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德川家光等人马上停下了议事,然后走出了帐外观察情况。笔趣阁??? ? w?w?w?.?b?iquge.cn

    现在已经入夜了,他带来的幕府大军已经就地扎营,而这几万人自然不可能是在小小一隅扎营,他们的营帐占据了极大的一片原野,所以德川家光所能看到的也只是营地的一隅而已。

    四周已经是一片黑暗,只有一些地方点着火把才能看到些许光线,而他触目所及,现远处的火光越来越亮,而且人声鼎沸,刚才他听到的那些嘈杂的声音都是从那边传来的。

    在行军期间,纪律最为严格,夜晚是严禁喧哗和四处走动的,虽然德川家光之前从未带兵打仗过,这样的基本军令早就有人下了,所以德川家光觉得这应该是生了什么意外情况。

    难道是汉寇动袭击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向了德川家光的心头。

    正在这个时候,一片混乱当中有几个人骑着马向他这里赶了过来,他们都是军中的旗本,眼下他们的衣衫都十分凌乱,而且表情有些惶急,看上去十分狼狈。

    “将军大人,汉寇对我们动夜袭了!前方宿营的官兵猝不及防,已经溃乱!”一来到德川家光的跟前,这几个人就马上下马跪下对德川家光禀告。“袭击我们的是汉寇的骑兵,度很快!”

    当最坏的预感被证实了之后,德川家光心头一阵憷。

    黑夜降临的时候,正是全军开始休息、也就是最为松懈的时候,再加上晚上视界不清,所以这种时候遭遇敌军袭击的话,十分容易造成混乱,而且汉寇派过来袭击的还是他们的骑兵。

    另外,汉寇在自己部队刚刚扎营的时候就派出骑兵过来袭击,这还意味着汉寇已经现了自己这支军队的踪迹,也就是说现在自己还没有掌握到敌军的位置和踪迹,而敌军已经判明了自己这支大军的位置,而且当机立断直接就过来袭击自己。

    汉寇的侦查居然有这么强悍!

    一瞬间,德川家光心中生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仿佛一群猛兽就在黑暗当中窥视着自己一样。

    但是,他很快就从惶急当中定下了心神来。

    黑夜当中,汉寇应该自己也面临视界不清的问题,他们无法派出太多军队过来袭击,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大军不能在黑夜当中因为受到惊扰而自行溃乱,而现在从部下的报告来看已经有了一些这样的迹象。

    他从身边的侍从们手上拿过来了一副精制的从大汉进口的望远镜,然后对着火光开始熊熊燃烧的地方看了过去。

    借助着火光,他看到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营帐被掀开,有些地方着了火,而不少人已经被砍到在了地上,眼睁睁地被火光所吞噬,还有些人则嘶吼着尖叫着往周边逃窜,躲避突然袭击过来的汉寇。

    而那些汉寇则骑在高头大马上,在营地之间结成小队四处厮杀,他们就挥舞着马刀劈砍每一个躲避不及的人,每冲到一个营帐边就开始放火,虽然看不清他们每个人的面貌,但是马刀劈砍时的耀眼白光,而又刺目的血光,以及他们身上穿着制服所组成的触目惊心的红色耀斑,都让德川家光感觉十分刺眼。

    德川家光手重重地一抖,就连望远镜都差点丢到了地上。

    但是他深呼吸了几下,略带着一点白天炎热气的空气,总算让他恢复了些许清醒。

    “传令下去,各个军帐寄骑,都必须严厉约束手下士兵,决不许自相扰乱,也不许离开营地一步,胆敢违抗者可以就地处死!”他马上对着旁边的几位旗本下令,“亲卫本阵马上集结起来,去驱逐前来袭击我们的汉寇!”

    虽然汉寇看上去十分可怕,但是德川家光已经确信了自己的判断,袭击过来的汉寇骑兵并不多,目的只是为了示威顺便来制造一些混乱的,所以为了防止大军在夜间的袭击当中自相践踏和混乱,德川家光决定让自己所有军队都按兵不动,而他则率领自己的亲卫旗本们出击,击退这些可恨的汉寇骑兵。

    他的命令很快就被传达了下去,经过军官和四处巡视的督战队的弹压,已经隐隐有了一些骚动迹象的其他各处营地都被强行弹压安静了下来,而德川家光的亲卫们则从德川家光的御营出,迎击这些突然打过来的汉寇。

    现在火势已经愈凶猛了,在四处蹿升的火焰下,周围已经变得十分亮堂,而这些迎击的部队很快就来到了大营的边缘,而在他们的视界里面,这些汉寇骑兵的面貌也越清晰了起来。

    这些骑兵骑着高头大马,纵横在火光之间,看上去犹如是杀神一样,身上的衣服简直就像是被鲜血所染红。

    而在这时,有一群在逃窜的幕府军也现了自己这边的援军,仿佛是看到了求生的希望一样,他们呼喊着向增援过来的人们冲了过去,而在熊熊火光的指引下,这也就像是给这些骑兵指了路似的,他们马上勒住了马头,然后不约而同地对着这群逃窜的残余幕府兵动了冲锋。

    这些骑兵们从各处汇聚在了一起,然后动了冲锋,轰隆隆地简直就像是地震了一样,虽然明知道他们的人数并不会很多,但是在这些迎击的幕府兵们看来却看得犹如是千军万马在冲过来一样,看得让人心悸。

    这些迎击部队马上列好了阵势,他们不敢上去援救对面的那些幕府兵,因为在这样的情势下,如果出现了混乱的话,他们自己也可能自身难保,那些袍泽一样成为骑兵刀下的亡魂。

    这些逃跑的幕府军很快就被这些骑兵追上了,然后,仿佛是在炫技一样,这些骑兵从这群人的侧面略过,然后纷纷挥刀向这些幕府兵砍了过去,势大力沉的劈砍,再搭配上马匹冲锋的力量,似的这些锋利的马刀犹如切豆腐一下穿透了人体。

    不少人直接惨叫哀嚎着倒在了地上,有些人甚至在沉重的马刀之下被直接劈砍下了头颅,身异处,而即使幸存的人很快就又被其他骑兵们当成了目标最后死在了马刀之下,血从他们的身体当中流了出来,然后汇聚在了一起,在火光的映射下散出妖异的光芒。

    这一幕幕残酷的景象,几乎巨细无遗地展露在了前来迎击的这些幕府军的眼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袍泽在汉寇的刀下成为亡魂,而且是如此凄惨地死去,在切齿的痛恨之外,几乎每个人都有些胆寒。

    而这时候,汉寇也离他们越来越近了,似乎眼看就要冲到了他们的阵前,他们连忙端起了手中的火枪,然后马上对准了对面,随时准备向这些骑兵开枪。

    然而,仿佛是知道这些人的打算一样,当来到接近他们火枪射程边缘的距离时,这些红衣骑兵们却纷纷地勒住了马头,然后纷纷下马。

    这些幕府兵先是觉得十分奇怪,但是当他们现这些下马的骑兵们竟然从马上抽出了一支火枪,而且正在瞄准自己的时候,他们大惊失色,然后马上使用自己的火绳枪对着对面动攻击。

    然而,因为距离所限,他们的枪击并没有给对面带来什么损失,而这时候,这些骑兵们也完成了装药和准备的动作,然后对着这些幕府军开枪,密密麻麻的弹丸在火药的催动下轰响了这些幕府官兵,然后很快就带来了一声声地惨叫,许多人中弹倒下。

    尽管这些人早就知道汉寇的火器要比自己的犀利许多,但是当亲眼见证到两边对射时这种残酷的对比之后,每个人心中几乎都闪过了一丝沮丧。

    不过,虽然现在军心沮丧,但是为了不让这些汉寇骑兵们再动下一轮的枪击,同时也是为了抓住他们已经下马的战机,这些幕府军的指挥官马上下令对这些汉寇动冲锋,虽然心怀恐惧,但是在命令之下,一些幕府兵还是拿着长枪冲了过去。

    然而,这些汉寇骑兵们却好像没有再恋战的意思了,现对面正在跟他们动冲锋之后,他们马上翻身上马,然后勒转了马头,开始向冲来的方向撤退。因为他们的度十分快,所以幕府军们也没有办法追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仿佛是在嘲笑幕府军队似的,在撤退的时候这些大汉骑兵还在大笑不止,而看着满地被烧毁的营帐和被残杀的袍泽,这些幕府官兵也十分神情沮丧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当天深夜,在焦急不安当中焦灼等待的德川家光终于得到了汉寇前来袭击的骑兵被击退的消息,但是同时,他也得到了此次交战当中的具体情况和伤亡报告。

    因为汉寇骑兵是突然袭击的,所以戒备不足的前锋部队遭受了很大损失,因为很多人刚刚吃了晚饭在休息,所以他们根本来不及拿起武器迎敌,只能逃跑,而在逃跑的时候他们就被汉寇骑兵追杀,有些人甚至是自相践踏而死的。

    己方伤亡和逃散所带来的损失接近千人,然而汉寇的骑兵损失竟然只有区区数骑而已。

    “汉寇竟然视我军如无物!”当得知了这些情况之后,德川家光气得差点又吐血了,整个人都几乎晕了过去,“可恨!可恨!”

    “汉寇这是对我军突然袭击,戒备不足之下,我军蒙受损失也很正常。”旁边的老中松平信纲马上扶住了德川家光,然后安慰将军大人。“大人,现在既然汉寇已经被击退了,我们还可以重新整军。”

    “那就重新整军吧。”德川家光忍住了心中无比的烦闷,然后低声下令。“你赶紧去四处巡视,安定各处营地,不要再让汉寇动新的袭击了。”

    “是!”松平信纲马上应诺。

    德川家光心里明白,虽然现在汉寇已经被击退,但是他们已经达到了想要实现的目的,给自己的部下们带来了足够的震动和威慑,大家都现汉寇居然可以对着本方的大军动袭击,而且如入无人之境。

    今天晚上就算他们努力弹压部队,部下们的士气肯定也会大衰。

    两军还没有正式决战,自己这边就挨了这样一个闷棍,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

    但是,为了稳定军心起见,偏偏他又不能表现出那种烦闷和恐惧来。

    他强压住了心中的愤懑和不安,将自己刚才召集的麾下将领们又重新召集了过来。而这些将领们也和幕府将军一样,在外表平静当中又有些不安,但是又没有人胆敢说出来。

    等这些人来齐之后,家光就将前田家已经正式造反作乱,并且已经开始向幕府领地开进,以及仙台藩伊达家也有不稳迹象,极有可能协同前田家一同作乱等等今天收到的消息,转告给了这些将领们。

    不出他的意料之外,当听到了这些消息之后,这些将领们都相顾骇然,前田家的加贺藩在幕府的西面,仙台藩在关东的北面,他们如果响应朝廷和汉寇的号召造反作乱,夹击关东的话,那么现在关东就可以说是处处皆敌了——甚至也可以说是四面楚歌。

    一时间,人人的脸色都已经惨白,显然是想到了那最坏的结果。

    而德川家光却笃定地多,经过了那么多坏消息一次次的打击之后,现在他的神经早已经麻木了,所以反倒镇定了下来。

    而这些重臣和将领们纷纷开始商议,想要找出一个解决目前困境的良策来,但是他们商议的许久,却一直都没有能够得出一个结论来,大家莫衷一是,最后都有一种一筹莫展的感觉。

    现在的形势实在太糟糕了,到处都已经是幕府的敌人,虽然幕府还握有关东的肥沃之地,但是又怎么可能去独自面对如此多的凶恶敌人?

    看着他们焦灼地议论的样子,德川家光不期然间感到一阵不屑和厌烦。

    他现在最得力的重臣、老中笔头土井利胜留守在江户,准备防范汉寇有可能的对江户的袭击,所以也没有人能够就目前的形势耐心地给他分析时局和提出对策,只能他自己来做出决断了。

    而他,也已经做好了一切的觉悟。

    “前田家和伊达家的反迹,之前就已经昭然若揭了,他们就算反逆,也并没有出乎意料。不过……他们现在趁势造反作乱,也诚然是我们最为苦难的时候。”德川家光勉强打起了精神,跟着这些将领们说,“当然……他们之前屡屡遭受我们的打压,财力和物力都十分不足,此时就算精心准备了许久,也断然难以聚集起一支足以和我们匹敌的大军,所以现在他们就算谋逆作乱也绝对不足为惧。”

    接着,他环视了一下周边的这些重臣和将领们,仿佛是要用这种方式来给他们注入信心是的,“岛津,毛利,前田,伊达,乃至朝廷……这些都不可怕,他们都只是乌合之众,他们能够依仗的只有汉寇而已。只要我们能够击退汉寇,那么再击垮他们也只是反掌之间……所以现在对我们唯一重要的就是迎击汉寇,只要能够打败他们就能够保全身家性命,保全幕府……打败他们!”

    说到最后,他简直就变成了嘶吼,让整个营帐之中都似乎回荡着他的声音。

    不过虽然他说得慷慨激昂,但是德川家光也明白现在的形势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也并不指望能够恢复到旧日的局面,现在他一切的希望,就是击败目前登6的这一支汉寇军队,然后再借着胜利的余威震慑各地或造反或观望的大名,然后再和汉寇和谈,尽快了结掉如今的危机。

    正因为如此,他更加应该谨慎,再不能有半点闪失。

    “今晚的袭击,是敌军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也证明了敌军有多么精锐,所以我们断断不能轻视这些汉寇。如今敌军在暗我军在明,现在和他们贸然交战对我军不利。”他低声下达了命令,“明天一早开始行军,向野崎暂时退却,然后再和汉寇对峙。”

    野崎是在多摩川对岸的一个小村庄,它离江户更加近,可以和江户互为犄角互相支援,而且暂时退却一点可以摆脱目前这种窘境,然后借机窥伺汉寇军队的动向和位置,然后再和汉寇决战。

    现在既然已经和汉寇接触上了,那就必须要选择一个最为稳妥的时机和汉寇交战,德川家光虽然性格暴烈,但是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就去和汉寇决战。

    在他的嘶吼之下,其他的重臣和将领们纷纷垂,听从了将军大人的命令。

    而就在同一时刻,前去袭击幕府军的大汉骑兵们也纷纷回到了赵松这边的营中,他们一回来赵松就召见了其中的军官,然后仔细跟他们询问了这次接战的战果和他们探听到的情况。

    当听到了这次的战果时,赵松和严广都大为喜悦,而更加让他们高兴的是,他们大致摸清楚了幕府军的兵力规模,以及德川家光亲自领兵准备和大汉决战的事实。

    “德川家光这小儿,居然还敢和我军交战,现在他吃到了教训了吧!”赵松一边大笑,一边借助着昏暗的烛光看着地图,然后在地图上画了一些标记,“现在幕府军一定已经胆寒了,传令下去,明天一早我军就全军进攻,一定要让家光小儿惨败于此!”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