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援救立花宗茂,既可以阻挡幕府从关东派过来的大军的攻势,巩固日本朝廷已经占领的土地,也可以将井伊直孝和他统辖的大军牢牢地牵制在近畿一带,从而达成之前的计划目标,让大汉军队可以不受阻碍地直接进攻关东,给幕府以致命一击。笔趣??阁 ? w?w?w?.?b?i?q?u?g?e?.cn

    二条康道对周璞的部署心领神会,他也知道现在朝廷虽然已经占据了近畿的大片土地,但是根基其实还相当不稳定,所以还是需要大汉的帮助,至少想要办法压倒幕府,让幕府再也不能威胁到畿内。

    所以,他也十分配合周璞的要求,马上下令重新集结大军,除了必要的留守京都和其他地方的小部队之外,整个主力又开始跟随到了周璞的身边,然后随着他的命令一起向着奈良方向进。

    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张声势,二条康道和周璞还特意再度布了檄文,向整个日本宣告了朝廷已经重占京都的事实,然后以这个事实来论证朝廷是天命所在,幕府已经时日无多。他们还派了使者专程去了加贺藩的前田家那里,要求前田家尽快反正。

    前田家是日本除了幕府之外的最大的大名,如果他们能够反正的话那么无异于再度给了幕府重重一击。至于前田家所心心念念的领地问题,周璞也让使者向他们带过去了保证——只要前田家尽快打出旗号来,协助朝廷对抗幕府,那么在战后就可以承认前田家现有的领地,让前田家继续在加贺藩统治下去。

    言下之意,如果前田家现在还鼠两端,继续游移不定的话,那么战后就可能要削减前田家的领地了。在朝廷和大汉军队已经重占京都的情势下,这样的威胁已经不需要明言了。

    而在周璞和二条康道带着大军向奈良一线进的时候,远在九州的赵松和严广也得到了他所出的讯息。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呆在九州岛按兵不动,密切注视着本州岛上的风云变幻,也在等待着自己出动一锤定音的时机。而现在他们都感觉,这个时机已经越来越近了。

    在周璞带着大军登6本州岛,然后一路北上的时候,他们都曾经担心过这一路军队的前途,担心他们会遇到危险,会打不过幕府的军队,甚至还做了万一有变则更改计划直接登6本州去援救他们的打算,结果却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周璞等人不仅没有遭受重大的挫折,而且比预定的计划还要好。

    预定的计划只是让他们尽量威胁近畿,逼迫幕府抽调大军来援救畿内,这样可以牵制他们一大部分主力,结果周璞却节节胜利,打垮了幕府的军队,甚至还直接突入到了京都当中。

    “真没想到周大人竟然如此厉害!”当收到了周璞的消息之后,赵松禁不住感叹。

    “周大人智勇双全,能够借力打力,固然是主因,但是这也说明幕府军队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孱弱。”严广倒是十分镇定,“从我军开始登6,直到打入畿内,幕府在和我军野战的时候都一触即溃,只有在守城的时候还能打成相持,但是最后还是败在了我军的炮火之下……所以大人,幕府的军力和军气都十分衰弱,我们应该抓住时机,让他们再也没有喘息的空间!”

    “是,你说得很对。”赵松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看上去十分平淡地说,“周大人已经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时机,也该是我们去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不然眼看周大人一个就能够把幕府打败,我们这些人岂不是面上无光?”

    在他谈笑之间,一道命令也正是从长崎的大汉将军驻节地布,然后直接传达给了九州岛上的所有大汉军队。

    在这段时间里面,原本集结在高丽的大汉军队已经全部被运到了九州岛上,他们因为一直都没有得到进军命令,而且治安和秩序都有岛津家的藩军来进行维护,所以最近他们一直都没有任务,每天都只是在驻地训练,准备作战,而这漫长的等待也让每一个渴望建功立业的军官心焦,这段时间内不停有人向自己的团长询问什么时候能够在行开拔,和幕府来一次大战。

    而现在,时机终于到来了。

    在接到了命令之后,大汉军队内原本轻松闲适的气氛马上结束了,然后骤然紧绷了起来,大批军士集结到了港口,然后按照事前就已经制定好的顺序集结,他们人人都摩拳擦掌,期待着在接下来的大战当中建功立业。

    在赵松的命令下,原本集中在各处港口的运输船开始在长崎集中,长崎城虽然在最初的两国交战时被兵火所摧毁,但是经过了这段时间被征调的日本民夫们的修缮,这座港口的基本设施都已经重新恢复了,所以这些运输船也终于能够集聚到长崎城。

    因为长崎城已经被确定为大汉战后在日本的领地了,所以大汉也决心好好经营这座城市,现在修复港口还只能算第一期工程而已,等到战争结束之后,这里还会建设更多建筑,成为大汉在整个日本的中枢。

    就在初秋的习习凉风当中,这些大汉官兵又次第登上了海船,踏上了北上之路,而这一次,他们将会在本州岛上夺取这次远征最大的光荣。

    在本州岛上的人们,眼下还不知道九州岛上生了如此大的变故,他们现在还需要为各自面前所面临的困境而苦苦支撑,立花宗茂就是其中一个。

    自从引兵攻占奈良之后,他原本想要按照原定计划,进一步向关东进,攻占伊贺,但是很快他的攻势就受挫了,因为他现幕府突然从关东调集了一支大军向他压了过来。

    这支军队数量庞大,而且装备精良,打仗也十分勇猛,看得出是幕府的精锐之军,而立花宗茂在几次试探性的交手之后都无法讨到便宜,就连几次偷袭的尝试也都被对方识破并且破坏无遗,这时候立花宗茂才收起了之前因为节节胜利而生起的傲慢之心,转而收缩自己的部队,放弃了原本的攻势,小心翼翼地退回到了奈良。

    这时候他才通过俘虏得知,原来统帅这一支幕府大军的人竟然是幕府大佬井伊直孝本人。井伊直孝这个人他是见过的,年纪比他小一两轮,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后辈,而且在之前领兵打仗的时候,能力并不是十分出众,在德川家康攻伐大阪的时候表现就不是很好。

    不过他的性格十分沉稳,轻易不会浪战,而且足智多谋,基本上不会为计策所动,这样的人在劣势的时候姑且不论,至少在握有优势的时候是不会出现什么纰漏,而且他身为大老之尊,也可以做到令行禁止,下面的那些幕府将领和官员们绝对会服从他的命令,对手下的控制力也会很强。

    而十分遗憾的是,幕府现在就拥有对立花宗茂手下大军的优势,在井伊直孝的命令下,他的部下们四处出击,攻击堵截立花宗茂,寻求和立花宗茂决战并且将他所部一并击溃消灭。在这种情势下,立花宗茂不得不小心应对,不断地收缩阵线,努力避免和井伊直孝决战,免得自己这支弱军被消灭。

    在井伊直孝毫不留情的压迫之下,一路退却的立花宗茂军被压到了奈良城当中,而且接近被井伊直孝所包围。

    在这样危机的情况里,立花宗茂也并没有慌乱,他一方面布置守城,力求让部队不至于溃退,也将幕府大军挡在近畿之外;另一方面则不断地派人向后方的周璞求援,请求他赶紧率兵过来救援,解除当面的危局。

    而这时候,他也得到了周璞已经收复了京都的消息,更加精神振奋,他知道只要自己再坚持一段时间的话,援军很快就可以过来了。眼下,他就在奈良城当中,等待着援军的到来。

    同样,也许是因为深知自己拖不起时间的缘故,井伊直孝也开始变得有些着急了,他最近几天加大了动进攻的频率,几次对奈良动了攻势,甚至还曾打到了城下,好在立花宗茂一直都拼尽全力指挥部下防守,这才一次次地击退了敌军的攻势,但是军队的伤亡也变得越来越大,士气也开始衰弱下来。

    这些天来,立花宗茂的精力被消耗了太多,因为经常彻夜不眠,所以眼睛里面也充满了血丝,他原本就已经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如今更加显得苍老了许多,不过他还是强撑着,展示出了沉稳的外表,给自己的部下鼓劲。

    然而,他部下的其他人就没有他这样的坚持力了。

    “大人,如今形势危急,幕府军势实在太过于强大,我们何必再留在奈良这个险地!”在奈良的官厅当中,立花宗茂的一位部将岛津道久向立花宗茂建言,“在下以为我们现在还不如撤退,向天使大人靠拢,然后再寻求同井伊直孝决战!”

    作为幕府的直属领地,幕府在奈良城设置了奈良奉行来统治附近的一片领地,而奈良奉行的官厅,在奈良被立花宗茂军攻破之后,就成为了立花宗茂的住所,他也在这里指挥自己的大军和幕府军对抗。

    听到了岛津道久的建言之后,立花宗茂轻轻地抬动了一下脚步,苍白的头和胡子也随之微微抖动。

    岛津道久是萨摩藩藩主岛津忠恒的亲信,也是他现在手里的萨摩藩军的指挥官。而萨摩藩军也是他部下这支大军的主力之一,同时,由于岛津家的地位不同寻常,所以这支藩军也拥有十分大的独立性,虽然表面上一般还是听从着立花宗茂的指挥,但是却不能完全说没有自己的心思。

    而在如今面临艰难的困局之后,岛津道久的心思就开始活泛起来了,这阵子因为和井伊直孝军的连场大战,他们的部下损失有些大,而他不愿意在如今继续蒙受这样的损失了。

    岛津家通过和大汉使臣的交易,现在已经成为了独霸整个九州岛的大名,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要求了——而且他们也知道就算提出更多的要求,大汉和朝廷也不会答应,所以他们并没有多少战斗到底的意志。

    之前跟随周璞进军的时候,一来岛津家也只是必须清扫北方的威胁,所以作战时分积极,二来周璞进军也十分顺利,没有让所部蒙受过多损失。可是现在,大军已经打到了畿内,岛津家暗地里已经开始觉得这场战争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了——不管输赢,他们的领地现在都已经不会受到威胁,所以他们现在的作战积极性已经变得很低落。

    在这样的情况下,岛津道久向立花宗茂进言要求撤退也就十分正常了。

    不过正常归正常,立花宗茂却并不想采纳这位部将的建议。

    “现在撤军不得其时。”他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又扫了对方一眼,“眼下幕府派出这样一支大军过来,又是井伊直孝本人亲自领兵的,那就说明这次他们是要跟我们大打出手,如今畿内刚刚落入到我军的手中,人心还没有稳定,如果我们撤退,幕府大军势必会深入到畿内,然后让畿内重新动荡,而原本四散的幕府残余势力也势必重新作乱……所以我们继续守在这里是最好的,这样的话井伊直孝就无法他顾,朝廷也可以尽快重整近畿。”

    “大人说得好是好,可是如今我军形势可以说是危如累卵,如果继续钉在这里的话,难保不会被幕府大军所压垮……如果我军溃灭的话,那形势岂不是更加……”

    岛津道久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就现立花宗茂瞪住了自己,虽然对面是一个看上去行将就木的老人,但是这一瞪眼,却还是让他有些头皮麻,嘴里的话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话有何根据?”立花宗茂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如今敌军确实气焰嚣张,但是他们无非是一时血勇而已,这些天来他们虽然不断进攻,但是不是屡次被我军击退,只能无功而返吗?我军现在绝没有到危如累卵的时候。”

    “虽然每次都被击退,但是我军受创很大。”岛津道久大起胆子回答,“敌军显然摆明了是要和我军不断消耗,削弱我军的实力……如果继续在这里耗下去的话,恐怕就难以招架了。”

    “你身为岛津家的人,难道还会害怕战阵吗?”立花宗茂继续反驳,“我身为主将,你应该听从我的命令,既然现在还能抵挡,我们就决不允许撤出奈良,而应该继续留在这里!”

    “大人想要搏个百万基业,这一点在下十分理解,可是我们岛津家却不能为了大人的私业而蒙受如此损失了!”眼见立花宗茂完全不听从自己的意见,岛津道久也有些恼怒了,“不瞒大人说,之前我们藩主已经和天使大人达成了默契的,我们协助大汉拿下九州,然后帮助大汉继续北上打击幕府……但是只以近畿为限,只要打到近畿,我们岛津家就可以不再奉陪!如今我们已经打到了奈良,而且为了大人已经努力奋战了这么久,我们已经够对得起大人了……”

    因为从未听说过岛津家和大汉使臣有过这样的默契,所以立花宗茂不禁吃了一惊,在吃惊之后,紧随其后的就是恼怒。

    “难道你还想要临阵脱逃不成?”他怒叱了对方,“我不管你现在有什么顾虑,也不管之前你和大人有什么默契,总之现在你就是我的部下,理应听从我的命令和指派,不允许有任何异议,你若是敢于不服从,那就是抗命,你若是胆敢独自领兵脱逃,那就是无耻的懦夫,我绝对会将你军法从事!”

    就在这时,从远处又传来了一阵轰鸣声,然后又有铺天盖地的嘶吼向这里传了过来。

    立花宗茂马上停止了对岛津道久的呵斥,然后马上走出了住所。住所在城墙的高处,所以他一出来,马上就可以看到城外的景象,他现果然是对面动了新的一轮进攻,一支黑压压的大军正在向他压了过来。

    从放眼所及的规模来看,这次的进攻比之前几次的进攻规模还要大,看来井伊直孝也是心里焦急了。

    他马上做出了决断,然后又跑到了岛津道久的面前。

    “现在敌军已经对我军动进攻了,我等每个人都有抵御敌军之责,再互相争吵的话只会削弱我们自己,还会让大军身处险地,你必须要继续听从我的调遣,否则我将会将大人和你家藩主一并直陈此事,让他们来评断!”

    岛津道久现在倒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倒不是他害怕立花宗茂的威胁,而是在现在敌军又动进攻的情况下,再争吵甚至内讧的话只会让大军败溃得更快,甚至他还不能逃,一逃的话肯定会被井伊直孝追击至死。不过他的内心还是不服的。

    “总而言之,之前你们所部拼尽全力损失巨大这一点我也知道,所以这次你们就留在城内协防吧,早点恢复精力,等待我的调遣。”这时候,立花宗茂突然又转变了语气,“你放心吧,井伊直孝这个人谨慎过分,他更加害怕我,所以我亲自迎击的话他会迟疑,绝不至于拼死一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