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作为徐州城内的地头蛇,他当然知道王友山是个什么地位,这位清贵人物一出面,怕是云山寺也不敢妄动,没想到赵进他们那伙半大孩子那么强,居然能杀掉云山寺的人,没想到赵进的父亲下手这么黑,居然直接灭口,更没想到赵进那伙人的背景这么深,居然连云山寺都可以摆平。   .

    想到赵进过来求他帮忙的,自家居然假装不在敷衍过去,如果事后追究起来,自家肯定会有大麻烦。

    紧张惶恐的程铜头当即把刘勇放出来,好吃好喝的安抚,连忙把身边几个头目召集起来商议,他现在也是后悔,这五年因为和赵振堂挂上关系捞了不少实惠,可关键时刻却看不清把这个关系丢了,还要考虑怎么让赵进不记恨自己。

    好歹他知道自家的陈二狗和刘勇同赵进的关系都不错,还有能说上话的人,连忙把这两人都叫了过来。

    商议不商议的结果都一样,那几个头目也都听说了事情的经过,有人甚至亲眼看过那六个和尚的尸体,都是被枪刺刀砍收拾掉的,这更证明了赵进几个人的强悍。

    “二狗,你和赵公子也能说得上话,这五十两银子你先送过去,由你出面请赵公子几个人去城内最好的酒楼吃一顿,所有花销都可以回来报账,一定要赔小心讲明白,就说我那天的确在城外。”

    看着程铜头惶恐的神色,陈二狗表面没说什么,心里却在冷笑,多亏自己那天知道轻重,偷着指点了赵进几句,不然的话,恐怕自己也要跟着倒霉。

    心里这么想,表面却客气的说道:“大哥不用这么担心,那赵公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说清楚不会有什么的。”

    程铜头擦了一把冷汗,苦笑着说道:“那小子一出手就是六条人命,他爹又把剩下的灭口,偏生还有势力硬顶那帮和尚,这样的手段,我实在是怕啊!”

    这时边上一个人插话说道:“大哥,咱们和云山寺那边也打过交道,那云山寺也有泼天的靠山,现在暂时吃亏而已,将来肯定能找回来这个场面,那王友山一个没权没势的闲官,翻不起什么风浪,咱们现在到不如去云山寺那边卖个好,多多通风报信,将来这可是大人情。”

    这番话说出来,程铜头脸色好看不少,在那里琢磨了会,又开口说道:“二狗啊,你拿十两银子去过去吧,把这件事说清楚就行,也就是没通报这个消息,算不得什么。”

    陈二狗瞥了眼建议的那个人,开口问道:“大哥,那我带着刘勇过去?”

    “带着过去吧,路上好好教训下这混小子,他是咱们黑虎庙的人,不是那赵进的人,分得清里外轻重,下次再这么胡来,老子就要给他三刀六洞!”程铜头越说胆气越壮,声音也跟着大了不少。

    站在角落里的刘勇连忙躬身赔礼,程铜头不耐烦的让他们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能听到程铜头在那里吆喝说道:“你拿一百两银子去城外云山寺的下院,找那边的主事和尚拉拉关系。”

    刘勇和陈二狗没有出声,一起走出了黑虎财神庙,走出财神庙前的区域,陈二狗才吐了口吐沫,低声骂道:“自寻死路,还在那里自作聪明,小勇,你可要和进少爷说明白,那天可是我把消息告诉你的,那铜头做什么,和我没有一文钱的相干。”

    走在他身后的刘勇愣了愣,随即笑着说道:“我那天就和赵大哥说清楚了,赵大哥记着陈二哥这份人情的。”

    听到这番话,陈二狗这才松了口气。

    前晚血腥厮杀,昨日事情圆满解决,有真刀真枪的初战杀人,有跌宕起伏的势力相斗,一直到最后的解决,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这些,想想就兴奋激动。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练武,心思都不怎么在上面,练了一会就开始议论那场战斗。

    “..我事后一想,那天晚上咱们真是运气好,稍微有点不对,不仅小兰救不出来,咱们自己都要赔在里面..”听着大家议论的高兴,赵进自己也没心思练了,索性把自己的总结说说。

    大家都听得很入神,赵进又开口说道:“不过咱们大家也不用气馁,毕竟是第一次,而且大家要看到咱们的长处,正因为咱们这几年苦练不停,每日比武,所以面对那几个贼人的时候才能稳胜,不然的话,安排的再好,打不过也是白搭。”

    听到这个,大家又跟着高兴不少,王兆靖正在拿着本书默诵,这时抬头笑着说道:“赵兄真是有大将风度,胜败常事,总结得失。”

    赵进摆摆手,边上陈昇拿出一块绒布细细擦拭长刀,头也不抬的说道:“那晚回去我爷爷说,我现在才算真用刀了,从前没有杀人见血只能算是花把式,做不得数,我爹说总让我在这里野着也不是办法,准备先让我去衙门当个白役,然后接他的班做捕快。”

    “我和石头都不敢和家里说,衣服都是在外面找个水井偷偷洗的。”吉香笑着接茬说道。

    董冰峰坐在那里也跟着接话说道:“我爹吓得够呛,我家的亲兵都在说这是好事,说学武总要见血杀人的。”

    孙大雷嘿嘿笑着说道:“我自己住,家里的下人也管不了我,没人说。”

    王兆靖没有出声,赵进却收了笑容,刚才陈昇那番话虽然只是闲谈,却提醒了他一件事,大家一起练武比武,这种快乐生活终究要到头,陈昇会去做捕快,王兆靖会去读书科举取功名做官,吉香和石满强还有孙大雷都会去家里帮忙做生意,董冰峰则是世袭千户。

    自己去干什么,选择也不少,有徐州卫的世袭百户位置,有衙门的捕快和刽子手职务,去做这些,一辈子温饱也不愁,可这么去做,就是平平淡淡一生..

    赵进不甘心这个平淡,他的理想是在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庸庸碌碌。

    “赵大哥,你家里说什么,赵大哥..”

    边上的人看他走神,招呼了两句,赵进晃晃头,刚要解释,院门却被敲响,外民有人招呼说道:“赵大哥,我是刘勇。”

    离门最近的董冰峰打开门,笑着说道:“大雷拿来了好多好吃的,快一起吃。”

    看到外面还有陈二狗跟着,这才没有继续说下去,院子里的人也都笑嘻嘻的打招呼,大家并肩战斗,经历过生死,关系已经变得深厚了许多。

    陈二狗可不敢像刘勇这么随便,他在外面作揖之后才走进来,他前天见过赵进一次,隔了一天两夜再见,感觉到赵进身上已经有了不同的变化,和那天相比,赵进身上多了股凛然之气,举手投足间都有威势。

    难道杀人之后,人自然就会变得凌厉?陈二狗心中想归想,对赵进的敬畏却更多了几分,陪笑着说道:“进少爷,我家大哥托我给你陪个不是,那晚他的确有事出城了,没能帮上忙我家大哥实在过意不去,这点银子请进少爷收下,打磨兵器什么的用得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