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还真的下雨了啊!”在滂沱的大雨当中,大汉征日军的参议官严广低声感叹。?  笔????趣阁 ?? w?w?w?.?b?i?q?u?g?e?.cn“幸好我军在下雨之前就把敌军打乱了……”

    在这场大战开始之前,还在刚刚登6向横滨进军的时候,严广就已经考虑到了大战时有可能突然下大雨的问题,并且建议赵松做出了相应的一些部署,在这场大战开始的时候,他还一直在担心天气。

    好在天公还算是作美,等到大汉军队开始用步兵和骑兵冲击,然后再用野战炮强轰,三管齐下将幕府军队的阵线打得大乱的时候才下起了大雨,这场雨并没有给已经取得了重大胜利的大汉军队造成什么阻碍,反而让已经开始混乱的幕府军更加阵脚大乱。

    说着说着,严广好像回过味来了,吃惊地看着征日军主帅赵松。

    难道这就是赵帅拼了命一定要跟幕府军队战决的原因?

    刚才赵松的前沿部署和临阵指挥都十分激进,而且强行从正面集中兵力突击敌军,这并不是赵松的一贯风格,之前严广还以为这是因为赵松完全看不起幕府军,现在他觉得没准赵松是为了在天气造成不确定因素之前尽快用全力来击垮幕府,以免夜长梦多。

    可是虽然他一直都在偷瞄着赵松,赵松却仿佛毫无所觉,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瓢泼大雨浇在了他的军服上,让他穿着的军服湿透了,勋章也紧紧地贴在了军服上面,可是他却混若无事。

    因为这样的大雨,大炮已经挥不了作用了,所以旁边的炮兵们开始想尽办法将大炮重新收拢起来,准备将他们转移到可以稍微躲雨的树林里面,虽然这意味着他们暂时无法参与到战争当中,不过他们的心情却都极为轻松,因为他们知道仗既然打成这样,他们就算现在暂时退出战场,本军也将获得全胜了,而跟随着赵松和严广转移到这里的参议官和传令官们,也都是人人喜上眉梢,互相祝贺。

    “去传令,让各部官兵继续追击敌军,必须克服一切困难,绝不能给幕府军队再集结起来的机会!”就在这一片轻松的气氛当中,赵松突然对旁边的传令官们大喊,“雨中对骑兵机动不利,骑兵们可以暂时收队,等到雨停了之后立刻跟着步兵一起追击,谁也不许懈怠!”

    在他疾言厉色的呼喝之下,传令官们几乎同时就紧张了起来,他们连忙应诺,然后马上四散开来,向各部跑了过去,传达赵帅最新的命令,而当传令官们离开之后,赵松又恢复了刚才那种古井无波的木然表情,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一样。

    这才是我大汉将领应有的风度啊。严广心中按赞。

    “恭喜赵帅,此次大战诚为我国建国之后罕见的大胜,仅凭此战,赵帅的封侯之赏今天就已经定了。”严广凑到了赵松的身边,然后以迥异于平常的轻松口吻说,“赵帅还如此年轻,只要继续为国效命,恐怕封公封帅也只是近在眼前吧……”

    “我想也是。”赵松突然别过了头来,然后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而就在这滂沱的大雨当中,德川家光难以自已地嚎啕大哭,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原本身为幕府将军时的威风和傲慢了,现在显得是那样痛苦和无助,这个年纪才刚刚三十岁的年轻人,原本正是最为年富力强的时候,有无数的宏愿要去完成,结果却落到了这样的境地里面。

    短短几个月当中,他就由意气风变成了如今的绝望,他知道既然战败,现在就再也没有希望了,一切计划都已经变成了泡影。

    之前他和大汉几次接触过,寻求在战争之外的解决办法,可是大汉朝廷的态度坚决到可怕,他们坚持要求自己从将军大位上退任,而作为幕府的将军,退任无异于死亡。

    大雨还在持续,冰凉的雨水沿着盔甲的缝隙渗透到了衣服里面,让他感觉浑身冰冷。

    前线的溃兵不停地从他面前穿过,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停留下来,保卫自己的将军,只是呼啸着冒着大雨奔逃,他伤心悲愤到了极点,眼泪不住地流淌。

    而他身边的那些亲随们,有些人因为和他同样悲愤和痛苦,因而在将军大人的感染下也大哭了起来,另外有些人则眼见形势不妙,干脆选择跟着溃兵一起逃跑,在这样混乱的情势下,幕府军队的总崩溃也已经是顺理成章了。

    “将军大人……我们……我们离开这里吧!”旁边的一位亲随终于受不了了,大起胆子来苦劝德川家光,“现在前线一片混乱,汉寇说不定会直接冲到这里来,还请将军大人保重自己!”

    他虽然没有明说‘现在不跑就没机会了!’但是言下之意却已经是昭然若揭。

    如果是平常,德川家光一定会勃然大怒,狠狠责罚这个扰乱军心的怯懦之徒,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兴趣这么做了,本军的败象已经如此明显了,就算不承认又有何用?

    “跑……我们还能往哪里跑?”他惨然一笑,“此战一败,天下就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也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了!”

    他脸上犹挂着泪痕,混在雨水当中不停地滴落到了地上,那种沮丧和绝望,让每个人都看了心生恻然。

    “大人……大人!”这些亲随们都着急了,他们茫然四顾,但是却拿不出主意来,将军大人显然已经是绝望到极点了,已经进入了放弃一切的状态。

    犹豫了片刻之后,眼看大汉军队已经压得越来越近,这些亲随们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强行架住德川家光,然后拉着他往后方跑。

    随着幕府将军本人从战场上逃跑,整个战斗更加变成了一边倒的态势,几乎所有幕府军都已经放弃了抵抗,转而向后方逃跑,哪怕是还没有参与过战斗的阵线和部队,也再也没有了和大汉对垒的勇气。

    在前线和大汉军队缠斗的幕府军队只剩下最后一支了,幕府最年轻的老中松平信纲拿着佩刀,带着自己的亲随和残余的部下们抵挡在了大汉军队的兵锋之前。

    在前线经历最严酷的炮击时,松平信纲本人也深受震骇,他利用各种方式隐蔽自己,好不容易才躲过了一条命,可是他的部下们却遭受了严重的伤亡,整个战场血肉横飞。伤亡并不是最大的打击,在刚刚下雨的时候,他原本大喜,觉得本军终于又看到了希望,可是他的愿望很快就又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垮了,在惨重的伤亡和激烈的战斗轮番打击下,前线的幕府军终于支撑不住了,已经开始溃逃。

    松平信纲原本想要制止前线的溃乱,可是不管他和他的亲随们如何努力,这些已经心胆俱丧的败军们都再也没有了抵抗的意志,只想着逃跑,怎么拦也拦不住。

    松平信纲现在和其他人一样绝望,他明白此战幕府军队已经失败了——甚至可以说,整个战争都已经失败了,幕府已经惨败在了大汉军队面前,德川家以后还能不能存在都很难说。

    可是和嚎啕大哭的德川家光不同,他并没有哭泣,也没有准备和其他人一样拔腿就逃,他反倒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大汉军队。

    也许是因为看到了胜机的缘故,哪怕现在下着大雨,大汉军队还是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无情地对幕府军展开着追击,他们很快就又压到了松平信纲的面前,几乎能够让他看清每个人的面孔。

    当看到这支残余的敌军时,大汉军队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以之前的步伐挺进着,如同荆棘丛一般的枪尖顶在前方,每个人都冷漠地看着他。

    “杀啊!”当这些大汉士兵已经来到了离自己仅有数丈远的距离时,松平信纲出了一声怒吼,然后不顾满地的泥泞,决然地向长枪的丛林冲了过去。

    随着他的呐喊和兵刃的交鸣,这位幕府最年轻的老中,也最后消逝在了这片原野上,成为了大汉士兵战功的一部分。

    当天晚上,就在这一片凄风惨雨当中,德川家光和他的一些亲随们骑着快马赶回到了江户城当中,和几天前出城时的样子相比现在的他已经是无比狼狈,而原本跟随着他一起出征的那一支大军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德川家光脸色惨白,在夜里偷偷地回到了江户城的本丸当中。

    而在德川家光回到江户之后,幕府军在交战当中惨败的消息也不胫而走,让每个人都十分阴郁。

    当回到了大奥内的时候,德川家光已经是心如死灰了,虽然这是他居住了许久并且无比熟悉的地方,但是仅仅只过了几天,他却感觉这里已经是物是人非,周围的一切都十分陌生。

    他呆呆地留在表殿内,等待着大汉军队冲入江户城的那一刻——恐怕用不了几天,他们就将打过来了。

    不过,就在当天深夜,他刚刚勉强就寝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的一阵骚动。

    他勉强爬了起来,然后现他的席老中土井利胜闯入到了殿中。虽然他刚回来的时候他没有召见过这位重臣,但是想来他也是为了现在的国事来求见的吧。

    可是德川家光现在却没有了一点精神,只是觉得兴味索然。

    “你先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议。”

    然而土井利胜却没有退下,反倒是直接以头触地。“将军大人,眼下形势已经是万分紧急,时间实在耽搁不得,还请大人先听臣分说!”

    “好吧……什么事。”虽然已经十分倦怠了,但是德川家光还是虚弱点了点头。

    “将军大人,眼下我军一败再败,形势大坏,恐怕已经没有了再和大汉交战的能力了……”土井利胜十分叩在地上,以十分诚恳的语气说,“还请将军大人为了保存幕府,保存德川家的骨血,即刻自尽!”

    当刚刚听到的时候,德川家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无比诧异地看着对方。“你说什么?”

    “还请将军大人即刻自尽!”然而,土井利胜还是重复了一遍,打消了德川家光的疑惑,“大人,眼下大汉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上风,为了保存下德川家的骨血,我们只能依照大汉的命令行事,所以……还请将军大人自尽,以宽大汉君臣之心!”

    这就是我最寄予信任的重臣吗?德川家光突然眼前一黑,差点又晕了过去。

    “你……你……”

    然而土井利胜却没有抬起头来和他对视着,只是跪在地上。德川家光抬起头来,却看着表殿之外顾影绰绰之间,有不少甲士穿行,显然就在他睡梦中的时候,土井利胜已经让自己的心腹们将这里控制住了。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会进来吧,德川家光暗想。

    看来,在这样的形势之下,这位重臣也已经抛弃了对自己的忠诚,他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作为他向大汉邀功的工具了。

    想要说的话有千言万语,但是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有些是知道说了也没用,有些是他不愿意说出来。

    “你已经和汉寇谈好了吗?”最后,他颤抖着问。“什么时候谈好的。”

    “在之前我们就已经和大汉谈了一下,可是他们的要求十分坚决,一定要让将军大人退位,所以我们无法绕过这个条件。”土井利胜十分恭敬地回答,“如果大人能够大胜,那臣当然不会轻举妄动,可是现在既然幕府已经全无希望,那臣觉得,还是依照大汉的意志来行事为好……”

    “难道……难道我一死大汉就会饶过你们了吗?”德川家光反问,“你们……你们也是惹出祸乱的罪臣!”

    “我们当然无法全部逃过罪责,所以为了承担引此次祸乱的责任,酒井家和本多家都必须引咎……”土井利胜还是从容不迫,“他们身为谱代大名和幕府重臣,却未能尽好辅弼将军的责任,以至于引如此天大的祸乱,实在难辞其咎,必须以重惩来抵偿!”

    德川家光现在明白了,土井利胜看来已经和大汉暗地里达成了某种默契,只要背叛自己,交出一些幕府重臣来跟大汉谢罪,那么大汉就会放过他不再追究,甚至还有可能为了奖赏他而继续让他享有高官厚禄。

    他想要叱骂这个深受自己厚恩的幕府重臣忘恩负义,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已经没有了精神,而且他也知道,这种叱骂将会毫无意义。

    “大汉……大汉打算怎么处置德川家?”

    “大汉已经说过了,他们将会让德川家保持住关东旧领,保住神君在世时的一大部分领地。”土井利胜马上回答,“若将军大人还要继续坚持,那么大汉就没有再放过德川家的理由了,德川家可能要面临更加窘迫的处境……所以还请大人为了大局着想,尽快自尽吧!”

    土井利胜再度的催促,让德川家光心中的愤怒更加来到了极点,他抬起手来,颤颤巍巍地指着这位叛臣,但是最后还是放了下来。

    “那我去了之后,德川家已经无人,还不是任由大汉和朝廷宰割!”他长叹了一口气。

    “大人这可就是拙见了。”土井利胜罕见地直接反驳了德川家光的话,“将军大人虽然是先代将军的嫡子,但是先代将军并不是只有一个嫡子,即使将军大人不在,还是有人能够继续站出来挑起德川家的大梁,再加上还有我等的辅弼,又拥有关东的领地,只要大汉不再苦苦相逼,我们自保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一听到土井利胜暗暗是在指称德川忠长将继承德川家当主之位,德川家光骤然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你要让忠长继位?!”他大喝着问。

    “并不是臣要让大纳言大人继位,而是大汉同意了可以由大纳言大人续领德川家。”土井利胜悠然回答,即使无法看到他的面容,也能听到他话里深藏的笑意。“就连直孝公也已经同意了……”

    “就连井伊直孝……”德川家光已经呆住了。

    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井伊直孝所率领的大军一直都姗姗来迟,没有增援到已经危急的江户,原来他也早就已经暗地里和大汉谈好了!

    一股绝望的无助感突然袭向了德川家光的心头,他只感觉胸口好像有千钧之重,怎么也无法喘过气来。

    “将军大人现在已经明白形势了吧?”这时候,土井利胜终于抬起了头来,然后平静地看着德川家光,“还请将军大人不要再辱没德川家的颜面了!”

    随着他这一声大喝,一群穿着甲胄的武士冲了进来,然后将整个表殿团团围住,而他们还另外抓了一个人,也直接带了进来。

    “将军大人!”德川家光的乳母春日局哭泣着冲到了他的身边,然后抱住了他。

    连你都不肯放过吗?德川家光苦笑了起来。

    “能不能饶她一条命?”他问土井利胜。

    “还请将军大人即刻自尽!”土井利胜再度叩,断绝了德川家光的最后希望。

    一滴眼泪骤然从德川家光的眼中划过,他看着自己的乳母,然后虚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福,对不起……”

    “将军大人,我们武家儿女何惧之有!”春日局一边哭泣,一边却跟德川家光鼓劲,“只恨过了三途川之后无法再照顾您……”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照顾了。”德川家光最后苦笑了一下,然后拿起了自己的佩刀。

    接着,他长叹了口气,又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将刀刺入到了自己的腹中。

    意料之外的剧烈疼痛让他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为我介错!”用尽最后的力气,他大声跟春日局喊了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