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座高大的建筑,就像山岳一般压在东乡重方的眼前,也压在攻入这座城池当中的每个人的心中。???? ? ?笔趣阁   w?w w?.?b?i?q?u?g?e?.?c?n?他们被人派到这座城池内,和敌军惨烈厮杀,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痛苦和伤亡,不知道已经付出了多少代价,就是为了攻打到那里,并且拿下那里。

    东乡重方看着那座建筑的模糊身影,蓦然感觉它就像月亮一样,看上去就在眼前,但是又好像相隔万里。

    他很快低下了头,放弃了这种无谓的念想,把思绪重新转回到了现实当中。

    这时候腹中的饥饿似乎变得更加厉害了,整个腹部都好像在燃烧着火焰,就连喉咙都在干渴当中灼烧,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他微微转头,左顾右盼,想要从旁边找到一些可以果腹的东西来缓解这种饥饿感,但是除了断壁残垣和熊熊燃烧的烈火以及四处弥漫的烟雾之外,他什么也看不清。

    他看向了自己后面的部下们,这些人大多数身上也带着伤,脸上更加因为烟尘而被染成了黑色,看上去简直有些可笑。

    “你们……身上还有吃的没有。”他低声问。“都拿出来。”

    听到了他的命令之后,周边的人默默地互相凝视,然后有些人悉悉索索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些食物来。

    这是大汉军队常用的干粮面饼,因为方便携带和容易食用所以被大量使用,在大汉军队开始向近畿挺进之后,这些干粮也被海船从高丽运输到了本州岛上,然后作为补给品放给了他们这些协从大汉军队的日本人。

    虽然这些东西十分能撑肚子,但是口味东乡重方倒是不敢恭维,他还是怀恋家中的白米饭。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只想先填饱肚子。

    他将这些食物都集中了起来,然后自己细分成了十几份,平均地放给了每一个人,这看来也是他们断粮之前的最后一顿了。

    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吃到家乡的白米饭呢?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接着,东乡重方不顾面饼上面密布的灰尘,直接就将它送到了口中,随便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当这些食物落入胃中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腹中的火焰好像骤然停息了,原本酸软乏力的四肢也好像重新回复了力气。

    伴随着上涌的鲜血,一种奇妙的幸福感从腹部升腾起来,周围的一切都被隔绝了,四处不停歇的厮杀声和枪炮的轰鸣声,好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过来的一样,听起来完全不真实。

    但是这种幸福感很快就消褪了,喉咙的焦灼变得更加厉害,他想要喝水。

    东乡重方抹了抹腰间的水囊,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而其他人那里好像也差不多,都已经没有了谁。喉咙好像要裂开了,他连对部下们号施令的心情和力气都失去了。

    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是模模糊糊,整个脑子里面都是水流声,但是残存的理智也告诉他附近不可能有谁。

    模模糊糊当中他想到了自己刚刚打进城内的时候所碰到的那个池塘。在那个池塘中的小径上面,他和他的部下们曾经遭受过敌军的猛烈抵抗,有很多人被杀死,还有不少人跌落到池塘的水中淹死了。他们现在肯定是得不到人收敛的,怕还是留在池塘底部静静地被泡胀了吧。

    可是现在,那个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池塘,在东乡重方的脑中却显得是那样亲切而富有魅力,那里就好像是什么仙境一样在召唤着他。

    那里有水,那里有水……

    犹如是鬼使神差一样,他不自觉地突然挪动了脚步,不过这次不是往前冲而是往后走。

    他的部下们也没有一个人询问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都茫然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而就在这时候,迎面传来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东乡重方马上停下了脚步,然后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刀柄,整个人又和刚才那样蓄势待。不过相比之前,现在的他要虚弱得多了。

    好在当看清了对面来着到底是谁的时候,东乡重方总算松了口气。从对方衣服上的纹饰来看,他们是朝廷的士兵。

    自从平安时代之后,经过历代幕府的有意限制,朝廷本身手中已经没有军队可用了,现在的军队是这段时间内重新招募的。为了在各军当中区别出来自己,他们仿照各个藩的藩军在衣服上纹上家纹的做法,在自己的衣服纹上了代表朝廷的菊花。

    所以看到他们衣服上面黄色丝线所绣出的歪歪扭扭的菊花花纹的时候,东乡重方也知道这是友军过来了,所以总算安下了心来。

    当这些人看到东乡重方等人的时候,也被他们的狰狞样子吓了一跳,直到看到了他们衣服上的纹饰才放下心来,他们向这群人迎了过来。

    不过,虽然是友军,但是他们看向东乡重方的眼神却十分奇怪,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

    东乡重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但是他现在根本无暇顾及这些问题。

    “水……”他张开了几乎要干裂的嘴唇,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跟对方说。

    这些士兵听到他的话时显然有些惊慌,但是听懂了之后,他们小心翼翼地向东乡重方等人递过了水。

    东乡重方一把抓住了水囊,然后强行抢到了自己手中,然后抬起来咕噜噜地就往口里灌。当这些救命的甘泉从喉咙落入到胃中的时候,东乡重方觉得它是如此地甘甜,以至于就像是在喝下什么琼浆玉露似的。

    他重新恢复了力气和精神,然后猛然抬起头来,将手中的水囊重新递给了将它送给自己的人。

    被他这么一瞪,对方明显有些惊慌。

    “现在城外怎么样了?”东乡重方不耐烦地问。

    经过了几天与世隔绝的战斗,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就是城外的消息,不管是不是好消息至少可以让他感觉没有被整个世界抛弃。

    “这几天我们都在攻打这个城池,不停地派兵进来……右府大人一直催促我们快点打下这里。”这个小军官显然有些害怕东乡重方,马上回答了他,“城内的厮杀很惨,隔一阵子我们就要派兵进来增援,我是昨天被派进来的……”

    城内厮杀怎么样,还用你来跟我说吗?东乡重方在心中冷笑。面前的这群官兵显然是最近才被招募到军队里面的,别说经验了,就连胆子都不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他们很快就会成为这座城池内那些尸堆中的一员吧。

    他这种不屑并没有掩饰,而对面这个小军官自然也感受到了,但是他并没有感到生气,反倒是对对方心存敬意。对于这种已经在城内厮杀了几天的人,他不自觉地有一种敬畏害怕的感觉。

    “你们还是先回去休整一下吧,这几天你们已经打得够久了。”他期期艾艾地对东乡重方说,“现在西之丸已经差不多就要被我军拿下了,在城内就可以休整。”

    “西之丸已经拿下了?”当听到了对方这么说的时候,东乡重方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这种意外很快就消失了,自己都已经打到这里来了,其他的友军应该也已经打得很远了吧,至少一开始突入的西之丸应该已经全部拿下了。

    打到现在,就算休息一会儿也很正常吧。

    一想到自己这几天在血与火当中的厮杀经历,东乡重方突然仿佛有一种隔世之感。

    “是的,已经拿下了。”小军官点了点头,“天朝的那位大人已经下了命令了,只要把西之丸都拿下,清理掉这里的敌军,就把大炮运进来,然后对城内的天守阁和其他要塞轰击,让大家可以借助炮火来打下其他地方!”

    “大炮……?”东乡重方呆呆地复述了一遍,然后他骤然眼前一亮。

    很快就可以借助大炮的轰击来继续攻城了。

    在见识过了大汉军队开始攻城时那种铺天盖地的毁灭性的炮火之后,他已经变成了炮火的狂热崇拜者,这段时间内在城中的剧烈厮杀当中,每次遭遇到难以克服的障碍时,他都无比想念大汉军队的那些大炮。

    不过他也知道,大炮现在没有办法运到城内来,大家只能依靠自己的血肉强行进攻,杀出一条血路。但是如果能够有之前那样强烈的炮火,想必这些障碍都会被轰平吧。

    东乡重方无比畏惧拥有这些炮火的大汉军队,但是却又无比渴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

    “对,大炮!那些攻城的大炮!”旁边的这个小军官显然也分享了和他一样的想法,“有了大汉的这些大炮,我们很快就能把敌军打败啦!”

    我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

    东乡重方突然感觉疲惫无比,好像站也站不稳了。这几天他一直在无止境地战斗当中,每天都只睡短短的一段时间甚至根本没有闲暇睡眠,全靠着一股劲气强撑着,现在吃饱喝足,又得到了这么好的消息鼓舞,那种紧绷着的精神终于松懈了下来,也无比地渴望休息。

    “你们,去扶起他!”看他摇摇欲坠的样子,这个军官连忙喊他的部下去扶起东乡重方。“带他回去休息!”

    两边士兵马上遵命架起了东乡重方,然后带着东乡重方开始往他一路杀过来的方向后退。

    东乡重方的头脑有些晕眩,几乎什么都已经看不清了,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出这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

    尊敬,畏惧,还有一点羡慕。

    就好像……在看一个英雄一样。

    “我,现在大概也能算个英雄吧。”东乡重方心想。

    然后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幕幕影像,有他刚刚攻入城中时手下的那些部下,有他在一路攻城时所碰到的战友,最后定格在了那个仰天倒在地上的年轻人。

    那个少年人死不瞑目的眼睛,好像正在和他对视。

    他的眼睛突然一酸,眼泪自顾自地流了下来。

    那么多人死了,我却还活着。

    这样就可以做英雄了吧。

    原来这就叫做建功立业。

    ………………………………

    在经过几天的厮杀之后,经过一批批填入战场的士兵的努力,攻城军终于在城内开辟了一片稳定的占领区,而且顶住了城内几次反冲击,死伤枕籍当中他们也终于放弃了把攻城军赶出城池的想法。

    在获得了这样阶段性的胜利之后,二条康道和桥本实村开始请求周璞加大对攻城军队的支援——现在攻城军队的主力都是他们的部下,惨烈的损失实在让他们心痛不已,他们极其希望能够得到支援,减小自己的伤亡。

    而周璞虽然存了消耗他们的心思,但是毕竟也不希望战事受到影响,所以他在审时度势之后,也决定支援他们,让炮兵将大炮运进城内去,然后在占领区的制高点当中轰击敌军。

    当听到了周璞的决定之后,二条康道等人当然大喜过望,连忙下令自己的部下们铺平城外和城中的所有道路,为大炮开路。

    在大汉炮兵的努力之下,这些重实的大炮被慢慢推动,最后转移到了姬路城的西之丸当中。

    而在大炮运进姬路城的同时,城中的攻城军队也在休整和准备,等待着下一轮进攻的机会。

    这一次他们又多了一批援军——在周璞的命令下,他的副将立花宗茂带着自己的部下护送大汉炮兵入城,同时也作为城内的援军,准备加入到下一轮的攻城当中。

    在这些天的攻势之后,尤其是在城内守军几次反攻无果之后,周璞判断城内的守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再给他们几次打击,他们就一定会支撑不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决定让立花宗茂率兵上场,早点结束战斗顺便领取战功。

    再说了,要是一直都不让自己这边的心腹部队上战场,恐怕其他各军心里就会心里起怨言了,对内部的团结十分不利。

    就这样,在东乡重方终于得到休整的时候,立花宗茂带着他的部下们以及大汉军队的大炮,来到了城中。

    而这段时间内攻城军队也减小了进攻的力度,然后在大战间隙里难得的间隙当中,紧锣密鼓地做着准备。

    而这段诡异的平静期,也让守城军得到了一个暂时的喘息机会。

    但是这个喘息的机会,却并没有让他们能够安下心来。

    至少,负责全权指挥此次战事的京都所司代板仓重宗是一点也无法赶到庆幸的。

    此时的他,正呆在大天守阁当中,就像之前那样,沿着窗沿俯瞰观察着城内。

    可是现在的姬路城,已经和之前他刚才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在面前西国的一面,已经被破坏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原本的城墙已经处处坍塌,到处都是砖石和废墟,有些地方还在燃烧着火光,烟雾飘散到天空当中看不清地面,而到处都被烟尘熏然,原本美丽的白鹭都已经变成了灰鹭。

    这几天,就在他的注视下,这些火光就像可怕的毒蛇一样慢慢地向前蔓延,从城墙到西之丸,再到城内的深处,甚至还几度来到了城下,来到了距离他的大天守阁不远的地方。

    可想而知,如果继续打下去的话,这座城池内的其他地方也会遭到这样的命运,最后整个城池变成一片废墟吧。

    这几天里面,虽然战事稍稍平静了一下,但是他也知道,对方绝不是在退缩,也不是在内乱,而是在收缩兵力,重新整军,准备动新一轮的进攻——而那一轮的进攻,肯定会再度给他们带来无比巨大的压力。

    最近这些天来他一直都从城外调集援军,增援城内的守军。可是城内守军伤亡十分巨大,援兵到来的度总是赶不上伤亡的度,所以不得不在攻城军的兵锋之下,慢慢退却。而敌军在城内的占领区也愈来愈大。

    虽然他知道攻城军的损失肯定比他们还大,但是他们好像已经铁了心似的,丝毫不顾及伤亡,硬生生地向前一寸寸推进,天知道对面的将领怎么会忍心面对这样的损失。

    再打下去的话,城内到底还能支撑多久?他已经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了。

    “高木。”站在窗边的他突然开口了。

    房内的高木清有些意外,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大人?”

    “去想办法跟汉寇的人接触吧,看看能不能再谈一下……”板仓重宗以一种近乎于痛苦的语调说,“顺便,老中大人给你的底线到底是什么?现在可以说给汉寇听了……趁着现在城内还能支撑……”

    “大人……”这下高木清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他没有想到,原本志气高昂的板仓大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这已经是在暗示他要尽全力和谈了。

    可是和谈哪有那么容易?现在如果去谈判,那就无异于是求和了,汉寇怎么会让步?

    “大人,眼下汉寇气焰正盛,如果我们去和谈的话,他们未必……未必会听啊!”

    板仓重宗脸色煞白,目光在城外和高木清之间逡巡。

    “如果再打下去的话……我们未必……”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

    “轰!”

    接着,仿佛是九天之外传过来的雷霆一样,巨响传入到天守阁当中。

下一章          上一章