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离家赶路,一路上走得急,直到齐独眼这边才能静心想想,赵进突然感觉到有点忐忑,如果事情朝着最坏的方向展,那么这几年所做的很多事情都白费了,甚至还要连累这些热心帮忙的朋友。

    赵进也在自责,昨天的好多事都做的自以为完备,实际上却漏洞百出,战斗前后是自己没有经验,但事后的安排却是自己总是用从前的经验来分析办理,但从前的经验却不能套在这时。

    此刻天已经大亮,衙门也已经开始上差,徐州知州童怀祖正在后堂书房,听着师爷禀报。

    大凡科举出身的官员,读书做文章可以,行政做实务则一塌糊涂,往往需要师爷来协助办理,这师爷都是心腹亲信的角色。

    “东翁,一共是一千两足色纹银,清点后已经交给夫人那边了。”这名师爷笑着禀报说道。

    童怀祖笑容满面的点头说道:“王师爷,你去和刑房那边说说,这案子就这么结了,不就是几个拐子吗,打死他们大快人心,有机会本官替他们请功。”

    刚说完这句,童知州又想起一件事问道:“张同知还有相干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吗?”

    那师爷一躬身,笑着说道:“请东翁放心,陈捕头、赵捕头他们做事周全,口供画押齐全,各处肯定都照顾到了,就等东翁您点头呢?”

    “那就好,那就好,赵家那孩子还真是凶悍,这个年纪就敢杀人,而且还把陈家的那人也扯上,真是有趣。”童怀祖随便点评了几句。

    师爷笑着点头,却没有跟着说话,这件事他也有八十两银子的好处,和高高在上的知州不一样,这师爷整天和衙门里的人打交道,对这里面的门道明白得很。

    今天早晨,总捕头陈武出面打点,足足送出了两千多两银子的好处,上上下下相关的人都分润不少,而且这师爷也能猜到,昨夜班房里畏罪自杀的那几个拐子到底怎么死的。

    几千两银子,几条拐子的人命,费这么大的周章就是为了抹平赵进和陈昇他们杀人的案子。

    毕竟那是实实在在的六条人命,如果追究起来怎么算都是大罪,但上上下下含糊过去,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正在那里想,却听到外面有人通报说道:“老爷,杨举人来拜。”

    “杨举人,他来干什么,王师爷,你去迎他进来。”童怀祖纳闷的说了句,然后对师爷吩咐说道。

    王师爷连忙躬身答应,能让知州的师爷迎接,说明这人的身份贵重,王师爷知道这杨举人的底细,杨忠平是徐州本地人,举人功名,徐州文气不兴,能有个举人的功名已经很了不起。

    不过,能让徐州知州重视的并不是这个举人功名,而是杨举人的背后,这杨举人是云山寺的居士,徐州城内关于云山寺的事情,都是由这个杨举人出面办理。

    一个举人在知州眼里并没有多重要,但和云山寺这种大豪强勾结的举人就很了不得了,而且云山寺后面也有了不得的靠山,有说是凤阳府的大太监,有说是南京的大人物,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知州都得罪不起。

    到门前迎了杨举人,这杨忠平瘦高身材,脸色青,隐约间有点酒色过度的样子,为人十分的傲气冷淡,只对王师爷点点头就大步走进去,王师爷脸上带笑,心里却在骂,谁都知道这杨举人在徐州城的风评极差,欺男霸女的事情做了不少,如果不是有云山寺背后撑腰,早就被人捉拿问罪了。知道名声不好,这杨举人却从来不知道收敛,整日里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模样。

    进了后堂童知州的书房,这杨举人大大咧咧作揖,也不管知州眉头皱起,就那么坐了下去。

    王师爷知道这等尴尬场面还是少看为好,当下躬身说道:“东翁,学生这就去周大人那边。”

    这个周大人是徐州推官,管着刑名案件,刚才吩咐的事情,正应该找他。

    童知州面沉似水的点点头,他对这杨举人的态度也很不满意,但无可奈何。

    那边王师爷刚要出门,就听到杨举人在那里说道:“太尊,学生今早得知,云山寺的几位师傅在城东死于非命,学生痛心之极,请太尊严查此案。”

    “你这消息倒是灵通。”童知州淡然说了句,随即扬声招呼说道:“王师爷,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个拐子的案件,怎么还有云山寺的人牵扯进去?”

    王师爷连忙快走到跟前,在童知州耳边低声解释,听了几句,知州童怀祖瞪了王师爷一眼,然后转头说道:“没曾想云山寺的和尚居然和拐子有关系,不是说口供画押都完备..”

    这件事上上下下都要含糊过去,大家都只说赵进他们杀的是拐子们的帮手,却不提具体的身份,王师爷得了好处,过来说的时候自然不会提这个。

    那杨举人对知州话里的讽刺根本没有理会,直截了当的打断说道:“云山寺向来清规严禁,不会有什么作奸犯科之徒,恐怕是有人诬陷,还请太尊严查,如果太尊这边查不出什么来,圆信大师会写信给云山寺的几位大施主,请他们帮忙。”

    圆信大师就是云山寺的住持方丈,那所谓的“大施主”,想来就是云山寺的靠山了。

    童知州眉头皱起,他看了眼身边的王师爷,沉声说道:“去和周大人说说,这件案子要严查。”

    一听这个,王师爷有点急,如果含糊不过去,岂不是吃到的好处还要吐出来,连忙凑近了低声说道:“东主,那些不要了?”

    童知州恶狠狠瞪了王师爷一眼,抬高了嗓门说道:“德高望重的圆信大师都如此关切,本官又怎么能平常对待,快去催促。”

    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白,得罪不起云山寺和他的后台,就算有好处和衙门里的情面也都顾不得了,必须要给个交待。

    听到这话,那杨举人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在那里点头说道:“太尊英明,那几位师傅清净修行,却惨遭不测,按照国法,一定要杀人偿命。”

    这又是开出条件,不管知州童怀祖还是王师爷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如果真要赵进这边偿命,赵振堂那里可不好安抚,得罪了下面这些地头蛇,这衙门运转就要出大问题。

    但权衡再三,这官难做好做是一回事,这官能不能做下去更重要,还是要按照云山寺的意思办。

    王师爷心里暗骂,可也只能领命去办,刚躬身答应,就听到门前又有通报说道:“老爷,王大人的管家来拜。”

    徐州城内能在知州面前被称为“大人”的,也只有王友山了,他致仕返乡,品级虽在却没有实职,只不过是个闲人,但却没有敢于怠慢,对于徐州知州这种地方官来说,王友山只要给京城写一封信就能决定他的升迁生死。

    一听是这个人,知州童怀祖连忙对王师爷说道:“快去迎接,快去迎接。”

    杨举人脸上的傲慢也收去了,他当然也知道王友山的份量。

    王师爷很快就回来了,他身后没有客人,手里却拿着一个信封,没等知州问,连忙把信封递了上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