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着德川家光的豪言,表殿内的所有人一下子都有些懵然,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德川家光突然会下这样的决定。? ??? 笔趣? ? ?阁  w?w?w?.?b?i?q?u?g?e?.?cn

    在德川家起家之前,家祖德川家康是从一隅之地慢慢起家的,最后继承了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的事业,建立了幕府统治整个日本,在他筚路蓝缕的创业之路上,当然少不了亲身带兵征伐打仗,和多位战国时代的大人物交战过。

    哪怕在二十年前两次大阪围攻战的时候,已经老迈的德川家康也是亲自领兵上阵,并且强行逼死了丰臣秀吉的遗孤秀赖才肯罢休,而就在征伐大阪之后一年,德川家康就溘然长逝。

    而他的继承人德川秀忠,也曾经跟在父亲身边带兵打仗。所以德川家将军们领兵上阵在数十年前是不足为奇的。

    但是,从那时候开始,几十年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德川家光从生下来的那一天开始就从来没有领兵打仗过,哪怕是当上了将军以后,他对军务其实也是一窍不通。

    虽然将军是武家栋梁,是天下第一武士,但是实情就是如此。所以当德川家光居然说自己要上战场和汉寇决战的时候,这些幕府重臣们第一反应并不是精神振奋,而是更加忧虑了。

    但是在德川家光如此亢奋的时候,谁也不敢出来质疑,所以有不少人偷偷地瞄向了老中笔头土井利胜,希望他能够站出来阻止德川家光在这个关键时刻犯下蠢行,更加希望他能够拿出更好的应对之策来。

    而土井利胜却一直都沉默不语,仿佛没有听到德川家光的决定似的。

    “大人,眼下情势危急,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啊!”老中松平信纲坐不住了,叩恳求家光收回成命,“将军大人身负幕府安危,是万万不能有任何闪失的,若是在战场上出现任何不测,那……那幕府就更加岌岌可危了!”

    在幕府和大汉开战之后,因为被认为负有挑起两国交战的责任,所以两位重量级的老中酒井忠世和酒井忠胜现在都已经********,就连幕府共议的时候也很少敢于说话,所以松平信纲隐隐然就成为了土井利胜下面的老中次席。

    不过这个地位给他带来的并不是什么荣耀和喜悦,而是无尽的繁忙和烦恼,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在协调人员和物资的调动,忙着安顿集结在江户和关东其他地方的军队,甚至还要筹集粮食和兵器,简直没有任何的空闲。

    而这种忙碌却没有得到胜利,他眼睁睁地看着汉寇在各地都取得了胜利,然后一步步地压迫到了关东的门口,那种感觉实在太过于令人难以忍受了。汉寇如此兵锋犀利,他当然不敢让幕府将军去冒和他们直接对敌的风险。

    然而,他的建议并没有得到德川家光的采纳,将军大人反而皱眉怒视着他。

    “如果我们在江户城下也输掉了的话,那那个时候还有幕府吗?”

    “……这……这是……”松平信纲一下子就有些语塞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来。

    显然,如果在江户都失败了的话,那么德川幕府必定会荡然无存,但是这种话德川家光敢说,他可不敢说。

    “那么,如果我不去领兵和汉寇决战的话,你又认为谁可以领兵?”他回答不出来,德川家光也没有追问,而是再问了一个问题。

    在德川家光凌厉的视线面前,松平信纲额头冒汗,但是却还是回答不出来。

    经过幕府最近二十多年的治世之后,战国时代所存留的那些宿将们大多数都已经老死,少部分活着的也已经垂垂老矣,根本无法领大军打仗,而现在的幕府重臣,酒井家的两位老中已经失势,显然不能让他们去领兵和汉寇决战。

    想来想去,只有老中笔头土井利胜参加过几次大战,可是当年他也只是德川大军里面的小军官,若用他来亲自领军、来打事关幕府生死的一战的话……也确实有些太冒险了。

    这时候,松平信纲突然感受到了土井利胜暗暗递过来的视线,他的表情虽然平静,但是却显然隐含着让松平信纲不要再质疑幕府将军的意思。

    “伊豆守,以我来看,如今却是也只有将军大人亲自出马,才能集合大军和汉寇交战,才能有希望解除江户城眼下面临的危机。”土井利胜低声说,“汉寇如果截断江户的水运和水源,对江户来说不啻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我们必须不让此事成真,哪怕必须和汉寇决战也在所不惜。”

    当老中笔头土井利胜话之后,原本群臣们之间的窃窃私语一下子反而结束了,这不仅是出于土井利胜的威望,也是出于现实考虑——是啊,现在不让将军大人亲自领军去和汉寇决战的话,又有谁能够带得动大军呢?

    现在的幕府大军是由许多地方的军队紧急调动过来的,也只有借助将军大人本人的权威才能够有效调动。

    可是……将军大人真的能行吗?所有人心中还是十分疑惑,甚至有些人还感到悲观。

    但是想来想去,也只有德川家光这唯一的选择了。

    松平信纲现在才明白,刚才将军大人的喊话,与其说是激动的亢奋,不如说是绝望之下的决绝。

    他从小就是德川家光身边的亲随,感情十分深厚,此时看到将军大人如此表现,心中痛切无比。

    “将军大人,请让臣跟随您一起出征,一起迎击汉寇!”他再度叩,然后大声对德川家光说,“汉寇深入关东境内,而且兵力又不足,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定能将这些汉寇予以击溃!”

    松平信纲的豪言,也代表德川家光带兵亲自迎击汉寇成为了幕府当中的共识。

    这些天来,经过幕府不断地侦查敌情,他们开始惊魂稍定,因为他们现汉寇的兵力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多,而且并没有一直都在经过海上大举增援的迹象。他们这些幕府重臣们在商议多时之后得出了结论,认为汉寇现在应该还有大批军队被牵制在了近畿和井伊直孝的大军交战,所以现在只能过分出一部分兵力登6关东。

    正因为判断汉寇的兵力较少,所以德川家光才一直都在催促井伊直孝尽快回援,然后两边夹击这支汉寇,彻底消灭他们,可是在井伊直孝回师之前,这群汉寇居然主动动了进攻,先是占领了镰仓,然后现在转而向江户挺进,所以德川家光也有一种被蔑视的恼怒感。

    在他看来,现在聚集在江户的军队也为数不少,至少几倍于这些汉寇,只要大家用心打仗,不说消灭他们,击退他们应该不是难事。

    不过德川家光虽然豪气,但是自己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所以他只打算让自己来把握战略,顺便以将军的权威来号施令,剩下的具体指挥则交给那些旗本将领们。

    在德川家光和幕府重臣们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之后,命令开始一件件地下达,江户城内外的军队开始被集结起来准备调动,跟随着将军大人征伐汉寇。

    而这时候,已经骚动了多日的江户城开始变得更加混乱了。自从幕府和汉寇开始交战之后,各种小道消息就开始在江户城的居民当中不断流传。

    在一开始,大家还是信心满满,不断传言汉寇在某地遭遇了重挫,被幕府打得大败而归甚至全军覆没,但是随着幕府的节节败退,这些谣言的立场开始慢慢转变,最后变得竟然立场完全相反了。

    这几天,一直有些人传言幕府已经丢失了除关东之外的全部土地,有人传言各地的外样大名都已经起来造反,甚至还有人传言幕府大老井伊直孝所率领的大军已经在近畿全军覆灭,江户再也得不到援军的帮助。

    这些谣言四处流传,极大地打击了城中局面们的信心和意志,尤其是最后一个传言,因为这些幕府军队的家属都在江户附近的缘故,更加让人心浮动。

    为了稳定住人心,幕府一直都十分注重打击谣言,这阵子甚至都已经处死了不少妖言惑众的人,但是幕府越是如此,谣言反而越来越凶,最后甚至传成了江户即将成为空城,粮食运输将会断绝,结果到处都有人抢购粮米,最后几乎酿成了骚动。

    有些人想要从城中逃跑,但是因为到处都有幕府军队,所以根本跑不掉,只能留在江户城当中,祈祷着战事早日结束。

    在城内大军开始集结之后,城中的骚动更加多了几分,当德川家光带着大军出城的时候,又有无数的家庭在为丈夫和儿子的命运而牵挂忧心。

    不过德川家光现在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穿上了将军的盔甲,离开了一直深居的大奥,带着自己的一众将领们以及整个大军,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江户,他身上穿着如同黄金般耀眼鲜明盔甲,不过因为他的身体虚弱,所以穿着盔甲的样子看上去总有些不伦不类。

    在二十年前,他的祖父德川家康就是在这样的清晨当中带着大军出城,一路向着大阪城开进,最后铲除了丰臣家最后的余孽,得到了整个天下,而今天,他却只是为了保住幕府的最后一隅关东而战,其中的酸楚,根本无法言说。

    没有万众的欢呼,也没有盛大的仪式,就在清晨的凉风当中,德川家光带领大军向着江户的西北方开进。

    而在这个时候,赵松所带领的大汉军队也已经占领了横滨,并且从横滨一带直接改变了方向,向北方机动,而他们所占领的横滨则交给了大汉海军驻守,在赵松的命令之下,大汉海军现在以全力掩护深入内6的6军的后路和后勤为中心,其他的计划都被强行中断了,虽然海军上下都颇有微词,但是在赵松的权威之下最后还是服从了命令。

    关东是一片大平原,并没有关山和险隘,所以他们在这种内6地区机动倒也十分方便,他们打开了几条通路,而且击溃了一路上遇到的几乎所有敌军,然后向内6挺进。

    虽然到现在为止战事还十分顺利,但是赵松和严广等人都已经十分小心,不停地派骑兵作为斥候四处侦查扫荡,深怕出现任何问题——现在他们孤军深入内6,一旦有什么差池,大军就将万劫不复,他们绝对不能冒险。

    按照预定的计划,他们一路向多摩城挺进,多摩城是位于多摩川流域中段的一座城池,它扼守着多摩川的关键水道,只要能够占领这座城池,那么就将截断多摩川,让江户城的水源和粮食供应瘫痪一小半。

    在乡村的田野里,赵松带着自己士兵们一路行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片一望无际的绿色,有青草也有水稻。现在他们所踏足的地方,是日本土地最为肥沃的地区之一,现在又是盛夏季节,所以触目所及的都是一片青绿。

    如果没有这次的战事的话,这里应该就会在一两个月后迎来一次丰收吧。只是现在,一路上不管是农村还是小城都看不到人影,仿佛所有人都骤然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赵松沿着乡村的小道一路深入,在当天即将入夜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多摩城下。这只是一座小城,而且城中的幕府官员和居民们早已经四散奔逃,所以他们并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占领了这里。

    因为时间已经到了接近晚上了,所以赵松决定让大军今天先在休整一晚,然后让侦骑继续四处搜索,探听敌军的踪迹。

    而这时候,赵松则在城外的营地里面观察四周的情状。

    已经将要入夜了,日落之前的最后余晖将天边染成了一片金黄色,片片霞云在天空当中飘散,而大地也因此而染上了一片金色。他现远处有一片树林,这里面都是一些老树,它们沿着曲曲折折的河岸,歪歪斜斜伸出枝丫。灰黑色的枝叉叉横纵交错,葱笼的草茎花蔓蒙络其中,愈显枯老,愈觉幽苍。有几株几乎横卧在水面,临水的枝丫拨划着水流,时隐时现。

    而一群大汉骑兵,现在正在河边休整,并且让自己的马在河中饮水,这些战马围绕在河边,时不时地出嘶鸣声。

    那里就是多摩川吧。

    它已经是我们大汉军队的饮马之地了。赵松的心头突然掠过了一阵难以言说的自豪感。

    就在这时,几位侦骑突然快马催鞭赶了回来,他们跟赵松报告了一个他们刚刚探听得到的消息。

    “已经现了幕府大军的踪迹?”当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赵松原本的轻松迅就被凝重所取代了。

    依照赵松的命令,这些侦骑大汉军队周边在四处游荡,侦查敌情,而往东边侦查的一群侦骑则现了一支大军的踪迹,这支大军为数众多,而且也是径直地在往多摩城这边赶了过来。

    从规模来看,这似乎是江户的幕府大军要寻求和大汉决战了。

    不过,因为时间已经接近晚上的关系,这支大军也开始停下来扎营了,他们的营地连绵广大,兵力数量看来不小。

    “看来德川家光这小儿也知道情势不妙,要为了保住江户同我们拼命了啊……”根据侦骑们所提供的情报,赵松大致对现在的形势有了一定的判断。

    “我们威胁到了江户的水运和水源,他们不出来跟我们拼命也不行。”严广一副一切尽在掌握当中的样子,“大人,既然他们是来拼命的,那么只要我们把这一支军队打垮,江户就无异于门户洞开了。”

    “我也是这么看的。”赵松点了点头,显然有些激动。

    接着,他们两个继续根据源源不断的情报,在地图上大致画了一个区域,确定了幕府大军驻扎的地方,然后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此时他们并不知道幕府军居然是德川家光亲自领兵来进行决战,但是从幕府军队气势汹汹的动向来看,这绝对是他们赌上最后赌注的一战。

    看了一下之后,赵松和严广都痛感地图十分简陋,无法给他们带来太大的帮助。

    赵松想了想,看了下河边那些骑兵,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落日的余晖正要散尽,也看就要入夜了。

    “就让这些侦骑带着骑兵去跟他们先打一场吧,给我们勘察一下地形,顺便给幕府军一个惊喜。”赵松下定了决心,“他们现在刚刚扎营,还没有现我军的位置,我们现在给他们先来一个袭击,他们一定会方寸大乱!”

    “大人所见甚是!”严广呆了片刻之后,马上同意了赵松的看法。“只不过,晚上骑兵的归路必须准备好。”

    ………………

    天色已经入夜了,德川家光将他们的重臣们都叫到了临时的营地当中,虽然身边的侧近人都已经竭尽全力保障德川家光的生活的,但是这两天的颠簸之苦仍旧让他难受。

    另外,每向西北行进一步,他的心情就紧张几分,现在他只感觉呼吸都有些急促,晚上都睡不好,所以白天他也感觉十分困倦,只想要休息。

    但是现在还有要事要商议,他没办法休息。

    他刚刚得到了消息,加贺藩前田家已经正式造反了,他们开始攻击边境上的幕府军队,大有随着大汉一起来进攻关东之意。

    当这些重臣们被聚齐,德川家光正想告诉他们现在的严峻事态时,“砰!”“砰!”一声声或沉闷或尖锐的声音从天边响起,一阵骚动在营地当中爆,到处都响起了夹杂着迷惑和恐惧的呼喊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