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突如其来的巨响,让板仓胜重和高木清两个人几乎同时陷入到了晕眩当中,就连耳朵都有些失聪。???? ????笔??趣阁  w?w?w?.?b?i?q?u?g?e?.?c?n不过,即使丧失了听觉,他们还是能够感受到这突然爆的灾害的威力——随着这些巨响,他们所处的天守阁开始微微摇晃了起来,好像遭遇到了一次地震一样。

    同时,漫天的沙尘和木屑以及砖块都被卷到了半空当中,遮天蔽日的黑雾四处飘散,几乎遮住了所有的阳光。板仓重宗和高木清两个人骤然对视,一时间竟然没有弄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但是板仓重宗毕竟经历过太多,他很快就回过了神来,然后猝然站了起来,疯狂地向窗口冲了过去,然后睁大眼睛观察西之丸方向的情况。

    现在烟雾实在太过于浓厚,能见度十分低,而且巨响和摇晃一直都没有停歇,但是他还是排除了这一切干扰,在一片混乱当中观察。在他的注视之下,模模糊糊地一直都有白黄色的光芒从西之丸内冒出,这些火光直直地向这边冲了过来,每当熄灭的时候,就会带来一次轰然巨响。

    看到这样的情景,板仓重宗终于明白了,他这里现在正在接受新一轮的炮轰。看来汉寇已经将大炮运到了城内,然后从他们在西之丸的占领区内对自己这里进行炮轰。

    大汉军队炮火犀利,这是他之前早就知道的事实,九州岛上的城池一个个地快陷落,也证明了这一点。

    之前在汉寇开始攻城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使用了炮轰作为先导,也正是因为如此犀利的炮火,他们才得以轻松地打开外部的城垣突入到城中,他已经见识了一次攻城炮的威力,可以让一切城墙都变成笑话。

    可是当时大汉军队炮轰毕竟是在城外,离他这里还有距离,但现在……他所在的天守阁和剩下的城区,已经汉寇炮轰的对象了。近距离地感受这种炮火,感受着几乎就像是能将一切都摧毁的威力,他几乎全身都颤抖了起来,若不是整个天守阁都在摇晃,恐怕他就要沦为笑谈了。

    另外,他也知道,这种炮击绝对不会是孤立的,而是汉寇军队新一轮进攻的前奏。过得不久汉寇就会动全面的攻势了——甚至可能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有了这样的炮火,汉寇进攻的时候一定会如虎添翼,抵抗起来也更加难了。纵使大家奋勇拼杀,挡住这一次的进攻,想必也会损失很大,毕竟让汉寇进一步地扩大占领区。

    姬路城已经守不住了。板仓重宗心中闪过了一丝明悟。

    身为幕府在西国最高的官员,身为亲自坐镇姬路城的总指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城内的情况了。这些天来他在这里指挥守军,见证了一批批的部下死在城内,亲自下令将一支支增援部队调入到城中继续和汉寇鏖战,他知道现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有多么薄弱,更加知道汉寇这种毫不留情、不计伤亡的进攻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损失。

    守军在这些天的消耗当中,伤亡巨大,而且士气也变得十分低落,就连给养都已经不再充足,而现在又要接受这种可怕的炮轰,板仓重宗知道他们肯定会承受不住的。

    那么……姬路城陷落了,我又该怎么办吗?

    之前就已经犯下了丢失朝廷和法皇陛下的大过,现在又犯下了丧师失土的过失,将军大人是绝对不会饶恕我的吧。

    现在我只能在这里为将军大人尽忠了。

    在不绝于耳的炮轰声当中,他突然想起了在九州岛久留米城当中杀身殉国的老中内藤忠重,恍惚间那位老中大人正站在云端当中,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

    天守阁摇晃得越来越厉害了,但是板仓重宗却已经浑然未觉。

    “高木,你带着你的人离开吧!”蓦地,他突然转过头来,冲着旁边的高木清大喊,“这里已经没有你们的事情了!”

    因为炮轰的声音干扰,所以高木清一时间没有听清板仓重宗的话,但是他很快勉强听清了,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板仓重宗。“大人……我身负使命,怎么能离开这里?”

    “使命……?还有什么使命?”板仓重宗苦笑了起来,“现在战事已经焦灼到了这种地步,你就算留在姬路城当中,也没有了任何意义,汉寇……汉寇看来现在是不会再降低要价了。”

    “大人!刚才你不还是打算再让我去与汉寇和谈,看看能不能达成妥协吗?”高木清不太理解板仓重宗的想法。“怎么现在反倒叫我走!”

    “刚才……刚才我觉得事情还有转机,至少我还能在这里苦撑,给你一些和汉寇谈判的资本,可是现在……”板仓重宗重重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指向了窗外,“汉寇已经动了炮轰,而且眼看就要动总攻了,我就算苦撑也撑不了多久,姬路城陷落之后汉寇必定会更加气焰嚣张,还不如让你现在回去,等待以后再找机会和汉寇和谈吧。”

    顺着板仓重宗的手指,高木清将视线投到了城外,而现在大汉军队的炮击的烈度已经降低了,顺带天守阁的摇晃也轻微了许多,不过也正是如此,高木清得以看到城内的惨状。

    放眼所及,天守阁下原本整洁的街道现在已经坑坑洼洼,有些地方已经变成了断壁残垣还在冒着火焰,而其他地方也差不多,都是同样的惨状。虽然不知道这些大炮给守军带来多少损失,但是想必不会少。

    这些天来城内一直都在鏖战,而他为了体现幕府上下一心同仇敌忾的气氛也留在了这里,不过并没有参与到直接的战斗当中。

    他不知道城内的具体情况,也不干涉板仓重宗的指挥,但是他也看得出来城内的守军正在节节败退,而且已经难以将汉寇驱逐出城外了,形势不容乐观。

    可是他原本还是以为城内还可以再支撑一下,再给汉寇带来一些伤亡,让他们看到幕府的抵抗意志,从而降低要价和幕府和议。可是今天……这个梦却被所司代大人亲手打破了。

    所司代大人先是暗示然后是明确地告诉他,他认为姬路城已经守卫不住了,陷落恐怕已经是时间问题,他再也没有了信心。

    所司代大人肯定是不会跟他开玩笑的,既然他这么说,那就代表幕府军队如今在城内确实是穷途末路了。

    “大人……大人为何如此意气颓丧?”高木清诧异地看着对方,“难道形势真的已经败坏到那个地步了吗?”

    “是的,已经败坏到了这个地步,至少我是看不到赶走汉寇的希望了……”到了现在,板仓重宗也不打算跟他说假话了,“不过你放心吧,我是一定会留在这里,抵抗汉寇到最后一刻的,如果……如果……此城真的陷落了,请你回去禀告将军大人,板仓重宗无愧家名,为大人战到了最后一息!”

    “大人!”看着板仓重宗面如死灰的样子,高木清不禁有些焦急了,“大人难道是要殉城吗?”

    “我身为所司代,身负将军大人无比的信任,可是我却辜负了信任……这样我还有什么面目活着呢?”板仓重宗看着远处,然后下定了决心,“在形势无望的时候,内藤大人已经殉身,给我们做出了一个榜样,身为内藤大人的下属,我……我岂能苟活?”

    “大人!”看到板仓重宗这么说,高木清终于忍不住了,“如今幕府有难,形势危急,正是将军大人带领我等艰苦支撑的时候,你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一些意气就一意孤行去殉死呢?大人若是殉死,那之后畿内怎么办?整个西国怎么办?难道大人忍心撒手不管吗?”

    “幕府还有这么多人可用……就算没有我也没有关系。”板仓重宗摇了摇头,“我是一个戴罪之人,还犯下了这么多过失,自己了断的话就不至于给大家添麻烦了。”

    “大人父子两代镇守京都,对畿内和西国的形势和方略了如指掌,是幕府里面最为用事的官员,轻易怎么能够撒手不管?!”然而高木清却完全不同意他的看法,“朝廷逃遁一事,并不能全怪大人,敌人处心积虑来对付幕府,纵使其他人在大人的职位上,也未必能够避免。至于现在……至于现在抵挡不住汉寇,也不能怪责大人,大人这些时日以来一直都在殚精竭虑抵抗汉寇,这些在下都是看在眼里的,若谁说大人不够尽责,在下一定会为大人分说!”

    “哎……多谢你宽慰我。”经过了高木清这一番劝慰,板仓重宗的脸色稍微变得好看了一些,“可是现在说这些也晚了,我这连番出现过失,幕府里面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你不用再为我去辩说了,我自己在这里和汉寇玉石俱焚,就足以洗清自己了。”

    “大人,这可不止是我的意思,这是老中大人的意思!”到了这个地步,高木清也不打算再遮掩了,直接就跟板仓重宗挑明,“在来的时候,老中大人就已经交代在下了,一定让大人不要为之前的事情所担忧,也不要和汉寇死拼,而是要保全有用之身,继续去和汉寇纠缠,至少让他们不能够轻易占领京都……大人,现在是老中大人有令,你万万不能殉身!”

    “老中大人……?”板仓重宗睁大了眼睛。

    “对,这都是老中大人的命令。”高木清点了点头,“老中大人的意思是要让你全力在在姬路城当中抵抗汉寇,但是如果抵挡不住了也不许殉身,而是要返回京都,继续戴罪立功,为幕府保全京都而战。之前为了坚定大人的意志,在下一直都没有告诉大人,但是现在应该是时候了,还请大人以大局为重,千万不要一意孤行!”

    板仓重宗茫然地看着高木清。他没有想到,在开战之前,老中土井利胜就已经预料到了姬路城有可能失守,并且还做出了相应的对策——而这个对策,居然是不追究他的过失,让他继续领军在畿内和汉寇的军队对垒。

    不过,这也算是对幕府最有利的安排吧,毕竟播磨国姬路藩丢失之后,畿内已经是门户大开,汉寇肯定会长驱直入直捣京都,而这时候畿内就更加需要熟悉情况的人来负责,而已经在京都所司代任上十几年的他,肯定就是最好的人选。

    平心而论,他现在并不是一定想要去死,只是因为之前对形势灰心绝望,又害怕幕府追责,所以不得已做出了要给姬路城殉身的决定,但是现在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又是合情合理的理由,所以他也慢慢地改变了意志。

    “老中大人的恩德,我……我永世不忘。”沉吟了许久之后,他终于满怀感激地说。

    “大人肯这么想就最好了。”高木清微微笑了起来,“好了,大人,虽说老中大人允许大人撤退,但是我们也不能说退就退,要抵抗到最后一刻,让汉寇流更多的血我们才能撤退,这样大人也好跟江户交代。大人,你觉得现在如果我们用尽全力的话,还能够抵抗多久?”

    板仓重宗一时失语,又昂起头来看着远方烟雾弥漫的景象。

    “如果继续拼命抵抗的话,我大概还能再支撑三五天。”片刻之后,他低声说,“过了这段时间,我也没有把握再能够全身而退了。”

    如果要撤退,就必须留下断后的部队拖延敌军,给自己争取撤退的时间和空间,不然的话很明显会被敌军追击至死,板仓重宗说自己还能再支撑几天,已经是十分危险了。

    “那好,大人,你就再努力一下,在支撑三天,三天之后大家一起后撤,回到京都再重新组织军队和汉寇再战。”高木清马上回答,“这三天里面,还请大人和部下继续奋勇拼杀,多杀一个汉寇也是好事……”

    事到如今,他也看清了形势,觉得大汉一路进军甚至打到京都也并非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驱逐汉寇无异于痴人说梦,现在的目标只能是尽全力消耗汉寇的兵力,让他们慢慢失血,最后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到时候再来和汉寇和谈——虽然那时候条件一定还会十分苛刻,但是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全无法接受了。

    “那好……我们就按这个方略来办吧,我先整顿下军队,抵抗汉寇新一轮的进攻……顺便做好撤退的准备。”板仓重宗也松了口气,表情也比刚才有了些生气。

    毫无疑问,在现在的情势下,如果撤退他也只能带走一小部分人,大部分守军已经散落在了城池当中的各个角落,他没有时间去收拢,也需要留下他们拖住汉寇方便自己这些人撤退。

    部队损失倒是没有关系,京都现在还留存有不少他召集的各地藩军和幕府军队,关东也一直源源不断地派人过来增援京都,这里的军队就算大部分损失掉,他在那里也可以很快集结起一支大军继续和汉寇抗衡。

    “大人,那就赶紧去准备吧,莫要贻误时机!”高木清微微叹了口气。“如果老中大人预料不差的话,现在近畿之内一定会有不少乱贼蠢蠢欲动,还请大人早日返回,以免畿内生乱。”

    “我绝不会辜负老中大人……”

    就在板仓重宗还在高木清商量的时候,已经因为炮轰结束而寂静下来的内城突然又出现了一阵骚动,骚动的声响很大,以至于传到了天守阁当中。

    是汉寇军队已经杀过来了吗?两个人都心里一寒,接着他们马上来到窗口边观察情势。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骚动并非来自于两军的交战区,而是来自于守军占领区的深处,虽然视线十分模糊,但是他们分明看见,是有一群人从驻守的房屋和据点当中跑了出来,而且是向后方的城门跑了过去。

    有一支城内的部队逃跑了!这个事实让他们两个人都大为震动。

    “本多政朝!这个混蛋!”板仓重宗很快就回过了神来,然后直接大骂了出来。

    很明显,逃跑的人应该是姬路藩的藩主本多政朝和他的亲信藩臣们。

    在开战之前,他就已经心胆俱丧想要逃跑,结果被板仓重宗强行留了下来,没想到他居然还没有死心,既然带着一小部分藩军直接逃跑。

    这种背叛了家名和幕府恩义的行为,自然让板仓重宗恨得咬牙切齿,以至于不顾风度地大骂了起来。

    不过高木清倒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大人,今天就安排撤退吧!不要再拖延了!”

    现在情势已经很明显了,原本城内就已经岌岌可危,结果现在本多政朝还带着一群人逃亡了,守军更加不足,如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恐怕最后自己和所司代大人都没办法活着离开姬路城了。

    “我一定要禀告将军大人,一定要让这个无耻之徒死无葬身之地!”板仓重宗又是一声大骂,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大天守阁。

    姬路城,已经守不住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