰回家,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外面却有人拍门,外面有赵三开门,没多久赵三进来说外面有人找少爷,这么晚有谁会来找,赵进连忙出去看,外面却是刘勇。

    刘勇神色隐隐有些激动,看到赵进出来,先抱拳行礼,然后凑上去低声说道:“大哥,铜头已经去城南的相好家里,如果和从前一样,恐怕会在那里睡一晚上,明早才回财神庙那边。”

    赵进回头看看,赵三远远的站在门内,没人盯着这边,赵进低声问道:“陈二狗那边没什么不对吗?你知道铜头相好的住在那里?铜头会带几个人?”

    “陈二狗回去就忙自己的事情,就在财神庙那边露了一面,铜头一般就是带两个人,他相好的住在城南苦水沟边上,我去送过一次东西,今晚我一直跟在后面,看着铜头进了门。”刘勇尽管镇定着回答,可声音却有些颤抖。

    赵进呼出一口气,沉思片刻后说道:“四更天的时候你在这里等我,能等吗?”

    四更天就是夜中刚过半个时辰,从前的凌晨一点,那时候正是四下安静,黑漆漆一片,赵进和他的朋友们年纪毕竟还小,恐怕都没有这个时候出门的经历。

    不过听到赵进提出,刘勇没什么迟疑就点头答应,赵进伸手在刘勇肩膀上用力拍了下,开口说道:“记得带上家伙,你现在就回去,吃饱睡足,不要误了时辰,咱们兄弟一起去做!”

    听到“咱们兄弟”几个字,刘勇脸涨得通红,用力的点点头。

    看着刘勇离开,赵进回头对赵三说道:“我去王家找下王兆靖,约下明天练武的事情。”

    王家距离赵家不远,赵三也知道赵进和对方是好朋友,当下点点头,赵进快步跑了出去。

    找王兆靖出来也很简单,赵进只说想约明天一早练武,门房家仆不敢怠慢,急忙进去禀报,没多久一身书生打扮的王兆靖走了出来,赵进拉着王兆靖走远两步,扬声说道:“咱们苦练就要早起,别人五更起来,咱们四更起来跑步怎么样?

    这话声音让王家门前的仆役听到,随即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四更天,带上去武器,我家门前汇合,咱们去城南做事。”

    “那件事?”王兆靖低声问道,赵进点点头,王兆靖迟疑了一下,点头答应说道:“好!”

    答应后,王兆靖又开口问道:“就咱们两个?”

    “刘勇带路,我还准备叫上陈昇,那边咱们四个去应该足够,去的人多了反而惊动太大。”赵进沉声回答。

    王兆靖点点头,肃然说道:“既然如此,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回答这句之后,赵进抬高声音又说了句:“明早见。”

    陈昇家距离这边倒也不太远,要不然陈昇也不会每天早晨过来找赵进玩,赵进小跑着过去,很快就到。

    相比于大户人家的王家,陈家就没那么多规矩,打了个招呼就把陈昇叫了出来,把打算一说,陈昇顿时皱起眉头说道:“那个点出门怕是要惊动家里人..”

    不过琢磨一会,陈昇拍了下巴掌说道:“我弟弟那屋靠着后院,到时候我从那里翻出来就是,四更天你家门前见!”

    跑完这两家,赵进松了口气,和刘勇那种自立生活的不同,王兆靖和陈昇年纪不小,可一直和双亲长辈一起生活,被管束的很严,凌晨出门他们都未必敢答应,没想到这两人都很干脆。

    回到家的路上,赵进忍不住心中苦笑,自己做的这些事,到底是事业还是孩童玩闹,太古怪了。

    在外面折腾了小半个时辰,回到家中,免不得被何翠花念叨了几句,倒是赵振堂盯着赵进看了会,然后说道:“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事情,你别管这么多。”

    听了这句,何翠花瞪了赵振堂一眼,却不再说话了。

    吃完晚饭,赵进到院子里特意布置了下,把平时靠在门边的长矛摆在影壁边上,又把那柄短刀带回了屋子,到屋子里的时候想了想,拿了个蜡烛头在门轴上偷偷抹了几下。

    木淑兰现在每天很早就回自己的屋子,女孩的父亲暴毙,又经历了被拐骗的祸事,心情其实阴郁的很,白天和大家在一起玩乐的时候还好,这时候往往会躲在屋子里呆。

    赵进没有进行力量训练,也没有脱衣服,就那么躺在床上,他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的分时,只要刻意警醒,四更天前后肯定能醒过来。

    调整呼吸,放松心情,练武的疲惫泛上来,赵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赵进睁眼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他摸索着爬起来穿上了靴子,然后把短刀别在腰间,掀开帘子向外走去。

    夜中刚过,人是睡得最沉的时候,能听到对面屋子里赵振堂的鼾声,赵进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走出屋子。

    开门的时候,因为在门轴那里抹了蜡烛,所以没有出吱嘎声。

    轻手轻脚的走过院子,窝里的猴子叫了一声,赵进吓得连忙停住,不过那猴子再也没出声,听着呼吸声也是睡熟。

    赵进心里骂了句,把院门上的门闩拿下,抽出门闩的时候却有摩擦声响起,但不怎么大,安静的院子里也没有被惊动。

    拿着长矛走出门,轻轻带上门,能听到远处的打更的梆子声响起,四更天了,现在徐州城巡夜更夫基本上只在城北这片区域活动,其他地方根本不去,因为也就是这片住的都是当官有钱的人家。

    夜风清冷,赵进打了个哈欠之后又打了个寒战,他这时候心里有点后悔,昨夜又是想当然了,这么个时间,谁能准时起来,更不要说黑灯瞎火的赶过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