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进了院子到现在,赵进他们还没有向前一步,听着身边的粗重呼吸,眼角瞥到的兵器颤抖,赵进突然有点后悔,早知这样,不如去请长辈出面,如果各家长辈出面,他们自己不出头也可以指使城内这些三教九流的人物。

    不要说别人,连赵进自己也是嗓子干,掌心全是汗水,从前那些打架斗殴的经历对此刻根本没什么大用,赵进突然现,自己拿着的是白刃,要真刀真枪的见血要命了。

    九尾娘娘庙里面是一间不大的正堂,两侧偏方,看不见什么香火,已经被改造成了住户的样子。

    赵进他们还没镇定下来的时候,正对着的堂屋大门打开,六名大汉冲了出来,后面还有三四个人在门口张望。

    这帮大汉冲出,赵进刚深吸一口气,心中却吃了一惊,不是说会有一两个看守吗?怎么突然出现了六个!刚反应过来,却听到身后脚步声乱响,忍不住回头看,现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步,就连身边的陈昇和王兆靖都身子晃了晃。

    那六名大汉两个人身材不高,身穿褐色短襟,手持铁尺,其余四个身高力壮,身穿黑衣棉袍,黑布包头,手上拿着短刀斧头。

    这几个大汉一冲出来也吓了一跳,他们看到院子里有八个全副武装的人,而且有四个拿着长兵器,还有穿着甲胄的,刚要缩头,现这八个闯进来的人好像很惊慌,气势不足,再仔细看,现这八个人年纪都不大,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尽管长得高壮,可满脸都是恐慌神色。

    气势此消彼长,这六个汉子立刻嚣张起来,一个身材最健壮的大笑了两声说道:“那里来的小崽子,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没人给你们喂奶。”

    这话一说,其余五个跟着哄然大笑,连堂屋门里都有个两个人大着胆子走出来。

    “啧啧,那个拿剑的小子不错,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的,师..那个你们把他拿下来,我奉送十两银子。”身后一个看着像文士的中年人嘿嘿笑着说道。

    那个最先话的大汉“哦”了一声,粗声说道:“不要你的银子,这样的好货色我们那边也有人喜欢。”

    “就是,就是,不比那小姑娘差,没准更喜欢呢!”有人用恶心的语气接口说道,又是哄笑一片。

    王兆靖自然知道对方在说谁,他气得满脸通红,本来还算稳定的身形开始剧烈的颤抖,手中的剑也在晃动。

    “镇定,镇定!”赵进声音越来越大,对方说这么难听,一来是轻敌耀武扬威,二来就是为了让己方心浮气躁,赵进尽管紧张,却要压下同伴们的情绪。

    “都他娘的听好,我对付那个最壮的,陈昇对付他右边第一个,王兆靖对付左边第一个,石满强和吉香对付右边第二个,刘勇和孙大雷对付右边第三个,董冰峰对付左边第二个。”赵进几乎是吼出这番话。

    这些话喊出,院子里猛地安静下来,赵进清楚的感觉到朋友们镇定下来了。

    五年来在货场上,大家被赵进指挥习惯了,在这种慌乱失措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听从,赵进这么一喊,大家都觉得有了主心骨。

    “好!”王兆靖回答。

    “你小心!”陈昇回答。

    “大哥放心!”其他人参差不齐的回答,只有孙大雷的声音有点颤。

    赵进向前走了一步,其他人也跟着向前一步,他们向前,对面的六名大汉情不自禁的后退。

    退了半步立刻反应过来,而从屋子里出来的那个中年人,后退几步,被身后的门槛绊倒,直接摔了回去,被身后的人慌忙扶住。

    “我知道木淑兰在你们这里,把人放了,我可以当从没来过!”赵进长矛前指,咬牙说道。

    一提到木淑兰的名字,院子里的人脸色都变了,那六名大汉彼此交换眼神,身后跌倒那位更是失声喊道:“你们怎么知道?你们怎么找过来的?”

    为的那大汉比了几个手势,脸上没了笑容,冷声说道:“你们把兵器丢下,身上的钱财留下,我可以让你们活着离开,不想死的话你们就..”

    话音未落,那大汉已经迈步冲上,挥刀就砍,其他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动,冲杀而来!

    本来赵进还要针锋相对,却没想对方根本就不是要谈,而是借机冲杀,他们的反应已经慢了!

    天色虽黑,院子里却被屋内灯火映衬的很亮,那大汉的狰狞面目赵进看得很清楚,对方手中刀锋寒光更是刺眼。

    这是要杀人,这不是比武,也不是斗殴,一时间赵进感觉到自己的好勇斗狠全然无用,他感觉到自己双腿软,整个人都僵住了。

    绝望恐惧的情绪弥漫,但感觉是感觉,反应是反应,五年的苦练,每天单调重复差不多的动作,让赵进有了近乎本能的反应。

    敌人进攻,那就把手中的的长矛刺出去!

    千锤百炼的动作,尽管因为恐惧和慌乱有些变形,但依旧足够快,足够准!

    一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在外人眼中,赵进身体微微后仰,然后长矛急刺而出!

    赵进的长矛每天都要在墙壁和木桩上刺千百次,熟练之极,他第一攻击的选择就是咽喉!

    那大汉的刀刚刚挥下,动作还没有做足,赵进的长矛好似毒蛇吐信,猛地刺入他的咽喉,然后迅捷无比的收回!

    “嗤”的一声,一道血线急喷而出,持刀大汉的神色从凶恶变成了不能置信,张大嘴想要叫喊,却只能出“嗬嗬”的声音,手中刀落地,双手捂住了咽喉,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软下去。

    热血喷洒,正淋在赵进的脸上,血液滚烫,带着腥气,赵进身体剧烈的颤了下,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他被杀人这件事震呆了,尽管人是他亲手杀的。

    对方冲过来,不仅仅是赵进被吓懵,他身边的伙伴们各个乱了方寸,就连王兆靖和陈昇都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落在人后的孙大雷更是下意识的转身,唯一一个有勇气冲上的就是刘勇,他挥舞着手中的斧头咬牙迎上。

    为那大汉被刺死的那一瞬间,那五个并肩冲上的人动作都停了下,每个人都不受控制的转头,满脸都是惊骇的神色,怎么刚动手,自家的头目就被杀了。

    就是这一刻,最先反应过来就是陈昇,他本就做好了迎头劈下的起手式,看到身边赵进出手毙敌,陈昇的恐惧和惊慌突然消散,他爆喝一声,已经调整好身形,长刀劈下。

    寒光闪过,陈昇对面的那人格挡的手臂被砍掉,长刀去势不减,直接砍在那人脖颈上,半边身子都被切了下来,鲜血狂喷而出。

    几乎就在陈昇出手的同时,王兆靖两步迈出,手中长剑一错一刺,隔开对面那人短刀,长剑狭锋划开了对方脖子上的血管。

    石满强和吉香手里都拿着木棍,一反应过来,都是打了过去,他们两人也谈不上什么配合,都是搂头盖脸的砸下去,对面那人慌不迭的躲闪,闪过了石满强的,吉香的攻击却没躲过去,被重重一棍砸在肩膀,那条胳膊顿时抬不起来,刀也掉在了地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