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了立花宗茂的断言之后,岛津道久显然有些不相信,他狐疑地看着立花宗茂。?  ?笔趣阁  w?w w?.?b?i q?u?g?e .cn“大人此言,可有把握?”

    身为此间的将领,他自然明白现在的形势有多么恶劣。立花宗茂所统辖的这支军队,其实是各个豪族大名的藩军的结合体,并不能算作是一个整体,反倒是各有各的心思,虽然这几个月当中立花宗茂已经在努力捏合手下这支部队,不过因为时间有限,成效还是不够。

    如果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这种格局倒是不算什么,但是这些天来的退却和消耗,各个藩军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人心就有些浮动了,不光是岛津道久一家而已,其他人也有想要撤退的意愿,只是他们不如岛津道久地位高,所以不敢当着立花宗茂面前说而已。

    立花宗茂只是微微一笑,“井伊直孝是什么人,我比你更加清楚,这种小辈,在我面前又怎么敢乱来!”

    接着,他直接转身,带着几位亲随离开了这里。

    然后他直接骑上了马,然后带着亲随们出了城,来到了自己在城外的军阵当中。然后他马上将几位部将召集到自己这里来。很快这些部将就围拢在了他的身边,焦急地询问着他现在的情况,渴望从他这里得到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和之前不同,立花宗茂现在却已经是一片凝重。

    他挥手让部将们安静下来,然后拿起了望远镜观察起了前线的情况,这时候幕府军已经压到了他们的阵前,黑压压的一大片军队,看上去气势逼人,几乎望不到边。

    虽然在岛津道久的面前说得十分轻松,但是他心里却也知道如今形势已经有多糟糕,只是为了稳定部下们的人心他才表现得和之前一样镇定。

    幕府居然让大老井伊直孝亲自带着大军来进攻近畿,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在他看来,如今幕府的形势已经崩坏到了这个地步,就应该死守关东,结果他们却反而削弱关东的兵力,反而派大军进攻近畿,这不得不让他暗自感叹现在的幕府已经实在无人。

    他之前在周璞身边,也早就知道了大汉的计划,井伊直孝带着大军出来,就已经让大汉的策略成功了,接下来关东将会面对大汉军队6海上的全面打击,而自己的要任务就是一直拖住井伊直孝的这支大军,让他们无法回援关东,更加方便大汉直接打击幕府。

    不过,虽然幕府做出了错误的决策,但是在现在,他还是要面对敌军的压力。眼下是断断不能麻痹大意的。

    “诸君,现在幕府大军已经压到我军阵前了,此时诚然是我军最为艰难的时刻!”立花宗茂放下了望远镜,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这些部将。“奈良城不过是一座小城,是不能够容纳下我军的,所以我军绝不能再退却的,否则将只会被敌军包围消灭。我军只能背城一战,力求击退敌军!”

    他这么一说,部将们相顾失色,但是谁也没有再说话。

    这确实是事实,奈良虽然是座城,但是城池的防御十分简陋,也没办法容纳整个大军。

    “我之前已经派出使者去京都了,周大人已经率领大军向奈良赶了过来,只要我军继续坚守一段时日,周大人就将过来增援我们。”在说清楚了如今的严峻形势之后,立花宗茂转而给部将们打起,“只要我们再坚守几天就好了!”

    当得知天朝使臣已经带着大军过来之后,人人都显得轻松了不少。

    这段时间里面,经过了历次的战斗,大汉军队在这些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也给了他们不可战胜的信心,只要天朝使臣赶过来,人人都相信一定能够挡住幕府大军。

    “我等一路征战,已经立下了大功,朝廷封赏源源不断,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封赏,但是如果我等在这里溃败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诸位难道想要让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吗?”立花宗茂环视了一下几位部将,用凌厉的眼神给他们注入动力。

    “好了,眼下情势紧急,各位,到时候庆功宴上再来和各位相聚!”说完这些之后,立花宗茂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我在这里亲自指挥,与诸位共生死!”

    在鼓动起部将们的士气之后,他将这些部将们都重新叫回到了各自的军阵当中,而他也重新骑上了马,准备四处巡视,协助各处的部下抵御敌军。

    而这时候,幕府军在城下的列阵也完成了,他们的军势杂而不乱,而且服装也十分统一,盔甲鲜亮,层次分明地展示在了立花宗茂等人的眼前。

    接着,幕府军队的阵前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原本如同城墙一般严密坚实的阵线开始动了起来,一大群擎着长枪的幕府士兵,以严密的阵线向立花宗茂压了过来。

    而在这些拿着长枪的士兵旁边,有一群拿着铁炮的士兵,他们为数同样众多,而且阵型更加严密,看来是准备用来轰击本方阵势的。

    看来敌军已经按耐不住要直接进攻了。

    立花宗茂不慌不忙地观察着对方的阵势,估算着两边军阵的距离。然后,他命令自己部下的火枪手们同样列在了阵前。

    这些经过了精心训练的火枪手,按照大汉军队的训练列成了数排阵线,然后举起手中的火枪对准了对方的军阵。

    “开火,优先打他们的火枪手!”

    当立花宗茂觉得敌军已经来到了足够精确打击的距离的时候,终于下令火枪兵们开火。

    随着军官们大声的口令,最前排的火枪手开始开火。

    仿佛是被铁拳迎面殴击似的,前方的幕府军阵势骤然停了下来,然后最前排有不少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在遭受到了初次的痛击之后,幕府军也同样列阵开始迎击,最前排的幕府军用火枪

    这些火枪手都是之前九州各藩和毛利家藩军里的火枪手,这段时间接受了大汉军队的训练,战法和射术都有了不小的提高,而他们所使用的火枪都是大汉军用的枪械,所以射击精度比之前他们所使用的火枪更是强了不少。

    虽然没办法做到精确瞄准,但是在他们刻意的控制之下,枪弹还是尽量袭向了那些阵前的火枪兵,哪怕他们有其他幕府军的刻意掩护,损失还是很大。

    在先挨了对方的轰击之后,草草重新列好了阵势的幕府军很快就向这边动了反击,不过他们的枪支质量远不如这边的军队,所以在这个距离上只有极少数枪弹能够打到敌人,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而他们也深知这样的情况,于是在不间断的铁炮轰击当中,继续让军阵向前挺进,想要拉近两军的距离,改变这种消耗不成正比的对垒。

    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但是他们还是一点点地达到了目的,推到了离敌军阵势只有几十步的地方,而这时候,他们的数量优势就能够挥了,大量火枪兵连续不断地开火,一边掩护本军继续压上,一边尽量造成对方的伤亡。

    而立花宗茂见状也马上命令火枪兵往回收,散落到长枪兵阵势的后方。

    “要是有一些野战炮就好了。”他不无遗憾地想。

    这些时间里面,大汉军队的作战技能和战斗能力给了他许多震撼,但是最让他叹服的还是他们的犀利炮火,尤其是那些装在炮车上,可以轻便灵活地四处机动,为本方提供强大的火力保证。

    如今幕府军的阵势这么紧密,如果能够用野战炮来轰击,恐怕就可以直接击退这一波攻势了。

    不过这种没有意义的感叹并没有持续多久,立花宗茂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正面的阵势,接着马上骑上了马,带着自己的亲随向左侧侧翼转了过去,而这些正面战场上退下来的火枪手,也分了一部分一边装弹一边随着他向左翼运动。

    现在正面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以他的眼光来看,幕府军并没有使出全力,反而好像是在吸引己方的注意力,看来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寻求正面突破本军的军阵,立花宗茂仔细观察了对面军队后方的动向之后,认为他们是想要寻求从自己左翼突破。

    正当他感到左翼的时候,又一阵骚动从幕府军的侧后方响了起来,而这次他们的声势比刚才还要大,滚滚的烟尘一路向这边飘了过来。

    立花宗茂马上听出了这是密集马蹄声,然后微微有些色变,他马上催促这一面的军官们小心防御,同时开始收缩阵线,让军势变得更加密集。

    而就在他们的视线下,数百、也许有上千匹马向这边奔腾了过来,虽然日本马并不高,载重力也有限,但是这么多骑兵起冲锋的时候,依旧如同地震,震得大地微微摇晃。而这些骑兵们手上都拿着长长的铁枪,尖锐的锋刃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光线。

    而在骑兵的后方,一大群幕府军也快步跟在了他们的后面向这边冲了过来,步伐很快甚至都顾不得维持阵势,看来是想要先让骑兵冲开这边的阵线,再让步兵来彻底击溃这支敌军。

    这样的声势让守军人人色变,但是有经验的军官们马上稳住了阵线,催促士兵们加紧列阵,他们都知道,在骑兵集群的冲锋面前,如果贸然撤退,是绝对跑不过马的,跑只能让自己死得更快!而且如果他们这一个侧翼被敌军冲破的话,这些骑兵和后续的大军就肯定将会继续深入,直到动摇全军的阵线为止,而那时候就会惨败了。

    在主帅立花宗茂的督视和军官们的催促之下,这些已经有些惊慌的士兵们终于稳住了阵脚,他们列成了几个方队,然后将手中的长枪都举了起来迎向前方,而最前面的士兵则直接蹲了下来,将自己长枪斜往上举,而枪柄则直接插到了地上,迎向奔腾过来的敌军。

    而这时候调过来增援的火枪兵也堪堪赶到了战场,他们在长枪兵的阵线之后列成了几个小型的方阵,然后开始装弹等待迎击敌军。

    在立花宗茂的注视之下,这群冲过来的骑兵越来越近,最后直接撞到了迎击的长枪兵阵势前,最前排的马马上被被长枪所扎穿,在血光迸现的时候,马上的骑兵也被重重地甩到了半空当中,不过他们手中的长枪却已经扎入到了对方军势当中,有几个根长枪甚至串入到了几个人的身上,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些骑兵很快就重重地摔进了长枪兵的阵势当中,有些人直接就被摔死,而剩下一些人也在昏迷当中马上被长枪所扎穿。

    没有人关注最初一批死伤者,后续的骑兵继续向前动冲击,他们都已经领受了大老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要冲破敌军的阵势,给幕府带来胜利和希望。

    随着骑兵们不顾一切的冲击,长枪兵们开始往后缩,原本严密的阵线也开始变得松散了不少,而这时候,幕府军后续跟上的步兵也已经冲了上来,他们手中拿着的是长长的薙刀,嚎叫着向这面动着进攻。

    “砰!”

    已经装弹完成的火枪兵开始对正面被冲破的几个缺口开火,连续不断的火枪的轰击让敌军短时间内就蒙受了大量的伤亡,也重新稳住了己方军队的阵线。

    接着,一群拿着太刀的士兵向对面动了反攻,然后在前线和已经攻入阵势的敌军开始了混战。这些军队是立花宗茂从柳河藩直接带过来的亲军,也是他一手训练了几十年的亲信部队,他一开始将这支部队放在左翼,就是为了防止敌军对侧翼动突击。

    在战国时代,虽然战场的主力是长枪和铁炮,但是在短兵相接的白刃战当中,刀仍然有作用,而当时于战场流行的是一般二尺到三尺的武士刀,并且用于近距离白兵战使用,然而立花道雪却特立独行,偏爱让自己的部下使用三尺到五尺的长刀,并自身明了立花家不外传的剑术作战方式“影流”。

    长刀在战场上相当不方便,因为在短兵相接的战称常态中,长刀挥斩的不好可能反而被反击丧命,而在敌军遭遇到了炮火攻击或者阵脚大乱的时候,长刀却能够挥给敌军重大打击的作用。

    作为立花道雪的养子,立花宗茂对此也十分熟谙,他看出了经过最初的接兵之后,敌军骑兵已经消耗掉了不少,立足却还未稳,所以想要趁这个时机去和对手绞杀。

    而在火枪和太刀的轮番打击之下,敌军阵脚开始慌乱,伤亡也越来越大,而原本作为突击长矛的骑兵,在大量伤亡之后也陷入到了敌军军阵当中,丧失了最开始的冲击力,也让他们被一小股一小股地分割了开来,犹如海潮退潮之后在岸边留下的浪花一样。

    “全军突击!”立花宗茂眼见现在时机合适,马上让身边的军阵都向对面压了过去。

    一大片人冲到了前线,然后手中的兵器和敌军相接,到处都是兵刃的交鸣和嘶吼,立花宗茂直接骑着马带着自己的亲随来到了最前方,虽然到处都有冷枪冷箭,但是他屹然无惧地四处呼喝,让部下拼命抵抗敌军。

    在立花宗茂的亲自督阵之下,冲入到本军阵中的敌军开始支撑不住了,他们渐渐地往后退,而立花宗茂抬起头来,观察着他们军势后的敌军动向。

    如果是他的话,现在就会继续派兵冲击已经动摇了的左翼,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和敌军决战,至少利用本军的数量优势来消耗敌军,可是他放眼所及,敌军除了断断续续有一些部队赶过来之外,却没有继续大规模动冲击,反而有撤退的迹象。

    “井伊直孝还是谨慎过头了啊。”他在心里暗叹。

    井伊直孝看来是对自己的抵抗能力感到有些吃惊,害怕强行继续派军冲击的话会导致本军动摇,所以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谨慎从事,继续和本军消耗。

    不过这也很容易理解,他身为幕府大老,此时又身负整个幕府的希望,肯定不敢太过于冒险,他输不起。

    就在这时候,随着立花宗茂的全力反击,幕府军也开始退却,最后整个左翼又重归了沉寂,而这时候,最初接敌的两方士兵绝大多数都已经离开了人间,整个原野上留下了大片的遗尸。

    立花宗茂没有时间感叹战场上的生死无常,他拿起了水囊直接灌了一口水,然后又骑着马向本阵赶了过去。

    这时候,中央战场上也已经酣战了很久,不过这里并不是主攻方向,所以在侧翼的进攻失利之后,他们也渐渐地往后撤,当目送他们离开视线之后,立花宗茂知道,至少今天他又挡住了敌军的进攻——虽然花费了巨大的代价。

    而就在当天夜里,他终于得到了周璞的确切消息——现在周璞已经带着整个大军来到了离奈良只有二十几里的地方,明天就可以赶到奈良。

    终于顶到了最后了,他总算如释重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