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德川忠长之前被哥哥德川家光幽闭在了高崎城当中,而且多番折辱,眼看就要被迫害致死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大汉对日本动了攻击,,幕府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一时间竟然没有空隙来关注这个已经成为了板上鱼肉的大纳言大人。?? ? 笔趣阁?  w?w?w?.?b?i?q?u?g?e .?c?n?

    而在大汉快占领九州岛,并且进兵本州岛的时候,幕府也陷入到了空前的危机当中,被幽闭在高崎城当中的德川忠长终于得到了这个消息,而不敢就戮的他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在幕府的使者前往高崎城并且直接杀死他之前逃出了高崎,遁入到了民间当中。

    同时,德川忠长并不满足于一时得到的自由,他也不想以平民身份隐姓埋名地过着凄凉的生活,他想要趁着时机来给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

    而形势的展也确实在给他制造行动的空间——自从他掏出高崎城之后,他的消息开始灵通了起来,而这些消息,对幕府来说都是坏消息——毛利家归附到大汉的手下,并且协助大汉开始向洛中进兵,而他们的进兵也十分顺利,可谓是连战连捷,不光是沿途各地的藩主无法抵抗,要么战死要么望风而逃,就连幕府本身的军事力量也没办法抵挡住他们的兵锋。

    当姬路城陷落、在西国迎击大汉的幕府大军崩溃之后,德川忠长开始确实幕府已经没有办法驱逐大汉军队,甚至还有可能被大汉军队击败,落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当中。所以,他认为他必须要想办法和大汉交涉,以便让德川家摆脱这种可怕的境地。

    大汉军队的檄文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们就是要惩罚幕府,就是要惩办恶德川家光,所以家光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一定会拼死反抗,最后会强行拖着德川家给他陪葬,而德川忠长认为自己有义务站出来保住德川家的骨血,而不是在这种情势下死拼到底。

    所以,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蛰伏观望之后,德川忠长决定主动站出来去和大汉接触。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可谓是孤家寡人,并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依仗,所以他也不敢亲自前去近畿,甚至不敢打出自己的旗号来,只是潜伏在一直躲藏的山村当中,然后将自己仅剩的家臣之一稻叶正利派了过来,寻求和大汉的接触。

    稻叶正利也十分小心谨慎,他来到近畿之后,一直都在小心打探大汉军队有关的情报,弄清楚大汉军队的大致动向和所在方位,他乔装改扮,趁着各地的混乱来到了大汉军队的占领区,然后想尽办法和大汉军队中的日本藩军取得了联系。

    当消息上报到位于神户的大本营,并且周璞亲自得知以后,他立刻停下了手中的事务,然后下令将稻叶正利带到自己的面前来。

    虽然现在大汉在和德川家决战,但是就大汉军队本身的目的而言,周璞知道他们寻求的不是把幕府铲除或者毁灭,而是在寻求一种让日本各方势力互相牵制制约、结果不得不让大汉处于然地位的局面,也只有这种局面才最有利于大汉,让大汉可以按照之前陛下所设想的那样持续性地从日本榨取钱财来。

    在这个方针之下,德川幕府、甚至德川家光本人都算不上是大汉的死敌,而是大汉敲打和立威的工具,这场仗先是外交和政治上的,其次才是军事上的,军事上的一次次胜利,只是为了增加大汉在谈判中的筹码、在控制日本政局时的底气。

    所以周璞并不排斥同德川家进行接触和谈判,而德川忠长的身份如此特殊,更加是值得他去利用。于是,稻叶正利得到了一路的放行,来到了被大军团团包围的神户城当中。

    神户原本是一座繁华的海港城市,不过最近因为两国之间的大战,所以在大汉军队打入近畿之前就已经有许多人选择了逃亡,等到了大汉军队打到城下之后,城内的居民更加是为之一空,所以这座城市再也看不到了往日的繁华。

    不过,在占领神户之后,大军在这里团团驻扎,而且商港也被穿梭其中运输粮食和军火物资的大汉运输船和日本商船所充塞,倒也能够看出平日里的几分风采来。

    周璞来到神户之后,将原本城中最为奢华的富商宅邸征为己用,堂而皇之地住了进去,而稻叶正利也被人一路押解到了这里。

    当稻叶正利被带到了周璞所在的房间,并且看到了这位大汉使臣的时候,他忙不迭地跪了下来,对这位如今西国的实际统治者顶礼膜拜。

    “在下稻叶正利,拜见天使大人!”

    “起来,不必多礼。”周璞直接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如此毕恭毕敬。“你是代表德川忠长过来的,那德川忠长有什么话要带给我吗?”

    虽然周璞看上去还算客气,但是稻叶正利并不敢抬起身来,而是依旧跪拜在周璞的面前。“启禀大人,大纳言大人派在下过来,是想要探寻该如何让德川家与大汉媾和的。之前因为德川家光的苛政和短视,我们两边生了这些令人痛心的事,也让我们幕府落到了如此境地当中,身为德川家先代将军的嫡子,他为如今的局面深感痛心,也非常希望能够为德川家略尽绵薄,让两家能够就此息兵,重归于好。”

    “重归于好?听上去倒是挺不错啊。”周璞微微点了点头,好像很受用似的,然后他突然脸色一凝,“不过我听说你家大人虽然是先代将军的嫡子、德川家光的亲弟弟,但是一向在幕府内部颇受嫌忌,尤其是不受德川家光的看重,德川家光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打压你家大人……所以现在您家大人只是孤家寡人而已,就算是想要为两家做点什么,又该怎么去做呢?”

    这个诘问非常有力,而且可以说毫不客气,所以稻叶正利因为有些尴尬而面色红,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同时,这位大汉使臣对幕府内部情况的了解之详细,也让他颇为吃惊。

    好在身为使者,他当然心里早已经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而心里有了腹稿,所以他也很快就压抑住了心中的不快和尴尬,再度对这位大汉使臣解释了起来。

    “大人,您说得没错,德川家光因为对大纳言大人的嫉妒之心,从继承了将军大位开始就一直在寻求打压大纳言大人,可见此人心胸狭窄,无情无义。”他说着说着,因为对德川家光的恨意而变得有些咬牙切齿了,“他这种毫无亲情人伦、倒行逆施的做法,在先代将军在位的时候就已经惹得先代痛心,更加让幕府的家臣们十分难以忍受,之前大家都是碍于家光的淫威所以不敢多说而已……如今,情势可就大不相同了。”

    “你的意思是幕府内部有许多臣僚对德川家光十分不满?”听到了这里之后,周璞总算来了一点兴趣,“那这批人人数大概有多少?互相可有联络?能否听从你家家主的调遣?”

    这些问题,都切中要害,让稻叶正利一时间又有些语塞。

    对于德川家光多年来的暴虐恣睢,以及他对待德川忠长的方式,幕府内部肯定会有不少人不满,但是抱持着这种不满的人,肯定不会在旁人面前过多表露心迹,所以他怎么可能知道具体有哪些人?更别说让这些人听从德川忠长的调遣了。

    稻叶正利这么说,只是为了抬高自家主人的身价,增加他和大汉使臣谈判的筹码,结果大汉使臣却并没有对他的说辞照单全收,几句诘问就让他有些无言以对了。

    不过,稻叶正利也有些急智,所以并没有将那种尴尬完全表露出来。“大人,对家光心怀不满的人现在还处在幕府当中,他们不能够轻易表露自己的身份,请恕我们暂时无法告知给大人,不过,请大人放心,在幕府之内,家光并不得人心,也并没有人会希望他把幕府和德川家都拖入到万劫不复当中!只要大人能够给予大纳言大人以帮助,那么大纳言大人就一定可以让两家尽快归于和平。”

    周璞微微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着对方的话。虽然语焉不详,但是他现在已经看穿了对面的底气了——实际上德川忠长现在真的就是一个孤家寡人而已,并不能给大汉提供太大的帮助,甚至都没有办法直接在幕府内部制造一次动乱,来削弱幕府的实力。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并不打算就此把稻叶正利赶走——虽然德川忠长现在不能提供给他多少帮助,但是德川家直系子孙的身份,还是可以用来做做文章,尤其是现在德川家光还没有子嗣,他的嫡亲胞弟是最为直接和名正言顺的继承者,如果德川忠长能够握在手中的话,能够对幕府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

    “你家大人如此身份,却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说实话我们是十分同情的。德川家光行事如此过分,不光欺凌朝廷和各地的豪族大名,就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实在是豺狼心性,若我们不铲除掉这种豺狼,只怕日本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祸乱。”周璞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只是,你家大人既然无法直接统辖幕府内的文臣武将,现在只是孤家寡人,何谈能够让两家尽快和平?”

    “只要大人帮助大纳言大人打出旗号,那……那我家大人一定可以在幕府重臣的帮助下,取代德川家光成为幕府将军。”稻叶正利说出了自己这边的盘算,“只要大纳言大人成为幕府将军,那么他一定就会让两家息兵,让也大人可以带着功勋回国。”

    周璞微微冷笑。德川忠长果然如同预料的那样寻求大汉的支持了,不过他的想法似乎也太天真了一些——德川家光已经当了将近十年的将军了,哪怕现在幕府风雨飘摇,他的地位又岂是德川忠长几句话就能够动摇的?而且……他还忘了更重要的问题。

    “难道你家大人还觉得,在打完之后,还会有幕府将军吗?”周璞突然冷笑,简直近乎于嘲讽了。

    这个嘲讽的笑容,让稻叶正利顿时就心里寒。难道大汉真的打算将德川家赶尽杀绝吗?他们一定就容不下德川家吗?

    “直白告诉你吧,之前德川家光已经派遣特使和我们进行谈判了,我们也告诉了他们,我们的谈判要求。”好在周璞没有卖关子,继续跟他解释,“幕府欺凌朝廷,致使日本纲纪败坏,实乃一切祸端的源头,所以在战后德川家必须解散掉幕府,归政于贵国的朝廷,从此以普通大名的身份来列于朝堂。”

    原来不是要毁灭德川一门……稻叶正利总算松了口气。

    大汉是打着恢复纲纪的旗号来的,要求德川家解散幕府倒也不是特别突兀的要求——虽然确实十分苛刻。

    “那……那请问大人打算让德川家在战后置于何地呢?”

    “德川家毕竟是积年的大族,而且对消灭丰臣氏有功,所以我们也不打算让德川家就此湮灭,所以我跟德川家光提出的条件是让他恢复关东旧领。”周璞马上回答,“幕府执政,惹得天怒人怨,能够做到这个地步,这已经是天恩浩荡了。”

    恢复关东旧领……这下稻叶正利和当初幕府派过来的使者高木清一样陷入到了震动当中。

    德川家自从关原之战以后,确立了在整个日本的绝大优势,而且重新划分了整个日本的领土,将大部分领土都纳入到了幕府将军直领、德川分家和松平家亲藩分领以及幕府亲信的谱代大名领有的格局当中,而大汉这个条件,意思就是让这个格局直接覆灭,德川家和他的那些世代的家臣领主们,只能退回到关东旧领当中。

    难怪德川家光一直没有答应。稻叶正利这才恍然大悟。

    “大人……这些条件实在太苛刻了。”最后,他小声辩驳。

    “苛刻?我倒没有看出来哪里苛刻!”周璞一点也没有给对方面子,“德川家和我们大汉天兵交战,是屡战屡败,如今我们已经打到了畿内,眼看就要进入京都,让贵国朝廷光复天下了,谁都看得出来德川家和幕府已经到了日暮途穷的时候……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还愿意保留住德川家,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和仁慈了,你们居然还说苛刻?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接受的话,那么我看不出德川忠长和德川家光之间有什么区别,你还是请回吧!”

    说完之后,周璞一甩袍袖,显然已经不想再和他谈了。

    “大人,请息怒!”见势不妙的稻叶正利连忙重新叩,总算让周璞留了下来,“大人,我等并非是不愿意答应大人的要求……”

    “这倒还差不多。”周璞总算脸色好看了点。“你们能答应,我们就可以谈,让你家的大人当上德川家的家督也没有关系——虽然德川家做不了幕府的将军,但是关东旧领也够大了,让你家大人来统管这一大片领地,难道还会辱没你家大人?此中的厉害关系,还请你好好想想吧。你等若是答应最好,若是不答应……那我们也不在乎,反正德川家够大,总能够找得出愿意合作的人的。”

    在周璞连哄带吓的威胁之下,稻叶正利已经完全理解如今他们的处境了——很明显,只要大汉战胜幕府,德川幕府就再也不复存在了,不过大汉也并不打算灭亡德川家,只想要铲除德川家光一个人而已,所以到时候德川家还会保有领地,只不过是看谁愿意亲附大汉,坐上家督的位置而已。

    德川忠长现在只是孤家寡人,没有任何奥援,甚至还和许多幕府内部的重臣有仇怨,虽然有个先代将军嫡子的身份,但是如果没有大汉认可和帮助的话,是绝无可能成为德川家家督的。

    所以,哪怕德川家的基业会大大缩水,哪怕大汉行事如此蛮横,德川忠长都有必要去寻求他们的帮助。

    只要投靠大汉,那在大汉赢了的情况下至少可以做个大大名,一逞快意,如果德川家光赢了,或者不投靠大汉,那么以后真的就只能做个乡野匹夫、甚至想要苟活于世也不可得了。

    这并不是一个太难做出的选择,至少在稻叶正利眼中看来不是。

    “德川家光之前倒行逆施,做下了那么多罪行,给日本招来的如此祸端,所以遭受惩罚也是天谴……”最后,他恭恭敬敬地对周璞说,“大汉是天朝上国,如果大汉希望如此处罚德川家,我们无话可说,大纳言大人一定会唯命是从,绝不会在犯下僭越之罪。”

    “你家大人,果然还是识时务啊!”看到对方终于选择了屈服,成为自己手中的棋子,周璞禁不住大笑了起来,“看来大纳言当家督,确实比家光当家督强上百倍!也好,那你尽快去通知你家大人吧,他,我们捧定了!”

    “谢大人!”稻叶正利再度叩。

    毫无疑问,虽然德川忠长当然会对自己说,自己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保全德川家,不过不管他怎么安慰自己,这都是明确无疑地背叛家门。

    只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