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增援部队的配合和支持下,大汉军队一路杀出了一条血路,击退了面前迎击的敌人,将中央阵线以势不可挡的气魄压向前方,他们的进展给幕府军造成了极度的惊慌。????笔 趣阁  w w?w?. biquge.cn

    德川家光一直都在本阵当中注视着不远处的激烈厮杀,时而振奋时而焦虑,但是当正面交战的幕府军开始在大汉军队的压力之下步步后退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了。

    大汉军队并没有搞什么奇谋,而是直接向他的正面动了冲击,这是他兵力最为雄厚的地方,而他也已经尽了全力——他集中了几乎的炮火对这些汉寇动轰击,而派了大量军队冲上去截击他们,但是这红色的洪流依旧没有被阻挡住,仍旧在滚滚向前压过来。

    眼下就算是不用望远镜,他也能够在模模糊糊的烟雾当中看清楚对方人的面孔了,这些穿着鲜红军服的士兵们,有些如同死人一般的沉寂,有些人却扭曲着面孔,他们的脸上都沾满了红色的血液和黑色的烟尘,简直犹如鬼魅一样。

    “大人!万万不可让他们冲到我军阵前啊!”一直随伴他的身旁的老中松平信纲现在已经忍不住了,在他身边大喊,“我军本阵绝不能乱!而且现在炮兵也需要掩护,断断不能给汉寇让开通路!”

    松平信纲的大吼声,穿透了炮火声所建成的屏障,让德川家光一下子打了个激灵,他抬头看了看汉寇,又看了看本方。

    的确,因为炮弹不足,再加上为了避免误伤到自己人,所以刚才进入混战之后,炮火就已经停下来了,但是大炮沉重,这些炮兵仓促之间还没有办法转移开来,如果大汉真的突入到本阵当中的话,这些炮兵恐怕就会成为汉寇兵锋下的牺牲品,而大军本身也会因此陷入到混乱当中。

    可是,刚才德川家光已经将身边能够调动的部队都已经填上去了,现在他们已经败退,恐怕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重新整备的,仓促之间又哪里还有部队可以调上去迎击汉寇?除非是动用自己的亲卫了。

    “大人,请让我带领亲军上去和汉寇决一死战吧!”松平信纲显然也想到了这里,他大声向德川家光请命,“我一定会和将士们死命迎击汉寇,拖住他们的脚步!”

    德川家光皱紧了眉头。

    眼下的形势十分明显,大汉军队已经放弃了别的打算,几乎将所有主力都投入到了正面冲击幕府大军,这说不清是孤注一掷还是高傲自大,但是中军所面临的压力要比想象中还要大——眼下的形势就是明证,现在损失太大了,而且随时有可能被敌军打破阵线。

    既然这样,那本方就只能从两翼抽调部队来填补中央的空缺了。根据侦查所得到的信息,汉寇的兵力只有数千人,而眼下,在他面前的这一股红色的洪流大概就是他们的主力了吧,只要把他们挡住甚至击败,那么这一场战役就应该是以幕府的胜利而告终了。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时间,只要能够拖到时间,哪怕用自己最亲信最精锐的亲卫部队去和敌军消耗也在所不惜。

    一股不成功便成仁的激动感蹿升到了德川家光的心头,他看向了松平信纲,然后重重地挥了挥手。

    得到了德川家光的允许之后,松平信纲马上整队,然后和早已经在德川家光身边聚集起来的亲卫军们一起离开了本阵,他们都是精选出来的旗本武士,战力和平常幕府军队自然不同。而在他们的带领之下,原本一些已经败退下来的部队,再加上一些增援过来的幕府军,一起向不停地靠拢过来的大汉军队冲了过去,

    而在德川家光的命令下,不停地有传令的武士向两翼奔行而去,向他们传达德川家光的命令,让他们来增援中央的阵线。

    可是此时的大汉军队,声势已经和刚才不同了,得到了第二团的增援之后,他们已经为数几千人,组成了十几个大型的方阵,而且因为击退了敌军而士气高涨。对面的炮火这时候也开始停歇了,他们现在只觉得面前是一片坦途,昂然无惧地想着前方进,夹杂着硝烟的热风吹拂他们每个人的面庞,却只能让他们心中的烈焰烧得更加旺盛。

    当松平信纲带着剩下的幕府军以决然的气势再度撞击到这些大汉军队的阵线上时,厮杀重新开始,兵刃和浓烟像挟带著死亡的风暴横扫而过,震撼著脚下的土地.燃烧的战场,火光冲天,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了被祭奠的行列,不过他们的抵抗只是延缓了大汉军队的脚步,这数千人的阵线,几乎还是以缓慢但是却不可阻挡的度向幕府军压了过去。

    大汉军队当中无数勇敢的军官和军士们领头向敌军了过去,他们几乎势不可挡,带领自己的士兵们视死如归地奔向最危险、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而他们的团长也没有落于人后,马冲昊仍旧扛着自己团的战旗,而黎黄河也冲在最前线,毫无疑问,这种前线指挥官冲杀在前的做法比任何口头上的宣告都更加能够鼓舞起士兵们的士气。

    数量的增加带来了质变,现在已经得到了兵力和火力加强的大汉军队已经是正面很难抵抗的了。松平信纲同样身先士卒,苦苦地支撑在前线,他静待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焦急地等待着增援过来的幕府军,来帮助他给予这些可怕可恨的汉寇们致命一击。

    可是增援还是没有来,就在他们拼死和大汉军队交战的时候,大汉骑兵在炮兵的先行压制之后对幕府军队的左翼席卷而去,冲向了这些惊魂未定的幕府军队,而毕肃所率领的辽东团,则在骑兵杀开了血路之后,大踏步地向袍泽们打开的缺口当中冲了过去,犹如狂暴烈火烧向了幕府军。

    赵松已经不管其他地方了,他来到炮兵的阵地边,拿起望远镜,注视着他最信任的辽东团和骑兵们对敌军左翼的冲击。

    现在他身边除了警卫们再也没有别的部队了,他已经将自己所有的部队投入到了进攻当中——这是他最后一次下注了。

    而他也无比笃定地相信,他在这一场赌局当中绝对不会失败,而会将胜利和光荣收入囊中。

    就在赵松的注视之下,这些大汉军队以极快地度冲向了对面幕府军队的阵地。

    最先前的骑兵聚集在了一起,向重要的通路的四周杀出道路,并且向敌军最为聚集的地方逼近,由于事先遭受了猛烈的炮轰,所以这些部队早已经蒙受了巨大的伤亡,阵型也十分松散,在受到了密集的骑兵冲击之下,顿时就陷入到了混乱当中。

    整队整队骑兵,长刀高高举起,伴着慷慨激昂的嘶鸣声和军号声,旌旗迎风飘荡,一大群骑兵排成一纵队,行动一致有如一人,准确地从预先定好的路线直冲过去,深入尸骸枕藉的险地,消失在烟雾中继又越过烟雾,最后冲入到敌军阵中,他们的马刀次第挥舞着,砍杀这些已经无所依靠的幕府士兵。

    在连番的打击之下,看到了骑着高头大马袭击过来的大汉骑兵,这些幕府士兵已经被恐惧所吓倒了,他们再也无心恋战,嚎叫着往后面跑,有些人在跑动的时候直接被追击的骑兵看似,有些人则亡命奔逃,直接逃到了峻急泥泞的斜坡上面,他们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再也没有办法和大汉军队对抗了。

    由于战马上不了陡坡,而且他们已经没有了威胁,所以骑兵们稍稍休整了一下,重新集结了阵型之后就再度向敌军冲了过去,他们势要让整个敌军的左翼变成一片混乱。而在他们的后方,追击过来的辽东团也滚滚向前,团正毕肃也身先士卒,他们猛烈地打击着面前的一切敌人,不让他们有任何重新整队的机会。

    在他们的冲击之下,幕府军的左翼已经是一片混乱,近乎于瘫痪的状态了,不仅没有办法给鏖战当中的中央阵线输送援军,反倒自己有了崩溃的风险。

    而赵松对这样的战局也十分满意,他马上让人传令,命令毕肃和骑兵们继续追击,务必要让幕府军从左翼动摇变成全面动摇,给他们带来混乱,而在同时,他下令炮兵右前方推进,准备沿着大汉军队开辟的道路,在新的阵地上轰击幕府军本阵,让他们承受最后一击。

    在赵松的命令之下,这些炮兵们马上重新撤开了自己在大炮下面临时做好的工事和垫在地上的土包,重新将大炮开始向前推动,他们无视了周边的任何情况,专心致志地推动着炮车向前滚动,以使大炮能在拉近了射程之后,高地上继续向敌人开炮。

    中军的不停败退和左翼的溃乱都落入到了德川家光的眼里,他焦急地四处观望,祈求能够突然出现什么将他拯救出水火的援军,然而援军却迟迟未到。而这时候,其他人也已经看出来形势极为不利,他们都已经露出了恐惧、甚至绝望的表情。

    松平信纲努力地带着部下在前线上支撑,但是他的阵线已经被压缩成了薄薄的一条线,随时都有被击穿的风险,这些大汉士兵仿佛是以一种疯狂的沉静,步伐不乱地一点一点向前推进着,他们践踏着两边士兵倒下的尸体,毫不动摇地压到了敌军的阵前,然后早有准备的火枪手们开始连续开火,让已经开始有些不支的阵线更加岌岌可危。

    德川家光声嘶力竭地命令周围的人继续去传令,要周边的士兵来抵挡汉寇,但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侧边传来的一阵嘶鸣声,他木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现一群骑兵正以飞快的度向他这边冲了过来,宛如是红色的暴风一样,而在他们的面前,幕府的官兵已经开始逃跑。

    逃跑的士兵为了安全,本能地向中央的本阵压了过来,然而和援军不同,这些溃兵只能给本阵带来更大的混乱,这些人和调动中的部队混杂到了一起,简直让所有人都进退不得,这种滞涩瘫痪的景象,任何一个名将看了都会胆战心惊,更何况是德川家光?

    焦急和愤怒烧灼着他的心,让他喉头再度一甜,血水涌到了口中,几乎就要晕了过去,只是靠着最后一点精力,他才没有就此倒下。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变得暗淡下来,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地平线,大风猛烈地刮起来,风卷起树枝抛向空中,同时刮起一阵尘土飞扬,这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风骤雨突然降临。

    看到即将下雨的时候,德川家光心里骤然一宽,只要再支撑片刻,撑到下雨,大汉军队的炮火就无法挥,而且大雨和泥泞可以迟滞大汉军队的脚步,让他们无法继续扩张他们的优势,也让幕府军队可以在已经渐渐明显的败势当中暂时喘一口气,收拢一下阵线。

    快下雨……快下雨……神君保佑,快下雨,保佑一下你的孙子吧!

    他几乎在心里哀求地喊了出来。

    然而,最先下下来的并不是雨点,而是炮弹。

    已经以极快的度重新运动到了新阵地的大汉炮兵,再度开始了炮击,和幕府军的炮兵不一样,大汉训练有素的炮兵们根据战场上所得到的情况调整好了射击的诸元,并且大汉优质的野战炮再度挥了它们的威力。

    “轰!”“轰!”

    分不清是雷声还是炮轰声,几乎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大量的炮弹在天空当中呼啸,然后转头砸向了幕府军的中央本阵,它们准确地打中了预定的目标,也让原本就已经拥挤滞涩的本阵变得更加混乱。

    被火药所加的炮弹,犹如恶魔的锤链一样,所到之处无不是腥风血雨,到处都是血肉横飞,有些炮弹甚至直接砸到了人的身上,开了一个大洞或者把人打成碎尸。这种血水和残肢四处飞舞的可怕景象,终于让已经军心浮动的幕府大军彻底支撑不住了。

    “啊!”无数人嚎叫着,受伤和没受伤的士兵,败退的士兵和前来增援的士兵,已死和将死的士兵统统挤在了一起,然后嚎叫着往后方逃跑。

    因为被炮轰打散了建制或者杀死了指挥官,某些撤退的部队陷入了毫无秩序的大溃败之中,他们的官兵们刚才还曾像狮子般勇敢地和大汉军队战斗,此时却已经再也没有了勇气,他们嚎叫着往后面跑,谁也不能阻止眼前的一切,不管是鼓励,咒骂还是挥舞刀剑杀死逃兵,什么也阻止不了他们往后逃窜,他们刚才勇往直前,现在却已经被可怕的伤亡和敌军的轰击消磨掉了所有意志,宁愿受战败之辱也要四散奔逃,在这股奔逃的巨潮之下,就算有些人想要留下来战斗也不得不被裹挟着逃跑,有些溃兵在逃跑互相践踏,不幸的人被活活踩死,甚至还有人为了争夺逃亡的路而互相厮杀。

    这时候,终于下雨了,可是现在才开始下的雨并没有能够达成德川家光所希望达到的效果,反而让已经开始溃败的幕府军变得更加混乱,无数人在雨中的泥泞当中四散奔逃,有些人逃入到树林里面,有些人则不管不管地往后跑,只想着逃离这一片可怕的战场。

    可是他们的敌人却没有打算给他们这样的幸运,在幕府军队开始溃逃的时候,大汉的军队开始加快了度,毫不留情地问往前追击,他们要趁这个机会彻底击垮幕府大军。

    毫不留情的追逐,让幕府军们更加绝望,有些人跑了一下就耗尽了全力,因为紧张而动弹不得,结果被追击的大汉士兵直接杀死,有些人干脆跪地求饶,而有些人则直接在迷茫和恐惧当中亡命跑到了多摩川河边。

    这些进退不能的幕府士兵,看到追击过来的大汉骑兵时,哭喊着向河里冲了过去,明明追击的他们的大汉士兵人数远远少过于他们,但是这些败兵已经失去了一切战斗的意志,求生的本能让他们忘记了所有军令,他们干脆跳到了河里。

    并不汹涌的多摩川很快就吞没了一大群幕府军,在河边这些士兵们嚎叫着践踏着,渐渐地都沉到了河底,他们永远都无法逃走了。

    看着各处可怕的一幕幕,德川家光已绝望到极点,他一整天来像他的祖父那样冒著枪林弹雨英勇地指挥作战,然而现在面对这场大灾难的时候他却已经一筹莫展,那些应该世代保卫他的旗本和足轻们,此刻却只想着逃命,再也没有人顾及他,为他战斗。

    现在各处的战线都已经陷入到了混乱和崩溃当中,显然这一仗他已经打输了,他已经陷入到了绝望当中。

    而这一仗输了的话,他已经再也没有了翻本的希望,江户将成为一座孤城,并且注定会在汉寇的6海炮火当中陷落。而德川幕府也将遭受到同样的命运。

    大雨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冰凉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反倒是让他好受了一点点。在雨水漫过眼前的时候,他忍不住悲泣了,在极度的痛苦中,他反而平静下来,默默地注视著这一片荒凉的景象,泪水从他的脸颊上流淌下来,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那乌黑的天空里面,好像有什么人在注视着他一样。

    “爷爷,对不起……”他突然悲号着跪了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