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本多政朝带着自己的一批藩臣和藩军逃离之后,板仓重宗和高木清等人对姬路城的形势终于绝望,他们知道姬路城在这样的情势下已经守不住了,甚至都无法再多拖延时间,所以他们很快就在当天晚上选择了逃离。笔趣阁? ? w?w?w?.?b?i?q?u?g?e.cn

    因为事情仓促,所以板仓重宗只带着一群自己的亲卫去部队撤走,根本就没有去通知其他部队自己撤离的消息,就这样直接逃出了城——他也有意让这些留下来的人继续抵抗汉寇,给他们拖延出顺利撤离的时间来。

    但是主将逃亡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城内,也让城内守军原本就已经大受打击的士气更加跌落到谷底。板仓重宗逃出城之后,他很快就把城外剩下的幕府军都带走了,城内也再也没有了增援。

    而就在这个时候,攻城军队新一轮的打击也重新开始了,在炮火的帮助下,他们动了精心准备的总攻,而且这次由立花宗茂亲自来负责指挥,势要让

    在这种愈绝望的形势下,城内的守军除了极少部分的死硬分子之外,大多数再也没有了抵抗的意志,要么溃退要么要么干脆选择了投降,而且这些死硬分子很快就被消灭殆尽了。

    如同板仓重宗所预料的那样,姬路城内的抵抗很快就被全部平息,而随着最后一支抵抗部队的消灭,姬路城就整个落入到了大汉军队的手中。如果不是因为他提前逃跑的话,恐怕他和高木清都逃不了了。

    在最后的零星抵抗被解决的了之后,立花宗茂往城外的周璞布了捷报,也让全军陷入了一片欢腾。这些天来,因为攻城军队的巨大伤亡,城外一次次地调兵入城增援,也给整个大军带来了莫名的心理压力,生怕轮到自己被调入城中,成为某个不起眼角落的遗尸。

    不过不是有督战队督战、以及大汉的大炮助阵的话,恐怕在之前这支大军就已经支撑不住了。现在得知到姬路城终于整个陷落的消息,大家自然是一片欢腾。

    周璞的兴奋也并不亚于他们,这些天来,他也一直都在为这座城而烦恼,虽然伤亡的人都是他眼里的炮灰,但是炮火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还是让他有些心疼,好在他强行压制住了军中的动摇,坚定不移地不停派兵增援,终于将这座城给压了下来了。

    这是他自从从毛利家的领地北上进攻以来,所碰到的最为激烈的一战,也是他真正体会到战阵之惨烈的一战。之前一路进兵顺利,让他起了轻慢之心,等到了现在亲眼见证过之后,才知道战争是这样残酷

    为了表彰立花宗茂的功劳,他亲自下令给予那些奋勇攻城的勇士们以嘉奖,尤其是最后率军一锤定音,最后拿下了姬路城的立花宗茂。

    在给立花宗茂等人嘉奖的同时,他也带着自己部下的部将们踏入到了姬路城当中。

    一路上姬路城的破坏让他看得触目惊心,而遍地密布的尸堆更加让他看得有些不忍卒读,不过现在身为一军的主帅,他必须给其他人一个表率,所以他将心中的不适都掩饰了下来,下了一道道命令,督促城内的军队休整,同时开始收敛遗尸,清理战争的痕迹。

    在立花宗茂等人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城内的大天守阁当中——这里也正是之前板仓重宗指挥部下作战的地方。

    之前在大战的时候,因为炮火和浓烟的缘故,姬路城的上空一直都弥漫着黑色的烟尘,现在虽然渐渐淡去,但是登高望远的时候仍旧看得有些模糊,不过周璞现在倒也没有心思去凭窗感叹,他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板仓重宗,之前就是在这里号施令的吗?”看着天守阁当中的器物陈设,周璞微微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些时间他很焦虑啊,东西都这么凌乱。”

    “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抗天兵,让这么多人死于兵事当中,死有余辜。”二条康道恨恨地说,“可恨让他跑了,不然的话若是落到了我们的手里,绝对饶不了他的性命!”

    “就算他跑了,我们也可以去追击,看看能不能把他们截住。”这时候,立花宗茂突然说,“他们现在是仓促逃亡,度一定不快,而且人心惶惶,只要能够截住他们,那就肯定可以打垮他们!”

    “追击?”一听到立花宗茂这么说,其他将领纷纷就有些犹豫了。

    在这些天的进攻当中,他们手下的部队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而且剩下的人也十分疲惫,大家都有一种现在打不动了希望好好休整一下恢复的想法,立花宗茂骤然提议要追击,其他人都感到很为难。

    “兵部卿,现在我军需要休息,还是先不要追击了吧?”二条康道因为损失最大,所以先表示了反对,“将士们现在都已经身心俱疲,需要一些时日恢复。”

    “我们身心俱疲,他们肯定就更加身心俱疲,他们刚刚惨败,现在是仓皇逃窜的时候,他们比我们更加脆弱!”立花宗茂却没有改变自己的意见,“现在正是我们追击他们的最好时候,只要我们不停地跟在后面进攻,他们一定会经受不住打击,就算活捉不到板仓重宗,至少也可以让他剩下的部队全部溃散,大人,请不要延误时机!”

    这时候他已经直接向周璞请求了。

    看到他如此恳切,周璞暗暗考虑了他的意见。板仓重宗等人之前已经提前两天逃离,但是两天的时间,他们肯定跑不了太远,而且他们现在是败逃之军,肯定没有了战意,如果真的能够追击到的话,那么应该能够再给敌军以沉重打击。

    另外,敌军这么仓皇逃跑,一路上的地方秩序肯定就会大乱,而这个时候,正是自己这边扩大占领区的最好时机,如果不利用这个人心动摇的时机尽快扩大战果的话,那实在太可惜了。

    随着他们离开出兵地点越远,后方供应前线的距离和难度也在不断增加,所以如果能够在富庶的近畿地区尽快开辟大片占领区的话,肯定可以极大程度地缓解这些供应的问题。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部下的情况,二条康道所带领的部队本来大部分就是新招募的兵士,之前的攻城的时候已经付出了重大伤亡,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如果再催逼他们追击的话,恐怕真的就要崩溃了。

    既然这样,那就干脆两头兼顾吧。

    权衡之下,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好,那就按照立花将军所言吧,马上进行追击,不过……之前参与攻城的部队,除了立花将军直属的部队之外,其他的就留在城中休整,不参与到追击当中。想必现在敌军已经损失惨重,不需要我们全军追击了。立花将军……”

    他看着立花宗茂,“接下来你就负责全权率领追击军队吧,务必要尽快将近畿地区都纳入到我军的手中!”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和了解,立花宗茂已经得到了他的信任,不管从能力还是从服从度上面,立花宗茂都比其他人要强上一截,所以周璞干脆也直接选择放权,让立花宗茂尽快为自己扫荡周边地区。

    “在下绝不辜负大人的期望!”立花宗茂马上垂领命,“在下今天晚上就出,绝不给板仓重宗等人喘息之机。”

    “好!太好了!也幸亏有将军襄助,我们这一路才会如此顺利啊……”周璞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现在也该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伴随着这句若有深意的话,他转头看向了二条康道,“右府大人,之前我说过,谁能够打下姬路城,将大天守阁抢入我军手中,就给谁二十万石封地……立花将军带领部下攻入到了大天守阁,为我军夺下了此城,为他加封二十万石可谓实至名归,对吧?”

    二条康道脸色有些难看,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立花将军有勇有谋,带领部下屡立奇功,实在是朝廷之栋梁,封赏自然是不能缺的。大人所说的封地,在下定会启禀国君予以认可。另外,在下也会让朝廷给兵部卿大人追封官爵,绝不会有负于他。”

    在攻城当中,付出最大伤亡的部队是他的部下,现在最大的奖赏被立花宗茂直接抢走了,肯定有些心里不爽。

    不过封赏立花宗茂现在已经是既成事实,他也没办法改变,大汉使臣肯在封赏之前知会自己一声,走一个朝廷的名义,已经是给了他面子了。现在对他对朝廷来说,保有一个大义名分十分重要,而且立花宗茂也十分值得朝廷拉拢。

    “谢两位大人!”立花宗茂再度对他们两人致谢。虽然表面上还是一片平静,但是内心当中倒是十分欣喜。

    之前在投靠大汉使臣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大汉使臣战后封赏五十万石领地的许诺,而现在又加封了二十万石,等于说现在他在战后将会有七十万石的领地——而且从大汉使臣之前的做派来看,只要他今后继续表现良好,那么肯定还会再次给他加封。

    也许,我在战后能够成为百万石的大名也说不定——他忽然闪过了这样的想法。

    之前他在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手下,虽然很得赏识,但是顶多也只是给了十多万石的领地而已,原本经过了那么多浮浮沉沉他已经看透了世事,也对柳河藩的领地十分满意,打算在这里终老,结果没想到,他在暮年行将就木的时候,却因为大汉派过来的使臣,居然得到了大用,甚至有可能成为整个日本最大的大名之一。

    人生之无常,立花宗茂已经痛切地领悟到了。

    而大汉使臣的慷慨封赏,也让立花宗茂产生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来回报对方对自己的看重。

    在封赏了立花宗茂之后,周璞也在天守阁当中,开始大规模地封赏作战有用的将士。为了安抚二条康道等人的心情,他刻意地封赏了许多日本朝廷军队的将士。不过,考虑到日本朝廷对领地的苛求,他对这些将士封赏只以金银为准,并不封赏领地。

    而东乡重方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天守阁当中,接受周璞的封赏。在见到东乡重方这个老相识的时候,周璞眼睛一亮,然后抛下了其他人,径直地走到了东乡重方的面前。

    “东乡,好久不见!”他笑着朝对方打了个招呼。

    而在他如此的热情面前,东乡重方却微微有些茫然。

    之前蒙受藩主岛津忠恒的命令,他来到了这位大汉使臣的身边担任护卫,不过那时候对方可谓是身处险境朝不保夕,两个人之间也算是成为了朋友。

    可是如今一切都已经是今非昔比,他现在已经是万军的主宰,说一不二的大汉使臣,就连朝廷的公卿和各地的藩主,都必须对他毕恭毕敬俯帖耳,他东乡重方不过是一介藩士而已,哪里又有立场和他如此亲切?

    “拜见大人!”带着这样的想法,他毕恭毕敬地躬下了身来。

    他这么郑重其事,倒是让周璞愣了一下,然后禁不住又失笑了。

    “别这么郑重!我们之前是朋友,你也帮过我那么多忙,现在你搞得这么生分,岂不是让我为难?”

    “大人……”东乡重方有些迟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了,别这么拘谨,和当初一样对我就行了。”周璞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之前在攻城时的事迹我已经听说了,十分令我佩服,果然英雄了得,贵藩藩主没有看错人。”

    周璞的话勾起了东乡重方的回忆,那城中惨烈的一幕幕再度浮现到了他的眼前。

    当时的辛劳和牺牲,又怎么是一句“英雄了得”就可以说尽的?

    “现在你已经是我军的功臣了,你的战功一定要得到奖赏,”他还在回忆的时候,周璞已经继续开口了,“我打算让你做大名,你愿意不愿意做?”

    因为之前东乡重方尽心尽力地跟着他,如今周璞也打算重重回报一下,借着他在城内的战功,封给他一两万石领地,让他脱离萨摩藩,成为一个独立的大名,也算是自己回馈他的方式了。

    周璞觉得作为一个武士,能够成为大名应该是一辈子的夙愿,如今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实现,他应该会很感激自己。

    然而他等了片刻之后,并没有得到东乡重方感激涕零的表示,他反而还是迷茫地睁着双眼,好像神游物外的一样。

    这怕是之前在城内连日连夜地厮杀,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吧?周璞暗想。

    “你觉得这个奖赏怎么样?”他再问了一次。

    “大人,能否答应在下一个请求。”这时候,东乡重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周璞。

    “请说?”周璞微微惊诧。

    自己已经给得足够优厚了,如果他还要求更多东西那就未免有些不识好歹。

    “大人……此次攻城,我军损失极大,这些死去的将士当中,有不少人比在下还要奋勇,正是他们付出了自己的性命,我军才能攻破此城……所以我们的功劳和他们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东乡重方看着周璞,十分恳切地说,“所以,我想请求大人下令在城内建一个慰灵碑,祭奠这些死去的将士,让他们的英灵能够安息。”

    周璞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在自己面前对方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过,他很快点了点头。“好,多谢你提醒,我会下令在此城立碑的。”

    接着,他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再度拍了拍东乡重方的肩膀,仿佛是在嘱托,“以后做了大名,也一定要记得关爱领民啊……”

    东乡重方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然后重重地向周璞叩。“谢大人!大人的恩情,在下永世难忘!”

    “以后继续好好打仗吧。”周璞挥了挥手,示意他先行离开。

    在周璞的命令下,城内的恢复工作很快就开始进行,而立花宗茂也带兵出城向畿内挺进,开始追击那些幕府的败兵。

    诚如立花宗茂所料,板仓重宗在姬路城带走的幕府军队果然在逃窜当中毫无战意,而且行军度极慢,所以他一路快追击,很快就将这些军队重新打败,他们大部分被杀被俘,少部分幸存的官兵也溃散到了山林当中,再也无法和大汉军队争锋。

    板仓重宗一路逃亡,最后干脆丢下了手中的部队,和高木清只身逃回到了京都。

    而随着幕府军在姬路藩的溃败,局势开始变得对他们更加恶劣。

    备中备后陷落,而山****的石见国和出云国也渐次陷落,西国已经全部落入到了敌人之手,现在播磨国陷落,畿内已经是门户洞开,大汉军队一路挺进到了丹后国和摄津国当中,兵锋直指京都。

    而大汉军队突入到近畿的事实,也让畿内的人心变得更加浮动,近畿豪商们开始越来越多地投向了大汉,将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了他们手中,大阪和堺市本身也已经因为幕府兵力空虚而脱离了幕府的控制,就等大汉军队前来接收。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幕府大势已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