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得不说,德川家光确实对井伊直孝寄予了厚望,不管在数量上满足了井伊直孝的要求,而且还按照他的想法,给他配属了很多旗本的精锐武力,可谓是全力支持。?  笔趣????阁 ??? w?w?w?.?b?iquge.cn

    在他看来,幕府如今的威望已经大大受损,周边的大名们都已经蠢蠢欲动,所以现在已经退无可退了,必须以强烈的抵抗来显示幕府的实力和意志,以便安定天下人心,避免落到被天下围攻的境地。

    因为大军现在已经云集到了关东和边境,所以要重新调遣并不困难,而由于之前幕府在近畿和西国力行坚壁清野,所以积存了大量的粮食,供应起前线来也绰绰有余。

    在兵员粮草齐备,又有将军大人鼎力支持的情况下,这支大军很快就集结了起来,然后在井伊直孝本人的亲自率领之下,向近畿开始进。

    这样一支大军的调动,当然不可能悄无声息,在暗中合作的豪族和豪商的帮助下,消息像雪片一样地向大汉军队这边涌了过来,也催动了大汉军队的行动。

    毫无疑问,这支大军的调动,就说明大汉军队的方略已经基本上成功了——幕府已经将关东聚集的军队调了出来,寻求和大汉军队决战,那么他们在关东的实力势必会变得虚弱许多,显然会让大汉军队主力的行动面临更小的阻力,

    不过,这也意味着这一路的大汉军队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周璞在得知消息之后不敢怠慢,马上召集了自己身边的参议官们商讨对策,同时加紧催促各路大军尽快完成事先拟定的作战目标。

    现在大汉军队已经打入到了畿内,而且四处扩张地盘,而这些地盘也算是落入到了日本朝廷的掌控当中。但是在幕府已经派了一支大军来增援的情况下,形势肯定会变得紧张许多,所以为了守住已经占领的地盘,同时稳固日本朝廷在这些地方的统治,就必须尽力抵挡住他们的兵锋,而这就要求立花宗茂尽快拿下预定中的目标奈良和伊贺——至少让大军囤积在那里,尽全力抵抗幕府的援军。

    而周璞这边,也决定尽快拿下京都,好平息畿内的局势,然后会师增援一定会面对很大压力的立花宗茂,协助他一起抵抗幕府军队,并且将这一支大军牵制在近畿。

    经过一场场的胜利,周璞对自己手下的大军已经十分自信,尤其是自己手中的这支大汉军队更加是极有信心,他认为就算幕府大举增援畿内,自己也可以和他们平分秋色,所以一切的关键就是尽快拿下京都,然后和立花宗茂会师共同抵抗幕府。

    在周璞的命令下,各路大军加紧调动,而且到处征调粮草物资,一时间让整个近畿都变得十分不平静。

    而这个时候,京都也感受到了从大汉军队一方传来的压力。

    在京都所司代的治所当中,板仓重宗一脸阴沉地听着部下的报告。

    和之前那个意气风的样子相比,现在的他已经意境颓唐了许多,就连精神也经常陷入到恍惚当中。

    在姬路城战败之后,他带着败军后撤,但是汉寇派出追击部队穷追不舍,逼得他一路往近畿逃跑,手中原本的败军也在溃退当中全军覆灭,最后成为了敌军的战功,最后他只能跟着几个亲信的武士亲随回到了京都当中。

    京都虽然还剩下不少幕府军队,但是他们的士气却因为所司代大人的这一次惨败而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人人都担心自己将会成为大汉兵锋下的又一个牺牲品。

    京都附近地势平坦,无险可守,敌军只要深入到近畿,就能够一路来到京都的城下,而且就连姬路城那样的要塞都没办法抵挡汉寇的兵锋,现在在京都就更加难以抵挡了。

    而在这一片愁云惨淡当中,板仓重宗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来挽回败局,稳定人心,所以他只好一面请求幕府调集更多援兵过来增援,一边派人来在京都布置防御。

    在德川家康在世的时候,他曾几次上洛,然后为了保卫自己的安全、同时体现幕府在日本的地位,他决定在京都筑下一座堡垒,这座堡垒就是二条城。而筑城的费用就由西国的诸位大名来负担。

    经过了数年的建造,这座位于皇居西南方向的二条城终于完工,并且成为了幕府在京都的政治中心,从从德川家康开始,每一代德川家将军上洛、拜领将军大位的时候,都住在这座二条城当中。二条城的御殿也是历代将军接见西国大名们的场所。御殿修得很大,规格极高,德川家用这种方式彰显着自己的地位。

    在十几年前,德川秀忠的女儿和子,就是在这里出,前往皇居当中,成为了天皇的女御,而当时的政仁天皇,也罕见地亲自来到了二条城当中,迎娶这位身份特殊的女子。

    十几年后,当时的天皇已经成为了法皇,当时青春少艾的和子也成为了中宫皇后,而一度曾经统御日本的德川幕府,却又陷入到了难以挣脱的陷境,眼看就要让京都落入到敌人的手中,世事之无常可见一斑。

    板仓重宗现在并没有余裕去感叹世事的无常,他自从被赶回到京都之后,马上就召集手中的军队,然后尽全力加强京都的防务。他构筑的防御体系以二条城为中心,贯穿了小半个京都,也让京都的气氛变得空前紧张。

    不过,二条城虽说是一个堡垒,但是城墙十分低矮,外城和内城虽然用壕沟所包围,但是防御工事和姬路城相比还是十分简陋的。这段时间内板仓重宗虽然让人加宽加深了壕沟,同时在城中布置了许多防御的工事,但是就连他也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抵挡住汉寇的兵锋。

    毫无疑问,在他手下的幕府军队大大受损的今天,只要汉寇再拿出当时在攻打姬路城时的决心和意志的话,那么京都是不可能守得住的,他现在之所以如此热心于加强京都防务,本质上只是为了用忙碌来麻痹自己而已。

    而他的忙碌并没有能够阻止事态的一步步恶化,最近的坏消息一件接着一件,简直让他难以招架。在赢得了姬路城的胜利之后,大汉军队很快就从姬路城出杀入了畿内,而且由于畿内兵力空虚的缘故,他们进展十分顺利,一路占领了神户,让畿内变得一片混乱。

    接着他们从神户出,大举进军,扫荡了畿内各地,他们先是占领了大阪,然后从大阪多路出击,占领了大片土地,而这时候,不光是奈良等地,就连京都也已经成为了大汉军队的直接目标。

    当板仓重宗得知那位大汉使臣本人亲自带领大军,从大阪出沿着淀川一路北上,向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席卷而来的时候,他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战意高昂,只剩下了意料之中的木然。

    在大汉军队的主力军面前,京都必然不可幸免,但是他将带着自己的部下为幕府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身死为止。在姬路城的时候他原本已经打算殉葬了,现在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侥幸,所以他并不对此感到有多么恐惧。

    唯一让他有些牵挂的,就是自己死后幕府和将军大人将怎样度过这次危机。作为幕府在西国的脑官员,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清楚如今的形势到底有多么危急。他身后三代将军大人的厚恩,实在不愿意看到最坏的结果生。

    带着这些繁杂的思绪,他茫然地在治所当中听着属下的报告,但是心神都已经飘到了其他地方。

    今天又是一个坏消息,进攻京都的大汉军队现在已经在伏见驻扎了下来,他们离京都已经是近在咫尺,想来他们很快就会对京都动最后的攻击了吧。

    而板仓重宗也知道,京都是公卿的聚居之地,他们对大汉军队并不仇恨,反倒是对朝廷的归来欣喜若狂,他们都知道,朝廷现在手中已经有了一支军队,而且未来近畿一定会成为朝廷的领地,所以他们的日子将会比以前好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不会想要抵抗。

    而且这段时间,外逃的朝廷一直都在向这里派遣使者,布檄文和诏书,号召这里的人们起来反抗幕府,配合朝廷尽快夺回京都。虽然板仓重宗一直想尽办法隔绝京都和汉寇之间的联系,甚至还处死了一批人以杀鸡儆猴,但是他也知道京都的民心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等到属下报告完了以后,他随手一挥,让这位部下离开,然后继续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都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来到了房间当中。

    “大人?”当听到了这一声呼唤之后,他才回过神来。

    来者正是老中土井利胜派过来的使者高木清。

    “有何事见我?”板仓重宗并没有责备他为什么不经通传而直接跑过来见自己,而是直接询问。

    最近高木清一直都在尝试和大汉军队进行接触,询问两边和谈的可能性,不过板仓重宗却对此并不抱有信心——之前大汉提出的条件就已经如此苛刻了,如今大汉军队进展这么顺利,他们又怎么可能再让步?

    然而,高木清的话很快就让他振奋了起来。

    “大人……刚刚收到了江户传来的消息,将军大人决定派遣援军过来援救近畿了!”

    这句话,重新点燃了板仓重宗心中的火焰,他一下子精神就振奋了许多,睁大了眼睛看着高木清,简直不相信是真的。“什么?”

    “将军大人已经下定决心了,他已经将直孝公任命为统帅,派遣数万大军,号称十万,前往畿内抵御汉寇!”高木清再度解释了一遍,“幕府这几天一直都在为此而准备,我们收到消息的时候,直孝公大概已经动身了!”

    “太好了!”一阵狂喜涌上了板仓重宗的心头。

    井伊直孝是幕府大老,可以说是现在幕府当中威望最高的人,他将会亲自率领大军进攻近畿,那么汉寇的兵锋就一定会受到遏制,这支大军甚至还有可能解救京都,让目前的危局得以挽回。只要幕府尽全力在近畿抵挡住汉寇,那么局势肯定就能够挽回,至少和谈就有了希望。

    他重新抬起头来看着窗外,不过现在眼里已经满是希望。“若有直孝公在,天下就有希望了!”

    “直孝公忠心耿耿,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力挽狂澜,着实令人敬佩。”高木清也轻轻点头,显然也为此而十分高兴,“不过大人,眼下也不是欣喜的时候,局势依旧危机四伏,还请大人多加小心,切不可因为这个消息而乱了阵脚!”

    他这么一说,板仓重宗倒是冷静了不少。

    也是啊,远水不能解救近火,现在大汉军队已经近在咫尺,就算幕府大军现在从关东出,想必也没办法很快赶到京都来解救他们,甚至可能一直都打不到京都。

    所以自己这里还是没有希望。

    一想到这里,板仓重宗原本高昂的情绪就又重新低落了下来。不过,在他看来,只要幕府能够抵挡住汉寇,那么自己就算死去,也算不了什么了。大不了就在这里为幕府殉身,能够多杀死一些敌人也是好事。

    “大人,江户方面还有一件事要通知你……是老中大人亲自下令的。”就在这时,高木清突然说。“老中大人交代,要你尽快整军,然后东撤,尽快与幕府援军汇合,一同夹击汉寇!”

    “什么?”板仓重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老中大人叫我们撤出京都?”

    京都对日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幕府若是丢失京都,肯定会给天下人带来极大震动,所以听到老中大人竟然要求他撤出京都的时候,板仓重宗实在难以置信。

    “是的,这就是老中大人的意思。”高木清再重复了一遍。

    “不……不行!”板仓重宗涨红了脸,显得有些生气,“在姬路城我已经退却了一次了,成了天下的笑柄,现在若再撤退一次……我还有什么面目活下来?我不能一再地做这种有辱武士清名的事情!就算要死,我也要留在京都战死!”

    “就算留在这里,大人就能守住京都了吗?”高木清突然反问。“如果不能守住的话,那么大人的清名难道就不会受损了吗?”

    这个反问,让板仓重宗顿时语塞。他确实没有信心守住京都。

    “大人,眼下京都的情况你知道,我也知道,形势已经危如累卵,而且守军上下都已经动摇,居民也不支持我们,这里对守军来说已经近乎于死地……如果把他们强留在这里,那也只会是让他们落入汉寇的虎口,白白牺牲。”

    在驳斥了板仓重宗的话之后,高木清继续说了下去,“而如果把他们调出去的话,我们就可以配合直孝公的援军了!大人也知道吧,立花宗茂那个大奸贼现在正率军攻打奈良,显然他是要去抵挡幕府援军的……如果京都出兵的话,就能前后夹击立花宗茂,那时候岂不是大功一件?只要消灭了立花宗茂,汉寇也势必会遭遇沉重打击,难道这不比留在这里白白牺牲要好?”

    板仓重宗仔细思索了一下高木清的话,觉得确实有些道理。

    可是,他还是有些保留。之前从姬路城一路溃逃,在路上遭遇了立花宗茂的不断追击,那种颠沛流离现在他回想起来还是噩梦一样,他再也不想忍受那种感觉了。

    “可是……大军士气已泄,若是我再带兵撤离的话,恐怕路上就约束不住军队了。我们在京都,还能防御一下,若是出了城在野外,那恐怕就会一触即溃了!”片刻之后,他沉痛地说,“再说了,汉寇如今已经打到了伏见,我们就算想要东撤,也没有了多少余裕。”

    “正因为汉寇现在只到了伏见,我们才有机会离开,若汉寇真的打到了京都城外,那我们才是无处可退了!”高木清却还是不接受他的说法,“大人,我们可以先往东北撤退,前往大津,然后再南下,配合直孝公一起围歼奸贼立花宗茂军!”

    板仓重宗沉吟了一下,觉得他所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叫他就这样撤出京都,还是太不甘心了。

    “大人,事到如今就不要再犹豫了!”高木清再度催促,“如果我们在这里死守的话,京都势必会变成一片火海,恐怕应仁之乱的惨剧就会再度重演。京都是我国国都,不能过于摧残……另外,如果我们这么做了,就会与朝廷结下血海深仇。朝廷现在已经不同于往日了,若我们同朝廷变成死仇,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和谈的机会了!”

    原来说到底还是为了和谈。板仓重宗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心里苦笑。

    幕府已经落到了这种境地了吗?

    然而,尽管他十分难受,但是他还是承认,对方说得有道理。

    和当初只有名义的情况不同,朝廷如今已经有了兵和钱粮,已经成为了不可忽视的势力,如果非要在京都死战的话,恐怕这样的仇怨真的就无法消减了。

    “那……那我就留在京都,带着身边的武士,在二条城当中和汉寇死战吧……”考虑了很久之后,他终于长叹了口气,“其他人,就由你带走。”

    然后,他又苦笑。“想必,二条城肯定会在战后被朝廷毁去的,就算我把这里付之一炬也不会有人惋惜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