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听完了大汉使臣派过来的使者所提出的条件之后,幕府大老井伊直孝颇为客气地将使者送走了。? ??? 笔趣? ? ?阁  w?w?w?.?b?i?q?u?g?e?.?cn对于大汉所提出的那些要求和条件,他既没有同意,却也没有说出反对的言辞来。

    而就在大汉的使者离开之后,井伊直孝所统辖大军原本十分急促的撤退准备,突然就放缓了下来,井伊直孝声称现在汉寇虎视眈眈,已经做好了全军追击本军的准备,所以现在大家绝不能贸然撤退,要谨慎从事。

    尽管有一部分将领十分着急,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所派过来的使者也天天在催促,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听从了井伊直孝的命令,选择了谨慎从事——一来,大家都有些害怕在撤退的路上被汉寇追击造成全军崩溃的惨象,二来,井伊直孝是幕府的大老,他的命令也没有几个人胆敢不听。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小部分心急如焚想要回援江户的人终于忍耐不住了,他们私下里串联想要把强行联合起来跟井伊直孝摊派,借着幕府使者的权威,至少将他们自己手下的部队先带走回援江户。

    可是在井伊直孝觉之后,他马上让自己的亲随们以雷霆般的手段镇压了这些人,甚至还诛杀了一两个恶分子,将军队里面的骚动给强行压制住了。然后,他将幕府将军派来的使者也给关押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部将们都已经觉情势不对劲了,但是他们却被井伊直孝的强硬手段吓得有些无所适从,更加不敢私下串联,而井伊直孝这时候才开始下令大军开拔,而且他一改之前的计划,宣称为了驰援幕府应该竭尽全力,所以连预定的后卫部队也给带走了。

    在井伊直孝整个大军向江户开拔之后,对面的大汉军队也马上开始跟在了后面,保持着距离开始追击,也正是因为有大汉的军队跟在后面,所以井伊直孝的大军行进度十分之慢,经常要走走停停,防备大汉军队有可能的偷袭。

    在两边走走停停的追截当中,时间被一点点地耗去。

    很显然,井伊直孝已经默认了大汉使臣跟他所提出来的条件,为了保存德川家的最后骨血,他宁可接受江户幕府解散、宁可背负骂名——在他看来,在幕府如今几乎四面楚歌的情势之下,能够保存下德川家的血嗣、维持住德川家当年的旧领地,已经算是幸运了。

    而对德川家以后的生存来说,他手下的军队又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他不愿意再去拿自己手下的军队冒险,去和大汉交战。

    他也不愿意明明白白地打出反旗来,让自己成为德川家的罪人,所以他唯一能够选择的只有拖延时间了,让远在江户的德川家光无法得到自己这支大军的帮助,独自面对大汉登6大军的兵锋。

    他期待的就是在他返回之前,德川家光就已经不堪大汉军队所带来的压力而选择了了断自己,做出一个符合德川家当主和幕府将军身份的抉择,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舍弃一个德川家光,保存住整个德川家,在井伊直孝看来并不是一个无法做出的抉择。

    而以大汉军队一贯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来看,井伊直孝预料那个时间点已经为期不远了。

    而正如井伊直孝所预料的那样,在这时候,大汉征日军主帅赵松正带着大军在向江户挺进。

    自从占领了镰仓之后,赵松带着自己的部下们一直都在镰仓周围四处扫荡,并且屡屡击溃从各地前来援救幕府的军队,几乎隔绝了江户和西方的联系,经过他们的多轮扫荡,现在镰仓周边已经没有了任何幕府军队胆敢靠近,至少短期内不会有人能够去援救江户了。

    而在扫荡了镰仓之后,他们也就此踏上了进军江户的征途。

    最近几天,关东的天气一直都不怎么好,天一整天都是阴沉沉的,今天也不例外。太阳被云深深地藏起来,天空的颜色一改以前蔚蓝的面目,变成了像是被脏抹布浸过的水似的的颜色。

    镰仓通往江户的大路,原本是行人稠密之地,到处都是住民和商旅,为江户的大批居民带来数量可观的粮食和供应品,然而现在大路上却已经行人绝迹,只剩下了赵松和他的部下们。

    他的大军,为数数千人,他们的队列十分整齐,为这个阴沉沉的天气带来了几抹鲜亮的颜色。他们的都沉默着,眼看前方,就连脚步声听起来都整齐划一。他们手中的兵器随同迎风飘扬的旗帜向前移动着,与本部队的其他的士兵保持间隔排成队列。这些士兵们都是经过最为严整训练和多年的作战所淬炼成的精兵,他们可以在极快的时间内从行军状态变成战斗的阵型,然后给敌人致命打击。

    而在就在他们的旁边,处处都可以听见节奏均匀的马蹄声碰击声,这些穿红色的骑兵制服、有些还穿戴者盔甲的骑兵,骑在高大笔挺的战马上,有些人身上还别着耀眼的勋章,显得杀气腾腾而又气派非凡。虽然这支骑兵为数并不庞大,但是当他们排着一排排的行列向前慢步前行的时候,却还是给人一种慑人的压迫感。

    这些骑兵是从九州运过来的,也是最后一批运上来的大汉军队,因为马比较娇贵,所以赵松特意让骑兵们先驻留在横须贺,等到他准备向江户进军的时候才让骑兵上来和他汇合,然后一同向东进军。

    而就在步兵和骑兵的间隙当中,一门门大炮被架在了炮车上,然后在驮马和炮兵的牵引之下跟着大军向前推进,一门门擦得闪闪亮、闪耀着青铜色的大炮在炮架上颤动着,隐约可以听见炮架零件和支架互相震动的响声,旁边的人们好像还能够闻到四处弥散的火药的味道。

    这些大炮都是大汉6军引以为豪的野战炮,威力巨大而又方便军队调动携带,因此是大汉6军的野战利器。

    虽然他的部下只有数千人,但是当步骑炮兵像这样汇聚在一起向前行军的时候,倒也算是声势浩荡。

    在队列的中央,赵松和自己的参议官们以及护卫亲随一起骑着马前进,他面色十分严肃,左顾右盼,一直都在注意各支部队行军时的状态,以及周边的地形。虽然他之前就是辽东军的旅正,可是如今他所指挥的大军却是来源复杂,而且军种多样,不由得他不认真对待。

    “赵帅,最近几天时有阴雨,对我军影响甚大,今天看来恐怕又是要下雨了。”他的席参议官严广也策马跟在了他的旁边,“眼下我军已经离江户越来越近了,气候的因素也不得不防。”

    最近虽然是处于夏天当中,但是一直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虽然这种天气对行军来说非常舒适,不过对惯于以来火枪火炮的大汉军队来说,这不啻为一个坏消息,因为如果下雨的话,他们的炮火就将会受到十分严重的削弱,成为敌军的可趁之机——而越靠近江户,他们与敌军接战的可能性就越大,容不得半点疏忽。

    “这一点确实不得不防。”赵松严肃地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毕竟是夏天,日本也不可能也天天下雨吧?也许等到我们来到了江户城下,就应该放晴了。”

    “赵帅说得倒是有理,不过凡事都有个万一,我们也应该多防着点。”严广点了点头,“总而言之,我们不能让敌军来占据主动,而应该让我们来压制敌军,让他们不得不跟着我们的步调来走。”

    赵松知道对方话中有话,所以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对方,等待着他的下文。

    “江户是一座大城,里面聚集的居民和军队数量庞大,虽然他们地处平原没有任何险要可守,但是我军不过数千人,如果我们直接就强攻其城池的话,一定会蒙受极大伤亡,而且和守军打巷战也无法挥我军的炮火和战力优势。”严广低声跟赵松说。

    “这一点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考虑到了吗?”赵松有些奇怪地看着对方,“所以我们才要去转向北上,去截断他们的多摩川和利根川水源……”

    江户是一座大城市,而且是德川幕府的中枢之地,所以自从两国开始交战之后,幕府就一直都在往江户集中军队,再加上城区庞大建筑众多,所以大汉军队并不打算直接强攻。

    所以在严广等参议官们的建议之下,赵松决定让大军沿着内6北上,然后找到注入江户的河流,接着截断河上的运输,并且威胁江户的水源,用这种方式来逼迫幕府不得不和大汉军队野战。

    既然江户居民和军队众多,那么对水源的需求就很大,而江户城的主要水源就是多摩川和利根川,只要威胁到了这两处水源,就等于卡住了江户城的咽喉,而幕府就将处在十分艰难的境地。

    更为恶劣的是,江户城的粮食和其他物资供应也很依赖水运,如果河流上的水运也被截断的话,幕府更加难以承受其中的代价,所以在这些参议官们和赵松本人看来,只要自己按照这个计划进军,那么德川幕府就必须不得不硬着头皮出城和大汉决战。

    “多摩川和利根川一旦出现问题,江户的水源就无法保证,这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严广并没有否定他之前计划的意思,“不过……这些河流都身处内6,如果要执行这个计划的话,我们必须要打起万分的小心来。”

    赵松终于明白了严广的意思。

    的确,如果要执行这个计划的话,无异于是让这支大军全部深入到内6甚至江户的后方去,行军距离远不说,物资的供应和后勤保障都十分麻烦。再加上现在的天气一直都对大汉军队有些不利,所以虽然他对自己部下十分有信心,但是他也不敢打包票说万无一失。

    如果从审慎的角度来看,确实值得深思。

    “那你的意思是,暂缓进攻?”赵松问。

    接着他自己又摇了摇头,“不,不必暂缓进攻了,现在我军是深入敌境,进军唯恐不快,如何能够拖延时间?况且……我军后方也没有更多援军,就算再徒耗时日。现在幕府岌岌可危,我们不能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

    “如果赵帅认为不应该暂缓进军的话,那至少也请准备一些万全之策吧。”严广并没有反驳赵松的意志,“我军现在的后方供应全靠海军维持,之前我们一直都在沿海地区机动,所以供应并不困难,但是如果我们深入内6的话……恐怕就会有些困难。”

    “再困难也得这么做!”赵松勒住了马头,然后斩钉截铁地说。“海军和我们6军的人本来就是一家,现在我又是主帅,他们必须听从我的命令,不管怎么样,我军现在的供应必须万无一失,就算是让他们的水手上6,拿着枪给我们守好后路,也一定要维持住我军的后方!”

    “要的就是大人的这句话!”在赵松如此强硬地表态了之后,严广显然十分高兴。

    接着,他趁着兴致,直接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日本地图,然后将马靠到了赵松的身边,“干脆我们先一鼓作气,占领横滨附近神奈川这一带,然后就让海军靠岸,帮我们守住这些港口,只有这样,我军才能够高枕无忧!”

    接着,他又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在抱怨什么一样,“赵帅之前对那些海军的人太放任了,什么狗屁战舰骚扰,完全是在浪费人力和炮弹,他们在海上转来转去,无非就是隔靴搔痒,而且就连幕府的几根毛都打不掉,有什么作用?还不如乖乖靠岸为我们打下手。”

    赵松这下终于完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看来这位军议府的参议官,对海军的心结真的很重啊。

    不过他也知道,严广的担心确实有道理,并不是完全出于私心。虽然他一直很注意维护和海军同僚们的关系,但是现在一切都应该是以打赢幕府为中心,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口,就算临时改变军事计划也并不为过。

    “好,你说得有道理,我这里就下命令。”稍稍思索了片刻之后,他采纳了这位参议官的建议,然后下了命令,“海军从明天起终止一切其他行动,聚集到横滨去,全力支援我军的后方,决不允许有任何推诿塞责,若有抗命、或是未达成军令,军法从事!”

    海军的总指挥官是蔡德,论军中他的资历,他并不比赵松低,论爵位,因为他是海军的创建人之一,甚至比赵松还要高,所以为了命令动他,赵松必须拿出征日军主帅的气魄来,强行使用对方,哪怕会惹起对方心中的反感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奉了赵松命令的传令官,马上骑着马向原路返回,准备尽快赶回横须贺,而这些传令官的离开,并没有给奔腾的红色洪流带来什么可见的影响,他们在阴沉的天空下,继续浩浩荡荡地向江户城下开了过去。

    而这支红色洪流所带来的压力,最为感同身受的当然就是江户城中的人们了。

    几乎在大汉军队向江户挺进的同一天,德川家光就收到了消息,也陷入到了新的震恐当中。

    自从大汉军队从横须贺登6之后,德川家光疯一般地从各处搜罗军队来援救江户,一些军队听令赶来了,而另一些则因为大汉军队在镰仓的攻势而被击溃,无法援救江户,结果他所渴盼的援军数量远不如他所期待的那么多。

    更为可虑的是,大老井伊直孝所带走的大军,虽然他几次三番派出使者催促他们赶紧回援江户,但是却一直都迟迟没有动静,没有办法立刻支援岌岌可危的江户。这种困窘的状态下,当听到了大汉军队开始向江户进军的时候,德川家光原本就十分不稳定的心绪变得更加纷乱。

    当天晚上,他就将幕府重臣们全部召集到了自己跟前,然后跟他们痛陈现在的严峻形势。

    “现在汉寇已经向江户打过来了,我们只有背水一战,和汉寇在江户城下决一死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负武士的清名,才能不负神君在天之灵。”他先就跟幕府重臣们道出了现在的现在的严峻形势,“只要我们能够挺住,井伊直孝就会带着大军来回援江户,击退汉寇,所以……谁也不准有半点退缩!”

    重臣们或慨然活激昂地应诺,没有一个人表现出退缩来,纷纷表示要和汉寇死战到底。

    “大人,根据眼下得到的情报来看,汉寇似乎是想要截断江户水源和水运,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的邪谋得逞。”老中笔头土井利胜说,“否则后果实在堪忧,江户这么军民,如果水源出了问题,又没有粮食运输过来的话……我们恐怕会不战自窥。”

    他这么一说,殿内原本激昂的气氛顿时就遭到了重挫,人人都能够想到汉寇得逞的后果,不禁都有些骇然。

    “那正好,他们要深入我们的内境,那就再也没有战舰的帮助了……我们就和他们决战!”德川家光突然站了起来,脸上出现了进来罕见的红润,“这次我亲自领兵,和你们共击汉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