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振堂因为事情解决心情轻松,中午又喝了点酒,说话也不如平时那么谨慎,笑着解释说道:“你知道私盐吗?”

    赵进点了下头,然后又摇头,私盐这名目听父母聊天的时候说过,比武练武的时候也听人说过,但具体是什么却不清楚。

    “官盐专卖,不过处处经手的要捞钱,一斤盐半斤泥土掺进去,这都算有良心的了,而且价钱还贵,但私盐不怎么掺杂质,价钱还平,能用私盐的都用私盐.。。”

    赵振堂笑着解释,私盐逃避国税,所以官府查的很严,不过私盐有大利,所以往往官府和豪绅都参与其中,只是大宗私盐终归要贩卖到每家每户,这私盐又不能光明正大的摆在店铺里买卖,所以大宗私盐由盐枭运送到几个交通便利的地方,然后各路摊贩过去拿货分销,这就是所谓“分盐”。

    “..齐独眼原来在徐州卫贩卖,结果被卫所里巡盐的那帮人抓住,盐货和钱财没了不说,人还要送到官府里问罪,我看他可怜,就求个情把人放了..”

    原来如此,赵进又追问了几句,却知道徐州卫除了驻守当地,还有维持治安的职责,徐州卫所自己居然就有巡河,巡盐和巡盗三个队伍,分别负责运河、盐务和治安,运河最肥,盐务次之,巡盗最苦,赵振堂当年就在巡盗里做过,这几年开泇河,徐州败落,巡河也不行了。

    赵振堂谈兴很浓,赵进听得也高兴,不过说着说着,赵振堂眼皮打架,直接靠在那里睡了过去。

    赵进能猜到自己父亲为什么这么疲惫,昨夜忙碌一夜,今天又为自己的事情奔走,肯定没来得及睡觉,也就是现在才放松下来。

    马车颠簸摇晃的很厉害,赵进也在车上走神,自己总说要在历史上留下名字,要让自己变强,可到了现在似乎没什么变化,还是和朋友们每日练武,将来的道路和方向还是很模糊,五年过去,要抓紧了。

    过城门的时候,赵振堂醒了过来,给了那车夫银子,父子两人下车步行,沉默地走了一会,赵振堂开口说道:“昨夜那案子,本来云山寺不肯罢休,不过王友山那边过来打了招呼,这件事就算了结。”

    又走了几步,赵振堂沉声说道:“你交的那些朋友都不错,继续维持下去,将来能帮你不少忙。”

    赵进点点头,他知道这是王兆靖请他父亲出手相助,也想起昨夜王兆靖临走时说的那番话“小弟也会想想办法。”当时看王兆靖神情轻松,还以为他性格镇定,现在看来对王家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事。

    走到家门前的时候,赵进又看到母亲何翠花在东张西望,看到他们父子两个的身影,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真是在外面变野了,中午也不回家吃饭,快去把身上的尘土打打,小兰在屋子里等着你呢!”絮叨了两句,何翠花就自顾自的回去做饭。

    到底生了什么,赵振堂一直瞒着,何翠花虽然隐约觉得不对,却不了解真相,所以也不那么紧张。

    赵振堂笑着看了赵进一眼说道:“那丫头对你倒是有心思。”

    父母都这么说,赵进觉得头皮麻,现在家里已经把木淑兰当成自己媳妇的意思了,虽说心里没什么抵触,可是不是太早了。

    看到赵进回来,木淑兰也是欢天喜地的,聊了两句就跑到厨房去帮着做饭收拾。

    “爹,明天我能出门练武吗?”

    “去就是了,不过谨慎小心点。”

    这个回答证明一切恢复了正常。

    第二天赵进还是准时起床,稍作洗漱后就出门跑步,没跑几步,就看到街边角落有星点绿意。这个现让赵进的心情顿时好起来,春天终于到了。

    跑到王家门前的时候,却看到穿着紧身打扮的王兆靖正在那里等着,远远的就冲赵进挥手打招呼。

    “你今天也要跑步?”

    “看赵兄天天跑,想来大有好处,所以今天也起来试试。”

    王兆靖笑着说了句,就跟着赵进一起开跑,跑出没几步,赵进停下郑重的抱拳说道:“昨日的事,本来我想给大家担下这个责任,却因为事先考虑不周,反而差点给大家招惹了麻烦,多亏王兄弟说动伯父帮忙,我在这里谢过了!”

    说得郑重,深深作揖,王兆靖连忙上前扶住,开口说道:“赵兄,自己兄弟说这个就生分了,赵兄能为兄弟们担责,小弟请家人出面又算得了什么。”

    王兆靖自幼和父亲经历官场,见多了客套场面,他本以为双方对答之后,赵进还要坚持再谢,怎么也要推拒一二,没想到赵进干脆利索的直起身,郑重说道:“好,我们是朋友,是兄弟,这事谢过一次,会记得一生,咱们继续跑步。”

    说完转身开跑,王兆靖连忙跟上,跑出一段距离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赵兄还真是直率。”

    赵进脸上也有笑容,轻松回答说道:“我只和兄弟们直率!”

    王兆靖一愣,脸色变得肃然,点点头跟着跑了过去。

    跑完回家吃饭,木淑兰早早的起来,正跟着何翠花在那里忙碌早饭,赵进注意到原来那个活泼的女孩生了不少变化,和从前相比,现在的木淑兰似乎胆子变小了,而且更腻着自己,好像一定要看着自己才安心,吃饭的时候也尽可能的挨着他。

    相对于赵进的不适应,赵振堂和何翠花则看的很高兴,满脸都是公婆看儿媳的表情。

    “走在路上警醒点!”赵振堂叮嘱了一句后去衙门上差。

    赵进收拾完毕出门练武,临出门前想了想,和自己母亲打了声招呼说:“娘,我带着小兰去练武了。”

    何翠花一愣,随即开口骂了句:“连自己老娘都信不过,去吧去吧!”

    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女孩跟在自己身边,不用担心被拐走,而且更重要的一点,练武的地方最少有六个全副武装的人,不但别人会乱来。

    听到赵进的提议,木淑兰倒是高高兴兴,换了套衣服后牵着赵进的手出了门。

    一路上赵进走得很小心,时不时的来回张望,甚至多绕了点路,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如果放在平常,木淑兰肯定会好奇的询问,但现在女孩就这么安静的跟着走,什么话也不说。

    看起来王友山的出面很有效,没有人跟踪,一切都正常,赵进来到自己二叔家门前的时候,看到陈昇和董冰峰正在那里等待。

    陈昇肩膀上扛着长刀,不时的朝着路口张望,看到赵进后快步迎上去,朝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笑着说道:“你本事真不小,说没事就是没事,连我爹回去都夸你,还让我多和你亲近!”

    董冰峰挠头说道:“本来我爹让我去邳州亲戚那边住几天,昨晚就和我说继续来练武,说赵大哥你不简单。”

    “还不是老样子,练武去!”赵进笑着说了句,他能看出来,陈昇和董冰峰是真心因为他安然无恙而高兴,这种朋友兄弟的关心让人感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