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周璞的指点下,东乡重方终于明白了对方提携自己的用意,而他也十分希望把握住这个机会,来让自己光大家名,成为大名的一员——哪怕可能只是一个只有两三万石领地的小大名而已。??  笔??趣阁 ? w?w?w?.?b i?q?u g?e?.?c?n?

    “好,接下来你就带着这支部队南下堺市,把那里纳入到我军的掌控当中。”在他答应了之后,周璞继续下令,“如果战事顺利,你就继续南下,如果碰到任何敌军,都不要与之决战,而是要尽量牵制,同时为我军传递消息,明白了吗?”

    “在下明白!”东乡重方连忙应了下来。

    堺市和大阪挨得很近,而且两边的商人其实大多数同出一源,他们之间的想法和作为都差不多,所以周璞有把握预料他们应该也不会进行太大的抵抗,只要东乡重方的这一支偏师赶到堺市,应该就能够和大阪一样无损开城。

    拿下了堺市之后,东乡重方将会继续南下,寻求牵制更多敌军的力量,同时探听敌军的具体动向和虚实。

    而他这一路所面对的敌人并不多,近畿一带因为地理位置和政治经济中心的缘故,一直是幕府所十分看重的地区,所以刻意地不在这里设置大名,而是想方设法将这里变成幕府直接统治的地带。

    所以在这一代,藩国都很少,而且领地也十分狭小。比如亲藩松平康重所领有的岸和田藩,五万石大名而已。这些小藩在如今的环境下,想必是没办法给东乡重方带来什么麻烦的。

    真正需要顾虑的,是位于最南端的纪伊国纪州藩,纪州藩是德川家御三家亲藩之一,拥有总计五十多万石的领地,实力十分雄厚。他们是德川家的直系传人,肯定也会想方设法与大汉为敌,所以东乡重方南下的一下任务就是监视纪州藩的动向。

    不过,纪州藩之前因为派兵支援板仓重宗,结果在之前幕府军的惨败当中也损失很大,所以周璞并不是特别担心他们还有余力举兵前去援救京都。

    就这样,周璞将自己的安排告知给了东乡重方,而他在感激周璞的提携之余,也暗暗誓一定要完成周璞的交代,以自己的功勋来回到这位大人。

    等到将东乡重方送走之后,周璞又召见了他十分倚重的副将立花宗茂。

    和东乡重方一样,他也准备让立花宗茂率领一支军队,去负责一个方向的作战。这一路将会直接从大阪向东方挺进,一路进攻奈良和伊贺。

    奈良是日本古都,而且地理位置重要,是近畿地区通向关西的门户,只要占领了奈良和伊贺一线,那么就可以切断京都乃至整个畿内同关西的联系,极大地策应了主力大军进攻京都的战略。

    可想而知,这项任务比东乡重方的任务要重要得多,而且所面对的压力也会大得多——幕府的军队一定会拼尽全力来抵抗,以免丢失整个京都。

    所以这一支军队必须实力足够强,也必须由最优秀的将领来进行统帅,周璞考虑之后决定让立花宗茂来统帅这一支军队。

    立花宗茂多年来一直都在日本打仗,作战经验丰富,而能够和他相比的岛津忠恒又私心太重,所以想来想去,周璞也只有将立花宗茂派过去了。

    而他也将会把自己手下接近一半的兵力交给立花宗茂,以便让他来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而立花宗茂在听说了他的安排之后,略微地表示有些不解——因为这样一来周璞手下的军队就大大减少了,可能会影响到对京都的战事。

    然而周璞却满不在乎。

    幕府军队经过在姬路城的惨败之后,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而且兵力也大大受创,留在京都的兵力不可能太多,他就算分兵之后还能够保有优势。况且板仓重宗也在之前的惨败当中受到了沉重打击,肯定也不敢再和大汉正面交锋。

    所以对他来说,只要立花宗茂完成预定的任务切断关东和近畿之间的联系,那就京都就无异于是掌中之物了。

    况且,他这样安排还有更为重要的考虑——他这次分兵,给立花宗茂的都是九州和西国那些豪族的军队,现在所剩下的主要就是二条康道和桥本实村所领有的、归属日本朝廷的军队,也就是说,日本朝廷的军队将会负责担当攻打京都的主力军。

    这正是二条康道等人所极力跟他所要求的。

    大汉在这次战争的一个主要旗号就是匡扶日本朝廷的社稷,让日本的纲纪得以恢复,而让直属于朝廷的军队去打下京都,更加会彰显出这一个旗号的正确性,而且日本朝廷在数百年来以来第一次拥有了一支能够直接统辖的军队,他们也非常想要来一次“衣锦还乡”。

    另外,应仁之乱给这些公卿所留下的阴影实在太重了,在那场持续了几乎十年的动乱当中,细川氏和山名氏的大军互相对峙厮杀,几乎将京都变成了一片白地,让朝廷和公卿都饱受其苦,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这种往事重演。

    在二条康道等人看来,这些藩军虽然现在是自己人,但是他们凶蛮成性,简直和野人没有区别,所以他们不愿意让这些人踏足到京都去,给京都带来新的劫难。

    在他们的恳请下,周璞也顺水推舟,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决定让立花宗茂带着其他军队进攻奈良,而自己带着二条康道等人前去京都。

    京都对日本的地位十分敏感,而日本朝廷对他来说又是十分重要的棋子,更加是号召全日本、打击幕府威信的旗帜,他也知道自己需要以最大的慎重态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经过了姬路城一战之后,虽然日本朝廷的军队损失惨重,但是他们残留下来的官兵也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并且磨砺成了一支至少可以用来作战的军队,让他们来对付幕府在京都残存的军队也并不为难。

    再说了,他手底下还有一支近乎于没有受过损失的大汉部队,足以给他击溃整个京都之敌的信息。

    在周璞的命令之下,在大阪的大军很快就完成了分兵,然后向各自预定的方向进。

    因为幕府军队之前受创太重,所以各路军队的进十分顺利,东乡重方如同周璞所预料的那样,很快就打下了堺市,立花宗茂一路进逼奈良,而周璞也沿着淀川一路进军,迫近到了伏见,也让京都开始告急。

    一时间,大汉军队多路出击,竟然有一股席卷整个畿内、让幕府在近畿的统治全部崩溃的气势,大部分地区选择了不战而降,甚至有人还庆幸自己没有被幕府强行迁移到关东去。

    越来越重的黑色阴霾,笼罩到了江户城的上空。

    在江户城中心的大奥,这种阴云愈地让人喘不过气来,最近以来,这里越来越死寂无声,只有当最新的情势报告传递到了大奥当中、以及将军大人召见大臣讨论对策的时候,才会稍稍打破这种死寂。

    在表殿当中,一位侧近人小声的念着从京都传过来的报告,因为报告上写的东西实在太过于严重,所以他越来越紧张,声音也越来越低。

    而在御榻上,跪坐着的幕府将军德川家光一直都面无表情地听着他的叙述,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

    明明是还没有三十岁的人,他的脸却十分憔悴,眼圈十分浓厚,眼角甚至还出现了细密的皱纹,好像已经被最近接连不断的噩耗吸干了所有精力一样。

    这个年轻人的童年并不幸福,父母因为宠爱弟弟而冷落了他,甚至还有意废掉他的继承人之位,好不容易才在爷爷的帮助之下稳固了地位,并且最后继承了将军大位。为了巩固德川家的天下,这些年他一直威福自用,颐指气使,压得朝廷和各个强藩都不敢违逆他的意志,也让幕府的权力变得空前强大。

    可是就在这种意气风、觉得天下无事不可为的时候,又怎么会想到,一场天降横祸却突然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谁能想得到,大汉居然动了对日本的进攻,而且他们的兵锋又是如此锐利,自从开战以来一直节节胜利,不光是在海上压制住了幕府,甚至在6地上也是锐不可当,现在都已经打到了京都的门口。

    这种噩梦一样的现实压在他的肩膀上,让这个年轻人承受了前人所未有的压力,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在殚精竭虑,想方设法来抵抗大汉,维持幕府摇摇欲坠的统治,耗尽了他的心力。而且他一直焦虑失眠,几乎每天晚上都被噩梦所惊醒,这些噩梦有祖父和父亲严厉呵斥他的场景,也有他被江户城的烈火所吞噬的场景,所以最近为了能够睡下,他每天都喝了大量的酒,借此来麻痹自己。

    在这么可怕的煎熬之下,他最近已经老了许多,原本的意气风也被浑浑噩噩的消沉态度所取代,几乎和之前换了个样子,而他的脾气也比之前变得更加容易暴怒,所以现在身边的人更加小心翼翼,没有人敢于和他多话。

    可是,不管怎么样,该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的,因为他是幕府将军,是神君的继承人,也是德川家的希望所在。

    就因为这样,所以尽管听完了侧近人的报告之后,德川家光十分愤怒,但是他还是强行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怒意,尽量让自己显得麻木不仁。

    “这样说来,前田家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出兵襄助了?”

    一边问,他一边挥了挥手,示意这位侧近人离开,而对方也如蒙大赦,慌忙就躬身离开了。

    此刻表殿之内就只剩下了德川家光和他的一干亲信重臣了。

    德川家光的问题十分简短明白,但是当他问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仿佛将军大人问了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难题一样。

    不过就算是难听,也必须有人回答——哪怕是一个坏消息。

    “是的,将军大人。”老中席笔头土井利胜躬身回答,这也是他的责任。“目前看来,前田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旁观我们与大汉的战争了。更为可虑的是,根据我们的在仙台藩的人传递过来的情报,仙台藩伊达家最近一直都在谋求同加贺藩联络,两家似乎在暗地里有所谋划,彼此之间使者往来频繁……”

    土井利胜虽然努力想要让自己的语气听来平缓,但是这几句话还是让德川家光心中又是一痛,眼睛也差点晕眩。他好不容易才忍住这种痛楚,尽量平静地看着土井利胜。

    “他们在谋划什么,是不是有谋反的迹象。”

    “从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仙台藩还没有谋反的打算,他们也没有加强边境上的兵力。”土井利胜马上回答,“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再听从幕府调遣了,而且一直都在征召藩内的军力,看起来似乎是存了观望形势的想法。”

    顿了一顿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至于加贺藩,迹象就要明显得多,他们不光是作壁上观、不光是和仙台藩暗中联络,而且藩内调集军队明显频繁了许多,更为可虑的是,从他们军队的调集情况来看,更多的看来是防备幕府……可以想见,加贺藩要比仙台藩更加有不臣之心。”

    “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哪里又有谁比谁好?”德川家光忍不住冷笑了起来。“无非是仙台藩地处偏僻,所以他们只能忍耐,而加贺藩离近畿近在咫尺,所以他们更加蠢蠢欲动而已,他们这些人,统统都是反贼,一个人也不能相信!”

    德川家光看得出来,在幕府统治风雨飘摇的今天,各地的有实力的大名们一定生出了自保、甚至趁乱扩大势力的想法,伊达家和前田家作为最大的外样大名,他们就算做出这些事情来也并不奇怪,有可能他们现在已经在想方设法去和大汉进行联络了吧。

    伊达家,前田家和毛利岛津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心腹之患,都是幕府大敌。

    一想到这里,他就痛悔自己之前对这些大名们实在太过于宽仁,以至于让他们竟然还有余力来投靠大汉反抗幕府。如果当年早点把他们统统控制起来就好了。

    “将军大人说得对。”眼见德川家光又有了怒的迹象,大老井伊直孝连忙出言“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既然不听从幕府的调遣,那就已经和谋反没有区别了,我们一定要重重地惩处他们。”

    在放了狠话安抚了一下将军大人之后,井伊直孝话锋一转,“不过,现在既然他们在行为方式上有差别,那么我们就应该区别对待他们,尤其要注意不能够让他们联络在一起反对幕府,在如今的情势之下,我们实在承受不住代价,就算要惩处他们也只能以后再说。”

    经过井伊直孝的这番隐含的劝说之后,德川家光总算沉住了气。

    “你说得很对,仙台藩既然还有迟疑,那说明他们还在畏畏尾,我们应该去安抚一下他们,至于加贺藩……必须以断然态度来应对了。边境上的军队不能撤,反倒要加强,要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很明显,前田家是百万石大名,领内的实力十分庞大,如果他们真的投靠大汉和幕府为敌的话,那么将给幕府带来沉重打击,而且会让幕府的声势变得更加衰颓,甚至有可能让关东和关西的联系就此被切断,让幕府在关西的主力军团变成孤军。

    所以前田家必须被防备也必须被威吓,事到如今他们已经不打算调遣前田家了,只要他们保持中立作壁上观就可以了。

    “大人所言甚是。”土井利胜垂同意了德川家光的意见。“大人,此时已经到了事关幕府存亡的关头,我们每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再也不容有失了。”

    德川家光明白,他这是在暗示自己按照他之前的建议,干脆放弃掉整个西国。

    在之前,土井利胜就对西国的形势十分悲观,他认为西国的人心不齐,而且幕府在那里的军队太过于孱弱,从关东援救西国也十分困难,所以最好的方略就是固守关东本土,能在西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如果实在支撑不住就干脆全部退出西国,死守关东。

    在姬路城的失败之后,土井利胜更加悲观,他认为现在就算幕府去增援京都,也未必能够救下,现在还不如留在关东,借助本土的优势来保住幕府最后的气运。

    最近以来,他一直都向德川家光这么进言,但是德川家光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没有同意他的这个建议。

    因为他承受不起丢失京都的损失,更加因为他难以忍受这种羞辱。

    “如果我们放弃西国的话,还能再退到哪里去呢?”在土井利胜的注视之下,德川家光惨然一笑,“再说了,如果西国陷落,我们一路退缩的话,那么前田家、伊达家他们肯定会有恃无恐,到最后我们就要面对天下的围攻了。”

    “可是……”土井利胜还想劝说一下。

    “将军大人所言甚是!”就在这时,大佬井伊直孝突然开口打断了土井利胜的话,“不能一退再退了,天下人都在看着我们,难道我们还能坐视京都,乃至三河丢失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