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打开院门后,木淑兰自己进屋去简单整理,赵进大概说了说昨天他知道的,陈昇那边得到的消息不比他少,两人交流后才觉得后怕,如果没有王友山出面的话,云林寺根本不肯善罢甘休。

    说话间,石满强和吉香两个人结伴出现,他两个人没和往常一样直接进入,而是在门口探头张望,看到赵进他们之后才跑进来,进了院子后才大出了口气说道:“昨天我们两个就来这边看,生怕赵大哥你这里出事,今天又来了。”

    他们当然没有陈昇、王兆靖和董冰峰这么灵通的消息,可心里放不下,只能跑过来盯着看。

    几个人嘻嘻哈哈说了两句,王兆靖也过来了,昨天去的人里,只剩下孙大雷和刘勇没过来。

    刚想到这两人,就看到孙大雷在门口探头探脑,看他的表情倒不是不确定,而是对是否进来有些忐忑。

    顺着赵进目光看过去,大家都现孙大雷在门外,陈昇的神色顿时冷下来,董冰峰后退一步没出声,而石满强和吉香对视了眼,脸上都有不以为然的神色,倒是王兆靖脸上带着笑容。

    “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来吧!”赵进笑着招呼了声。

    门口的孙大雷没想到赵进这么说,居然愣在那里,就是其他几个人也很是诧异。

    赵进笑着看看大伙说道:“那天杀敌拼命的时候大雷勇敢的很,就是家里有事早走了一会,这有什么,难道大家不是朋友了吗?”

    听他这么讲,大家也都没什么话说,但陈昇的脸色依旧不好,王兆靖笑着对孙大雷点点头。

    孙大雷张张嘴想说话,咳嗽了声没说出口,又要张嘴,却低下了头,伸手擦擦眼睛,这才抬头说道:“我..我..”

    结巴的老毛病又犯了,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快进来练武,咱们没那么多时间耽误。”赵进笑着招呼说道,孙大雷用力的点点头,快步走进来。

    一进来才现,敢情孙大雷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后面还跟着两个伙计打扮的人,两个人都挑着食盒,四个大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进来放下,孙大雷打那两个伙计离开,笑眯眯的说道:“我爹娘捎过来的好东西,大家吃,大家吃。”

    他父母在隅头镇做生意,那里是运河南来北往的中点,南北货物齐全,打开这食盒后,一个里面装着蜜饯,两个里面装着点心,还有一个装着各色熟食,这么精美的食物,这么大的盒子,价钱当真不低。就连王兆靖和陈昇都看得一愣。

    “这怎么也要十两银子吧?”赵进出口问道,孙大雷嘿嘿笑着不出声,赵进上去拍拍孙大雷的肩膀,肃声说道:“大雷,咱们是朋友,是兄弟,前天那事,你能一起去帮忙,能冲锋杀敌,已经做得不少,有些误会,大家说清楚就好,下次没必要这样。”

    赵进知道现在孙大雷害怕被朋友们排斥,所以买了这么多好吃的过来,希望大家原谅,赵进也不准备拒绝,也不会继续多说,接下来笑着说道:“大雷拿来不少好吃的,大家来吃,小兰,出来吃好吃的。”

    木淑兰笑嘻嘻的从屋中出来,去那食盒里每样都拿了点,然后是王兆靖笑着过来拿,董冰峰、石满强和吉香也都过来拿了,陈昇却在一边冷着脸没有动作,赵进冲他连使了两个眼神,陈昇才不情愿的过来拿了一样。

    看到所有人都过来拿了,孙大雷脸上才露出了笑容,没话找话的继续说道:“赵大哥,刘勇怎么没来?”

    说话依旧结巴,却比刚才流利不少,说明心情已经平复。

    “刘勇已经是有差事的人,可不像我们这么悠闲,估计在城南那边做事。”赵进笑着说了句。

    被众人提到的刘勇,此时正在城南的黑虎财神庙里,站在里屋的一个角落,程铜头正在屋里和几个头目商议,原来刘勇是没资格来的,今天却特意把他叫了过来。

    刘勇做事很有分寸,他安静的站在一边,只是倾听,他能注意到程铜头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也能注意到陈二狗的位置比往日靠前,情况变化的还真快,昨天生了什么,刘勇当然不会忘记。

    前晚从城东回来没多久,程铜头就派人把他抓了进来,不过也没有打骂,就是关在一个屋子里禁闭。

    昨天中午时分,程铜头派人把刘勇放了出来,中午还专门找了家饭馆吃的饭,有酒有肉十分丰盛,到了今天,还让他来参与头目们议事。

    原因刘勇也能猜到,自己杀了云山寺的人,程铜头肯定要把自己交出去,他城南一个江湖头目,在云山寺这种大土豪面前就是个杂碎。

    之所以被放出来刘勇能猜到大概,陈二狗私下和他说了原因,王友山出面,将前晚那场战斗定性为见义勇为,这么一来,程铜头自然不用向云山寺交人,而且还要看在赵进的面子上,客气对待他,请他吃的那顿酒肉等于是赔礼。

    能跟着这样的大哥真是幸运,刘勇心里所想的这个大哥并不是程铜头,而是赵进。

    外面赌场的喧哗声音传进来,让刘勇听不太清上面程铜头的低声说话,从程铜头的表情来看,似乎有点害怕。

    程铜头的确害怕,作为徐州城内道上的一方头目,对于城内这些下三滥的勾当清楚的很,实际上那天赵进过来询问,他马上就猜到是那一伙人做的,城里敢去捕快家里拐卖的拐子也就是那么一家。

    但程铜头也知道云山寺有人在打那个小女孩的主意,这次那伙拐子背后十有是云山寺的势力。

    衙门捕快虽然是个角色,可比起云山寺就不够看了,程铜头当然知道怎么取舍,直接装作不在,心想要是你捕快老子出面,我还敷衍几句,你一个半大孩子上门,我理会干什么,打听不到也就散了,打听到了也没有什么办法。

    没曾想当晚就有衙门里的人传出消息来,说赵捕快家的小子领着人冲进去,把云山寺的和尚都给宰了,把拐子们送进了衙门。

    那是六条人命啊!程铜头听到这消息后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云山寺下山办事的和尚身手都不错,他们在寺庙里吃饱喝足,每日练武强身,装备也好,各个都强悍的很,程铜头心里清楚,自己手里十几个人未必能对付这六个。

    可就这么六个懂得武艺的僧兵壮汉,却被那几个半大孩子杀了个干净,这伙少年还真下得去手,武艺还真强。

    惊叹归惊叹,但程铜头也能猜到结果,云山寺在徐州势力太大,只要出面压迫官府,赵进的捕快父亲根本庇护不住,到时候那赵进被定罪下狱,自己这边的刘勇也肯定跑不了,为了避免自己被牵连,索性提前把人先关起来。

    没想到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第二天中午,两件事传了出来,那些拐子畏罪自杀,王友山出面定性赵进他们无罪。

    听到拐子们畏罪自杀的消息,程铜头浑身寒,他当然知道这是杀人灭口,而赵进他们无罪的消息更让程铜头坐立不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