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汉使者如此直白而且不留情面的话,当然会惹起井伊直孝的勃然大怒,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怒的时候,而且对方所言确实是事实——他暗地里准备撤退的事情既然已经被汉寇知道了,他们肯定会想着追击的,而那时候幕府军恐怕就会付出惨重的损失。?? 笔 趣阁??  w?w?w?.?b?i?q?u?g e?.?cn

    所以,他强行压抑住了心中的愤怒,以尽量平静的态度看着对方,“我现在手上还有大军,我们幕府现在还有关东之地,你们若是觉得有恃无恐,可以任意行事,那就尽管试试吧!我们一定奉陪到底!”

    不过,虽然他表面上硬气,但是很显然底气已经十分不足了。

    “没错,你们现在还有大军,幕府还有关东,可是你们的大军已经是进退两难,举步维艰,关东也只剩下了区区一隅,而且风雨飘摇,难道你还觉得可以和我们大汉相抗衡吗?”这位使者仍旧没有放弃对他的打击,“别忘了,现在是你们在以关东一隅来对抗大汉和整个日本,难道你们觉得自己还有胜算吗?”

    看到井伊直孝一脸惊疑的样子,使者突然冷笑了起来,“告诉你一个消息吧,现在加贺藩的前田家也已经举兵襄助朝廷,讨伐幕府了……如今天下大藩,大多数都已经归附到了贵国朝廷的旗下来和幕府为敌,难道幕府不是在以一隅而对抗天下吗?!”

    前田家已经反了!

    井伊直孝一瞬间几乎目瞪口呆起来。

    前田家是幕府的外样大名当中领地最大的一个,拥有百万石的领地,他们的一举一动肯定都为天下人所瞩目,如果他们寝返的话……那么肯定会让幕府的局面更加被动,甚至可以说是一锤定音,让现在已经岌岌可危的幕府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之前井伊直孝在将军大人面前力主兴大军救援近畿,其一大目的就是稳定各地的人心,让已经有了不轨迹象的前田家放弃背叛的野心,至少保持中立,结果没想到现在他们直接起来寝返了……也就是说,这次出兵,在战略上已经失败,一无所获。

    前田家一向阴险狡猾,鼠两端,幕府在汉寇面前又一直节节败退,形势步步恶化,所以前田家现在选择跳出来谋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井伊直孝在心中苦笑。

    现在,朝廷已经在汉寇的支持下重新崛起,并且重占了京都,明确地向天下人打出了号召推翻幕府的诏令,而前田家,毛利家,岛津家,这几个战国遗留下来的最大雄藩都已经起来反对幕府了,剩下的几家,难道他们不会依照这几家的榜样来行事吗?恐怕伊达家现在已经在准备了吧。

    所以这位使者也说得不错,现在幕府真的是在以一隅来对抗整个天下,以及朝廷背后的靠山大汉。

    已经绝望了。

    即使以井伊直孝多年锤炼出来的意志和心性,现在也不禁灰心丧气了,他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幕府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哪怕现在他能够回师,能够击退登6关东的那支大汉军队,还是没有办法逆转形势,已经元气大伤的幕府,注定不可能改变局面了。

    德川家的天下,就要在自己的眼前崩塌了。这一瞬间,世代效忠了德川家的井伊直孝鼻子一酸,几乎眼泪都流了下来。

    不过,多年培养出来的意志力,仍旧让他最后保持了尊严。

    他以幕府大老的傲然态度,冷冷地瞥了这位使者一眼,“前田家谋反作乱,原本就在我们的意料之中,贵国和朝廷现在确实占据上风,但是我们还有这么多效忠于将军大人的武士,我们一定会为幕府战斗到底,就算战死,我们也绝不会有辱武士的清名,你若是来这里炫耀和嘲讽我等的,现在就请回吧,我们一定会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听上去是不错,不过难道大人宁愿要一个虚名,也不愿意顾忌部下数万人的性命,甚至不愿意顾忌德川家的存续吗?”这位使者却还是不慌不忙,“若你一定要和我们血战到底,挥霍部下的性命,也让德川家再无骨血,那在下回去便是!”

    “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听明白了对方话中之意的时候,井伊直孝惊疑不定地看着对方。

    这位使者虽然言辞还是十分讥嘲,但是他隐隐当中好像却反倒透露出了大汉愿意给德川家一条生路!?

    “难道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我是大汉使臣周大人派过来的使者,大人特意派我过来找你,自然不会只是为了消遣你几句而已……”使者仍旧冷笑着,“大人派我过来是想要问你,你到底想不想让德川家在战后也延续下去,不至于灭亡于贵国朝廷和豪族之手?”

    井伊直孝森然地盯着对方,半晌之后,他终于再度开口问。

    “若我想,又该如何做?”

    自古以来,在幕府灭亡的时候,那些支配幕府的家族下场都不算特别好。在镰仓幕府灭亡的时候,实际支配幕府的北条家整个家族都被迫**而死,家系完全断绝,而在室町幕府灭亡的时候,最后一代将军足利义昭也是命运多舛,多次被织田信长流放,最后在丰臣秀吉手下仅仅以一万石的领地勉强列入大名之列,并且出家了事,而他的儿子足利义寻也被迫在一岁的时候就出家,最后没有子嗣死去,整个足利将军家的家系也由此正式断绝。

    如果江户幕府真的就此灭亡的话,德川家又该面临怎样的窘境呢?这位问题井伊直孝也多次想过,并且为之惊惧不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现在掌控了局势的大汉使臣真的愿意放过德川家一马的话……那么德川家可以算是得天之幸了。

    之前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和他的老中笔头土井利胜多次派出使者,谋求和汉寇谈和,井伊直孝虽然知情,但是为了不影响他们所以并未进行任何干涉,可是大汉使臣却提出了多条十分苛刻、令幕府难以接受的条件,所以谈判一度中断。

    眼下大汉使臣主动跟幕府提出和谈条件,恐怕……恐怕条件会更加令人难堪吧,至少将军大人肯定会难以接受的。

    可是现在幕府的形势如此恶劣,他又没有回天之术,那么现在所能够追求的,也只是尽量给德川家争取一个较为体面的结果而已。所以他纵使心里不抱太大希望,还是想要从对方口中追问一下。

    “之前我们和幕府已经谈判过了,我们的谈判条件,先生恐怕已经知道了吧?”这位使者仍旧从容不迫,“我们还是之前的那些条件,只要幕府答应这些条件,我们也可以同幕府讲和,并且让德川家得以保全。”

    之前在幕府的使者面前,大汉使臣提出了废除幕府和将军之位,德川家更换当主并惩治祸大臣、以及协定赔偿款项等等的各项条件,因为实在太过于苛刻,所以德川家光本人亲自否定了这些条件——理由也十分明显,若答应了,他就得从将军大位上退下来,那时候又该如何自处?

    井伊直孝心里又是一痛。

    虽然对方没有没有追加什么条件,可是这些条件已经足够苛刻了。

    哪怕是在几天之前,他也不会去考虑这些条件,可是今天,真的不同往日了,幕府和德川家、乃至井伊家的存亡和安危,由不得他不慎重行事。

    “协定赔款一事我们可以商量,幕府之前也提过要把金山交由大汉经营的提议,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出钱,惩办祸,以及……以及撤除幕府我们也可以答应,但是将军大人退位一事,我们实在难以答应。”井伊直孝沉吟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了,“将军大人只是受了一些奸臣的蒙蔽,再加上我等无能昏聩,所以才铸下大错,就他的本心而言,他一直都是希望和大汉交好的,所以他并无大过……若贵国要惩办祸,就惩办我们这些大臣吧,从我以下,每一个幕府重臣都可以任凭处置。”

    “你的一片忠心,在下十分佩服,只是……这个条件我们无法答应。”使者冷笑了起来,“德川家光是幕府将军,幕府的事情不由他来决定又是谁来决定?既然他决定的,那就应该他来负责……所以让他引咎退位,难道不应该吗?再说了,我们大汉出兵,贵国朝廷下诏,都是明言将德川家光作为敌人的,若德川家光都能在战后平安无事,那我们这些大汉将士还有什么颜面回去面对天下人?”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你回去吧。”井伊直孝皱紧了眉头,然后决绝地挥了挥手,“我们将会血战到底。”

    身为德川家世代的武士家臣,又是幕府大老,井伊直孝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想尽办法来保住德川家的骨血和传承,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愿意蒙受一点屈辱,可是对方提出的条件实在太过于苛刻了,井伊直孝知道将军大人不可能同意,所以他也不愿意去再寻思谈和了。

    “哈哈哈哈!我之前听人说先生你位高望重,是幕府说一不二的大人物,原来你不过如此而已!”当看到井伊直孝不愿再谈,这位使者禁不住大笑了起来,然后满面讥嘲地看着井伊直孝,“你说是忠于德川家,其实不过是忠于德川家光这个民贼而已!难道事到如今,你还要看着整个德川家为德川家光本人陪葬吗?我们大人原本是想要放德川家一条生路的,结果你倒为了德川家光一人,而拒绝这次机会,你枉称忠臣,你也辜负了德川家历代家主的重托!”

    当听到对方如此说的时候,井伊直孝终于忍不住了,他抬起手来,重重地拍到了面前的矮几上,出了一声砰的巨响,而门外的卫士们也拿着刀直接冲了进来,看上去就要将这个使者直接斩杀了一样。

    可是即使已经面临了生命的威胁,但是这个使者却屹然无惧,一点也没有服软,仍旧大笑着。“可笑我们大人,居然还对你抱有期待,准备让你保住德川家的骨血,让德川家活过这一次风暴……结果大人的一片好意却被你这样的人肆意挥霍,德川家的家运也因为你而终结,你这样的人也能叫做忠臣吗?!”

    井伊直孝的脸色已经气得白了,他怒视着这位使者,好像马上就要下令将他拉出去斩杀一样,但是最后,他却轻轻地抬起了手,然后示意这些卫士们再出去。

    “天朝使臣何苦一定要苦苦相逼?我们将军大人,一直都对贵国十分仰慕,经过这一番教训,他也一定愿意对贵国恭顺,贵国何苦一定要逼迫到这个地步,让将军大人无地自容?”他的声音里面已经多了几分沉痛,“别忘了,大汉既然想要赔款,那就应该让各地的势力都尽量稳定,现在将军大人并无子息,旁的支系里面又没有杰出人才,将军大人若是被迫退位,又有谁能够让关东稳定下来?这只怕……只怕与贵国的利益不符。”

    不知不觉当中,他的态度已经软化了下来,甚至有了一点哀求的意思。

    可是他的话却仍旧没有打动这位使者,使者还是一点也不肯退让,甚至那种讥嘲之意也没有掩饰一下。

    “我都已经说清楚了,我们大汉一定要德川家光逊位,这是不容更改的结果,想要保存德川家就得这么做,否则我们就只好顺应你的想法坚决打到底了。另外……你也不要欺诓我们,德川家光虽然没有儿子,但是他不是有一个兄弟吗?而且还是同样嫡出的弟弟,难道德川家光逊位之后,他做将军不是名正言顺?”

    “什么?!”井伊直孝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再度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没有想到大汉居然暗地里打了这样的主意,打算让德川忠长来取代德川家光!而且……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德川忠长居然就在逃出高崎城之后,就直接跑去和大汉接触了。

    这该骂他是背叛了德川家的贼子呢?还是该暗暗赞许他先知先觉呢?井伊直孝心里苦笑。“你们就是想让大纳言大人来接管整个德川家吗?”

    “是啊,大纳言大人行事谨慎,而且对贵国朝廷和我们大汉都十分恭敬,深得我们大人的青睐,也正是因为我们大人的一力请求,贵国朝廷也特意没有褫夺他的官位,让他继续当朝廷的大纳言……”使者马上点头确认,“另外,他也答应了我们提出来的所有条件。”

    德川忠长现在已经落到了你们的手上,他就算不答应也得答应吧……井伊直孝心里暗想。

    不过,如果有德川忠长来接掌整个德川家的话,那么……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至少比德川家整个灭亡要好得多。德川忠长也是先代将军德川秀忠的嫡子,更是先代将军临死前所念念不忘,想要井伊直孝帮助保全的人,如果他来当将军的话……

    不管怎么样,都比德川家覆灭要好吧!

    “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处置德川家?”沉默了许久之后,井伊直孝低声问。

    “如果你听我们大人的建议,奉德川忠长为主,那么我们就可以让你们的大纳言大人来继承德川家,自然就不用再承受如今的危局了,虽然必须去除将军名号,并且解散幕府,但是他可以领下德川家的旧领。”因为看出井伊直孝已经动摇了,这位使者马上跟井伊直孝解释,“虽然比起几个月以前幕府的态势,恢复旧领确实是十分难受,但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势下,能够恢复旧领的话应该你们能够满意了吧?”

    井伊直孝沉默不语。

    表面上看,对比如今的形势,这个条件确实已经算是宽厚了,但是他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大汉居然会如此慷慨。

    “你们大人……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想必现在很多人都想要将德川家置之于死地吧。”

    “我们大汉是为了恢复日本国的纲纪而来,是为了惩罚之前德川家光和他的佞臣们对我国的不敬而来,并不是为了专门消灭德川家而来的,至少我们不想把德川家至于死地……”这位使者依旧是从容不迫的样子,“所以你也不用害怕,以前的事情是无法更改的,但是只要你们按照我们大汉的步调来办,对我们大汉恭敬的话……那么以后我们也保住德川家。”

    这倒不是虚言,实际上周璞确实想要保全德川家,一来可以用德川家来威慑西国诸侯和日本朝廷,二来,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的德川家纵使可以保全下来,想必也会面对各方的敌意,因此他们会极度渴求得到大汉的支持,也可以成为大汉的棋子。

    周璞就是想要营造一种日本各方牵制,不得不依赖大汉来进行仲裁和遥控的局面,否则,自己打过来就为了灭德川家的话,那岂不是枉做好人?大汉是不会做这种亏本的生意的。

    而在使者明言大汉的打算之后,井伊直孝继续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最后,他突然长叹了口气。

    “你回去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