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着大汉军队的进军,姬路城之战幕府惨败的消息也飞快地传递到了日本各地,震撼到了每个角落。笔趣?阁 ? w?w?w?.?b?i?q?u?g?e?.?c?n那些忠于幕府的人,对此倍感痛心,甚至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对幕府不满的人则为之欢呼雀跃。

    至于那些表面上一直不为所动、但是实际上一直在窥伺时机的人,他们则更加感受到了一种急迫性,他们想要尽快行动起来在激变的时局当中谋取利益,或者至少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

    在幕府的统治已经风雨飘摇的今天,阻碍他们行动的阻力已经越来越小。而在大汉军队越来越深入本州岛的同时,他们也将面临是否抵抗大汉的两难抉择。

    加贺藩的前田家正是处在这样的环境当中。

    加贺藩的立藩之祖前田利家出身低微,原本只是一个尾张国小武士,因为自幼成为了织田信长的小姓、备受织田信长信任而开始迹。在多年的生涯当中,他在织田家的军队当中慢慢升迁,随着织田信长转战四方,并且一路立下大功,最后被织田信长封为了统兵大将,并且给予了能登国二十三万石的封赏。

    不过,真正让前田利家迹显赫的并不只是打仗的智谋和勇敢而已,他一次次在战国末期激荡的形势当中战队,并且总是和胜利者站在一起,也成为了他迹的主因——更也是前田家能够保有富贵,而不是像其他许多大名家族一样被激荡的时势消灭的主因。

    在织田信长死于本能寺之变以后,织田家的各个大将们开始为了继承他的遗业而纷争,主要的两个对手就是柴田胜家和丰臣秀吉,而前田利家一开始支持柴田胜家,但是在后来,经过一番审时度势之后,他判断柴田胜家不是丰臣秀吉的对手,于是很快投靠了丰臣秀吉。

    一个二十多万石的大名投靠,自然给了丰臣秀吉很大帮助,而后他在贱岳合战当中决定性地击垮了柴田胜家,并且逼迫对方自杀,于是丰臣秀吉就成为了继织田信长之后第二个凭陵天下的人,也成为了前田利家的新主君。

    为了奖赏前田利家,丰臣秀吉又加封给了他新的领地,把能登国周边的加贺国和越中国也封给了他,这三国的领地也成为了前田家的基本盘和富贵的来源。前田利家对丰臣秀吉感激涕零,并且成为了丰臣家五大老之一,和德川家康并列,还深得德川家康的敬重。

    但是战国的乱事还是没有结束,很快,随着太阁丰臣秀吉的死,丰臣家的政权也陷入到了风雨飘摇当中。和十几年前一样,前田利家又陷入到了需要作出选择的境地。

    前田利家很感激太阁大人对自己的恩义,但是他并没有和开始产生了揽权迹象的德川家康全面对抗的意愿,而是选择以温和方式来应对家康。而后不久,前田利家死去,他的儿子前田利长继位成为家督。

    在这时候,已经羽翼丰满的德川家康更加是咄咄逼人,大有借机继承信长和秀吉的事业,成为新的天下人的意思。在这样的形势下,德川家康和一部分丰臣旧臣产生了绝大的矛盾,眼看就要大打出手。

    而这时候,拥有莫大领地和势力的前田家也成为了家康重点拉拢的目标,他软硬兼施,希望前田家能够支持自己。而这时候前田利长判断丰臣家留下的体系现在已经无法维持了,他思前想后,经过几次犹豫,最后还是投靠了德川家康,打算用这种方式在时代的乱局当中保全前田家。

    和父亲一样,他的赌注再一次下对了,在关原之战当中,前田利长作为东军的将领,虽然打仗半心半意,几次被西军阻挡,但是毕竟也成为了胜利者的一员。而且为了巩固自己的胜利成果,德川家康也刻意想要拉拢前田家。

    于是在他的授意下,前田家的领地更加得到扩大,最后变成了一个一百二十万石的大藩,这也是幕府之外所有大名中领地最大的。

    当然,这也绝不是说前田家在德川家的治世当中一帆风顺,实际上,作为前科累累的反对派、作为屡次改换门庭的旧臣,再加上还拥有百万石领地,所以德川家对前田家十分疑忌,屡次用各种方法来打压前田家,削弱他们的实力。

    在德川秀忠继承将军大位之后,他对前田利长十分疑忌,甚至认为前田利长曾经试图暗杀德川家康和幕府的重臣本多正信。在这样的罪名面前,前田利长当然百般辩白,想尽办法来消除将军大人的戒心,并且还将自己的弟弟作为人质送到了江户,这才平息下来了事件。

    由此可见,虽然表面上慷慨,但是幕府对前田家的猜忌和防范是一点不少的。

    前田家在时局变乱当中几次站队都站到了正确的位置,并且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了多少人拼死打仗也打不到的领地,着实成为了那个变幻不定的时代的一个注解。而父祖们这种站队投注的行事风格,注定也会作为家风传递下来,成为前田家子孙们的本能。

    在二十年前,前田利长就已经死去了,继承他的家督之位,统治着整个加贺藩的藩主是他的养子前田利常——前田利常本来是前田利家的幼子,不过因为长兄前田利长没有子嗣,所以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前田利长收为了养子,作为藩内的继承人——这种安排看似有悖于伦理,但是在战国时代倒也是十分常见。

    同时,为了笼络前田家,控制这个百万石大藩,幕府还同前田利常进行了联姻,他娶了德川秀忠的女儿珠姬,而珠姬也是当今的和子皇太后陛下的姐姐——所以实际上他和法皇陛下也算是连襟。

    前田利常现在倒是十分年轻,如今不过四十岁,虽然他在青年时代曾经率军两万人参与过德川家康围攻大阪城的战斗,但是说实话并没有什么军事经验,而现在,一个最为艰难的考验却已经摆上了他的案头。

    和他的父亲以及哥哥一样,他知道他和他的家族已经走到了一个新的岔路口,稍微走错一步,就将万劫不复,而他只能鼓起勇气,打起万分的精神来,在岔路当中找出一条属于前田家的路来。

    不过,幸运的是,加贺国地处本州岛中北部,地理位置给了他缓冲的时间和空间,同时藩内的巨大领地也让他有了充足的本钱,让他可以在纷乱而又危险的时局当中暂时镇定不动,做出最为慎重的判断来。

    在得知了姬路城陷落,幕府无力抵抗大汉和毛利家等各藩的联军,近畿已经一片混乱的消息之后,他马上召集了前田家最为核心的一群家族成员和藩内重臣,来商讨目前的情势和前田家接下来的动作。

    前田家加贺藩的藩城是石川郡金泽城,加贺藩是百万石大藩,前田家又刻意经营本藩的藩城,所以金泽城虽然地处荒僻,但倒也是一座大城,虽然无法和江户大阪等地相比,规模也不小。

    不过,因为最近战乱的缘故,金泽城现在的气氛已经肃杀了许多,城中各处戒严,到处都有再也不见了平日里的繁华。

    和城中的气氛一样,聚集起来的前田家成员和藩内重臣们也都是一脸肃然。

    有些人在为前田家的未来而焦虑,有些人在为大汉军队的兵锋临近而恐惧,有些人则在为之后的打算而焦灼……但是没有一个人在为幕府的失败而伤心。

    虽然幕府表面上十分笼络前田家,而且德川家还是藩主的姻亲,但是前田家对幕府并没有太多感情,反而因为幕府一直以来的打压而怀恨在心。所以当看到德川家在和大汉交战并且一路败退的时候,并没有人为幕府而担忧,反倒有些人幸灾乐祸。

    若不是担心大汉把加贺藩也视作敌人、或者至少威胁到前田家的利益的话,恐怕不少人已经欢呼雀跃了吧。

    在把所有人召集过来之后,前田利常对这些藩臣们详细解释了一下最新得到的消息,并且着重描述了近畿和幕府的混乱状况。

    “昨天本藩已经收到了幕府将军大人本人的命令,要求我们尽快整军南下近畿,协助幕府大军抵御汉寇。”说完之后,他看向了这群藩臣,然后“你们看,现在本藩到底应该如何是好?是应该听从将军大人的指示,还是另作打算?”

    幕府在姬路城惨败之后,关西已经是一片混乱,而且因为板仓重宗所率领的迎击大汉军队的部队在他们的追击之下近乎于全军覆灭,所以现在洛中的幕府军队兵力已经十分空虚,急需增援。

    而这时候幕府在关东固守本地也需要大量军队,所以出现了兵力不足的困窘,在权衡了利弊之后,德川家光终于放弃了之前的成见,决定让前田家这样的强藩南下协助幕府抵御汉寇,然而他也知道前田家不会轻易指使得动,所以在信中也许诺了大量好处。

    然而,在收到了这封信之后,前田利常并没有如同德川家光所希望的那样直接举兵南下,而是将藩内重臣们召集了过来商议。

    在前田利常如此问之后,这些重臣们一时间都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话。因为他们都明白现在所要议论的是事关前田家和加贺藩生死存亡的大事,是绝对不容有半点疏忽的。

    可是,这种沉默终究还是不能持续下去。

    “藩主,我以为,我们不能和大汉决裂!”就在这一片寂静当中,一个极有中气的声音骤然响了出来。

    他的声音很大,而且听上去十分笃定。

    前田利常抬头一看,现这个言的人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前田利孝。

    因为自己是母亲出身低微,而且哥哥、先代藩主前田利长行事十分强势,所以前田利常自幼性格就十分温和,自从成为藩主之后,他也十分注意保持和各位兄弟之间的关系。

    也正是因为弟弟的身份,前田利孝才敢于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面第一个言。

    “为何如此说?”听到了前田利孝的话之后,前田利常并没有显得很惊诧,但还是低声追问。

    “幕府之前怎么对待我们前田家,大家有目共睹,他们处心积虑地在对付我们,想要削弱我们的实力,夺走我们的领地,既然他们这样对待我们,那么我们为什么又要去为他们卖命?”前田利孝在众人的视线之下昂然说,“而且,既然他们跟我们求援,那就说明大汉军队的兵锋实在太强,让他们难以招架……就连幕府军的难以招架,我们为什么就一定要去和大汉为敌?”

    “可是……大汉穷兵黩武……更加凶蛮成性,就算我们不与他们为敌,难道他们就会去放过我们吗?只怕是唇亡齿寒。”前田利常摇了摇头,似乎是不太同意弟弟的意见,“如果一定要与大汉为敌的话,我们更加需要帮助幕府。”

    “大汉虽然凶蛮,但是从他们最近几个月来的行止来看,他们并非只知道一味嗜血残杀,反而十分注重大义名分,更加注重得到各地藩主豪族的支持。他们之前还布了檄文,上面只是说要铲除幕府和一些协从他们的藩主,并没有将我们视作敌人。”前田利孝垂,继续阐述自己的想法,“看看岛津家和毛利家的例子,甚至看看朝廷的例子,就明白了。”

    “可是这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而已,谁也没有把握。”前田利常还是有些犹豫,“大汉的行迹诡秘,而且做事霸道,未必就会容得下我们。”

    “现在只是未必容得下我们,但是若我们和幕府一起同他们交战的话,那么他们就一定容不下我们了!”前田利孝有些急了,“藩主,若是我们一味猜疑,那只会贻误时机,并且让我们成为幕府的傀儡,再也无法逃脱厄运!”

    他焦急的样子,让前田利常微微有些触动。

    “藩主,在下也认为现在不是直接就和大汉交战的时候。”就在这时,另一个人也话了,“在下以为,现在最好是派人去与大汉接触,看看他们能够给我们什么样的条件,然后再做定夺不迟。若我们贸然响应公方大人去和大汉交战的话,无异于是断绝我们的退路……只怕对前田家的基业不利。大人,岛津家和毛利家都能够审时度势,和大汉军队亲善,为何我们前田家不行?”

    这次话的人是前田利丰,他同样也是前田利常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为血缘关系,在藩内也十分具有言权。

    两位血缘和藩主最近的藩臣言了之后,阁中的气氛变得古怪了许多,虽然其他人各个表情不同,但是并没有人站出来反驳他们两个人的意见。

    的确,如果大汉只是想要和幕府为敌而已,并没有针对前田家的意思的话,那么前田家也确实没有理由去和可怕的汉寇死拼。

    而藩主的两位弟弟话,也表明藩内已经有了强大的反对听从幕府调遣和大汉死拼的势力,这股势力甚至不容藩主小视。

    前田利常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环视了周围一圈,仔细审视了其他人的态度,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那我们就派出使者去和大汉交涉吧,在交涉出结果之前,我们暂且按兵不动。”

    “藩主英明!”前田利孝大喜,连忙叩对藩主行礼,“在下愿请缨前去与大汉交涉,还请藩主允许!”

    前田利孝之前在前田利长被怀疑企图刺杀德川家康的时候,曾经作为人质被送到了江户,并且在那里度过了整个童年,所以他对幕府的态度十分不好,一直都有些余恨,之前没有机会报复他只能暗自忍耐,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终于等到了对幕府反戈一击的时候了。

    “也好,也好,既然是你力主此事,那就交给你来办吧。”考虑了片刻之后,前田利常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现在形势紧急,不容我们浪费时间,所以你明天就出。”

    “是!”前田利孝马上答应了下来。

    当前田利常下了这道命令之后,其他藩臣们骤然回过了味来。

    藩主形势一向谨慎,今天为何这么快就答应了弟弟的提议,而且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更何况,今天力主按兵不动和大汉谈判的,也都是他的亲兄弟们。

    由此可见,藩主之前已经和他最为亲信的两位弟弟商议好了这个决定,今天召开藩臣会议,只是想要让前田利孝揽下责任,顺便观察一下其他人的反应而已。

    一想到这里,这些藩臣们纷纷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来,不然恐怕就不会有好下场吧。

    在做出了最初的决定之后,前田利常面色还是不变,他又看向了其他藩臣们,“其实……昨天我收到的信件并不止一件,仙台藩的伊达家也给我们派来了使者。”

    “仙台藩?”这些藩臣们再度面面相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