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一声巨响轰得到处都在颤动,几乎每个人都在同一时间脸上变色。笔?趣阁  w?ww.biquge.cn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每个人都在面面相觑,就连德川家光也有些惊疑不定。

    然而,就在他们还在惊疑的时候,轰然巨响又继续传了过来,仿佛是天空当中有什么神灵在重重地捶打战鼓一样。

    德川家光先是有些懵然,但是很快,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骤然睁大了眼睛,然后直接走到了窗台。

    因为在本城的边缘有高高的城墙,所以他不能够看到外面的城区,不过从间歇传来的响声,以及向着海面方向所隐隐传来的火光,也终于证实了他最可怕的猜测。

    真没想到,现在居然就直接打过来了……这些汉寇……

    他突然感觉一阵晕眩,就连站都站不稳了,好不容易才抓住了窗栏稳住了身形。

    不,江户防守森严,不可能是汉寇直接登6,而且汉寇现在正在和井伊直孝的大军在对垒,他们怎么可能突然就来到江户?这一定是大汉海军的战舰过来袭扰。

    接着,他定了定神,然后将自己心中的愤怒和不安都强行掩藏了下来,然后重新走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坐的地方,然后重新跪坐了下来。

    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镇定,他拿起了刚才掉落到了地上的酒杯,然后重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再一口灌了下去,不过虽然动作沉稳,但是其他人都看得出来他的脸色简直苍白得可怕。

    旁边的这些侧近人们谁也不敢说话,只有一个平素最得重新的年轻侍从才斗胆走上前去,然后小心翼翼地躬下身来,为将军大人擦拭榻上洒落的酒液,他的动作十分轻柔,生怕出一点声音来,整个表殿之内,变得异常死寂。

    只有窗外不停的轰鸣声,才让这里显得像是生人居住的场所。

    过了不久之后,有一群在将军身边侧近服侍的武士来到了表殿之外,然后马上被他召了进来。

    “将军大人,江户外海有汉寇来袭!”领头的一位武士跪下来之后,一脸惶急地报告。

    虽然德川家光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确认的消息之后仍旧忍不住心中一痛。但是他没有说话,而是等待着对方的报告。

    “敌军的战舰是在傍晚时分闯入到江户外海的,我军的舰船虽然已经极力迎击,但是……但是还是无法击退汉寇的战舰。”这位武士低垂着头,惊惧不堪地向幕府将军报告着自己刚才得到的消息,“江户外的炮台也无法轰开汉寇的战舰,所以现在……现在汉寇正在轰击江户沿海……”

    尽管心里知道大汉的战舰太过于犀利,幕府的舰船无法给他们造成太多威胁,但是当听到下属这么无奈的话时,德川家光还是忍不住想要作,不过他也知道这样于事无补,所以只好轻轻地将酒杯放回到了矮几上。

    “汉寇的战舰四处袭扰,本就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现在本丸远离海外,他们的战舰就算再怎么犀利,也无法轰击到这里,只能胡乱开上几炮,又有什么用?”德川家光强自镇定,然后貌似不屑地说,“你们现在下去,把沿海的居民都疏散到内地里面,然后就任由他们在海外浪费炮弹吧,汉寇现在这么做,只能证明他们已经是无计可施了……”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武士在殿外求见。

    因为最近一直都有许多紧急军情,所以现在要面见德川家光要比以前容易了许多,这个武士很快就被召见到了德川家光的面前。

    等到他进来之后,人们才现,他的脸色比刚才那个报告江户外海受袭的人还要难看。他走到了殿中,然后跪下来,将手中的公文双手举到了眉前,而一位侧近人拿过了他手中的公文,然后小心翼翼地呈递给了德川家光。

    又是什么坏消息吗?当看到对方如此凝重的样子时,德川家光心就已经沉了下去了,是哪个大名又谋反了,还是井伊直孝那边出了大事?

    带着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他一把拿过了公文然后看了起来。

    当看清楚上面所写的字迹之后,他骤然啊睁大了眼睛,然后双手抑制不住地重重颤抖了起来,接着他的身体也在轻轻摇动,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刚才喝下去的酒突然在胃里面翻滚摇晃,带来了一种天旋地转般的感觉,然后,他突然感觉喉头一甜,然后胃中的酒直接吐了出来——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血液。

    “将军大人!”其他人看到情势不对,马上涌了过来,然后扶住了已经摇摇晃晃的德川家光,而这时候他已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将军大人突然晕过去,给表殿内带来了一片混乱,更加给了这群人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他们慌忙将将军大人放置在了软榻上,然后马上派人去寻找医生,另外还有人则跑了出去,通知每一位幕府重臣。

    当老中笔头土井利胜感到表殿之内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早在听到江户外海传来的炮击声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被将军大人召见的准备,不过当听到将军大人居然晕到不支的时候,他仍旧深感震动,慌忙就赶了过来。

    而这时候,大汉军队的炮击已经停歇了,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给江户造成了多少实际损失,但是土井利胜知道,从今天开始,江户居民们注定要开始对汉寇的炮火感到恐慌了。

    更为关键的是,这到底是汉寇孤立的行为呢,还是另外伴随着同样甚至更加巨大的打击?土井利胜没有把握,只觉得心头十分沉重。

    在患得患失当中,他来到了表殿内,然后看到了躺在软榻上的德川家光。

    这个时候德川家光已经从昏迷当中醒过来了,不过因为刚才吐血的缘故身体还有些虚弱,面色更加是苍白无比,看起来十分萎靡,而在他身边悉心照料的,赫然是一个穿着和服的********这位妇人就是春日局,她是德川家光的乳母,因为德川家光的亲生母亲崇源院一直都不喜欢家光,对他十分冷漠,所以她跟家光实际上情同母子,情分十分深厚,而在德川家光成为了将军之后,他对这位乳母也十分礼遇,而且还让她当了将军后宫大奥的总管,也正是她的操持之下,大奥的各项法度才开始建立并且完备。

    不过,春日局虽然十分受宠信,但是她却是一个十分谨慎和本分的人。在平常,春日局是绝对不会在德川家光处理政务的时候进来参与的,不过因为今天德川家光突然晕厥的缘故,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得到了禀告之后就直接跑了过来照料将军大人。

    在她的细心照料之下,德川家光终于悠悠醒转,有了最基本的精力来召见自己最为亲信的幕府重臣。

    在恭敬地跟家光行礼了之后,土井利胜跪坐在了将军大人面前,等待着将军大人的训示,而德川家光挥了挥手,这些侧近人们纷纷知趣地离开了。

    春日局原本也想要离开,然后就在她行礼完打算走的时候,德川家光却突然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他抓得太紧了,让春日局都有些生疼,仿佛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得到一些温暖和慰藉似的。

    春日局鼻子一酸,她为难地看了一下土井利胜,而土井利胜却没有做出任何表示,于是她就留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抓着德川家光的手。

    “刚才,我收到了从三浦传过来的消息。”接下来,德川家光低声说。

    他依旧是躺着的姿势,目光看着房顶,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汉寇的军队在横须贺登6了,而且看规模,是一支很大的军队。”

    “这……”哪怕就算沉稳如土井利胜这样的人,这时候也忍不住惊诧万分了。“这……大人……这……”

    语无伦次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沉默了下来,接受了这个消息。

    虽然在听说德川家光晕厥的时候早就有了出现大事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听到汉寇居然大举在关东登6的时候,土井利胜还是十分震动。

    难怪将军大人居然受到了这么强烈的冲击。

    “你猜对了。”德川家光苦笑了起来,却看上去凄惨无比,“汉寇果然在关东登6了。”

    土井利胜一时失语,他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说不出口,只能长叹了口气。

    在之前的幕府高层会议上,为了应对汉寇对京都的进攻,幕府的重臣们进行了一次争论,当时土井利胜建议放弃整个西国跟畿内地区,固守关东以撑待变,然而幕府大老井伊直孝却直接反驳了他的意见,然后要求带大军去和汉寇决战,争取收复京都,至少将汉寇阻挡在三河之外。

    当时土井利胜对此就颇有微词,并且询问过井伊直孝,在大汉如今握有绝对海上优势的情况下,如果他带走了大军,汉寇在关东登6应该怎么办。结果井伊直孝却完全不认为这种事会生,他觉得汉寇的主力现在在畿内鏖战,只要自己带着大军前去,他们就无暇分身。

    结果事实证明,土井利胜的顾虑是对的,在大老井伊直孝带着大军离开了关东之后,汉寇真的就在关东登6了。

    可是土井利胜现在却宁愿自己猜错了,因为汉寇在关东登6,无异于给了现在已经风雨飘摇的幕府又一次重击,而且这一次可能要比之前的打击更加致命——横须贺就在江户湾边上,离江户不过一百多里地,汉寇在这里登6之后,就可以直接威胁到幕府的咽喉,令人如鲠在喉。

    “现在,你还有什么办法吗?”带着一点无奈和一旦期待,德川家光再度问了自己的这位席老中,“你觉得应该怎么应对汉寇?”

    土井利胜垂下了视线,陷入到了沉吟当中,但是想来想去,他也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汉寇已经登6了半天了,如今他们立足已稳,我们恐怕难以直接撼动,将他们推下海去。”许久之后,他才略微有些艰难地说,“三浦半岛地形狭长,我们也没有办法派遣大军和其决战,而且如今汉寇气焰正盛,他们肯定也是盼着我军前去……”

    “所以不应该让全军去进攻汉寇吗?”虽然他说得闪烁其词,但是德川家光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的,将军大人。”土井利胜现在已经直言不讳了。“毕竟防守比进攻要容易一些”

    自从井伊直孝带着大军离开了江户之后,关东虽然还集聚着大量幕府军队,数字看起来十分惊人,但是其中堪战的不过五分之一甚至更低,而且就算是堪战之士,和汉寇的精兵比起来也是差了许多,所以土井利胜一开始就不愿意去想派出大军前去横须贺和汉寇决战并且把他们推下海的事情,而是谨守着自己一开始就确立的收缩防守策略。

    更何况,地形还十分不利于大军进攻,在狭窄的地峡当中,如果大军碰上了汉寇无比犀利的海6炮火,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的意思是要固守江户了?”德川家光反问。

    “是的,现在可行的策略只有固守江户,将大军集中在这里和汉寇拼命。”土井利胜马上点了点头,不过他的语气已经变得非常沉重了,“敌军既然在横须贺登6,他们自然不会就在那里苦等而已,他们肯定会向江户挺进,而那时候我们再和汉寇决战……而现在,我们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巩固城防并且收缩防守。”

    德川家光咀嚼着对方的话,然后头就开始疼了起来,思考也慢慢变得模糊,又有一些晕眩,他强行地咬了咬嘴唇,回复了一点清醒。

    “那就按照你说得去做吧,集结所有人,固守江户,和汉寇拖延时日。”

    “大人,莫要太过焦心。”眼见德川家光如此苦痛的样子,土井利胜忍不住出言宽慰了他,“汉寇虽然船坚炮利,但是他们的运输船毕竟有限,不可能将太多人运到关东来,况且汉寇必然会有一部分人在和直孝公纠缠,所以……所以以臣所见,在关东登6的汉寇人数并不会太多!只要……只要我们能够在江户坚守,消耗敌军的兵力,终究……终究还是有希望的……”

    他前面的话说得慷慨激昂,但是后面却声音越来越小,显然自己对此也不是特别有把握,只是为了给将军大人鼓劲而已。

    然而就算如此,德川家光也总算是受到了一些宽慰,他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一点点血色。

    “应该是如此……应该是如此……”

    “至于直孝公那边的军队,还是抓紧撤回吧!”土井利胜马上建言,“既然汉寇在关东大举登6,那么继续和他们在近畿交战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反而只会牵制分散我军的兵力……如果有直孝公的回援的话,那么至少可以增加我们的防卫力量,还能夹击汉寇,给他们更多牵制。”

    “对,是该把他们叫回来!”德川家光马上同意了他的建议。“你去拟定命令吧,马上叫他们回援江户。”

    现在形势如此严峻,压得他实在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他已经不想什么幕府颜面或者收回京都之类的宏愿了,只想着赶紧拔除掉腹心之患,让幕府能够渡过眼前的危机。

    经过了土井利胜的一番话,德川家光原本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被放下了,虽然现在还是危机重重,但是至少他也看到了一点点路,知道该做些什么,而不是如同刚才那样的一片绝望。

    不过,土井利胜并不只想说这么一点而已。

    他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大起了胆子。

    “大人,不若我们再派出使者,直接前去横须贺同汉寇谈判吧,如果……如果他们的条件还能够稍有松动,我们不妨直接答应他们!”

    德川家光骤然睁大了眼睛,然后瞪着土井利胜。

    “这是要我蒙受城下之盟的耻辱吗?!”

    “大人,一时之辱并不可怕!当年神君不也是委身臣服于信长公和丰臣秀吉吗?只要结果是好的,那么就算中间蒙受一点屈辱又算什么?”土井利胜却没有退缩,他仍旧坚持自己的看法,“只要能够保全幕府和德川家,就算城下之盟,也可以稍稍接受……”

    德川家光呆住了,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终于闭上了眼睛。

    “你再去试试吧,不过我看汉寇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纵使希望渺茫,也要试上一试。”土井利胜长叹了口气,最后再度伏下了身体,以头触地,“臣一定加紧办理各项事务,为将军大人分忧!”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要休息一下。”德川家光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他暂且离开。

    等到土井利胜离开之后,德川家光原本稍稍凝聚的力气又骤然消失了,他瘫软在了软榻上,全身都开始大汗淋漓。

    旁边的乳母春日局看得又是心痛又是悲伤,忍不住眼泪都流下来了,只是为了不让家光伤心,所以才没有哭出来。

    “大人,现在战事紧急,您暂且离开江户吧……”

    “不,不行……我是将军,我不能临阵脱逃,”依旧闭上眼睛的德川家光,苦笑着回答,“就算死,我也只能死在江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