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井伊直孝突然的言,让土井利胜和德川家光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这位大老。?  笔趣阁  w?w w .?b?i?q?u?g?e?.?c?n

    倒不是因为他的意见惊世骇俗,而是因为,最近在商讨抵御汉寇的方略时,也许是因为心中没有定策,也许是因为不想要干扰德川家光和土井利胜的思路,井伊直孝基本上没有言过,也不对他们的政策表意见,他的默认也给了土井利胜很大的方便。

    可是现在,他突然罕见地表了意见,而且是明言反对土井利胜,这着实让所有人感到惊讶。

    土井利胜尤其感到惊诧和尴尬,因为他作为老中的席笔头,再加上深得德川家光的信任,一向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这么被人当中反对和呵斥实在是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着实让他感到有些难堪。

    更何况,井伊直孝还直接将一顶大帽子扔到了他的头上——三河国是德川家起家的地方,也是德川家康在被丰臣秀吉转封到关东之前德川家的根据地,可以说具有“龙兴之地”的意味,在幕府当中地位非同寻常。

    另外,位于本州岛中部的三河国的地理位置也十分重要,可以说是关东的大门口,如果真的被人打到了三河国,那么关东也将会直接面临敌军的兵锋了。

    这么严酷的指责,土井利胜当然承受不起,他马上为自己分辨。

    “大人,我绝没有让将军大人放弃三河故地的意思,相反,我觉得为了固守关东,三河必须要拼尽全力来固守,哪怕伤亡再大也要死战到底,让汉寇看到我们誓死捍卫幕府的勇气!”

    “你的言下之意,就是要放弃京都对吗?”然而,他的辩解却没有让井伊直孝满意,井伊直孝冷冷地看着他反问,“试问,如果我们就这样放弃了京都,那天下人又怎么会相信我们能够守住其他地方?若是失去了天下人的人心,难道我们还能够在三河挡住汉寇吗?在京都挡不住的话,三河也挡不住,两边是一体的!”

    随着他斩钉截铁的断言,其他幕府重臣们也纷纷点头,暗自私语,显然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想法。

    “直孝公的意见,鄙人并不赞同!”这下土井利胜着急了,连忙加大了音量,“京都就是京都,三河就是三河,两者如何会是一体?京都孤悬关西,周边都已经动荡不堪,稍不注意就会是四面皆敌;而三河是背靠关东,领民也深受德川家世代恩惠,更有幕府的全面支援,两者差的可就太多了!”

    井伊直孝只是冷冷一笑,显然不为所动。

    “你说得看上去很有道理,不过若我们放弃京都,难道其他各地的强藩和豪族会相信你的说辞?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前田家和伊达家已经在蠢蠢欲动,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无非只是对幕府还残留有最后一点敬畏而已,若我们不经苦战直接放弃了京都和西国,那么他们无疑会认为幕府已经穷途末路,那么他们到时候难道不会直接反逆吗?”

    这个诘问十分有力,以至于土井利胜骤然语塞。

    他也知道,如今幕府经过一系列的挫败,已经是威望大损,各地的强藩都已经在私下窥测幕府虚实,随时有可能倒戈相向。现在他们只是作壁上观不听从幕府调遣而已,但是如果幕府真的放弃京都乃至整个西国的话,他们还会不会作出更为过分的举动,就连土井利胜自己也无法作出保证来。

    京都的地位太过于特殊,如果丢失的话肯定将会是幕府在政治上和威望上的沉重打击,更何况西国一丢失,前田家就已经和大汉连成了一片,他们还会不会畏惧幕府就很难说了。井伊直孝在政治上的疑问,确实是很有道理。

    可是土井利胜明知道丢失京都会有这么大的风险,却还是坚持自己原本的看法。

    “大人,您说得十分有道理,如果西国丢失的话,诸位大名强藩恐怕都会心寒,甚至还有些奸恶之辈会趁乱举兵反对幕府……但是就算这样,在下还是认为,眼下必须要放弃西国固守关东!”

    他如此顽固的要求,令井伊直孝不禁睁大了眼睛,最后摇了摇头,“你身为老中席,担当大任,却对汉寇如此畏之如虎,实在令人齿冷!”

    “若是空唱高调就能够驱逐汉寇,把他们打败的话,在下现在可以喊出一万句高调!难道在下不希望我军连战连捷,一路直接将汉寇打下海吗?”土井利胜也有些生气了,就连脸都有些红,“在下也想要和汉寇拼死决战,把他们打出去,可是现在形势如此,难道我们不应该正视现实,采取切合实际的策略吗?”

    接着,他又环视了一圈周围窃窃私语的幕府重臣们,富有压力的目光逼迫得他们统统噤声,“自从两国开始交兵以来,我军一方已经和汉寇交手了那么多次,可谓是连战连败,一路败退,让汉寇从南端的九州岛一路打到了畿内!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在西国和汉寇决战决不明智,只会白白地让幕府陷入风险当中……所以现在只能以固守关东消耗汉寇为念。弱有谁觉得自己带兵去西国必定能够打赢汉寇,那就请站出来,告诉将军大人吧!”

    果然,他这么一问,其他人也犯了难,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再说话了。

    经过了与汉寇大军几次的大战之后,幕府军内有许多人败退而归,而他们对汉寇的炮火之犀利,作战之精熟都心有余悸,异口同声地跟周边的人描绘与汉寇交战时的艰难和可怕,在他们的宣导之下,幕府上下武臣都对汉寇的兵威有了一些畏惧的情绪。

    再说了,幕府这样节节败退,但是之前板仓重宗带着部下在姬路城已经可以说是拼死抵抗了,他们这么奋不顾身都挡不住,又有谁有信心说自己一定能够挡住?

    只要没有人能够站出来说自己能抵挡汉寇,那土井利胜的话就十足有道理了——既然谁都没有信心去西国击垮汉寇,那又何必再强行固守西国,将幕府大军陷入到危险当中?

    然而,土井利胜的盘算却很快被井伊直孝打破了。他突然伏下了了身体,对着德川家光一直叩拜下来。

    “将军大人,在此危难之秋,身为幕府大老,我无法力挽狂澜,实在愧对大人,也愧对神君在天之灵。现在在这个危机关头,西国对幕府来说实在是重要无比,我等已经无路可退……臣虽然无能,但是之前也曾跟随过神君四处征战,多少也学习到了一些神君带兵打仗的经验……所以臣觉得此时此刻,臣应该为将军大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德川家光一瞬间睁大了自己的眼睛,而其他人也极为震动。

    身为大老,井伊直孝在幕府内部的地位十分崇高,可以说是幕府将军之下的第一人,拥有这样的地位,他原本可以安享荣华富贵,但是在这样的危难关头,他却挺身而出,请求将军大人让他带兵去和汉寇大战,拯救西国岌岌可危的形势,这实在令人感动。

    要知道以他的地位,就算打赢了幕府也给不出多大的赏赐,顶多就是感谢他匡扶幕府的功绩而已,要是打输了,那可就是一世英名尽毁了——而且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这位大老当然是知道这个现实的,可是就算知道,他还是要这么做,这可真是赤胆忠心了。

    多年来,德川家光都对井伊直孝不太满意,因为他的威望和权势实在太大,可是今天他却对这位大老的做法深为感动。

    尤其是,井伊直孝所说所做的,都与他所想的不谋而合。

    “将军大人,虽然大汉军队与幕府交战以来是连战连捷,但是他们并没有和我们全面对垒,之前打的都是各地的藩军,和板仓重宗仓促召集的军队而已,这些军队本来就战力不足,就算被击败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在德川家光鼓励的视线下,井伊直孝继续侃侃而谈,“而如果我们带着幕府装备最为精良,而且人数众多的关东武士前去和他们交战,一定能够让局面转危为安!之前就是因为我们行事太过于保守,所以才让他们如此肆无忌惮,以至于形势落到如今的地步。”

    “之前汉寇兵锋正盛,而我们仓促之间准备不足,所以稍稍避让,也是理所当然的,并不能责备谁。”

    井伊直孝这是在暗讽土井利胜之前对大汉太过于畏惧,主动避让了太多地方,德川家光当然听得出来,为了保护自己的头号心腹,他当然也要为土井利胜说几句话。不过,他已经倾向于按照井伊直孝的方略形势了——毕竟作为年轻人,他心里也对现在的形势感到十分憋屈,更加不愿意一直避让汉寇。

    当然,他还是有一点担心。

    “如果我们举兵西向的话,你真的有信心抵挡住汉寇吗?”

    如今,不光是岛津和毛利这样的大大名已经投靠了汉寇,就连朝廷在汉寇的扶持之下也已经拥有了一支强大的武力,所以他已经不去想完全击败或者驱逐汉寇了,他只想要守卫住现在幕府的地盘,然后想办法谋求和消耗了大量资源和兵力的大汉和谈。

    “汉寇火器凶猛,而且作战精熟,自从立国以来就已经四处征伐,可谓是强兵,所以……我没有信心一定能够驱除他们。另外,因为我们之前的步步退让,所以京都现在形势已经危如累卵,恐怕就算我们现在前去相救,也未必能够救下来。”井伊直孝先十分坦率地承认了自己所面临的困境,并且明言自己未必一定能够力挽狂澜。

    “但是……臣一定会展示出我们三河武士的决心和勇气,让汉寇流尽鲜血,只要我们奋不顾身和汉寇死拼,就一定能够让汉寇蒙受相当大的损失,到时候他们就会退缩,而其他各藩也会看到幕府的实力……只有这样,神君的基业才能够保全!”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罕见地有些慷慨激昂。“请将军大人下令吧,让我军去和汉寇决战!”

    随着他的鼓动,其他人也慢慢地被感染了,然后和他一起向德川家光请命,一时间整个表殿内群情激愤,大有一起上阵把汉寇打个落花流水的劲头。

    而德川家光也被这种慷慨激昂给感染了。在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比他更加期待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支撑整个摇摇欲坠的形势,让祖父和父亲传给他的基业能够挺过这场风雨。

    正因为如此,井伊直孝这样的表态才让他如此感动。

    而且,井伊直孝也不是光唱高调而已,他说的十分务实——在现在的形势下,京都是有可能保不住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守卫关东的门户,同时和汉寇死拼,保护住三河,也让他们看到幕府的决心。

    其他人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可能没有多少说服力,可是井伊直孝亲自表态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的环境下,德川家光宁可去信任这位爷爷和父亲留给他的幕府大老。

    “将军大人……”眼看德川家光已经有了一些动摇,土井利胜觉得很着急,慌忙就想要再进言,可是德川家光却用一个眼神阻止住了他。

    “好吧,那就如同你所愿吧。”德川家光重新看向了井伊直孝,“你从关东带兵过去,去和汉寇交战吧……希望你能够武运昌隆,把汉寇阻挡在关东之外。从明天开始,所有幕府在西国的官兵都归由你来统辖!”

    德川家光一话,就如同一锤定音,原本那些还在犹豫、心里支持土井利胜的人也开始纷纷附和将军大人的话了,看来井伊直孝的方阵已经成为了幕府的共识。

    在得到他的认可之后,井伊直孝将会从关东前去近畿,成为整个幕府的希望所在。

    在这样的情势下,土井利胜也只好垂,不再提出反对的意见。

    “你需要再从关东带走多少兵力?”在表面上统一了意见之后,德川家光再问井伊直孝。

    现在,经过幕府的拼命努力,各处征召武士和足轻兵士,现在他们已经在关东之内集结了一支二十几万人的大军。

    不过,虽然看上去数量十分庞大,但是在座的人都知道,其实这里面的水分很大——这些大军里面,大部分人都只是仓促被征召起来的兵士而已,之前从未经历过战阵,而且装备更加低劣不堪,他们对作战根本没有太大的用处。

    真正能够作为依仗的,大概就是幕府体制下的那些旗本和他们的侍从兵。

    这些旗本拥有一片封地,世代以习武为业,而且因为有家业田产,他们可以武装自己和一些侍从,学习打仗的技巧和技能,还能维持一些装备。这些人才是幕府军事实力的根基。

    而这些人也是幕府军队的骨血,如果他们崩溃了,幕府就已经完全没有战力可言了。

    “大人,给我五万大军吧。”井伊直孝沉吟了片刻之后,才对德川家光说,“西国现在还残存有不少忠于幕府的军队,如果我带着的军队数目太大,也会让关东难以供应,所以五万人应该够用了——不过必须是精锐之军,能够与汉寇野战。”

    “五万人吗……”德川家光也沉吟了一下,这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井伊直孝明显是在要求他给自己精锐的旗本军队。

    土井利胜这下再也忍不住了,他突然低声开口了。“将军大人,汉寇水军犀利,可以四处登6,而关东三面环海,十分有利于汉寇机动。如果我军大规模向近畿调动,那么恐怕造成关东空虚……到时候关东的防御就颇为吃力啊……”

    “根据现在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汉寇主力就在西国,现在正在向京都挺进。”还没有等德川家光回答,井伊直孝就直接开口了,“如果,我们去和汉寇交战,缠住汉寇的主力,就是对关东防御的最好策应和帮助,只要在和我们交战,汉寇的主力就无法调动,关东才能够完全安全,成为我军的后方基地。若是汉寇胆敢在和我军交战的时候调走主力……那我们就直扑京都,然后平定天下,接着再班师回援,夹击汉寇!”

    此言再次惹得德川家光频频点头。因为井伊直孝的话深得他的赞同,所以他也愿意去相信井伊直孝的判断。

    对他来说,如果能御敌于关东之外,那么就是最好的。

    眼见土井利胜还想说些什么,他微微抬起了手来,制止了对方。

    “就按大老所言吧。”

    犹豫了许久之后,土井利胜终于微微叹了口气,垂表示领命。

    就这样,在经过了幕府的商议之后,德川家光决定派大老井伊直孝亲自领军前往近畿和汉寇对垒,稳定局势,他将兵五万,号称十万大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