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等赵进说话,那边吉香和石满强已经动手摘去地上死伤者的头巾,凡是包着头的都是极短的头,中间点着戒疤。

    这年头大家都是蓄,只有僧人才有这么短的头,那戒疤更证明了他们的身份。

    六个汉子里,死了三个,昏了两个,还有一个断了胳膊,现在却有点缓过劲来,在那里咬牙咒骂:“你们这些兔崽子,快把爷爷我放了,不然你们全家遭殃,你们等着..”

    “云林寺的人就这六个吗?”赵进问道,丁工孟连忙点头、

    问完这句话,赵进猛然站起,抓起手边的长矛刺出,直接把这个人的咽喉刺穿,那人张大了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咽气。

    赵进这一出手,连他的同伴都惊住,不知道为什么在掌控局面的情况下还要暴起杀人!

    那两个婆娘更是身体抽搐,一股难闻的腥臊气弥漫开来,居然被吓得失禁了,赵进动手不停,长矛抽出刺下,那两个昏迷中的伤者也被结果。

    “饶命!”唯一一个能开口的丁工孟吓得尖叫出来,赵进的长矛已经指在他的鼻子上,顿时把话吓了回去。

    边上的人也都反应过来,陈昇情不自禁的抬高声音说道:“赵进,你在做什么?”

    赵进只是冲着陈昇摆摆手,然后把孙大雷叫了进来,现在所有人都在屋子里,赵进开口说道:“你们凡是见血杀人的,都把手里的兵器留下,把衣服反过来穿,去找水擦擦脸上的血迹,然后一个个的离开这里,记得分开走,不要顺原路回去!”

    “那赵兄你怎么办?”王兆靖脱口问道。

    赵进看了看他们,肃声回答说道:“我请各位来帮忙救人,现在杀了六个,事情已经闹大,你们牵扯进来总归是麻烦,都走都走,责任我一个人来担。”

    屋中所有人都一愣,随即动容,大家每天练武比武,几年相处,的确成了朋友,可以互相帮扶。

    可今天这件事的性质不一样,今天是见血杀人,而且一下子死了六个,还不要说牵扯到云山寺这样的大豪霸和闻香教这样的势力,刚才激战得胜的兴奋过后,每个人都是心中惴惴,都想着怎么收场,除了王兆靖和陈昇略微镇静,其他人都神色不定,有些慌张。

    大家不知道怎么去和父母长辈解释,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即将到来的衙门公差,大家都明白的很,一路上快步走来,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在眼中,现在根本没办法一走了之。

    每个人都在紧张惶恐,没曾想赵进却大包大揽的把责任都担下来,大家松了口气之后,马上为赵进的义气感动震撼。

    看着大家凛然神色,赵进脸上又露出轻松的笑容说道:“各位兄弟,我爹做什么的大家知道,咱们这次来又是救人,后果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我一个人担就是了。”

    听他这么说,大家都笑了下随即更加郑重,他们都知道赵进说得轻松,可这六条人命的责任不是那么好担的。

    赵进脸上的自信并不是装出来的,他也并不想卖弄什么义气,他觉得既然朋友们过来帮忙,而且帮着杀敌做事,自己没有立场继续拖朋友们分担责任,这就是恩怨分明。

    而且他的确有把握把这件事抹平,也犯不上装的大义凛然和义薄云天,收拢人心,交纳好友,不是在这个时候。

    场面一阵安静,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态各异,王兆靖拿手中的剑点点地,轻笑几声后说道:“大家既然兄弟相称,那就没道理让赵兄你一个人担责,小弟也留下吧!”

    陈昇看看王兆靖,突然把脚边的人踹到一边,重重的把刀插在地上,粗声说道:“人是一起杀的,要留一起留。”

    “事情都做了,我..我跟着赵大哥你留下来。”石满强说话打了个磕绊,但还是留下。

    “赵大哥,我也留下!”吉香声音有些嘶哑,可说的很干脆。”

    刘勇则说得很干脆利索:“我留下!赵大哥,不能耽误太久,咱们这里的动静肯定有人听到。”

    董冰峰左看右看,最后咬咬牙说道“既然大家都留下,我也留下。”

    他这声音却小的很,董冰峰说完之后,只有一个人还没表态,大家都转头看了过去,站在门边的孙大雷脸上青红不定,挠挠头后干笑着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家里人等得着急,我先回去,赵.。。赵大哥,各..各位,对不住了!”

    孙大雷说话一结巴,大家就都知道他心慌紧张,陈昇眉头皱起却没有说话,石满强却恨恨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

    “要..要不我留下..”孙大雷顿时尴尬起来。

    “家里人着急你就回去,别觉得心里过不去什么的,你来就已经是把我当兄弟了,快走吧!”赵进说得很诚恳。

    孙大雷仔细看着赵进的神色,这几年下来,他不自觉地对赵进有一种敬畏,而且刚才朋友们的表态给他很大的压力,孙大雷已经有些后悔了。

    可仔细观察后,现赵进很真诚,并没有反讽讥刺的意思,孙大雷非但没有轻松,反倒更觉得后悔。

    不过迟疑了会儿,孙大雷咬咬牙,下定决心说道:“对不住了,家里人一着急,我..我怕的很,我先回去。”

    赵进笑着点点头,一边陈昇在那里低声念叨“你爹娘都在隅头镇,那有着急的人”,孙大雷脸色红了下,只当没听到了。

    他刚要转身走,赵进却开口说道:“大雷,我要和大家解释下刚才,你听了再走。”

    孙大雷只得站住,赵进看了看众人,开口说道:“之所以把云林寺的人都杀掉,是为了在衙门过堂的时候少些麻烦,又有拐子又有云林寺的和尚,必然彼此推诿纠缠,闹得不清不楚,只剩下一方,很快就能定案问罪。”

    大家都是恍然,赵进示意孙大雷可以离开,孙大雷干笑了两声,快步走出了屋子。赵进又对脸色不太好的董冰峰说道:“冰峰,你骑马脚程快,现在你去我家,和我爹说这里的事情,让他快些来这边。”

    董冰峰点点头,连忙快步走出了门,等董冰峰离开后,赵进松了口气,这才开口说道:“咱们去把街道上的两个人拖进来。”

    “你先去看看小兰,这些事我们来干!”还没等赵进动手,陈昇开口说道。

    赵进笑了笑,却又把长矛顶在了丁工孟的咽喉间,冷声问道:“你去过堂的时候该怎么说,说来我听听?”

    “..小的们被云山寺的和尚,不,贼秃胁迫,诱骗良家女孩,那女孩呼救,引来了诸位公子爷相救,这些秃驴意图行凶杀人,诸位公子爷出手自卫..”读过书的拐子就是不一样,被人一逼,居然流畅的编出套说辞。

    赵进脸上露出笑容,抬头看着四周问道:“是这么一回事吗?”

    躺在地上的三男两女尽管都被牢牢捆住,嘴里塞着破布说不出话,可听到赵进的话,都拼命点头表示同意。

    屋中其他人看着赵进一步步安排,到现在也觉得很妥当了,大家松了口气,有人出门去把外面的两个人拽进来,有人去烧水准备略微整理。

    来时没什么害怕,激战杀人后也没什么害怕,不过大家都对接下来要做什么心里没底,本来还以为可以一走了之,看到赵进这么安排大家才明白过来,来时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人看到,又杀了这么多人,肯定要经过官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