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日光一点点偏斜,颜色也从白色变成了黄色。? ?? ?笔趣阁? ???? w w?w?.?b?i q?u?g e?.cn在战场上的厮杀战斗也来到了最为激烈的顶点,枪炮的轰鸣声响彻天地,让每个人都有些昏头转向,也让其他一切都好像失去了意义。

    多摩川的原野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到处都是或完整或残缺的遗尸,这些已经开始白的尸体堆积纠缠在了一起,构成了一副骇人的图画。

    而在幕府军阵中,幕府将军德川家光焦灼不安地看着前方的战事,他的手不期然间已经颤抖了起来。他确实有理由不安,自从下午两军开始交战以来,虽然厮杀十分惨烈,但是可以十分明显地看到他所率领的幕府军队在落于下风。

    明明他派上去交战幕府军队兵力是对方出击部队的数倍,但是这些军队在和汉寇的军队接战之后却一一被击溃,犹如是浪花拍打在礁石上一样消散了,只能起到一些消耗敌军时间的作用。

    眼下,这一块庞大的红色礁石正一点点地向自己移动过来,虽然之前他们遭受了一些伤亡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动摇,毫无怜悯地继续前进着。而就在这些红衣士兵的身后,大汉军队的炮兵一直都在开炮,炮火十分凶猛,轰击着他的军队,也给所有人带来恐怖和死亡。

    在这群大汉士兵的压迫下,幕府军中央的阵线稍稍往后缩了一下,也让整个大军都出现了一点点混乱,在侧翼有一些部队向中央靠拢,以便阻挡汉寇的兵锋保卫将军大人。

    德川家光脸色煞白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汉军队,但是他却一动也没有动,更加没有退缩的迹象,他现在就在幕府军阵的最重要,绝对不能轻易移动,否则可能就会给本军的士气毁灭性的打击。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这些大汉士兵挺进到了本阵的面前,他的肉眼几乎就能看清对面这些士兵身上的穿戴。他拿起望远镜来仔细观察着他们,现他们都只是高举着武器,面无表情,仿佛是毫无知觉的杀戮机器一样。

    而这时候,本阵最前方的大筒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些大筒是口径极大的火绳枪,他们的体积各异,有些大概相当于普通火枪数倍大,专门的炮手右手握筒尾,左手水平举起筒身,瞄准对面的大汉士兵准备射。而体积则更加大,近乎于整个人的身长,简直看上去像是大炮一样,被转载了专门的架子上,一群炮手站在了这些大筒的后面,支架后还垫着米袋。

    在战国时代,因为火绳枪的大量流入,所以日本的战争形式生了重大改变,而且火枪也赢得了几乎所有大名的喜爱,而且日本人自己也走上了仿制火绳枪的道路,而这些大筒都是由日本国内的工匠精心所制作的,追求的就是威力,口径做得很大。

    就在这些大筒的旁边,炮手们小心翼翼地在调整着大炮的射角。这些大炮都是数十年前德川家康在世的时候进口了。在战国时代,日本虽然大量进口火绳枪,但是对大炮的进口却不够重视,所以大炮很少挥作用,等到了德川家康统治日本之后,为了消灭丰臣家,他开始大量从荷兰人以及英国人的手里进口大炮。

    而这些大炮也确实在德川家康剿灭大阪的时候挥了作用。

    不过,等到了剿灭大阪之后,德川幕府开始普遍性地认为天下已经无事,所以不再大量进口武器,转而追求构筑稳固的统治体系,所以当二十年后面临更加凶恶的敌人时,幕府大军只能依靠这些当年的火炮来拯救自己。

    当大汉军队来到阵前之后,这些枪炮的射击准备也都已经做好了。

    伴随着“开火”的命令,噼里啪啦的枪炮轰鸣开始骤然响彻了大地,烟雾也瞬间笼罩了整个阵地,无数枪弹和炮弹带着破空时尖锐的呼啸向这块红色的礁石砸了过去,希望能够给他们造成足够的伤害,迫使他们停下自己的脚步。

    密集的炮火穿过了烟雾直接轰向了大汉军队,也迫使他们暂时停下了脚步。火枪手开始列阵,准备对敌军进行还击,而其他人则矗立在原地,等待着重新进军的命令。

    有些人中枪了,但是他们一声不吭,直到又一颗子弹将他们打倒在地不能再战斗为止,整个方阵的人都矗立在原地,在肆虐的炮火中等待著前进的命令,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袍泽一个接一个中弹倒下,他们的心里并没有恐惧,反而积累了无比的仇恨,迫不及待地要冲上去和敌军厮杀,可是他们没有得到命令,他们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对面打过来的不是枪弹炮弹而是软泥一样。

    征日军第三团团长马冲昊此时就在军阵中,看着自己的部下们遭到敌军反击的场面。尽管明知道越靠近幕府军队本阵越会遭受敌军的反击,可是这猛烈的反击炮火稍稍有些有些出乎于他的意料。

    这一次出击的大汉官兵,都是来自于他的团,在赵松突击中央阵线的命令下,他和他的大部分部下排出了几个大型的方阵向敌军压了过来,马冲昊老早就想要在这次战事当中立下大功了,而初战的顺利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所以他毫无犹豫地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甚至为此感觉欢欣不已。

    然而,此刻看着自己的一个个部下在敌军的轰击之下倒下,马冲昊看得愤怒到了极点,他睁大了眼睛,仿佛就要裂开了一样,他在部下旁边嘶吼,确保本军的军阵不要因此而有任何动摇,同时以最大的音量催促火枪手们尽快做好准备。

    他的身后大炮也在不住地轰鸣,不过这些本方的大炮并不能给他提供多少帮助,因为他们正在集中火力轰击敌军的左翼,而且已经给对方带来了混乱。左翼的胜利马冲昊现在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这里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更加……绝对不能够退却。

    “开火!”在火枪手们准备好了之后,马冲昊马上下令。

    呛人的烟雾再度从大汉军队的军阵当中冉冉升起,密密麻麻的弹丸夹杂着士兵们复仇的憎恨呼啸着向幕府军正面轰击了过来,也让不少幕府士兵倒在了地上,烟雾缭绕的战场中枪炮不住地交鸣,也让一切都好像笼罩在了模糊不清的世界当中。

    马冲昊拿起望远镜想要观察一下对面的情况,但是他只能看到对面灰黑色夹杂的一片片模糊身影,什么都已经看不清了,而弹丸和炮弹却互相着在这烟雾当中窜来窜去,仿佛是突然从虚空当中冒出来的妖魔一样,带走了两边一条条年轻的生命。

    马冲昊心里的焦灼感越来越浓厚了,对面有大量枪炮,虽然射术不佳但是数量和火力却弥补了这个缺点,而本方虽然有精良的火枪和火枪手,但是在这样的对轰当中不可避免地会落入下风,如果一直站在这里对轰的话,显然一直会是自己吃亏。

    对面一直都烟雾缭绕,看不清具体的兵力部署,不过想来幕府将军身边的军队不会少吧。

    能不能退却?

    不,绝对不能,赵帅下达了命令,陛下也向自己寄予了那么大的期望,怎么能够退却。

    他在心里一狠,咬了咬牙,然后他的手摸向了身上的佩刀,紧紧地握住了刀柄。

    大丈夫就算死,也得死得其所!

    “冲!向前冲!”他干脆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大声向旁边的军官们喊,“跟着我一起上!”

    就在他声嘶力竭地喊话时,一颗炮弹呼啸而过,从马冲昊的旁边略过,然后砸中了他身边扛着军旗的旗手,直直地将这个年轻人的半边脑袋削掉了。

    四溅的脑浆和着血水挥洒到了半空当中,白色的黏液沾了一些到了马冲昊身上,刺鼻的血腥味和一股说不出的味道让他几乎作呕,但是他心里非但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那种憎恨和怒火更加蹿升了起来。

    他睁大了眼睛,面孔几乎都扭曲成了一个狰狞的样子,然后干脆扔掉了手中的佩刀,拿起了这个倒下的旗手手中的军旗。

    “跟我上!”伴随着这一声大吼,马冲昊无视了扑面而来的枪弹,近乎于疯狂地向对面走了过去,而他的亲卫们也几乎同时嘶吼着,跟在了他们的团长后面,不管不顾地向前冲击,而他们的冲锋也带动了整个团,几乎每个人都跟着喊了起来,然后拿着武器向前冲,带着积蓄已久的愤怒向对面冲了过去。

    烟雾缭绕中的幕府大军并没有第一时间现大汉军队的动向,所以当红色的洪流在烟雾当中若隐若现的时候,当大汉官兵的嘶吼声传到了他们的耳中的时候,就连德川家光都心里一颤。

    己方的炮火足够犀利了,这几乎是集中了幕府军队能够收集到的全部炮火了,原本以德川家光的判断,不可能有任何军队能够抵御住这样的炮火,他原本盘算着轰垮了对方的阵型、击退敌军之后再动追击,却没有想到对方不仅没有溃乱,反而一直以血肉之躯强行挺住了炮火,甚至还直接动了反击!

    这些汉寇,还是人吗……德川家光心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然而他现在也无暇去思考这个问题了,他现在所处的地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不光是因为他个人的安危,而且也是为了整个大军的安危。

    看着对面呼啸着无视炮火冲上来的红衣汉寇,德川家光不期然间将嘴唇咬得出血了,他不相信有着数倍的兵力,自己还是挡不住敌军的进攻。

    “全军突击!”他大声对旁边下令,准备和汉寇决战,击破这一支敌军。

    在德川家光的命令下,早已经蓄势待的幕府大军全线开始对对面的敌军动了冲击,一场可怕的肉搏战再次开始了。

    两军之间地形稍微有些崎岖,这是之前农田的阡陌,但是这些沟壑一点都不能妨碍和丝毫地减弱这场厮杀,地上的每一个褶缝都在刀枪的争抢之下,几乎每寸地方都在搏斗着,从一块农地到另一块农地,从一片树林到另一片树林,甚至就在稀疏的村舍当中,到处都有人在嘶吼着拼杀。

    大汉军队毫无顾忌地冲杀着,不停地对对面的敌军挥动自己的武器,即使这样的混战当中,他们还是依照平常严格的训练组成了一个个小型的阵型,然后依靠袍泽的力量和冲过来的敌军厮杀,直至占领一片片小区域,清除掉对面的敌军。

    每个地方都呈现一片触目惊心的屠杀景象,大汉军队的火枪在这一大片范围内终于挥了威力,依靠更高的精度,和更加良好的训练,这些大汉火枪手们的轰击给敌军带来了额外的伤亡,并且配合着长枪兵们的推进,马冲昊举着自己团的军旗,毫无惧色地带着自己的亲卫们在敌军当中冲杀,他们都已经杀红了眼睛,只想着将敌军压垮。

    就在马冲昊擎着军旗向前冲过去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右肩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往肩膀一看,现一颗弹丸已经在他的右肩上面打出了一个巨大的伤口,此时正在不停地流淌着鲜血,不知道流了多久了。

    这种剧烈的疼痛感并没有让马冲昊感到有任何的害怕,多年的厮杀早已经让他见惯了各种各样的伤亡,甚至已经让他看淡了生死,他反而咬紧了牙关,继续带着自己的部下们往前冲杀。

    不过,他们纵使勇敢而且训练优秀,但是敌军数量远远多过他们,所以只能一步一步地将敌军击退,但是马上幕府军又开始继续反击,这些关东武士们嚎叫着拿着太刀和佩刀奋不顾身地冲了过来,一次又一次协力奋战,又一次次被击退,在绿色的原野上,在土黄色的大路上,大风掀起了阵阵尘土,厚厚的烟云使天空黑沉沉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的魂灵正在随着烟雾杳然腾上云霄。

    胶着的战事,每一刻都有人死去,但是剩下的人们却浑然未觉,一直毫不顾惜地战斗着,似乎谁也没有办法压服谁,但是数倍的幕府军只能和远少于他们的大汉官兵相持,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种很危险的境况了——因为,大汉军队还可以增援,尽管他们人数远少于幕府军,但是现在大汉投入到战场的却还不是全部兵力。

    就在马冲昊疯狂地和自己的部下们冲杀的时候,他的后方突然想起了一阵熟悉的号声,这熟悉的调子让马冲昊稍许回复了一些清醒,然后他向后一看,现一大群穿着红衣的大汉官兵正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

    赵帅派兵来增援了!马冲昊心中大喜,他重新转头回去看着自己的部下们,然后将军旗交给了旁边的卫兵,自己随手拿过了一把别人的佩刀。他的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但是

    “杀啊!”他再度大喊了一声,然后以百倍的激情重新投入到了和幕府士兵们的厮杀当中。

    “杀啊!”就在同一时刻,第二团的团长黎黄河也跟他的部下们喊了出来。

    前方马冲昊和他的部队所经历的激烈战斗,黎黄河也一直看在眼里,他既为对方担心,也羡慕他可以担任如此重要的任务,他一直都在请求去增援马冲昊,但是赵松直到确信时机已到的时候,才命令他沿着马冲昊冲开的血路进击,去给幕府军最大的打击——而投入麾下的第三团。,也是赵松最后和德川家光用出赌注的时候。

    在幕府军惊恐的视线下,又一大群穿着红衣的士兵从后方冲了过来加入到了战场之中,不过为了追求度,他们最初并没有排出严格的阵型,而是以散乱的阵势冲到了前方,而即使这样,他们还是给幕府大军带来了足够的压力,这支为数上千人的大汉军队,犹如是天平当中投入的重重砝码,让形势突然倾向了大汉军队这一边。

    刚才还在和大汉军队厮杀的幕府军,这下被慢慢地击退了,而他们原本被激起来的勇气和士气,也在刚才的厮杀当中慢慢地被消磨殆尽,而这时候,大汉军队却没有停歇的意思,不光是增援上来的新锐,就连原本在厮杀当中筋疲力尽的大汉官兵,也跟在了马冲昊的军旗后面继续向前冲锋,他们势不可挡地往前冲着,虽然不时有人在炮火当中倒下,但是眼看就要接近到敌军的炮火阵地了。

    而就在这时候,原本就在炮火当中颤抖的左翼战线,又出现了新的震颤,一大群骑兵沿着布满了青草和残肢以及鲜血的原野疾驰而过,飞快地向幕府军的军阵席卷而去,马蹄践踏著死了的和快要死的人,使这场景变得更加可怕,一些可怜的伤兵手脚甚至下巴都没了,可是他们的呻吟无人在意,呼啸而过的马匹反而把他们的胸膛被踩得凹了进去,这时愤怒的叫喊声,咒骂声,痛苦和绝望的呻吟声夹杂著马的嘶鸣声充斥著整个战场,而这些骑兵们却浑然味觉,只是排成紧密的队形以极快的度向对面席卷而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