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程铜头交待的颠三倒四,事后还反悔了,可陈二狗说的倒是周全,还没等赵进回答,那边陈昇冷笑一声说道:“当时缩头不敢出来,现在拿这十两银子过来充好,骗三岁小孩子吗?他倒是好算计。 ”

    当时如果不是陈二狗主动指点,恐怕木淑兰就真的救不回来,若不知道还好,这程铜头明明知道却不说,这才真正混账。

    “不要脾气,陈二哥指点我们,这个人情我们要记得。”赵进回头说了句。

    赵进的伙伴中,陈昇和他交情最深厚,认识的时间最长,说话也就很随便,听到赵进这么说,陈昇撇撇嘴又说道:“又不是说小勇他们,那什么铜头粪蛋的平时得了你爹不少照顾,一到用他的时候反而这个德性,真是..”

    看着赵进的眼神变得凌厉,陈昇这才不继续说话。

    虽说是在骂程铜头,可陈二狗听得也很不舒服,他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刘勇,现刘勇神色正常,边吃东西边和孙大雷嘻嘻哈哈的打闹。

    陈二狗心想自己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现在就该告辞离开,刚要开口迟疑了下,心想自己离开,刘勇还是会把听到见到的事情和赵进他们讲。可笑那程铜头说刘勇心不在自己这边,能跟着赵进这种英明人物,谁还会理财你这个分不清轻重的糊涂人。

    与其这样,那不如自己把话说出来,陈二狗咬咬牙,清嗓子说道:“进少爷,诸位少爷,小的来时听我家大哥说,他要去和云山寺那边卖个好,因为那帮和尚不会善罢甘休,各位少爷肯定还要倒霉,到时候他赚个人情,还能和云山寺那边挂上关系。”

    听到这话,陈昇猛地站起,一摆手中长刀骂道:“这个杂碎真是瞎了眼,怎么,现在这个局面他还要给那帮和尚通风报信,跟着和我们过不去?”

    赵进没有拦阻,只是转头看了看刘勇,刘勇在那里正在那里吃惊的张大嘴巴,心想陈二狗这才是分不清里外,这些话怎么全说出来了。

    不过看到赵进看过来,刘勇还是点头说道:“没错,我家大哥是这么说的。”

    刘勇清楚的知道自己该站在那一边,他能去程铜头那边做事都是因为赵进的关系,当然明白里外分寸。

    听到刘勇确认,院子里这些人的脸色都冷了下来,连王兆靖都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赵进脸色还很平静,微笑着说道:“没想到程铜头考虑的这么周全。”

    那边陈二狗看到刘勇确认,愈觉得自己做的对,刚要告辞,却听到赵进说道:“这里蜜饯和点心都不错,陈二哥不急着走,先吃一点。”

    陈二狗刚要客气,赵进笑着又说了句:“先等下。”

    尽管带着笑容说话,可陈二狗却感觉到赵进的眼神很冷,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连连点头说道:“那就不客气了。”

    大家都想着等陈二狗走后商议商议,没曾想赵进把人留了下来,陈昇刚要凑过去问,却看到赵进找了个石锁坐了下去,在那里沉吟思索,众人觉得奇怪,却没有上前打搅。

    院子里突然安静下来,让在屋里的木淑兰都觉得奇怪,女孩挑开帘子向外看了眼,现无事才继续回去。

    赵进思考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站起,走到陈二狗身前笑着说道:“陈二哥,你现在也算程铜头的亲信,能不能和我说说,程铜头手里有多少人可用,每月能进账多少银子?”

    一边说他是亲信,一边询问机密的事情,而且这两个问题本身就让陈二狗寒气直冒,心里大跳不停。

    赵进问这个问题没有压着声音,院子里的人都听得清楚,伙伴们都是安静下来,王兆靖放下书本站起,走到门前把院门反插上,然后站在门前,陈昇双手握住了长刀,朝着赵进这边走了几步。

    “陈二哥,不方便说就算了,没事的。”赵进脸上依旧有笑容。

    天气微凉,可陈二狗额头上已经见汗,院子里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刘勇都站在了王兆靖的身边,陈二狗左看右看,身体都开始打颤,赵进这些人他打过很多次交道,从前就觉得早熟有手腕,可如今这种压迫和杀气是怎么回事,这手上沾血有了人命果然大不同。

    看着陈二狗依旧在那里迟疑,赵进抬头看看天,温和说道:“时候不早,陈二哥那边还有事?要不先回去吧!”

    说完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陈二狗却被这一伸手吓得一哆嗦,赵进哈哈笑出声来,摆手说道:“都让开,都让开,还拦着二哥不让走了吗?”

    王兆靖看了赵进一眼,现赵进是认真说话,这才点点头站在一边,陈二狗回头看了眼,想着是不是转身离开,不过犹豫再三,咽了口口水后,还是没有转身。

    短短时间,陈二狗现自己的后背都已经湿透了,他脸上硬挤出了个笑容,开口说道:“这点事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家大哥,不,程铜头那边能打的人有十六个,平时叫出来撑场面的人能有五十多人,如果花钱的话,百十人也是凑齐的..”

    说完这句,陈二狗注意赵进看向刘勇,而站在那里的刘勇迟疑了下却点点头,多亏没胡说八道,陈二狗心里庆幸。

    “..至于进账,程铜头对这个瞒的紧,黑虎财神庙那个每月能有六十两银子进来,他护着那几个私娼窝子每月一共能交上十两,地皮钱每月能有七八两的样子,他还是那一片分盐的头目,这个进账小的就不清楚了,不过每月二十两以上总归有的,应该还有其他进账,这个小的的确不知道了.。。”陈二狗刚开始说的还有些磕绊,不过越说越流利。

    “一个泼皮头目,混江湖的人物,每年居然有这么多进账?”王兆靖在边上惊叹说道。每年最少千余两白银,这真不能说个小数目了。

    赵进笑着说道:“他赚的不少,可赚的银子里最少要分给衙门里的人一半,还要给下面的人,剩不了太多。”

    陈昇和赵进背景差不多,对这里面的门道也明白的很,嗤笑着说道:“交六成上去算少得了,不过他肯定也要作假隐瞒。”

    气氛有些放松,赵进又对站在那里的陈二狗说道:“多谢陈二哥告知这么多,还请陈二哥回去和程铜头说,铜头大哥帮忙不少,我一直在感谢,没有多想,那件事他也有他的难处,大家以后都不要提了。

    看着赵进有送客的意思,陈二狗只觉得嗓子干,却不敢出门,赵进脸上一直带着笑容,陈二狗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面前这个人了,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陈二狗却意识到一点,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今后肯定要后悔。

    “进少爷,程铜头是程铜头,小的是小的,小的当年蚂蚁一样的角色,今天能吃饱穿暖,小的牢记是进少爷你的恩情,一直不敢忘。”陈二狗突然开口,结结巴巴说话。

    赵进愣了下,他有些纳闷对方怎么害怕成这个样子,但这样正好符合他的要求,赵进笑着点点头,温和说道:“陈二哥不用这么客气,你也帮我过不少忙,我也一直记得,陈二哥先回去吧,这几天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也不用多想。”

    听到这话,陈二狗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赵进顿了顿,又补充说道:“陈二哥做事有分寸识大体,我觉得现在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委屈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