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二狗大松了口气,觉得总算逃过眼前这关,心想程铜头死活谁会去管,庆幸了会儿,他猛地反应了过来,陈二狗身子一颤,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赵进,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一来他不信赵进话里的意思,二来他觉得不可思议,赵进这个年纪真的能做成这样的事情吗?

    “陈二哥不用多想,先回去吧!”赵进含笑说了句,陈二狗只觉得膝盖软,差点就要跪下,好歹撑住,结巴了半天才抱拳深深作揖,颤声说道:“进少爷放心,小的先回去,有什么要小的去做,小的一定万死不辞。”

    赵进没理会面前语无伦次的陈二狗,却笑着问边上的刘勇说道:“小勇,你在这里住几天,先别跟着回去。”

    刘勇看看陈二狗,又看看赵进,再看看院子里神态各异的伙伴们,咬咬牙说道:“大哥,我跟陈二哥回去,我要是不回去,程铜头那边肯定起疑心。”

    赵进看了刘勇一眼,一把把他拽了过来,狠狠抱了下说道:“好兄弟。”

    院子里的众人都笑出来,连陈二狗也干笑了两声,刘勇也激动的满脸通红,刚要说话,却听到赵进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看着不对就跑回来,如果没事就打听下程铜头晚上住那里。”

    刘勇点点头,后退了步抱拳说道:“大哥,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刘勇又对陈二狗说道:“陈二哥,咱们回去。”

    来时刘勇是个跟班,回去的时候则是颠倒了过来,陈二狗对此也没异议,好像觉得理所应当。

    两个人走出院子,院门关上,还能听到陈二狗在那里干笑着说道:“小勇,二哥平时对你可不错,你可要记得啊!”

    “二哥,你这是什么话,小弟我当然记得。”

    听到这对话,院子里的人都忍不住露出笑容,等外面那两人的脚步声远去,王兆靖的神色先变得慎重,走到赵进面前肃然问道:“赵兄,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一干人都围了过来,对刚才赵进的说话做派,有人能明白,有人则模模糊糊猜到一点。

    赵进点点头,王兆靖一愣,迟疑了下又问道:“赵兄,你这身本事,将来必然有大用,必然前途无量的,去做这些下作勾当,是不是太自。。”

    话到这里停下,赵进却笑着接了下去说道:“是不是自甘堕落?”

    王兆靖尴尬的笑了下,却没有否认,赵进环视周围,现几个伙伴大都很懵懂,不知道在说什么,他笑着继续说道:“就在刚才,我突然想把程铜头的那一份家当夺过来,变成咱们自己的事业,王兄弟说我做这样的事情太辱没自己,等于是堕落了。”

    “赵兄,小弟我不是。。”王兆靖想要出声解释,赵进笑着摆手制止,继续说道:“估计你们也这么想,一个泼皮头目,吃骰子钱,吸婊子血,窝赃做贼的江湖杂碎,我居然要去夺他的产业,要去拿这些脏钱,自己不也成了杂碎?”

    赵进说到这里,大家才彻底明白,不过除了董冰峰好像认同这个说法,其余的人都是不以为然。

    陈昇向后退两步,直接坐在石锁上,淡然说道:“我爹和你爹也拿这份银子,咱们花用吃喝就靠这个,咱们以前就干净了吗?”

    赵进哈哈笑出声来,笑声停歇后却没接话,而是开口问道:“兆靖,你已经是个秀才,将来就是考举人,考进士,然后做官,你这辈子应该就是这么走吧?”

    王兆靖尽管不知道赵进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点点头,读书种子的人生历程就是如此,天底下没有别的路。

    “大昇,你将来要接你爹的位置,继续做个捕快衙役,今后试着能不能做总捕头,是不是?”

    这也是陈家早就安排好的,陈昇也和大家说过,在哪里点点头。

    “冰峰,你会继承千户位置,然后经营家业,做个地主,是不是?”

    董冰峰也点点头,他是世官千户,衔头一代代传下来,何况他父亲已经挣下了好大一份家业,自然要主持经营。

    “石头和大香,你们两个都要继承家里的铺面和摊子,是不是?”

    这也是理所当然,石满强和吉香点点头,大家越来越诧异,不知道赵进为什么要问这些有明确答案的问题。

    “大雷,你将来要做生意,是不是?”

    孙大雷愣愣的点点头,身为家中长子,他父母挣下的钱财场面当然都是他的,这个没什么异议。

    每个人都问到,木淑兰在屋里掀开帘子露头看了看,现赵进没有问她的意思,调皮的吐出舌头笑了下,然后缩头回屋。

    “你们甘心吗?你们甘心就这么一辈子吗?”赵进开口问道。

    院子很安静,每个人都在看着赵进,每个人都在仔细倾听,赵进走了两步,沉声又说道:“咱们兄弟每日练武比武,开始是为了打闹玩乐,争强好胜,可这五年下来,咱们难道就不想一起做点事情吗?”

    大家彼此看看,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不安,赵进声音提高了点:“咱们每日勤练已经有五年,咱们比同龄人强出太多,咱们团结一心,咱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道还甘心走那条一成不变的路吗?”

    王兆靖脸色愈沉静,陈昇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石满强和吉香的呼吸变得粗重,董冰峰陷入沉思中,孙大雷挠挠头,想要说话却没有开口。

    “那天我们八个突入九尾娘娘庙,我们那般慌乱失措,依旧轻而易举的杀了那六个和尚,如果我们能镇定从容的话,肯定会轻易完胜,我们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力量,我们已经可以做更大的事情,难道我们甘心走那条无趣的老路?”

    赵进的语气越来越激昂,其他人的神色都变得激动起来,连孙大雷都停止了挠头,全神贯注的倾听,也只有王兆靖保持冷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问道:“赵兄是做大事的人,小弟从来都觉得如此,可做大事和夺那程铜头的产业有什么关系?”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做事,就要有银子有人,咱们现在的钱都长辈家人给的,人就我们几个,这样能做什么?这些程铜头那边有,之所以选他,还因为我们在他那里有熟人,小勇和陈二狗都能通风报信,而且还有一点,上次小兰被拐,咱们好像没头苍蝇一样,还是问了陈二狗那边才有消息,能把程铜头手下的三教九流抓到手里,我们的消息也会变得灵通。”赵进侃侃而谈。

    “可是这些东西都是那个什么铜头的家业,他肯让给我们吗?”董冰峰疑惑的问道。

    赵进咧嘴笑了下,开口解释说道:“杀了他就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