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很笨拙的安慰,木淑兰的情绪总算慢慢恢复了,开始抽泣着讲述经过。

    下午时候,突然有人叫门,赵三出去应门后回来说木淑兰的长辈过来接,何翠花出去看了看又叫木淑兰出去。

    木淑兰见到一个很和气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说木淑兰的大伯派过来的,而且还给了小兰看了一个香囊,那香囊上绣着一朵白莲,正是闻香教的信物。

    看到这个后,那中年人尽管没透露很多细节,但却看起来像自己人,而且木淑兰知道自己父亲曾说过如果出事,就是这位大伯来接,一个连赵进他们都不知道的消息这人却知道,更没什么疑点。

    那中年人口口声声说自己大伯急着见自己,木淑兰也就跟了出去,没曾想一拐过路口,就被人捆上堵嘴然后丢进一辆大车。

    到了这里,身上所有东西都被那两个婆子搜了个干净,而且那两个婆子一直在这边监视着她。

    本来木淑兰已经绝望,知道自己会被卖到什么火坑,或者更悲惨的遭遇,却没想到赵进如同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赵进却听明白了,那个中年人十有就是外面那个,他们能骗到木淑兰,无非是依靠模糊的话语,让木淑兰产生误会,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闻香教的人肯定和这帮拐子有勾结,不然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的消息。

    “小兰,你先在这里定定神,我出去问问他们。”赵进看着木淑兰的情绪已经平稳下来,就要出去询问,

    没曾想刚一起身,就被小姑娘抓住,眼巴巴的看着他说道:“小进哥哥,我怕。”

    平时可看不到木淑兰这般娇弱的样子,赵进笑着说道:“不用怕,大家都来了,你先呆着。”

    又安抚了几句,木淑兰才不舍的放赵进走出屋子。

    走出屋子后,赵进看到外面那三个伤者也被带了进来,所有人都被捆起来,活着的都被堵上了嘴,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翻出的绳索。

    赵进沉吟了下,刚才木淑兰的描述里提到了这个中年人,刚才自己这些人冲进院子里的时候,出声说话的也是这个中年人,看着就是这帮拐子的头目了,赵进朝着他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赵进拽出对方嘴里的破布,把手中短刀在那中年人脸上蹭了蹭,每蹭一下,那中年人身体就颤一下。

    “你们的来历和这件事来龙去脉给我说清楚,谁让你干的,你怎么能知道木家那么多事,都老老实实说出来,如果有一句话我觉得是假的,我就割你一刀。”赵进声音森冷,说完这些,手中刀一划,已经在这个中年人脸上划破个小伤口。

    有刚才那震撼人心的杀戮在,就算没有这威胁,被询问的中年人也吓破了胆,不敢不说实话。

    这中年人名叫丁工孟,专门做拐卖女孩的勾当,和那些在贫穷民户那边拐骗的同行不同,丁工孟这伙人盯着的是中等和更好人家的女儿。

    在他们眼中,好人家的女孩白净漂亮的多,不管卖到妓院娼寮,还是卖给那些有癖好的土豪手里,都能够卖大价钱。

    丁工孟这人是个被废了功名的秀才,脑筋比平常贼人活泛不少,做事小心谨慎,作案的时候知道用些计策,所以这几年一直没失手过,拐来的女孩卖到扬州和南京去,赚了很多。

    江湖道上渐渐有了名气,开始有些土豪富翁的花钱请他们去做事,拐那些被盯上的目标,丁工孟居然也都做成,拿到了丰厚的报酬。

    木淑兰这个则是云山寺如难大和尚点名要的,云山寺曾经碰过一次,结果派出来的伙计被打,还被闻香教的人找上门来,赔礼赔钱才罢休。

    大家听得都很专注,等听到“闻香教”三个字,除了赵进之外,陈昇王兆靖他们几个的神情都有点不自然,毕竟这个是犯禁的。

    一个闻香教会主的女儿,而且还和本地捕快家的关系不错,就算丁工孟胆子再大也不敢去碰,就连云山寺都要忌惮不少。

    没曾想半个月前,云山寺如难大和尚找到了丁工孟,开价五百两银子,请丁工孟把木淑兰弄到手,而且还说不用担心闻香教的事情。

    五百两白银当真是一笔巨款,丁工孟立刻动心了,但闻香教不是好惹的,他也不敢贸然动手,但让这丁工孟觉得奇怪的是,一直有关于这木淑兰的消息送过来,对目标越熟悉,就越容易得手,可他没想到闻香教中高位人物的女儿消息这么好打听。

    今天天还没亮,就有人来告诉丁工孟,说准备动手,还说人可能在赵家那边,因为赵家父子昨夜就去了案的地方,丁工孟连忙安排,他还知道木淑兰家中刚有大变故,心神混乱,要抓紧时间动手。

    他派出去的人盯着赵家,确定赵振堂和赵进都离开之后,趁着这个空子,把木淑兰诓骗了出来。

    天黑不好出城,他们准备按从前的规矩在城内停留一夜,第二天送到云山寺去,人拐过来的时候,丁工孟就以为大功告成,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赵进居然会找上门来。

    听着丁工孟说完,赵进手中的刀一动,直接又在对方脸上划了个口子,疼的那丁工孟大叫,赵进直接揪着他领子问道:“你刚才的意思是说,云山寺为了一个女孩就杀了闻香教的头目,你当我三岁小孩?”

    也怪不得赵进觉得匪夷所思,云山寺和这闻香教都算一方势力,做事都有分寸的很,而按照这丁工孟的叙述,木先生的死和云山寺大有关系,原因就是因为木淑兰,这未免太丧心病狂。

    “公子爷,公子爷你误会了,小的听说闻香教徐州教众内讧,可能云山寺一直在盯着,而且云山寺那些人在徐州地面上消息灵通,甚至可能闻香教的人和云山寺的和尚有勾结..”觉得赵进手中刀子又要加力,那丁工孟吓得魂飞魄散,不管不顾的嘶喊出来。

    他这么一喊,刘勇迟疑着说道:“大哥,那些烧香的人最近的确在内讧,说是什么山东新来的人和原来那批人斗,连我们那边都听过,云山寺耳目那么多,肯定知道。”

    今夜的战斗之后,大家都把“赵大哥”的称呼换成了“大哥”,关系又近了不少。

    “或许是云山寺那伙秃驴看到内讧,觉得有机可乘..”王兆靖沉吟着分析了一句。

    说完这句,王兆靖凑到赵进跟前低声说道:“赵兄,时候不早,先把这里收拾了,要不然有人找过来会有麻烦。”

    赵进晃晃头,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不问清楚了,我就怕还有后患。”

    “这拐子只不过钻了个空子,小心提防就没什么事,收拾要紧!”王兆靖低声催促了句。

    厮杀声惨叫声,应该被周围的街坊四邻听见,虽说大家都不敢多管闲事,但或许有人会大着胆子报官,等衙门的人来了,肯定会有麻烦,而且还有一点,跟着出来的这些人在外面呆得太晚了,他们家里肯定会担心,等王家、陈家的人找过来,恐怕麻烦会更大。

    赵进沉着脸站起,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丁工孟还以为赵进要动手杀他,立刻扯着嗓子说道:“公子爷,大老爷,小的一句假话都没说,今天这勾当也是没办法,云山寺派了六个人过来盯着,不信你去摘了他们的头巾,都是光头,还有戒疤!”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