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清晨的朝阳当中,海面微微摇曳,出轻轻的涛声,绚丽的朝霞映在那辽阔的海面上,犹如仙女剪下的红霞,把大海装点得格外美丽。? ?? ?笔趣阁   w?w?w?.?b?i?quge.cn

    海浪从海平线上滚滚而来,它们打在礁石上,浪花碎玉似的乱溅开来。那溅起的水花,远远望去像一簇簇白梅,微雨似的又飘落下来,深蓝色海面向着无限辽远的远方延伸,让人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无边无际。

    这本应该是平凡的一天,海面按照往日的节奏上升又下降,似乎永远都不会休止,然而,就在这一片蔚蓝下,一些黑影渐渐地从远方的海平面上面

    最初出现的是一些黑点,然后这些黑点慢慢升高,最后露出了原本的面貌——它们是海船的桅杆。

    然后出现的是一张张巨型的白帆,这些白帆因为海风而鼓胀了起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面面矗立在海面上的白色巨塔一样,而在桅杆霞,一艘艘青黑色的战舰也展露峥嵘。

    这些战舰体型各异,有高达数丈的大型战舰,也要体型小度快的小型舰船,而在他们围绕的正中央,是一大群低矮的运输船,这些船队的队形十分紧密,规模庞大,黑压压的覆盖了一大片海域。

    这是大汉整个海上力量的精华,而他们这一次所要执行的,也是大汉自从立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海上行动,他们将要秉承大汉皇帝的旨意,向日本幕府最为紧要的咽喉之地席卷而去,让幕府不得不屈从于大汉的意志。

    在猎猎的海风当中,在这支舰队的旗舰嵩山号的甲板上,征日军统帅、大汉荥阳伯赵松,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的6地,他的面色十分沉静,看不出任何波动,仿佛自己现在只是在乘着海船出游一样。

    不过,他身边的那群人就没有这份轻松了。

    “赵帅,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关东的骏河湾外了。”这支舰队的统帅、海军元帅琅琊侯蔡德,一边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一边仔细对照着海图,“现在我们可以靠近海岸,尽快寻找能够登6的地方。”

    赵松没有答话,连视线也没有动一下,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蔡德马上回头开始命令自己的部下们,而随着他的命令,整个舰队开始慢慢转向,一艘艘船在海面上划出了清白的浪迹,犹如巨人留下的爪痕一样。

    蔡德所使用的地图,是西洋传教士在十几年前所绘制的日本地图,可想而知质量并不高,不过大致的海岸线和地形还是都画了出来的。

    日本的海岸线狭长而且曲折,所以形成了好几个天然的海湾,而江户城就隐匿在江户湾的最深处,而江户湾跟外洋海面只有一条小小的浦贺水道相连,只有先进入相模湾,才能够经由浦贺水道直接插入到江户湾当中。

    在大汉和幕府开战之后,虽然大汉拥有绝对的海上优势,闭关锁国作茧自缚的幕府无法在海上和大汉抗衡,不过为了保卫海上的运输,大汉海军并没有大规模地侵袭关东海面,更加没有直接侵入到江户城的外海。而现在,情况不同了,大汉军队已经决定和幕府决战,而海军当然也不会有任何保留。

    就在数天之前,赵松所统帅的征日军主力已经登上了舰船,然后拔锚起航,向幕府的咽喉之地袭去,在从长崎起航之后,他们一路向东北方向进,沿着日本的海岸线,直接绕过了四国岛,然后绕过了纪伊国的半岛,最终来到了关东的外洋海面,而现在,他们的海上旅途就要达到终点了。

    按照赵松的计划,这支舰队将会直接进入江户湾,然后将自己所运载的大汉6军倾泻到日本的6地上,然后这支军队再直接向江户进军,逼迫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和大汉军队决战,而在6军进军的时候,海军舰队将会分兵四处袭扰,用毫不留情的炮火直接轰击日本各地,牵制幕府的力量,同时给各地造成恐慌。

    “赵帅,眼下我军就要上6和幕府决战了,将士们都十分踊跃,盼望能够奋勇杀敌,建功立业。”赵松收下的席参议官严广这时候也在赵松身边进言了,“不过关东是幕府的根本重地,肯定四处集结着他们的大军,我军在海上登6的时候,可是要万万小心,绝不能给他们半渡而击的机会。”

    自从两方开战之后,幕府一直都在往关东集结大军,可想而知只要大汉海军一进入江户湾,就会惹起敌军极大的震动,然后敌军就会拼命往登6地区集结。作为百战之师,大汉军队并不怕和幕府军队正面交战,但是如果在登6的时候被敌军迎面截击,恐怕就会有些麻烦。

    “6军的弟兄们,自然会有我们海军保卫。”蔡德当然知道,严广的这句话实际上是在跟他说的,“请严参议放心,只要我们海军还有一艘战舰浮在海面上,就绝不会让6军的弟兄们吃亏,一旦我军开始登6,我们就直接派舰队策应,断不让人接近你们。”

    对大汉军队来说,理想的登6地点应该既能够让大军尽快登6,又能够方便防备敌军的反击,为了达成这个看上去有些为难的条件,经过了精挑细选之后,赵松和他的参议官们终于将登6地点选择在了横须贺。

    横须贺位于三浦半岛的尾端,原本是一个海港,而且地势平坦,可以方便大军就近登6了,同时因为处在半岛的缘故,所以幕府军就算想要抵抗,也只能通过狭窄的地峡来进行增援,调兵十分不便。

    同时,横须贺也处在江户湾内,只要在横须贺登6成功,大汉军队就可以沿着江户湾的海面挺进,直接进逼江户,而那时候,幕府就将会陷入到极大的被动当中。

    在他们两个人对话的时候,舰队已经开始沿着海面驶入了浦贺水道,因为这条水道比较狭窄,所以大汉舰队开始转换了阵型,由一开始的战舰围绕在运输船周围的矩形阵列,变成了近似于一字长蛇阵,而运输船依旧被夹在中央。

    开头的是大汉海军的主力战舰,这些高大的战舰现在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舷侧的窗板都已经被一一打开,一门门的大炮从舷窗当中伸了出来,密密麻麻的炮口,让原本线条优美的战舰突然好想变成了钢铁的刺猬。

    水道两边的住民们,显然已经有不少人注视到了这支舰队的到来,而且很明显地出现了骚动,因为海岸线已经十分近,所以战舰上的人们分明看到,有很多人在岸上一边大呼小叫一边撒腿逃跑,犹如是看到了恶鬼一样。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来了,大汉海军原本就没有打算还要继续保密行踪,不过为了达成战役的突然性,让幕府军队来不及调集,所以这些舰船并没有理会两岸的住民们,而是直接冲入到了江户湾当中。

    来到了江户湾当中之后,这支舰队开始重新聚拢了起来,然后开始往左转舵,最后在横须贺的外海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小港城,居民并不多,没有大汉海岸上所常见的防御设施,更加没有海防炮台。不过,在大汉开始和幕府开战之后,因为恐惧大汉船坚炮利,所以在幕府的动员下,关东海岸的住民们开始在海滩上设置各种障碍物,比如石块和石笋等等,这些障碍物在海上看来,犹如地上长出来的尖牙一样。

    大汉舰队的大型战舰因为吃水深,所以在外海就停了下来,而一些中等和小型的战舰,开始护送着几艘运输舰向6地行驶了过去,直到接近了快要搁浅的距离之后才停留了下来。

    因为岸上没有什么能够防御这些舰船的兵器,所以这些战舰都十分从容不迫,他们开始按照海军的操作条令摆开阵势,然后次第停了下来,接着,大汉的海军开始向对岸动炮击。

    一声声的巨响在海面上骤然响起,随着轰然的响声,波涛也变得更加汹涌了,炮轰的声音排山倒海地向四处散,升腾的烟雾和水柱也飘荡到了半空当中,而在炮轰当中战舰也在海面上微微摇晃。

    而就在大汉海军进行炮击的时候,这几艘运输船上放下了一些小型的登6船,这些小型的登6船是由人力划桨而动的,上面满载着身穿着红色军服的大汉士兵,他们背对着已经升到了天空当中的太阳,慢慢地向划了过去,金色的阳光,将他们身上的铜制纽扣染得更加熠熠生辉。

    因为海岸上难以进行大规模的登6,所以大汉军队在登6之前决定先派一支小规模的部队登上岸,然后夺取横须贺港湾,然后再利用这个港口来让全军开始登6。

    所以,这对头一批登6的军士要求很高,而今天这一批抢滩登6的官兵,正是从大汉征日军辽东团内精挑细选出来的。

    即使在身经百战的辽东军内,这些人也堪称是精锐,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也非常勇敢,所以他们才会被挑选出来执行这样的任务。

    因为有炮火的支援,所以这些大汉军队在靠近海岸之前并没有遭受到什么有威胁的攻击,虽然对岸不时有一些零星的枪响声和弓弦声,但是对他们无法造成什么伤害。

    很快,这些小船划到了海滩上,这些大汉士兵们马上走下了船,然后在海滩上开始重新集结,接着立刻就沿着海岸向内6开始挺进。他们的经验十分丰富,而且目标也十分明确——一定要夺取横须贺整个城市。

    在初步集结完成之后,这些官兵们马上对开始不远处的城市开始挺进,这群红色的阵列,一步步地向前方压了过去。

    而当他们来到城区的边缘时,一群拿着武器的人突然向他们冲了过来。

    他们的装备十分简陋,没有盔甲也没有多好的武器,有些人甚至手上只是拿着农具,看得出来他们是仓促集结起来的,对这一次大汉军队突然间的登6毫无准备。

    因为对对面的迎击十分轻视,大汉军队前进的步伐并没有放慢,甚至都没有列阵准备迎击,只是当两边之间的距离缩到很短的时候,最先头的士兵们才使用火枪开始轰击对面,并不密集的枪击没有给对面造成多少伤亡,但是却吓破了他们的胆子,当看到有人在血泊当中倒下时候,这群人马上挺住了脚步,然后嚎叫着往后面跑。

    而大汉军队也没有追击他们,而是继续向前挺进,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横须贺城内。

    这时候,城内已经哭喊震天了,许多人都在嚎叫,然后疯狂地向大汉军队进军的反方向亡命奔逃,不管是男女还是老幼,他们一边哭喊着一边逃窜,有些人因为实在太过于害怕,甚至摔倒在了地上,不过很快就死命爬了起来再跑,犹如是被恶鬼追在了后面一样。

    而这些大汉官兵自然也没有兴趣去追杀这些平民,他们很快就深入到了城内,然后控制了整片港湾。

    随着他们在占领城市之后出的信号,在海岸深处的大汉海军的战舰和运输舰开始向港湾挺进,他们将会占领整个城池,然后将这里变成大汉6军进攻江户的基地。

    眼见第一步进攻如此顺利,嵩山号上的整个大汉远征军的高层们都有些欢呼雀跃和如释重负。

    “此城轻易就能攻破,可见幕府对我军毫无防备!”严广颇为兴奋地看着赵松,“赵帅,我们大功可期!”

    “日本海岸线如此绵长,他们就算想要处处设防也做不到吧,我军海上优势如此明显,想要纵横江户也只是弹指间事。”蔡德也颇为自得,“等下我等就直扑江户,让德川家光那小儿见识见识我们大汉海军的威力!”

    “现在只是打幕府一个措手不及,要高兴还太早了。”眼见自己手下的两位大将都有些洋洋自得,赵松冷言打断了他们,“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要轻视敌军也要等最后打赢了再说!”

    “是!”严广和蔡德马上肃立。

    在赵松的注视下,一艘艘地运输船开始向海岸上飘了过去,他们在靠岸之后,将会把运载的大汉军队送到本州岛上,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踏足到日本幕府的腹心之地。

    而这一支大军将会在他的统帅之下,向着幕府的咽喉直插过去,也不知道这一行是福是祸?

    不管怎么样,他作为统帅,身负全军的安危和性命荣辱,不管形势是好还是坏,他都不能为之所动,也绝对不能松懈。

    他抬起头来,看着江户的防线,尽管蔚蓝的海面一直向视线的尽头延伸,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却在隐隐约约当中看到了江户城的轮廓。

    那里有敌军,有幕府的将军,有他此生迄今为止的最重要一战,也将会有封侯之赏……

    “我们也上岸吧。”他看向了严广,“上岸的混乱必须在最快时间内结束,然后马上固守占领地,准备迎击幕府军!”

    还不等严广答应,他就看向了蔡德。“琅琊侯,我等上岸之后,海上的一切事务就交给你了,还请你一定要配合我等,不要拘泥于门户之见……不管是6军还是海军,大家都是袍泽,都是兄弟,理应互相扶持。”

    “赵帅请放心,我蔡德只要还活着,就绝不会6军的弟兄们吃亏!”蔡德再次跟赵松保证,“战后的庆功酒,也请赵帅敬我两杯!”

    “好!到时候我们一醉方休!”赵松大笑了起来,然后和严广以及他的一群参议官们登上了嵩山号上的小艇,随着许许多多袍泽们一起,向本州岛的6地涌了过去。

    …………………………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了,江户城内的本丸当中,依旧灯火通明。

    在本丸的表殿内,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正端坐在殿中,面无表情地看着一道道文书,而他旁边的侧近人们也纷纷恭敬肃立,面色十分凝重。

    如果是在平常的日子里,德川家光早已经去大奥内,享受姬妾们的服侍和纵酒的享乐当中了,可是自从几个月前大汉开始进攻日本之后,这种平常的生活都变成了一种奢侈,德川家光经常要听取各方的报告,并且批阅文件,很晚才能够睡着。

    自从战事开始之后,他原本就十分暴躁的脾气现在变得更加乖戾,所以极少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话,而他也十分享受这种寂寥,因为这能够让他稍微缓解眼前的痛苦。

    随着战事的进行,大汉开始步步进逼,多次挫败了他的军队,也占领了大片的土地,每次的坏消息,都让这种痛苦更加多了几分。

    然而,为了鼓舞自己属下们的事情,他不能将这种痛苦流露出来,只能强行忍受,并且盼望事情能够有所转机。

    最近他将自己的头号辅臣幕府大老井伊直孝派了出去,打算让他来迎击汉寇,并且一直都盼望他能够将捷报传给自己,可是等了这么久,捷报却一直都未曾传来。

    而日益绵长的战事,也带来了巨量的开支,当看着各地请求钱粮的报告时,德川家光只感觉到无比的头疼。

    为了缓解这种疼痛,他拿起了旁边的酒杯——最近他就是靠着烈酒来维持精神的。

    然而,就在酒杯刚刚来到唇边的时候。

    “轰!”一声巨响,响彻到了整个表殿内,然后一道宏光闪耀,惊得他酒杯掉落到了地板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