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连仙台藩都已经找上了门来了?这个消息让在座的藩臣们都大为惊诧。?笔?趣阁? ? ?? w?w?w?.?b?i?q?u?g?e?.cn

    仙台藩伊达家,在战国时代算是后起之秀,不过他们的崛起度倒是不慢,经过几代人的经营成为了一大豪强势力,在战国的乱世,这样的势力当然会成为各方瞩目和拉拢的重点。在丰臣秀吉死后,他手下的各个大大名们的野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尤其以德川家康为甚,他为了争夺权力,一方面咄咄逼人打压异己,一方面则拼命想要拉拢有势力的大名为自己所用。

    为了拉拢伊达家,他许诺在战后加封仙台藩的领地到至少一百万石,同时还让自己的儿子松平忠辉去了伊达政宗的长女。而伊达家经过慎重的判断之后,也决定加入到拥护德川家的阵营当中。

    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后,伊达家在本藩内的统治得到了德川家的认可和安堵,拥有了六十万石的领地——另外,因为仙台藩的地理环境优越,而且气候适宜,所以农业和渔业十分达,其领地内的实际石高比表面上还要高,恐怕过了一百万石,并不比加贺藩的前田家要小。

    这样一个富庶而且强大的藩自然会引起幕府的猜忌,再加上在藩主伊达政宗的统辖之下,伊达氏的仙台藩一直都把天下称霸作为自己的目标,因此,德川幕府在确立了自己对日本的统治之后,一直都将仙台藩当成自己的心腹大患。

    从初代将军德川家康到二代将军德川秀忠再到现在的将军德川家光,三代将军一直都在努力与伊达氏建立姻亲关系,对伊达氏进行怀柔。在怀柔的同时德川幕府一直都对仙台藩保持警戒,视其为假想敌,建立了各种防范的制度。

    关原之战的时候,虽然伊达家因为德川家康的许诺而成为了德川家盟友,但是在战事结束后,伊达政宗被德川家康以江户城建设等等理由,强行扣留在江户,直到几年后才得以回到自己领内,同时战前跟他许诺的百万石领地也化为了泡影。

    如果是像德川家康那种能忍耐的人,还能够忍受这种窘境和羞辱,但是伊达家的当主伊达政宗却并非这种人,他一直都有仿效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等人横扫天下的愿望,还曾经多次说过只恨不能早生二十年和他们争夺天下之类的话。

    有这种性格,他自然对幕府一直愤愤不平,同时也从未熄灭过自己想要重新崛起,争夺日本的野心。

    一直都有传言说,他勾结了自己的女婿松平忠辉和其他一些幕府内部的人,想要在幕府之内制造动乱,虽然未必有直接的证据,但是幕府对他们的防范却十分严密,松平忠辉虽然是家康的儿子,但是幕府对他十分苛烈,在家康死后,他的哥哥、继承了将军大位的德川秀忠将他几次辗转流放,最后被幽禁到了信浓国的高岛城。

    既然伊达政宗跟幕府之间的龃龉这么赫赫有名,那么他在现在这个微妙的时机上给前田家派来信使,显然就颇为值得深思了。

    在一片寂静当中,所有不知情的藩臣们都在暗自思索伊达家到底打算想要让前田家做什么。

    好在藩主前田利常也没有隐瞒他们的意思。

    “这位使者带来了一封信,这封信是权中纳言大人本人所写的。”

    权中纳言大人就是指伊达政宗本人,这是他现在在朝廷当中的官位。

    “信里说了一些我们两家过往的情谊往事,对我还鼓励了一番,勉励我在这个艰难时势当中鼓起勇气来,保住前田家的基业……另外,他在信中提议,在大汉和幕府鏖战之时,让我们两家联手互保!”

    他的话虽然平淡,但是却在这里引了巨大的波澜,人人都面露惊诧。

    前面的话都是客套话,谁也不会当真,但是后面的话就太有分量了——伊达政宗居然想要让两家共同进退!这无异于是说让两家联合起来,不听从幕府的调遣了。

    人人都知道伊达政宗在这样的形势下会做出一些动作来,但是他居然做得这么快,这么不加掩饰,让他们感到十分震动。

    而狡猾无比的伊达政宗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也无异于表示他已经做出了判断——幕府已经不可能战胜这场战争了,要么会大大受到削弱要么会干脆消失,因而不可能在战后对两家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惩罚。

    这既让这群人心里倍感宽慰,但是又十分紧张——因为无论答应不答应对方的条件,这都意味着如今前田家已经来到了最为紧张的关头了。

    “中纳言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们两家都拥兵观望,不襄助任何一方?”前田利孝低声问。

    “中纳言大人在信中说得十分恳切,明言我们两家现在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必须守望相助。”在一片寂静当中,前田利常继续说了下去。“我们两家虽然是大藩,但是和幕府以及大汉相对比,毕竟还是势单力孤,如今的日本已经是一片纷乱,如果我们再不联合的话……恐怕不管谁胜谁负,在战后都会让我们十分为难。”

    “中纳言大人有私心。”前田利孝沉吟了片刻之后,突然说。“他自己身处幕府侧后,无法自由行动,所以倒想要来捆住我们的手脚!”

    他的话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

    很明显,仙台藩地处东北地区,在幕府的关东根据地的后面,受到幕府的压力最大,行动起来也最不自由,所以对仙台藩来说,按兵不动作壁上观是最好的,反正他们也没有办法和大汉互动。

    可是对加贺藩来说就不一样了,加贺藩地处中部,在大汉军队打入到近畿地区的形势下,显然已经是当其冲,受到了来自于大汉的莫大压力,也更加需要行动的自由。

    现在加贺藩已经决定派出使者前往近畿和大汉进行谈判了,说不定还要仿效毛利家,为了保全基业而对大汉投降,如果真要和仙台藩搞什么守望相助,那岂不是自缚手脚?

    “大人,伊达家一向狡猾,中纳言大人更加是老谋深算,我们若是听了他的花言巧语,那对我们十分不利,说不定就会上了他们的当。”前天利丰也开口表示意见了,“我们加贺藩必须要自由行动,更不能听从他们仙台藩的调遣。”

    在这两位表示了自己的意见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了,虽然众说纷纭,但是他们总的意见还是一样的,都是认为不能和仙台藩靠得太近,而应该自由行事。

    说着说着,甚至还有人开始嘲笑起伊达政宗了,认为他只是嘴上厉害,其实是志大才疏,虽然自诩可以争夺天下,但是打仗时胜仗乏善可陈,反倒是屡屡失败,若真是按照他自我吹嘘的那样早生二十年,早就被信长和秀吉灭掉了。

    “大家说得十分有道理,我们确实不能和伊达家靠得太紧,更不能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不过……仙台藩毕竟是大藩,也有不少可以值得我们利用的地方。”这时候,一位德高望重的藩臣突然垂言了,“如果我们和仙台藩联合进退的话,那么我们的实力和影响力就会大涨,到时候不光是朝廷就连大汉的那些使臣也会高看我们一些。再说了……眼下我们虽然与大汉进行谈判,但是前途未卜,说不定就会两边谈崩,所以我们应该为本藩寻求一条后路。再者说来,我们和大汉谈判,和仙台藩联合,是可以并行不悖的。”

    “此言有理。”沉吟了片刻之后,前田利常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位家老的意见。“眼下时局艰难,我们应该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人,为自己壮大声势,只有扩充自己的实力,才是保住基业的唯一手段。所以不管仙台藩有什么心思,我们都可以利用他们。”

    接着,在这些人的商议当中,加贺藩终于确定了“拉拢仙台藩以壮声势,然后去寻求和大汉谈判,争取最好的谈判条件”的总方针。而藩主前田利常之弟前田利孝,也成为了加贺藩的秘密使者,将会亲自去近畿寻找大汉进行谈判。

    如果一切顺利,前田家在大汉的手中得到了保住家业甚至扩大领地的保证,那么仙台藩就可以被弃之不顾;如果谈判不顺,这个短暂的联盟就可以成为前田家的退路,至少能够让他们少一些顾虑。

    而他们在商议当中,也定下了这次谈判的底线——上上情况自然是封地得以维持甚至扩大,但是他们也不敢想的这么美妙,所以决定只要能够保全基业,就算领地稍稍被减小也可以接受。

    加贺藩的领地很大,但是土地最肥沃、而且藩内掌控最严密的就是能登国和加贺国和越中等等的一些领地,这些领地石高大概是七八十万左右,他们决定如果前田家如果真的无法保住所有领地的话,那么适当地交出一些领地换取保住基本盘也是可行的。

    “在下明天就会出城去寻找机会和大汉谈判,哪怕就算是要牺牲本人的性命,也一定要保全住前田家。”在商议完成之后,前田利孝慨然看向藩主,“也请藩主以本藩为重,切不可因为私情而坏了大事!”

    他的话是意有所指的。

    不管方略如何制定,前田家不听从幕府将军德川家光的调遣,那么之后和幕府将军的关系肯定就会下降到冰点,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决裂了,而这个时候,就需要藩主前田利常排除掉一切个人的考虑,从本藩的利益出来做出决定。

    前田利常娶了德川秀忠的女儿,他的长子也是这位夫人所生,现在还在江户做人质,如果两家决裂的话,夫人那边肯定是无法交代过去的,而留在江户的长子也极有可能遭逢不测。这个时候就必须拿出断然的气概来,绝不能为之所动。

    前田利孝话一说完,其他人也纷纷地别开了视线,显然也希望藩主能够当众做出一个表态来,以便安定本藩的人心。

    在这样的压力下,前田利常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明白,他平常行事犹豫,而且不轻易下决心,所以藩内上下都对他有所疑虑,生怕他事到临头还有所迟疑。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展示出来一种决心,才不会让手下怀疑他的领导地位和能力。

    “我身为前田家的子孙,身为加贺藩的藩主,当然只会为本藩的未来考虑,难道还会去考虑别的东西吗?”他以罕见的近乎于呵斥的口吻大声在堂中说,“没错,我的夫人是德川家的女儿,但是相比本藩来,她绝对无足轻重;我的长子在德川家的手里,但是我还有其他很多儿子!岛津忠恒为了起兵反对幕府,能够丢掉一个儿子,难道作为前田家的子孙,我还能够不如岛津家吗?!”

    在战国时代,各家大名就经常互相送出人质,以表示绝对不互相攻杀,这种人质一般都是各藩的藩主至亲,比如儿女或者妻母等等。但是即使送出了人质,在利益攸关的时候,大名们一般还是会按照既有的方针行事,极少会有什么顾虑——在本藩的基业面前,亲情也只能排在后面。

    为了安定本藩重臣的人心,前田利常故意说得十分决绝,但是在本质上,他既然之前做出了作壁上观的决定,那就已经下定了抛弃妻儿的决心了,反正他另外还有妻妾和儿女。

    那位法皇陛下,不也是毅然抛弃了中宫,转而和幕府为敌的吗?

    “大人英明!”眼见前田利常如此表态,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宽,然后跪倒在了地上,向他们的藩主大人致敬。

    在第二天,前田利孝就按照藩中的安排,带着一些心腹,轻装简从出前去近畿,寻找大汉军队的踪迹。

    而大汉军队现在也正如同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已经肆虐到了近畿之内。

    在赢得了姬路之战的胜利之后,大汉使臣周璞就派出了他的副将、统管各藩联军的立花宗茂前去追击,而立花宗茂也不负众望,不顾年事已高精力衰退的身体状况,带着大军不停地追击敌军,一路打入到了近畿,让整个日本陷入震恐。

    而周璞所率领的本军,在姬路城内休整了一段时间,恢复了之前在惨烈的攻城战当中所受到的巨大损伤之后,重新率领大军向畿内进攻。

    因为之前有立花宗茂的开路,所以他们的进军十分顺利,沿途并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反而有不少人望风归降。而为了方便后勤的考虑,他们一直都沿着沿岸沿线进军。

    没有多久,他们就已经打到了摄津国境内。

    摄津国和其他许多近畿地区一样,是由幕府派出地方官来直接统治的地方,在和平的时代这些膏腴之地为幕府提供了大量物产,也让他们掌握住了大笔财富,而在现在这样的情势下,却没有地方领主来抵抗大汉。

    大军渐次踏入摄津国境内之后,很快就深入到各个村郡当中,几乎席卷了全境,而周璞也带着他的参议官们,来到了有马郡的神户城当中,把这里当成了他新的驻节地。

    神户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港口城市,还在远古时代,日本派出遣唐使就是从这个港口出的,虽然因为德川幕府成立后进行锁国的缘故这座城市现在有所破败,但是仍旧是一座繁华的商港。

    神户的地理位置也十分优越,往东北方向挺进,就可以窥伺到位于山城国境内的京都;而往东不远处,繁华兴盛的大阪城和堺市已经近在眼前,唾手可得。

    周璞将这里作为自己的驻节地,就是想要利用这座港口来维持大军的补给,休整全军做好最后进军京都的准备。同时也可以在这里和日本的各处势力进行联络,进一步削弱幕府的政治和经济实力。

    对他的动作最为敏感的,自然就是近在咫尺的大阪和堺市的豪商们了,因为幕府军队的惨败,现在他们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幕府的号令已经无法施展,而这些早就已经和大汉达成了默契的豪商们,现在再也不再顾忌了,他们四处搜罗粮食供应给这支入侵到了畿内的军队,借此牟取了大量利润。

    周璞刻意地拉拢他们,将大量金银投入到了和他们的交易当中,这一方面自然是为了缓解后方的后勤供应压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扼杀幕府的经济基础——虽然幕府歧视商人,但是幕府的经济是依赖这些豪商来维持和运行的,只要这些豪商不再于幕府合作,那么幕府的经济和财力就会受到沉重打击,再也难以维持控制区内的稳定。

    而在他来到神户之后,他也更加受到了整个日本各方势力的瞩目,各个势力的使者不停地向近畿涌了过来,寻求和大汉合作,或者至少寻求大汉的宽恕。

    而这些使者当中,有一位竟然是幕府将军德川家光的亲弟弟、现任大纳言的德川忠长派来的亲信家臣稻叶正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