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明天一早,全军追击!”在当天晚上,赵松的命令就传达到了全军将士们的耳边,并且让全军精神为之一振,人人都明白,明天就是与幕府军队进行决定性一战的时候了,只要这一战打赢,大汉就将主宰整个日本。? ?笔??趣阁  w?w?w .?b?i?q?u?ge.cn

    除了必要的警戒和巡逻的部队之外整个大汉军队的驻地也陷入到了沉寂当中,这些人都是积年的老兵,战斗经历和经验都十分丰富,因此这道命令并没有带来官兵的骚动,有些人为之期待不已摩拳擦掌,甚至兴奋难眠,而有些人则浑然没当做一回事,直接躺下呼呼大睡,为明天的战斗积蓄精力。

    在下达了命令之后,赵松就直接就寝了,他睡得十分香甜,直到第二天东方出现一丝丝鱼肚白的时候才醒过来。

    而他的参议官们都早早地行了,而且这些参议官在各支部队的长官的配合下,已经让整个部队都做好了准备,只等赵松一声令下了。

    赵松走出了自己的营帐,然后看到了已经整整齐齐地围绕着自己营帐集结好了的士兵们,这些士兵排列着各自不同的方阵,按照各自不同的兵种站在了一起,然后根据编制编成了一个个大的混合方阵,而他手下的三个团长——毕肃,黎黄河和马冲昊,则骑着马带着各自的传令官们站在阵列的前方。

    这些官兵虽然军阶各自不同,但是他们的神色都是既沉稳又兴奋,充满了大战之前的紧张气氛。

    赵松默默无言地走到了这些人的正前方,然后他的卫士们给他牵过来了一匹马,这匹马是从辽东军这次派过来的骑兵当中精选出来的,高大英挺,毛色纯黑,在清冷的光线之下泛着黑亮的光。

    赵松轻轻地拍了拍这匹马的脸颊,然后直接踩在马鞍上,翻身上马。

    上了马之后,赵松突然现眼界一宽,除了面前这些红色的庞大方阵之外,他的视线已经能够延伸到了整个原野的地平线上,好像能够俯视这个世界了一样。

    而在地平线的终点,将会有他梦寐以求的胜利和荣光。

    赵松深深地吸了口气,清晨的空气总是这么清新,等到了下午和晚上,大概空气就会不一样了吧,会充满火药刺鼻的气味,会充满人聚在一起的热力,也会充满血的气味。

    在多年的征战当中,赵松早已经习惯,此刻他突然怀恋起了他在辽东的原野间纵横驰骋的日子。

    等以后从军队里面退休了,我一定要在辽东要一片土地,然后每天在庄园当中骑马巡视,想必陛下一定同意给我这样的奖赏吧……他突然兴起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旁边传过来的一道道视线,这些视线仿佛是在渴盼,渴盼着赵帅立即下令扑向敌人,摧毁他们打垮他们,这种热切的焦灼,就像当年的他自己一样。

    是啊,自己手下的儿郎,也会有和自己一样的愿望吧。而只有在战场上为国家建功立业,他们才能够得到这样的奖赏。

    那么,现在就上吧!为自己,也为部下。

    赵松抬起手来,扬起了马鞭,然后重重地一挥。

    “行军!”仿佛就在同一刻,整个大军也开始行动了起来,红色的洪流缓缓地、然而又是不可阻挡地向前方推进了过去。昨天的侦骑和突袭敌军的骑兵已经把敌军的位置和周边的地形都勘察遍了,具体的行军计划也早已经制定完成,剩下的只是执行而已。

    这时候,太阳也从远方的原野上升了起来,金红色的太阳染红了天边的朝霞,也让这些士兵的身上也染上了金色的光辉。

    而就在这时,幕府将军德川家光也早已经起床了,遵照他昨天晚上的命令,幕府大军开始准备后撤到野崎再和汉寇决战,因此一大早营地里面就骚动了起来,到处都在做后撤的准备。

    因为最近一直都睡眠不足,所以当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德川家光还是有些头疼难耐,不过他还是强行忍住了这种身体的不适感,走出了营帐在众军将面前露面,以便在撤退的时候安定人心。

    因为幕府军人数众多,而且上下沟通指挥并不是太流畅,所以尽管是将军大人亲自下令,但是撤退的准备还是不足,只有德川家光的亲卫和最近的一些部队才做好了准备,所以,直到早上的时候,撤退还是没有能够成行。

    看到这种拖沓的情况,德川家光十分生气,召集了几位将领开始斥责,在他的训斥之下,这些将领们也开始强硬地催促部下开始撤退。

    然而,就在大军开始开始缓缓地行动之时,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到了他的面前——对面的汉寇居然已经对自己这里开始动了总攻!

    在经过了昨天晚上的教训之后,为了不让汉寇的偷袭重演,同时也为了能够探听到汉寇的具体位置,一大早幕府军就派出了大批斥候四处进行搜索,探听汉寇的消息,而一些斥候也现了正在向本军滚滚压过来的大汉军队。

    虽然这些斥候大多数都看不清大汉军队的规模,不过从他们的描述来看,这应该就是大汉军队全军的进攻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德川家光大为震惊,他没有想到经过昨晚的偷袭之后,大汉军队没有再进行任何小规模的试探和攻击就直接全军进攻。

    在震惊之下他马上布命令,撤销了之前的撤退命令,让所部所有大军停下来准备迎击汉寇——在大汉军队的压力之下,如果继续全军撤退肯定会阵脚大乱,无异于是自取灭亡。

    在德川家光的命令下,传令官们急匆匆地向各军开始传达最新的命令。

    但是因为他刚刚严令撤退,所以不少部队已经离开了刚才的营地,而这些人就和接到了新的命令的官兵们挤在了一起,一时间整个大军都有些混乱,人人手足无措,几乎是一片混乱。

    看到本部大军的混乱状态,德川家光越心急火燎,再次勃然大怒,催促各部马上回归原地列阵准备迎击汉寇,在强硬的弹压之下幕府大军总算恢复了平静。

    就在幕府军在撤退和留在原地之间混乱的时候,早上的时间已经被耗光,已经变成了下午时分,而这时候,大汉军队也来到了和幕府大军近在咫尺的地方,两军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对方了!

    在这个时候,双方军队都得到了警报,然后做好了临战的姿态,所不同的只是大汉军队因为士兵经验更足所以转换阵型和展开的度更快,而幕府军队则因为人数臃肿和刚才的变故而动作有些迟缓。

    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尖锐的号角声和雷鸣般的战鼓声,而赵松已经在一片小树林边安顿好了自己和自己的参议官们,把这里变成临时的指挥所。他的参议官们以极快的度勘察着周边的地形,并且在地图上标识好了本部和已经观测到的敌军的兵力构成和部署位置,然后开始研判现在的形势,他们互相大声呼喝着,几乎盖过了不绝于耳的号声和鼓声。

    在这样紧张不安的情绪当中,赵松却十分镇定,他站在树林边,然后拿着望远镜不住地往四处扫视,将周边一切情报都收纳到眼里。不过,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但是此刻他的血流已经在加,就连视力都好像比过去敏锐了不少,思维的度更加是如同电光火石一样。

    他看出了敌军在调动当中有些混乱,不过这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幕府兵的素质他已经见识到很多了,实在难以恭维,而且军官也普遍并不得力,再加上正面还挤了这么多人,调动起来不混乱才是怪事。

    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他越来越笃定,脸上也开始浮现出了略显得有些残酷的笑容。

    “赵帅,可否动进攻了!?”严广在他旁边大声喊了起来,“敌军左翼比较薄弱,我军可以先从敌军的左翼突进,如果能够轻松破敌就一举破之!”

    “不,直接从中央突进吧,先给他们来点惊喜,等到他们混乱之后,再把炮兵拉过去对他们的左翼来一顿炮轰。”赵松收起了望远镜,然后以一种极为轻松的语调说。“我军主动动进攻,该让他们看看大汉军队真正的实力了。”

    “赵帅,这是何意?”严广有些愕然,“敌军正面实力最强,而且似乎还有一些幕府精锐在此……”

    作为一个参议官,严广一向以智谋自诩,打仗优先考虑的是怎么用己方最强大的武力去攻击敌军的最薄弱环节,他最鄙视的就是猛打莽冲,并且认为直接进攻敌军防御最严密的正面不可取,如果不是因为他一贯尊敬赵松而且他又是主官的话,几乎就要出言斥责赵松了。

    “敌军貌似厚实,实则薄弱,军心早已不稳,而且我军兵力不多,正好应该战决,只要我们将他们兵力最集中的地方打破,他们的溃败就近在眼前了。另外……我看德川家光那小儿就在敌军阵中,只要我军突进中央,他们周边必定混乱,到时候再左翼包抄,让他们一战之下就溃败!”

    “大人……这么有信心吗?”严广还是有些疑虑。

    “信心?何须信心?敌军,不过是我们的十倍而已,太少了。”赵松淡然一笑,“可惜陛下不能亲临,看我等摧枯拉朽!”

    在赵松的命令之下,严广虽然有些保留,但是还是接受了赵松的判断和命令,然后重新修改了一下各军的作战计划。

    正当阳光下的影子开始向东边偏斜的时候,大汉军队的军阵开始出现了一些潮动,几个大汉军队的方阵开始沿着两军之间的许多小径,以整齐的阵形前进。这些军阵,每一个各自为数数百人,前和中央都是由扛着长矛的士兵排成密集的横队,每个横队正面为数十人,纵深足足有接近二十多列,而在方阵的四个边角上是排成密集方队的火绳枪士兵。

    军官们夹杂在这些军阵当中,小心地让士兵们按照鼓手固定的鼓点前进,标志着各个部队的红色和黑色的战旗,在穿著红色军服的密集的大军之上飘扬著。

    而在这些突击的军队的后方,一大群骑兵格外引人注目,灿烂的阳光洒在骑兵和步兵各种各样的盔甲上,闪耀著刺目的光芒。

    就在大汉军队开始向前推进的时候,幕府军也马上现了他们的调动。

    德川家光和松平信纲都对大汉军队居然直接从中间冲击感到有些惊愕,但是他们马上清醒了过来,急调周边的部队迎击大汉军队。

    很快,大汉军队就冲到了敌军的阵前,他们穿过了中间一排排缠著藤蔓的树向前冲锋,这些树成了他们的一大障碍,虽然树林遮蔽了大部分火枪兵的视线,并且让阵型开始有些松动,但是他们仍旧无所畏惧地往前前进着。

    而就在这个闷热的时刻,幕府军也没有忘记抓住这个有利的时机,大量幕府军队从正面冲了过来,在看到敌军开始冲击之后,大汉军队停下了脚步,然后火枪兵开始开火。

    “砰!”密密麻麻的枪声次第响起,让对面倒下了不少人,不过因为树林对视野和射界的影响太大,而且冲过来的幕府军队人数太多,所以幕府军队的损失并不大。

    在火枪兵装弹和准备下一轮射击的间隙当中,这些幕府军也冲到了大汉军队的面前。然后,两军马上开始交战。因为两边的近战都是以长矛作为主力,所以战斗变得越来越激烈,大汉士兵一个挨一个形成了密集的纵队,像洪水般猛烈地席卷著一切,法军则从四面八方以小型的阵型展开队形,嚎叫着冲了过来。

    刚开始交战的幕府军队勇气十分旺盛,他们都自诩是关东武士,心心念念的是要保住幕府,保卫自己的家园,在他们的嘶吼下,最初的接战马上变成了肉搏战,大汉军队和幕府军队互相践踏著,一个个人开始在正面倒下,然后后面的人在血淋淋的尸体上继续你奔我杀,用长枪刺入敌人的胸腹。

    最初的接战让大汉军队的前沿阵线稍微出现了一些混乱,但是在这样疾风怒涛一般的压力之下,他们仍旧维持着己方的阵型,然后以久经战场的经验迎击着这些敌人,慢慢地倒下的尸体越来越多,而其中红衣士兵却只占很小部分比例。

    在拿着长枪的红衣士兵的间隙,一群火枪兵不停地重复着装弹和开枪的各种战术动作,他们经过了长时间无比严苛的训练,所以哪怕现在的场面如此混乱,但是他们仍旧以机械的动作不停地开着枪,以威力巨大的火器来为敌军带来额外的伤亡。

    最前沿的战斗完全变成了一场屠杀,是夹杂着愤怒而疯狂的搏斗,甚至连一些伤者倒下到了地上之后都战斗到最后一息,有些人甚至倒在地上之后直接抱住了敌人的腿,然后疯狂地撕咬了起来。

    火枪的烟雾在树林当中弥漫,一时间外面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只听到了不绝于耳的厮杀声和枪鸣声,但是在几刻钟,结局开始清晰了。

    在两方官兵的视线之下,树林的边缘开始出现了一片红色,然后红色越来越亮,最后竟然有一股红色的洪流从中涌了过来,以无可阻挡的气势继续向幕府军挺进,看得出来并未遭受太大的损失。而刚才勇猛地冲过来迎击的幕府军则开始向后败退,人数却比刚才少了不少。

    赵松一直都拿着望远镜,初战的胜利并没有让他太过于庆幸,他仍旧紧张地看着战事的展,估测着两边现在的损失,同时一直盘算着继续投入预备兵力的时机。

    是的,他已经下定了决定,不管蒙受怎样的艰难和损失也要直接打垮敌军的意志,在今天、就在今天,把面前这支十倍于己的敌军击溃,决定性地打败整个幕府,让整个日本国不得不臣服在大汉的脚下。

    而就在这时候,大汉军队的炮兵也随着步兵开始移动,并且来到了预定的作战位置上,当前锋短促的突击结束之后,他们在这个小山包上的炮兵阵地也已经做好了炮击的准备。

    接着,在赵松的命令之下,已经占据了山上的有利地点的大汉炮兵开始行动了,他们以野战炮的无情嘶吼,用炮火横扫左翼的幕府军军队,阵阵炮火像暴雨般向敌军倾泻下来。

    密集的炮弹呼啸著落到地上掀起了一片片尘土,混和着刚才火枪放出的滚滚浓烟,弥漫在整个战场当中,而大汉军队继续迎著战斗的炮火,冒著死亡的威胁,像一场横扫大平原的风暴向他们决心夺下的目标起猛烈的进攻。

    “第二团突击,继续扩大战果!”当炮兵的喧嚣如同雷鸣般覆盖了整个战场的时候,赵松终于判断时机已到,“骑兵也做好准备,随时突击敌军侧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