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兄不必担心,小弟也会想想办法。 ”路过赵进身边的时候,王兆靖低声说了句。

    一个个走出门,陈昇刚要说话,赵振堂却开口说道:“大昇,回去和你爹说,让他现在就去衙门捕房,有十万火急的要紧事,就说是我说的,千万别忘了!”

    看赵振堂说得郑重,陈昇连忙点头。

    人都走了,赵振堂把外面等着的白役们喊了进来,让他们把人带出去等着。

    这五个做公的白役看到地上的尸体也是震惊不已,不过都知趣的什么都没问。

    五花大绑的拐子们被带出去,地上的尸体也被抬出去,屋子里只剩下赵振堂父子和木淑兰三人,赵振堂先关心的问了句:“小兰你没事吧?”

    木淑兰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小声说道:“赵叔,小进哥哥过来救我,你别怪他。”

    赵振堂笑着摇摇头,看着气氛缓和,赵进连忙说道:“爹,云山寺的人全死了,那些拐子的口供我也对过,到时候孩儿就算见义勇为救人..”

    话还没说完,赵振堂脸色变得严厉,沉声说道:“闭嘴,你这么大的年纪,做事这么想当然。”

    又是耳光,又是训斥,赵进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孩子,父亲直接动手管教,又不留情面的训斥,也只有父子才会这么做。

    “先跟着我把这里清一遍,然后你带着小兰回家去,回去让你娘拿二百两银子出来,你给我送到衙门去。”赵振堂黑着脸说道。

    赵进只得答应了,赵振堂在这屋子里走了一圈,就和昨晚在木家一样的仔细,居然翻出来了几十两银子,还有一个小木箱,里面放着几锭金子和饰。

    在桌子上把这些东西打了个包袱,赵振堂沉声说道:“你知道你运气多好吗?这伙拐子把这里当成据点,估计邻居们习惯了不对劲,也不敢来管,所以你们折腾了这么久也没关系,要是在别处,早就有人敲锣报官,等民壮乡勇聚齐,你们就有大麻烦。”

    说完这句后,拿着包袱出门,在街道上赵振堂又叮嘱了句:“回去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别让血气进身。”

    木淑兰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就那么紧紧抓着赵进的手,等赵振堂他们离开,女孩更直接贴过来,和赵进挨得很紧,好像唯有这样才不害怕。

    赵进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路口,这才领着女孩一起回家。

    这条街上还真是各扫门前雪,里面厮杀惨叫的动静这么大,其他院子居然没有一点反应。

    如果不是赵进走过觉院子里有人透过门缝偷偷的看,他都以为这条街没有什么人居住。

    “小进哥哥,赵叔他很关心你,你别生气,我爹也是这个样子..”走了一会,木淑兰怯生生的说道。

    赵进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一路上都没说话,女孩以为自己因为被打骂受打击了,他笑着说道:“小兰你误会了,我知道那是为我好。”

    听到赵进的解释,木淑兰点点头,两个人继续不做声的向前走。

    赵进之所以刚才不出声,是因为他在想今天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每一个环节都有问题。

    本以为自己每天练武不停,二叔赵振兴教导自己武技,传授分享战阵沙场上的经验,自己有远同龄人的成熟心智,而且还有那些领先时代的军事武备知识,就应该无往而不利,百战百胜。

    没曾想面对敌人还是要胆怯,这小小的行动还是破绽百出,去收拾那两个暗哨却忘记院子里会随时出来人,问女孩在不在里面却忘记了问里面多少个护卫,大家一拥而上却忘记了堵住后门..

    错误犯的太多,幸运的是敌人也很无能废物,幸运的是,苦练武技在生死搏杀中还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该改的要改,该继续加强的要加强,赵进又想到了跟着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朋友们,几年前自己去接近交往的确有目的,现在想想那真是可笑,真正成了朋友,大家就会一起出生入死,并肩浴血!

    有这样的父母,有这样的朋友,一切都值了!

    赵进深吸了口气,此时他觉女孩紧紧抓着他的手,赵进突然觉,如果木淑兰被拐走陷入火坑,自己会悔恨一生,能救回她,值了!

    小男女彼此拉着手走在街道上,一路没说什么话,就是紧紧牵着手。

    渐渐走进城北那片区域,路边宅门不少都悬挂着灯笼,街道变得明亮不少,还有一个路口才拐进自家门前的街道,赵进却看到母亲何翠花站在街道上来回张望,尽管看不清表情,却能感觉到母亲的惶急。

    “是小进吗?”远远的看着模糊身影,何翠花不敢确认,大声喊道。

    “娘,是我!”赵进回答了声,就看到何翠花朝着这边跑过来。

    一到跟前,何翠花就急忙忙的问道:“你这孩子突然跑出去,怎么还把小兰带回来..”

    说了两句突然停下,借着远处传来的灯光,何翠花看到了赵进脸上身上的血迹,她大惊失色,抓着赵进的肩膀问道:“小进你受伤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是别人的血,娘你不要担心,我爹有急事让我先回来,我还要出门的。”

    “别人的血,怎么回事?”

    何翠花询问不停,赵进苦笑着解释,他没有说的太详细,害怕吓到自己母亲,解释虽然麻烦,但他却觉得温暖,父爱母爱用不同的方式体现出来,当然也只有他这样的成熟的心智才能体会,绝大多数的同龄人不仅不会感激,反而会不耐烦,甚至心有怨言。

    不仅在外面询问,到了屋内,在灯火映照下看清楚后,何翠花非得仔仔细细检查赵进有血迹的地方,生怕受伤,检查完毕后,又给赵进找换洗衣服,让赵三的婆娘烧水给赵进擦洗。

    到卧房换衣服的时候,赵进才低声说了今天的经过,杀人和云山寺的事情就略过不提了,他看自己母亲的模样,应该还不知道女孩差点被拐卖的事情,父亲赵振堂如果听何翠花说过今天的经历,应该也能猜到真相,不过为了不让何翠花内疚担心,想来没有揭穿。

    听到这个,何翠花的脸立刻白了,没管正在换衣服的赵进,快步跑出屋子搂着外面的木淑兰哭了起来,连声的说道:“婶子差点害了你。”

    赵进一边换衣服,一边忍不住笑,因为毕竟有惊无险,娘亲看到自己没事,立刻就去顾着木淑兰,真是热心肠。

    换好衣服,血迹也擦拭干净,赵进觉得整个人清爽不少,走出屋子看着只有何翠花和木淑兰在,直接开口说道:“娘,我爹说让你给准备二百两银子,要我立刻带到衙门那边去。”

    “二百两?到底出什么事了?不就是在个不长眼的拐子吗?”何翠花尽管不知道生了什么,可二百两这个数目的银两能办什么事情她却明白的很。

    何翠花失声问了句就住口不言,她已经想到自己儿子回来时身上沾染的血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